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克制王冲的棋道(二)/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三十五章

王冲给她的三次耻辱,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特别是最后一次,她身为龙威训练营的大师姐,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受到过这样的羞辱。

王冲打败了这先例!

无论是一雪前耻,还是为了自己身为许家才女许绮琴的娇傲和威严,她都不容易自己输给王冲。

这几个月,王冲说的这些话,每一句都深深的剌痛着她。没有人知道这几个月,她付出了什么样的努力。

这段时间,她默默的忍受着众人的羞辱。棋院中但凡有考核,她一个不落的过去旁观。

王冲下的每一步,每一招,她都在旁看的仔仔细细,记忆的清清楚楚,甚至回去之后,连睡觉的时候,都在冥思苦想,思考里面的每一步变化,每一个细微的走向。

不止如此,她许绮琴向来自视高傲。就连宫中的那些公主,她都不见得会卖多少面子。

在棋道之上,她更是从来自认绝不输给王冲。

但是这一次,为了对付王冲。为了一雪前耻,她甚至放下自己的骄傲和自尊,跑去看王冲写下的那些棋道书藉。

从最浅的入门,到最高级的棋谱,她一个个的翻看。就连冬天大雪的时候,她都在钻研王冲写给棋院学生的这些棋道书藉。

卧薪尝胆了几个月,一切终于迎来回报。

她自身的天赋,加上王冲自己著作的那些书藉,以及实地观察的王冲的每一步棋局……,终于让她完全模透了王冲的棋路变化和思想,并且想出了克制他的棋道。

现在的王冲,在她眼中,已经再没有了神秘可言!

她要让王冲,在棋院最崇拜他的学生们面前,输的一败涂地。

“王冲,到你了!”

许绮琴眼光抬起,气势咄咄逼人。

“小姐,好样的!”

人群里,那隐藏的许家丫鬟,看着这一幕,眼中一亮,捏着小拳,神情激动不已。

只有王冲还保持着平静,轻笑一声,白子落下,落在棋盘上一个意想不到的方位,不但将许绮琴的攻势阻断,而且还是反守为攻,对许绮琴发起了攻击。

“好棋!”

看到这一幕,众人眼前一亮。果然不愧是公子,许绮琴想要轻易的打败公子,绝不是那么容易。

“哼,我看你还能得意到几时!”

没等到众人欢呼喝彩几声,许绮琴碧葱般的纤纤两指伸出,夹着第五枚黑子落到了棋盘上面。

这一步直接针对王冲救局的第四子,不但克制了王冲的落子,让王冲之前整合棋局的努力化为乌有,而且也让王冲再次落入了不利的被动局面之中。

棋院里,再次变得鸦雀无声。

许绮琴的凌厉攻击,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堵住了众人的咽喉。气氛突然有些凝滞。

就算再大条的人也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许绮琴和以前绝不相同。至少不是众人想像中的那么容易欺负。

这场棋局想要短短时间内结束,王冲想要轻易赢她,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第六子,许绮琴直取中宫。

第七子,许绮琴的黑子落在了王冲的左上角。

第八子,许绮琴直接落在了王冲的棋子中央。

……

打法越来越激进,落子的速度越来越快,而针对性也越来越强。就算再糊涂,棋道造诣再低的人也能感觉出来,许绮琴是有特别钻研过王冲,研究过他的棋路的。

她的棋路,在保持王冲那样凶狠凌厉的同时,而且极端的克制王冲的棋路风格。

一句话,不管在谁看来,她的棋风都是为特意克制王冲而生的。

“有点麻烦了!”

人群中,魏安方和老鹰都皱起了眉头。其他人看向许绮琴的目光也和之前截然不同。

王冲给众人的感觉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许绮琴却变强了。

认识王冲以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有人和王冲在围棋上下成这样,而且还隐隐占据上风。

“嗡!”

棋盘上还在割据,许绮琴的攻击固然凌厉,但是王冲的反击也同样可怕。

第六子直接切断许绮琴的攻击。

第七子打破了许绮琴的棋子联合。

第八子二次打入许绮琴的中宫。

……

第一次众人看到这种水平的激烈对战,不管王冲还是许绮琴,两个人都像两把最锋利的刀剑,刀刀切向对方最致命的地方。

两个几乎完全不顾防守,完全是极端进攻的架势。

“咝!”

