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最后的尝试!/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三十章

“哈哈哈,你以为我要造反?”

王冲看着李嗣业,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难道不是吗?”

李嗣业沉声道。他神色认真,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初来乍到的时候,他对京师几乎一无所知,甚至连王冲到底是谁都不知道。

只以为是某个京城无赖、世家公子,想要把自己调到他身边,替他为奴为仆,供他差谴。

但是李嗣业对京师再不熟悉,在京师几个月的时间,也足够他把最关键的几件事情弄清楚:

王冲出现的京城王家是将相之家,在大唐绝对属于顶级的权贵一层!

王冲从身毒购买的那些“海德拉巴矿石”价值连城,它们铸成的乌兹钢武器斩金削铁,无坚不摧,在京城里,一把最便宜的乌兹钢武器也能卖到七八万两黄金之多,这是他李嗣业可能都消费不起的天价。

但这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这种武器的锋利!

对付龙马帮赵黑龙那一役是李嗣业第一次见识到这种武器的可怕之处,他能够单刀赴会,一个人挑下成千上万的龙马帮众,自身的实力故然是原因之一,但李嗣业心知肚明,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王冲替他铸造的那把乌兹钢武器。

龙马帮众,没有一个人是他的一合之敌。在那把魔性的乌兹钢武器面前,所有人连人带马,就像纸扎的一样,被他轻易的斩成两断。

而就连龙马帮的赵黑龙,最终也没能挡下他那一斩!

而现在,王冲已经获得了一千钧的海德拉巴矿石。这么庞大的数量,已经可以打造一个小规模的千人军团。

以乌兹钢武器可怕的锋利程度,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这样一支军队在战场上意味着什么。

更别提,王冲居然还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那么多的“天外陨铁”和武功秘籍。

仅仅这三种,任何一种都不是普通的世家大族能够轻易弄到的。但王家却集齐了三样。

这种力量在京师之内,已经是举足轻重了!

如果王家有什么不轨图谋的话,在帝都之内,这样的一只隐秘的力量,已经完全具备了左右时局,发动一次朝堂政变的资格。

李嗣业确实想要前往西域,建功立业,但是他更加无法坐视这么一股强大的力量,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发展壮大,而置之不理。

——更何况,王冲已经在“招兵买马”了。至少,这座止戈院在他眼中,就是王家“招兵买马。

看到李嗣业一脸认真的样子,王冲终于正色起来。

李嗣业并不是什么谋将,他能够成名,凭借的是强大的实力和个人的忠勇,以及一腔纯粹的拳拳抱国之心所带来的个人魅力!

不管自己的真相是什么,毫无疑问,眼前的李嗣业已经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不是!”

王冲迎着李嗣业的目光,干脆利落道:

“王家不会,也没有必要有什么图谋。而且,如果王家真的什么图谋的话,这么重要的事情,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的让你一个外人知道,瞧出端倪吗?”

“而且,海德拉巴矿石的事情在京师之中早已不是秘密。这件事情,你知道,姚家的人知道,你以为圣皇会不知道吗?如果王家真有不臣之心,你以为圣皇会留我们到现在吗?”

“不管是海德拉巴矿石,还是那些你运进来的天外陨铁,这些都已经是属于顶级的战略物资范畴。如果王家没有不臣之心,那么你们购买这么多顶级的战略物资到底想要做什么?这已经超出了正常的家族运作和防御的范畴!”

李嗣业厉声道,他凌厉的目光看着王冲,直指人心,仿佛要看透到他的灵魂深处。

房间之中顿时陷入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

王冲沉默不语。李嗣业显然比自己想像的还要聪明的多,海德拉巴矿石、天外陨铁、止戈院、灵脉……,自重生以来他已经做了太多太多了。

自重生以来,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察觉到他的某些意图。对他的圈子接触的越深,了解的越多,就越是能感觉到什么。

王冲没指望能让李嗣业像傻子一样相信自己所有的说辞,王冲只是在考虑,自己到底该不该对他说。

“李嗣业,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去安西吗?”

王冲突然道。

李嗣业怔了怔,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王冲说话的态度、语气和刚刚截然不同,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这种感觉非常古怪。

但是王冲眼中的认真是可以看得出来的,这种态度也不自觉的影响到了李嗣业。

“这还用说吗?大丈夫建功立业,当志在四方。难道安守在内陆,还能建立什么功业不成?”

