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表兄,表弟!/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二十七章

所有人都是脸色冻红,但是双眼明亮,兴奋不已。

一个又一个,厨师,水手、帆手、舵手、护卫、箭手……,不停的从船上下来,等到所有人都离开,第一艘楼船上终于出现了一名风霜磨励的少年。

这个少年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眼神却给人一种历经沧桑、老练沉稳的感觉,不像一个年轻人该有的样子,到像是一个三四十岁,拥有故事的中年人。

“终于回来了!”

站在高高的船舷上,望着船下密密麻麻,热热闹闹,和和气气,一片团结的船员,还远远近近,银妆素裹,却空空荡荡的熟悉海港,王亮呼出一口冰寒的空气,心中感慨不已。

从这里出发,虽然只有短短半年多的时间,但是对他来说,却漫长的如同一生般。

这一趟冒险,他经历太多太多,也见识太多太多了。

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王亮衣袍一撩,踏上木质的舷梯,从楼船走了下去。木质的舷梯在脚下发出嘎吱的脆响,每一声都那么的清晰、响亮,如在耳边一样。

“船长!……”

“船长!……”

“船长!……”

……

看到王亮走下来,海港中,所有的水手、帆手、护卫、厨师、海航师、箭手、弩手、嘹望手……,全部山呼海啸起来。

那一双双目光中满是狂热和崇拜,就好像船舷上走下来的那个少年,是某个地位显赫,举足轻重,不得了的大人物一样。

一声又一声的声浪,接连不断,就连风雪和严寒都阻挡不住。就连王家的那些护卫,也仿然间忘了王亮的身份,而和其他人一样,发自内心的把他当成自己最重要的船长。

——在他们内心之中,这个船长身份显然比王亮的“亮少爷”的身份还要值得尊敬的多。

终于离开了楼船,踏上了坚实的土地,迎着成百上千的目光,王亮终于发表了自己踏上大陆之后的第一翻演说:

“我们回来了!就像我承诺你们的。你们会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那就是‘财富’!”

“船长!”

“船长!”

……

原本激动的人群顿时变得更加狂热了。那一双双雪亮的目光,让人毫不怀疑,他们一个个都是王亮最忠实的追随者和护卫。

任何人,任何人……如果想要伤害王亮的话,他们都会将他们撕成碎片!

“蹄哒哒!”

就在人群最为激动的时候,一阵阵铿锵的马蹄声,踏破风雪从远处传来,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开始的时候,马蹄声还若有若无,但是很快,轰隆隆,如同万马奔腾,直往海港而来。

“快看那里!”

不知道是谁指着远方突然说道。一瞬间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远处一道黑色的洪流浩浩荡荡,向着海港的方向而来。

“唳!——”

队伍的最前方,一只金色的大雕声音嘹亮,双翅如铁,在风雪中滑行,显得非常显眼。

而在金色大雕的下方,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狐皮轻裘,剑眉星目,领头而行。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少年一举一动,顾盼之间自有一种威信,令人为之信服。

“公子!是冲公子!”

人群中,王家的护卫首先认了出来。接着其他人也认了出来。京城王家的麒麟子,现在京师之中就没有几个不知道的。

他们这批船员有相当一部分就是冲着王家最小的冲公子来的。当然,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的名气,但更多的还是京师中传奇的乌兹钢武器,还有这位冲公子富可敌国的身家。

“表兄,你终于回来了!”

王冲策马急奔,积雪飞溅。在天寒地冻的海港,还有冰冻的海面附近,王冲一眼就看到队伍最后方的王亮。

蹄哒哒掠过人群,王冲从马上翻下,一个箭步,一把狠狠的抱住了自家的表兄。

“哈哈哈,回来了,回来了……”

王亮也是哈哈大笑,反手狠狠的抱住了王冲。

这趟出海冒险,虽然吃尽了苦头,甚至九死一生,差点死在海上。但是当顺利活着回来之后,王亮心中最感激的人就是王冲。

如果不是王冲,他永远不可能冲出京城这片樊篱,或许还依然流恋于市井之中,做他的飞鸟,卖他的小玩艺。

如果不是王冲,他绝不可能知道,原来在自己生活的地方之外,还有如此精彩的世界,还有如此广阔的一片大海。

如果不是王冲,他更不会发现,原来这才是他内心深处,一直深深想要的!

