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藏经阁计划!/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二十四章

“是你!……”

都松莽布支看着那名风度翩翩,羽扇绾巾白衣人影,神色一冷,心中只剩下这一道念头。

都松莽布支知道这人是谁。在大唐帝都之中,这人绝对是属于当之无愧的儒家领袖人物。

就算在大唐的帝都之中,这人都属于举足轻重级的泰山北斗级的人物。

他虽然不是领兵的大将,但是论影响力也绝于不逊色于哥舒翰一流的中土大将,只有胜出而绝不会逊色。

都松莽布支没有想到,为了杀自己,大唐居然连这样的人物都派了出来。

“呵呵,是我!”

那人面如冠玉,明明眼角的纹路即皱且深,超过五六十岁的年纪,但外貌却只有三四十的样子。

他腰上悬着一支长剑,挂着一支铃铛。铃铛随风轻飘,撞击在银色的剑鞘上,发出阵阵清越的脆响。

这样一个文文弱弱的人,但是看在都松莽布支的眼里却是如临大敌一般。

“大唐皇帝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都松莽布支看着来人,脸色凝重道。

“呵呵,大将军这么有诚意,不远万里赶到帝都之中,无论如何也是要好好款待一翻的。十年前,大将军微服潜行,李某来得匆忙,没得及招待。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与将军坐谈一饮。”

佩铃挂剑的白衣中年人,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向前走去。而树叶、草尖,那股破空而出的针芒剑意就越发的厉害了。

那股如芒在背的感觉,令所有的乌斯藏铁骑包括大王子在内,都有一种如芒在背,坐立不安,甚至毛骨悚然的感觉。

乌斯藏人并不害怕战场上的铁血冲锋。但是眼前的这一幕,显然已经超出了普通的战场喋血的范围。

“你们是冲着我来的,可以放过他们吗?”

都松莽布支知道,无论如何今天的事情恐怕都是难以善了的。他现在只希望,能够通过自己吸引住眼前这人,让其他人获得退路。

“呵呵,我是无所谓的。不过,能不能逃得性命,那还要看他们自己的了。毕竟,今天来得可不止是我!”

白衣中年人道,声音大有深意。而他的目光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后方的大王子他们,就好像这些乌斯藏的铁骑真的就只是一些小杂鱼一样。

一时间,所有乌斯藏铁骑心中都有一种屈辱的感觉,但不知如何,却又同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个在太强大了,强大到众人甚至完全兴不起对抗的念头。双方之间的差距,完全不足以道理计数。

“明白了,你们还不快去!”

“哗!”

众人会意,迅速四散而去,就连乌斯藏大王子也是仓皇不已。十几个人分成十多个方向,惶惶如丧家之犬,只一会儿就消散在了密林之中。

就像都松莽布支最后吩咐的,十几个人没有任何一个人选择康庄平坦的官道。

都松莽布支一动不动,一直到大王子等人全部离开,而且离得远远的,这才转头望向对面的大唐儒家领袖。

“来吧!”

都松莽布支看着对面道。一切已经不可避免,事到如今,他反而辖出去了。

“呵呵,如将军所愿……”

树林前方,危险、恐怖的白衣中年人微微一笑,然后就在都松莽布支的目光中,踏出了一只银靴。

“轰隆!”

片刻之后,巨大的轰鸣声中,一道巨大的龙卷光柱突然之间腾空而起,那炽亮的光芒,混杂着阵阵龙象之声,将天空化为白昼。

而当光柱中蕴含的磅礴的毁灭巨力释放开来,方圆十余里内,所有的树木顿时化为灰烬……

这是一场惊天的战斗!

……

王冲是在两天之后得到消息的。

一支乌斯藏帝国的使节团在从大唐返回乌斯藏过程中,穿过陇西,进入边界地带的时候,突然遭到一只突厥势力的袭击,除了乌斯藏大王子以及寥寥数名乌斯藏战士以外,其他无人幸免。

对于这件事情,大唐帝国深表歉意,并且表示,虽然大王子他们遇袭的地点并不在大唐的境内,但是以后加强剿灭边境地带流窜进来的突厥势力。

至于,王冲最关心的乌斯藏大将都松莽布支,大唐朝野从上到下,从朝廷到民间,根本没有任何人谈及,就好像这位乌斯藏大将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事实也确实如此!

在乌斯藏帝国的使节团名单里,根本就没有都松莽布支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某个默默无闻的乌斯藏小兵!