不知不觉,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被这激烈的兵道棋艺吸引了。棋道即兵法,在战场上就是这样,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对手,将会是一边性压倒优势。

那样的战斗就叫围歼,称不上战斗。

但如果棋缝对手,将遇良才,那呈现的将是完全不一样的宏大场面,那样的战争已经不叫战争,而是升华到一种艺术,“战争的艺术”。

王冲和许绮琴此时展现在众人面前的,就是这样一种艺术。

那激烈的厮杀场面,完全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许多原本冲着灵脉修行才学习一点棋道兵法的人,恍惚之间发现,原来围棋还可以这样。

他们虽然每天也都下棋,但是和王冲他们相比,同样的棋盘,同样的棋子,但是双方就好像下的完全不是一种棋一样。

所有人都被王冲和许绮琴展现出来的棋道艺术吸引、征服了。

“哗啦啦!”

就在所有人被王冲和许绮琴之间的对弈吸引住的时候,激烈的对奕终于来到了第一个关键的时刻。

“王冲,你输了!”

伴随着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一只玉葱般的手掌伸了出来,拈起棋盘上的三个白子,将棋盘上的第一波白子扫进了棋盒。

交手到现在,许绮琴终于先手,第一个吃掉了王冲的子。

只此一点,许绮琴的棋道水平就已经超越了整个棋院,王冲以下的所有人。

在此之前,还没有一个人做到这一点。

“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许崇,现在就开始谈论胜负,不觉得太早吗?”

王冲看着得意洋洋的许绮琴,淡然笑道。

不得不承认,到目前为止,除了大**神苏正臣之外,许绮琴是王冲在棋道上遇到的最厉害的对手。

她的天赋之高,简直是王冲目前仅见。就算是尹侯,恐怕在她面前,也有所逊色。

自己虽然在棋院之中放置了许多的棋谱,以及兵道的解说,但是这些东西放在那里也不是第一天。

许绮琴能通过自己自学,就实力提高到这种水平,也实在是惊人!

“哼,你能吃你三颗子,就能吃你三十颗子,甚至更多!这一局,你输定了。你还是想好怎么在大家面前向我认输吧!我已经等不及想要听你说那些话,承认技不如我了!”

许绮琴一脸骄傲道。虽然还顶着个“许崇”的假身份,但是她已经等不及想要看到王冲输给自己的样子了。

“虽然不得不承认,你的进步很大。但是,就是这样距离赢我还差得很远。如果你只有这点手段,恐怕你是很难赢我了。别忘了,要是输了,你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王冲哂然一笑,神情落落洒脱,自有一种自信。

“还死鸭子嘴硬!”

许绮琴心中暗恨,瞥了一眼棋盘,无论怎么看,王冲都是处于劣势。明明都已经是这种情况了,而且这么多人看着,王冲居然还能死鸭子嘴硬说出这种话来,许绮琴也是服了。

不过王冲越是这样,许绮琴心中就越发是不服气,越发的想要赢他。在棋院里她已经输了很多次了。

强烈的自尊让她无论如何都要光明正大,彻彻底底的击败王冲,赢上一回。

“哼,别担心。你想要输的话还不简单,我一定会让你如愿的!”

许绮琴冷若冰霜,扣住一颗黑子,二话不说立即落在了王冲的中宫。

三十子,三十一子,三十二子……

棋盘上,王冲的处境越来越差。许绮琴的攻势也越来越强。黑白两子,如同一条条黑白蛟龙在棋盘上纵横交错,厮杀吞咬。

乍一望去,只觉得步步杀机,步步凶险。

就算是本来不关心的老鹰,也被两人的棋局吸引进去了。

黑白落子下到第三十八步,王冲终于吃了许绮琴两颗子,但是许绮琴赢得更多。

只是不管输了多少,王冲始终神色定定,丝毫不见慌乱。即便是心高气傲的许绮琴也不得不佩服几分。

棋局下到第四十手,啪,一颗棋子落在王冲一侧棋盘边缘,看似并不重要的一侧边缘。

但就是这看似随意的一步,有若万钧之重,让一直胶着的棋局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一直神色从容,沉着淡定的王冲,也在许绮琴这一步之后,身躯一震,骤的变了脸色。

唰!

几乎是下意识的,王冲猛的抬起头来,看向对面许绮琴。

这一步绝不是他的套路,许绮琴这一步使出来,绝不是他使用的任何招数。而是属于一种全新的棋路风格。

王冲再次看了一眼棋局。

佑大的棋盘上,一颗小小的黑子横亘在两条白色大龙之间。黑子虽小,但却如一道崇山峻岭,牢牢的将王冲左右呼应的两条大龙分隔开来。

“好棋!”

哪怕上辈子被尊称为兵圣,王冲也不能承认许绮琴这一步下得极好,完全是妙到毫巅。

“终于出现了!”

一道电光闪过脑海,王冲看着对面的许家才女,目中的光芒和刚才绝然不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