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不想要那种平淡的生活,即便没有超绝的武功,即便不依靠家族的势力,他也一样可以凭借自己的智慧和能力,赢得别人的追随、拥护和尊敬。

“表弟,幸不辱命,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带回来了。”

王亮松开手,指了指身后的一艘艘停泊在海港中的大船道。

这一趟出海,死了不知道多少人,经历了不知道多少雷暴、飓风,而最大的收获就在他身后的大船上了。

虽然王冲告诉他那是天外陨铁,但是一切还未经验证,死了这么多人,吃了这么多苦到底值不值,最后还要等到王冲的确定。

听到王亮的话,王冲也回过头来。不过王冲并没有看向船舷,而是看向了船舷,和正常的船只相比,这些大船的吃水线明显很深。

“表兄,幸苦了。这些人事情就交给其他人去做吧,我们先回去再说。你这一次出去这么久,我很想听听你出海之后的经历。”

王冲道。

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王亮,和刚刚出海的时候相比,简直换了一个人。他的脸上、脖子、手腕的皮肤全部现出大海上烈日曝晒的暗红,而且皮肤糙砺,饱经风霜,完全不像世家子弟的样子。

那沉稳、厚重的样子,是最初的王冲怎么也想不到的。

即便王亮不说,王冲也能感觉得到,这一次出海王亮绝对发生了许多的故事。

“等一等!”

王亮拦住了王冲,在王冲诧异的目光中,沉默了片刻后,指了指身前的一众船员道:

“这些人,跟着我一起出海,九死一生。我承诺了他们,等到我回来之后,一定会给予他们大量的财富!……”

“哈哈哈,原来是这个。放心吧,我早就准备好了。你看看那是什么?”

王冲指了指身后道。

顺着王冲的手指看去,一匹匹战马,两人一组,抬着一口口沉重的粗铜箱子,正疾奔而来。

王亮数了一数,一口,两口,三口……,足有十多口之多。

王冲打了个响指,示意了一声。一名马上骑士铿的一声抽出了身上的宝刀,一把砍断了宝箱上的铜锁,伸出一只手扣入宝箱盖子的缝隙,用力一掀,乍那间金光灿烂,迸射而出。

那口铜箱子里面,满满当当,居然全部放的都是耀眼剌目的黄金。

“哄!”

看到这一口口装满黄金的箱子,一众船员再次兴奋的欢呼起来。有几个性急的,甚至直接就冲过去,扑了上去。

“走吧!”

王冲牵过一匹马,这一次王亮没有再拒绝,一个翻上,跨上了马背。在他身后,王冲打了个响指,所有家里的护卫,还有大伯那里的护卫,加上从胡老、叶老他们那里调来的高手,呼拉拉全部往身后的一艘艘大船上掠去……

……

王冲是在自己的酒楼里给王亮接风洗尘的。

整个酒楼里空空荡荡的,但桌上却满满了酒菜佳肴。把门窗一关,烧几盆炭火,房间内外顿时截然天别。

房间外呼呼风啸,天寒地冻,大雪满天,但房间里却是一片温暖。

王冲、王亮两表兄弟此时就在盘地对桌而坐,老鹰肩上栖着大雕,就在一旁陪坐。

王亮从一旁热炉里面,取出温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王冲倒了一杯,然后从炭火加热的菜盆里加了一大块热气腾腾,酥软可口的牛肉,狠狠的嚼吃起来。

“不错,非常好吃!”

王亮狠狠的赞了一声,然后用力的咀嚼,一边吃着,又一边往嘴里灌酒。

“你以前不喝酒的。”

王冲看着王亮,突然开口道。

以前的王亮是绝对不会这样的,但是现在的王亮却自然而然的做了这些。这不像是一个世家子弟,倒像是一个长期当泡在海上的标准海员。

“哈哈,如果你经历过我经历的,也会像我一样的。”

王亮哈哈大笑,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大口嚼着牛肉,喝着温酒。

“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冲问道。

这句话他已经憋了很久了。

王亮没有犹豫,将自己在海上的经历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即便是王冲早有预料了,但是听到王亮说的内容,依然忍不住深深的为之动容。

大海就是一片深渊!

在那里远离陆地,远离道德,无限的接近地狱深渊,同时极度的拷验着一个人的人性。

在那里,王亮面对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有外部的,也有内部的。

王亮一边喝着酒,一边对自己的各种经历轻描淡写,但是王冲听说,自己派过去保护王亮,从王家出来的护卫们也叛变的时候,才深深知道,王亮面对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深深复杂的情况。

大海,能把最好的人,变成最坏;也能把最坏的人变成最好;还能让最无能的人,激发出生命中最庞大的潜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