李嗣业不假思索道。

虽然有些奇怪王冲的态度,但是这一点,他已经思考了很久,根本就不用多想。任何人问起,他都可以坦然、自豪的说出自己的态度。

大丈夫建功立业,志在四方,本来就该如此,没什么好说的。

“呵!这并不是真正的原因。建功立业,北庭都护府也是一样,为什么非要去安西呢?想要打仗的话,安东都护府也是一样吧?”

王冲摇了摇头道。

“当然不一样!”

李嗣业想也不想的就打断了王冲:

“论建功立业的机会,没有哪里比得上安西都护府。而且,就算是安东都护府,也没有办法跟安西相比。大丈夫要去就要去最危险的地方,只有那样才能证明自己!”

“所以你想去西域,是因为那里更加危险吗?”

王冲道。

“算是吧!”

李嗣业没有否认。

“那你想过没有,为什么那里会危险?”

“……”

这一问,顿时把李嗣业问怔住了。

在此之前,他只想要去最危险,战争最多的西域安西都护府,至于其他的还真没有想过。

“如果大唐承平,天下太平,还会需要你去那里吗?”

王冲继续追问道。

“你想说什么?”

“我只想告诉你,在这个天底下,为这战争做准备的,远不止你一个人而已!”

王冲淡淡道,声音一落,房间里一片寂静,针落可闻。

李嗣业盯着王冲,一脸的不可思议,就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当初抵达京师,李嗣业对于王冲的印象,就是一个出身富贵,任性妄为的纨绔子弟。

这段时间的相当,已经让李嗣业对王冲的印象改变许多,也认识到了他身上许多不一样的,惊人的地方。

但是这一刻,王冲短短的几句话,却李嗣业恍惚之间发现,自己似乎还是远远低估了眼前的这个少年。

如果他真的是像自己想的那样,或者是他说的那样,那么这个少年绝对值得任何人尊敬。

自己对他的看法,恐怕大错特错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两人四目相投,谁也没有说话。

“王冲,你刚刚说的话,是真心的吗?”

李嗣业沉声道。

“神灵可鉴,天地可表!”

王冲正色道。

李嗣业嘴唇动了动,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嗣业!”

王冲知道,这是自己说服李嗣业的最后机会。自己的计划还是缺少一个强力人物。仅仅凭自己的力量还是不够的。

如果有一个像李嗣业这样的“神通大将”来辅佐自己,自己的计划将事半而功倍。

在未来的那场危机里面,仅仅自己一个人的实力太有限了,而自己又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必须要有一个强力的人物取代自己,在武力上领导众人。

至于自己……

王冲一直非常清楚,自己最大的优势并不是武力,而是足以左右时局的战略和兵法。而这些,并不需要强大的力量。

“无论如何,一定要试一试!”

王冲看着眼前的李嗣业,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念头。

“……李嗣业,西域更危险,西域有仗可打,这些你都只看到了表现。现在的帝国已经不是以前的帝国了,诸番也不再是以前的诸番。它们从大唐汲取了养份,壮大了自己。”

“高句丽帝国、东西突厥汗国、乌斯藏帝国、蒙舍诏帝国、西域诸国,还有更西的大食和条支,这些都是帝国危胁。其中西域有西域诸国,有乌斯藏帝国,还有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大食和条支,形势极其复杂,而朝廷在那里却兵力薄弱,补给线漫长。这才是西域战争不断,比其他地方更加危险的原因。”

“但是李嗣业你不知道,帝国未来最大的危胁,却并不在西域!”

“那是在哪里?”

李嗣业心中一震,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道。

嗤!

王冲突然一指弹出,一缕锋利的剑气破空而出,剑气没有割裂对面墙壁上的卷轴,却精准的将困缚卷轴的红绳切断。

这一手精细入微的操控力,就连李嗣业都不得一脸意外。

哗啦!

卷轴落下展开,就在李嗣业意外的目光中,一副巨大的大唐地形地势图,立即出现在了背后的墙壁上。

嗤,王冲的第二道指气弹出,精准的洞穿了大唐地图的西南角,与乌斯藏、蒙舍诏交接的地方。

“……在这里!”

王冲从容道,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收回手指。

这一刹那,王冲的目光雪亮无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