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说服李嗣业!/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三十一章

从转世重生到现在,已经有一年的时间。这一年的时间,王冲已经改变了太多的东西。

王家还没有衰落,宋王也没有失宠,节度使事件被他横插一手,也和原来不太一样……

而在自己的势力方面,王冲也已经顺利的建立了止戈院,建立了自己班底,获得海德拉巴矿石和天外陨铁这两种战略性的武器。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踏上正轨,王冲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西南。

章仇兼琼调入京师已成定局,鲜于仲通已经执掌剑阁,正式接管安南都护府。

整个帝国西南的格局,和王冲上辈子的记忆一模一样。

虽然王冲已经利用宋王的力量,把父亲和大哥的军队调到了邻近西南的边界地带,随时可以进入剑南,但也技止于此了。

现在的帝国,不管是张守珪、章仇兼琼、哥舒翰、夫蒙灵察,还是高仙芝他们都有很强烈的地域观和地盘观。

如果强行把父亲和大哥插入剑阁,只会导致西南的鲜于仲通和京城的章仇兼琼多疑,怀疑王家想要插手西南,瓜分他们的势力,削弱他们的力量。

那样只会适得其返!

西南不是王家的势力范围,章仇兼琼和鲜于仲通自成一体,也不会听从王冲的命令,整个王家还没有大到可以控制一个帝国地方大都护的地步。

而这也是王冲所忧虑的。

虽然他已经知道了未来的危险,但能够采取的措施却少之又少,太过激进的话,只会召致章仇兼琼和鲜于仲通的敌意,欲速则不达,那样反而不美。

但是未来的西南对于帝国的巨大冲击和创伤,王冲却又不能不管……

这正是王冲目前的两难处境。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哪怕他带着两世的记忆,再世为人,有些事情也依然无法改变的。

王冲只能想办法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以最大的努力,去改变那些未来可能会发生的灾难。

而西南,就是一切的起点!

房间中,李嗣业早就被王冲的一翻论调惊住了。

帝国的威胁不在西北,而在西南,这翻话他从来没有听人说过。在帝国的边疆,所有人都公认,帝国的西南是最不可能发生冲突的。

那里已经平静了太长时间。论冲突的程度,和战事的情况,连陇西和安东都比不上,更别说是西域了。

但是王冲却说,帝国最大的威胁却是来自西南。

如果换了一个人,李嗣业只会觉得不值一哂,并且嗤之以鼻,觉得这家伙是不是疯了。

但是和王冲接触的这段时间,李嗣业却深深知道,眼前的少年绝不可等闲视之。

“你怎么知道?”

李嗣业道,目中惊疑不定。

如果王冲说是安东、或者是陇西,他都不会觉得如此惊讶。但是西南……

在帝国的疆土中,最不容易发生大战的就是西南了!

“哈!李嗣业,你还不明白吗?当你问这句话的时候,这就是原因!越是不容易发生战争的地方,就越是容易发生战争!”

“月圆则缺,月缺则圆。帝国西南和平太久了,人心懈怠,军伍懈怠!连你都觉得那里不可能发生战事,更何况是其他人!一只产生了懈怠的军队,毫无防备的军队,你以为可以抵挡得住乌斯藏和蒙舍诏的冲击吗?”

王冲道。

“但是完全没有理由,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蒙舍诏和帝国向来和平,乌斯藏更是从未进入中土内陆,有章仇都护的十万精锐在那里,乌斯藏不可能得逞!”

李嗣业道。

听到李嗣业这句话,王冲心中不由长长的叹息一声。对于帝国的形势,李嗣业已经不只是不懂,而是毫无所知了。

“李嗣业,你还不知道吗?章仇兼琼已经调到了京师。现在的安南大都护是鲜于仲通。而且,蒙舍诏的国主阁罗凤正在积极联络乌斯藏,想要里应外合,共同出兵大唐!乌斯藏是对中土不了解,蒙舍诏呢?”

“如果蒙舍诏和乌斯藏联盟,你以为仅凭安南都护府的十万精锐能够抵挡得住吗?”

王冲叹息着道:

“李嗣业,如果蒙舍诏和乌斯藏联盟,一起夹攻安南都护府。然后再在陇西牵制哥舒翰的大斗军……,一旦出现在那种情况,这知道这对帝国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吗?”

“嗡!”

李嗣业脑海一震,整个人都懵住了,一股寒意突然从背脊涌遍全身。李嗣业不懂战略,但他也知道,如果王冲说的属实,那么对于整个西南,整个帝国来说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帝国兵力布署并不复杂,任何一个有志于加入军伍的人都知道,帝国的西南因为战争很少,所以兵力部署不多。

安南都护府的那十万精锐,是西南的唯一屏障。

而如果安南都护府受到攻击,陇西的大斗军是距离最近,也是最可能驰援的力量。同时还是唯一的力量。

但是如果陇西的哥舒翰都被牵制了,乌斯藏帝国真的像王冲那样出兵,那对于西南的安南都护府,以及整个帝国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你说的是真的,章仇兼琼大人调到了京城?”

