第四百二十一章 游说(二)/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二十一章

杨钊也是有些失神。

他也是充满着权利的yuwang的,要不然也不会进入京师了。他倒是不介意掺入什么皇子之争,只是太真妃并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提起皇宫中的事情,所以杨钊也从来不提。

时间久了,自己也觉着没什么。

最近一段时间春风得意,八面叱咤,更是让他彻底淡忘那些事情。但是王冲的一席话突然之间提醒了。

就像王冲所说的,有些事情,就算你不去关心,不去掺和,它也迟早会出现在你面前的。

若是一般的事情也就罢了,但是“皇子之争”一旦将太真妃牵连进去,那可就关系到了自己的命运前程。

“妹妹,虽然我也觉得皇子之争非同小可,不能轻易的涉险其中。但是我这义弟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完全置身事外也是不可能的。或许,我们应该认真考虑考虑这件事,仔细商量之后再决定该怎么办?”

杨钊突然扭过来,开口道。

这翻话别说太真妃,就连王冲都大为意外。要知道杨钊要是开口,效果可是比他强上很多。

毕竟,他们可是堂兄弟,关系比自己亲上太多了。

原本来用说服太真妃的话,却打动了一旁的杨钊,也是意外的收获。

果然,听到杨钊的话,太真妃的眼中终于出现了意动的神色。现在的帝都之中,她最倚重,最亲赖的就是这个堂兄。

“兄长,皇宫里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不是你能够了解的。”

太真妃一脸无赖道,这态度已经是软化很多了:

“而且,后宫不得干政,这是惯例。陛下也不喜欢后宫的女人插手太多的事情,我若是插手太多,恐怕陛下他会不高兴。而且,我实在看不出来,如果我帮助五皇子的话,到底对我的处境有什么好处?”

前几句话还是对杨钊说的,后面一句话就开始转向王冲了。

“哈哈哈!”

王冲听到这翻话,反倒笑了起来:

“娘娘,这还不明显吗?后宫诸皇子之中,只有五殿下一人和娘娘一样,都是清清白白一个人,没有丝毫的背景。在宫中,没有任何人帮他。他的背后也没有任何的六宫娘娘、嫔妃。”

“在后宫诸皇子之中,只有五皇子是娘娘可以真正拉拢的。只要娘娘对五皇子好,五皇子没有任何背景,必然也对娘娘份外倚靠,绝不会有任何的背叛之心。而且,娘娘现在在宫中是势单力薄,孤掌难鸣,如果有五皇子帮助,也能对其他皇子和娘娘造成威胁,使他们越发的不敢轻举妄动。”

“更重要的是,如果将来,如果将来五皇子登上皇位。对娘娘必然也感恩戴德,娘娘就算将来的地位比不上正宫娘娘,恐怕也不会差多了。当然,如果娘娘另有打算,准备怀上龙种,孕育真龙,异日登上紫极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当王冲没有说过。”

王冲说着低下头道。

太真妃开始还认真的听着,听到王冲后面的话,不由噗嗤一声被王冲逗乐了。

“小东西,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就算我怀上陛下的龙种,等到他长大也是至少十八年之后的事。等到那时候,皇子之争早就尘埃落定,又哪里来的什么另外的打算?”

太真妃这一笑,突然没了之前的那股凌厉,那妩媚的笑靥,如万花齐放,明媚动人,就连王冲都微微呆了一下。

而大殿里的气氛也随着太真妃这一笑,变得温和了许多。

虽然太真妃笑得爽朗,但是王冲还是从她的笑声中感受到了一声遗憾。要想在这明争暗斗,处处构陷的宫中扎根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怀上龙子。

但是太真妃才堪堪入龙,而圣皇的诸皇子们却早已成年。就算她有所想法,也已经为时太晚。

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对于太真妃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王冲自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明智的没有将话题继续下去。

“王冲,你这么看重五皇子,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太真妃笑罢之后,恢复了正常,明媚的凤媚侧看着王冲,别有深意:

“你大伯父支持大皇子,这一点朝野皆知。你明明知道这一点,却偏偏让我来支持五皇子,你们王家到底在做什么?又或者说,你是想要跟你大伯做对吗?”

“而且,最近风传五皇子遇到了某个神秘强者,帮助他伐毛洗髓,脱胎换骨,赋予了他重新修练武道的能力,做到了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五皇子背后的那个神秘人恐怕和你脱不了关系吧?”

说这话的时候,凤眸眨了眨,微微有些凌厉的味道,似乎想要看到王冲的心灵深处。

王冲心中一凛,连忙低下头来。

现在大半个皇宫,所有皇子、妃嫔都在猜测五皇子为什么突然脱胎换骨,可以修练武功,并且在追查他背后的神秘人。

如果让人知道是他在背后捣鬼,恐怕整个王家都会被宫中的诸皇子、娘娘、妃嫔敌视,视为众矢之敌。

所以他尽量避免在公众面前和五皇子碰首,被其他人发现。

面见太真妃的时候,他也尽量避过谈及他和五皇子的关系。但是太真妃显然并不是外界想的那么简单,也绝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王冲甚至提都没有提到这点,但是太真妃却已经猜到了背后的真相。

“是!”

王冲没有任何犹豫道。

不要高估一个人,更加不要低估一个人。尽管外界很多人都认为太真妃仅仅只是一个靠美貌上位,其他一无是处的女人,但是王冲知道,这绝对不是真的。

一个普通的女人绝不可能像她那样,承受那么多的非议,并且还能够忍受下来;一个普通的女人绝不可能在勾心斗角如此厉害的宫廷中还生存下来。

很多人看到太真妃的时候,很容易被他身边的杨钊吸引,认为她一切都是在靠杨钊打理。

但是王冲却知道,这绝对是大错特错。

太真妃在杨钊入京之前,就已经进入宫中了,并且成功的扎根下来。无论有没有杨钊,她都绝不是一般人想像的那样软弱和无能。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太真妃也绝不像一般人想像的那么软弱可欺,很好欺骗。

谁如果敢低估这位大唐的第一美人,认为她空有花瓶之貌,那真的就是大错特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