——即然“从来都没有来过”,又从何谈起。

王冲听到老鹰口叙的这则消息之后,也是大笑不止。在玩这一套把戏上,朝廷里面还是很有能人的。

所以说政治永远都是最肮脏的游戏,不管哪里。

不过,王冲多方打听,还是利用家族的势力打听到了一点关于都松莽布支的消息:

都松莽布支还是成功逃了回去,不过,身,受,重,伤!

以他受伤的情况,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大唐和乌斯藏帝国交界的地方是看不到这位乌斯藏帝国举足轻重的大将了!

“可惜了,就算是这样也还是让他逃回去了!”

止戈院的楼阁里,王冲坐在地上,反手一掌将手中的信纸拍在了桌上了,神情一脸的扼惜。

都松莽布支在被自己揭露了身份之后,居然只是受到了重伤,这和王冲心里的预期实在是不一样。

要是这位乌斯藏大将能够死在大唐境内,说不定,自己又能获得一笔改变命运的能量点奖励。

不过王冲也清楚,都松莽布支这种人物等同于哥舒翰、夫蒙灵察、高仙芝和张守珪这种级别的人物。

这种人物想要重伤他们并不是太难,但是想要击杀他们,就绝不是那么轻易的事情。

毕竟,帝国大将的实力不容小觑。而且如果有心逃跑的话,想要阻挡他们也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么样,少了这位乌斯藏的强力人物出席,帝国的西疆又会平静许多。

哥舒翰的压力也会小上很多。

从这一方面来说,自己倒是无意中帮了哥舒翰这个家伙一个大忙。

“算了,能将他重伤也算是不错了。真想杀了他,看来只能是在真正的战场上了!”

心中转过这些念头,王冲很快静下心来,蘸了蘸墨汁,在书桌上继续书写起来。

“《明轮经》……”

在扉页第一行写下这个名字,王冲的脑海中迅速的回忆起来,然后这些回忆,迅速的化为了一篇经文,落到了纸上。

誊写记忆中的功法经书!

止戈院中其实已经有一些王冲誊写的功法了,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王冲要做的,就是在止戈院中建立一座止戈院独有的“藏经库”。

只有这样,止戈院才是完整的,才能建立起自己的全套优势。并且即便在日后自己不在的时候,也依然能够源源不断的吸纳人才,并且为帝国源源不断的输送大量的人才:

以自己前赡眼光、经验,以及战力能量,以及加上昆吾训练营近在咫尺的庞大生源和实力,所有加入止戈院的人,不但能够学到兵法,进入灵脉修练,增长武功,而且还能从这里学到外面其他地方,轻易学不到的大量功法。

而止戈院横跨三大训练营,慢慢培养起来的人脉网络,也能将止戈院里的人才,迅速的输送到他们各自擅长的岗位上去。

如此物尽其用,才能迅速的改写大唐慢慢衰败的趁势,撬动中土的整个格局。

一个人的实力实在太微弱了,只有集合众人的实力,才能改写一个时代,改写整个帝国的命运。

止戈院虽小,但对于王冲来说,恰恰就是这种集合众人之力,改写时代命运的支点。

将一本镇定心智,降伏心魔的《明轮台》丢到一边,王冲招了招手,叫过了老鹰。

“把这些经书拿走,带到地下的藏经窟去!”

藏经阁还没有建好,止戈院也还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暂时只能放到止戈院地下的洞窟里去保藏了。

“可是公子……”

一向对王冲言听计从的老鹰,这次却出乎意料的停下了脚步,没有顺从王冲意思。

“那个人现在就在藏经窟里,这样恐怕不太方便吧?”

“哈哈,那样不更好。有他在,藏经窟后顾无忧,岂不是更好吗?”

王冲闻言抬起头来,微微一笑道。

王冲知道老鹰说的是谁。敢在他的止戈院里这么横冲直闯,完全无视他的命运,偏偏又让其他人敢怒不敢言的,也就只有未来的神通大将,现在却依然默默无闻的李嗣业那个家伙了。

李嗣业是几天前来找王冲的时候,无意闯入地下洞窟的。对于王冲手写的那些经书,李嗣业最开始是不屑一顾的。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自娱自乐写出来的经书能有多厉害?但是翻看了几本经书之后,李嗣业的态度就完全不对了。

基本上从那以后,李嗣业就赖在里面了。

这位是个精忠报国的忠勇之臣,但同样是个嗜武如命的武狂,王冲对这一点心知肚明,所以索性放开了禁令,不但让他留在地下洞窟里面翻看自己所有的经书,而且,还一日三餐准时送了过去,好让他专心的翻看里面的书藉。

事实上,李嗣业现在差不多算王冲的半个守经人了。

有这位在,短时间内,王冲暂时是不用操心藏经窟会出什么问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