李嗣业一脸震惊道。

“这并不是很难查清楚的事情。章仇大人在西南坐镇几十年,这一次,他已经铁定了心思要入主京师,谁也阻挡不住!”

王冲迎着李嗣业的目光,平静道。

“蒙舍诏在向乌斯藏谋向联盟?”

“嗯。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但是至少可以确定,蒙舍诏至少向乌斯藏派出过两次高级使者。至于谈判到了哪种地步,暂时我们还不得而知。”

王冲道。

李嗣业沉默不语。虽然嘴上没有说话,但是那一双深深皱起的眉头,说明了他内心的挣扎。

第一次,李嗣业发现自己对于帝国的形势居然是完全不了解。

“这些事情你们王家即然知道,为什么不告诉陛下?如果有陛下出面,这件事情绝对可以扼杀在摇篮里面!”

李嗣业终于忍不住道,神情激动。

“李嗣业,我们都知道的事情,你以为陛下不知道吗?军事上的事情,要远比你想像的复杂的多。别的不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向西南增兵,粮响的事情怎么解决?一万人的兵力打三个月的仗,却需要准备十万人的粮食。这需要朝廷各个方面的统筹,绝不只是兵部的事情,你以为这是小事吗?”

“另外,朝廷现在八面临敌,我们的兵力根本就不足。如果调兵的话,我们从哪里调动?安北都护府?安东都护府?安西都护府,还是陇西?这几个地方统统都是兵力吃紧的状态,能够不请求支援,补充兵力就不错了,又怎么可能借出兵力?朝廷现在就算是想调也调不出兵马,难道用预备役的兵马上去顶吗?”

“而且,就算我们拉的兵力再多,难道还能比蒙舍诏和乌斯藏的兵力联合起来更多吗?另外,蒙舍诏和乌斯藏的事情一直都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如果他们迟迟不动兵,就这么拖着我们,难道我们就一直在那里驻守吗?这种准战争状态的军事消耗是非常惊人的。而且,朝廷如果因为我们几句捕风捉影就进行兵力的大调整,以后还如何调动军队?”

王冲道。

李嗣业再次沉默了。现在的他还远没有未来那个“神通大将”的敏锐直觉,王冲说的很多东西,都是他完全没有想过的。

兵马调动看似简单,但真正实施起来,其中的门门道道,却超出了李嗣业的想像。

李嗣业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朝廷太大,一个庞然大物,碾转腾挪,转个身躯都难。但是个人就不一样。我收集海德拉巴矿石和天外陨铁并无私心,而是想要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朝廷。李嗣业,相信我,现在这个时候,西南远比西北更加需要你的帮助。”

“西北有高仙芝和夫蒙灵察坐镇,一旦生变,后方的碛西都护府和北方的安北都护府都可以随时支持。即便没有你,西北也不致有失,但西南不一样。没有了安南都护府这道屏障,那里一马平川,近百万黎民百姓都会受到战争的波及,帝国西南将熊熊燃烧,化为一片火海废墟!”

王冲看着李嗣业,眼睛红红的。这不是某种预言,而是在王冲上辈子真真正正发生过的事实。

真因为知道那种巨大的惨重后果,所以王冲才会想尽办法去阻止。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李嗣业,不管你是希望能够搏一翻功名利禄,还是希望能够建功立业,为帝国贡献一份力量,我都希望你能够留下来。翌日,随我一起进入西南!当然,如果你有什么其他特殊的原因,我也不好阻止你。但是我希望能够认真的考虑考虑我所说的话!”

“至于西域……,如果能够平定西南,我会和你一起进入西域。因为那里也是我的目的地!”

李嗣业沉默不语,眼中第一次透露出两难的神色。他参军的目的就是西域,这是他一早就开始想好的。

但是西南的问题,他如果以前没有听到也就罢了。但是现在,即然已经知道了,他就不可能无动于衷。

“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但是如果乌斯藏和蒙舍诏没有进攻,难道我就一直这样等下去吗?”

李嗣业道。

“哈哈哈!”

王冲突然笑了起来,“不用那么久,我可以肯定。一年之内,西南必定战争。如果到时候西南还是没有战争,一切都证明我的判断是错误的。我愿意把海德拉巴矿石和天外陨铁全部都交出来,交给朝廷,以解你心中怀疑。”

“你说的是真的?”

李嗣业眼中一亮。1000钧海德拉巴矿石绝不是小数目,其价值达到了亿万两黄金,再加上那些天外陨铁,价值就更高了。

如果王家愿意把这些东西无偿交出来,那王家图谋不轨,谋朝纂位的嫌疑自然是可以洗疑,而这么大一笔财富,对于朝廷的财政也有极大的好处。

“当然是真的!”

王冲哈哈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