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安轧荦山!/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四十一章

占星,在历朝历代都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而观星台做为占星的地方,更是地位超然,深得每一位君王大帝的器重。别说是皇子公主,就是后宫娘娘、妃嫔,都不得靠近那里。

整个皇宫之中,观星台是唯一可以超出帝王寝宫,位置偏北的建筑。

观星台的建造决不容易,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只有那些天人感应,天地之间的规则、法则急剧波动的地方,才适合建造观星台;只有天机术师才能建造观星台;只有在一年中天地间气机交感最为浓烈的时候动工,才有可能建造成功。

而能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的,万中无一。

所以千年前的始皇帝虽然号称千古一帝,首开中土神洲帝皇先河,国力、军队更是空前的强盛,但是百名天机术师,耗费了几十年的时间,却始终没能建造成功。

大汉借助着前秦的基础,才建立起了自己的观星台。

大唐攻占隋都,第一座抢先占领、保护下来的,就是这座观星象。

天机浩渺,难以揣度。

但是天象却是能够观察到的,管中可以窥斑,一叶可知秋意!

真正的天机术师借助观星台,虽然不能看到天机的全貌,但却可以借此窥探到命运的一角。

“厄星西坠,大凶之兆!大唐这是变天了啊!”

狂风呼啸,白发道袍老者坐在观星台上,胸中激荡不已。

做为宫中的天机术师之首,他看过各种各样的凶兆,但是厄星西坠,这样的大凶之吉他却从未见过。

司天监中,关于关于这样的记载还是三百年前,隋末的时候!

呼,从观星台上霍的站起,白发道袍老者越想越不安,终于起身匆匆的离开了,走入了皇宫深处。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关系到帝国的国运,他必须尽量的报告圣皇。

……

京城黄家。

“我吃饱了。你们吃吧!”

宴席上,黄芊儿背着一把银色大剑,几乎是在收到王冲消息的同时,一把推开桌子,然后迅速的的站了起来,就在黄家人错愕的目光中,消失在了大门外。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黄芊儿记得清清楚楚,王冲在放自己离开之前曾经约定,让自己在黄家待够一个月,在此期间绝对不会提前召唤自己。

黄芊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知道王冲那边绝对是出事了!

“蹄哒哒!”

跨上一匹战马,只是片刻的时间,黄芊儿就消失在了黄家。

与此同时,距离京师极远的某个地方,一只信鸽呼拉拉从天空飞下,官道上,一名策马疾奔的独臂高手伸手一接,接住了信鸽。

“这是……京师之中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铁手看着手中十万火急的信笺,脸上一片错愕。

他离开京师,秘密执行王冲吩咐的那个命令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王冲应该知道,他是根本抽不出身的。

而且,和上次围剿龙马帮不同,那一次的命令是尽量配合,能配合就配合,不能配合就算了。

但是这一次,从字里行间铁手都感觉到了一股坚决的,不容置疑味道。几乎是本能的,铁手感觉到了一种不安。

这绝不是什么正常的调动。公子知道自己的任务,没有独别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调动自己,而且要求自己必须返回京城的。

“驾!”

目中光芒变化,铁手沉吟片刻,突然调过马头,一夹马腹,向着京师疾驰而去。

——不管是什么情况,公子的命令都绝对不能违抗。

宫雨绫香、魏安方、老鹰、赵敬典、孙知命……,这一刻同样的念头存在于王冲身边所有人的脑海中。

像这样的大规模调动以前从未发生过,王冲也从未发布过这样的命令。然而虽然心中疑惑,但是所有人还是选择了遵从王冲的命令。

围绕着王冲的一道命令,无数的人马为之调动,同样也惊动了无数京城之中无数的世家。

……

“轰隆!”

又是一道巨大的闪电劈过,那轰鸣声仿佛一柄巨斧擦着头皮掠过一样。呼啦啦,大风呼啸,一片片的树涛如同巨浪涌过,接着阴云中就下了雨珠。

这雨珠开始还是淅淅沥沥,一点一点,一滴一点,但很快就连成了一线一线,一窜窜,拍打在树叶上,嫩草上,山峦上,官道上,衣服上,发出噼啪啪的声音。

天地间很快就迷蒙一片!

闪电下方,一条条长长的斜坡上,王冲此时正人马合一,在大雨中疾速奔驰,蹄哒哒的马蹄声,响彻一片。

当整个京师因为他那一道命令而惊动,并且深深为之疑惑的时候,此时此刻却只有王冲一个人深深知道其中的原委。

王冲从没有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方式得到那个人的消息,那个自己上辈子的宿敌,而且,还是在这么近的距离内。

安轧荦山!

老鹰或许永远都不知道,当他念出那个名字的时候,在王冲的心中造成了多大的震撼。

他也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名字对于中土和整个世界意味着什么。

尽管在现在的这个世界还是默默无闻,无人知晓,但是在另外一个世界,这个名字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为正是这个人一手给大唐带来的灾难,使得这个庞大的帝国四分五裂,步入灭亡。

也正是他一手召来了那些异域入侵者,一手掀起了那场浩劫,毁灭了整个世界。

——这是真正“大唐之敌”,也是整个世界的公敌!

乳虎出世,不可轻啸,雏鹰初啼,不可轻翔!

不管是止戈院,还是灵脉,都是王冲花了巨大的心血和精力的,现在的这些势力,这些班底得来不易。

在真正的成长之前,本来是绝不能轻易动手的。

但是如果能够摧毁那个人,王冲愿意拿所有的这些来交换!

王冲从来都不知道那些异域入侵者从何而来,但是有一点王冲是知道的,如果能够毁灭那个人,那么这一切绝对能够发生巨大的改变。

没有了这个大唐叛徒,说不定,那一切就永远都不会发生!

“安轧荦山,我一定要你死!”

王冲双眼通红,狠狠的握紧了双拳,一股浓浓的杀气从他身上冲天而起。驾!马蹄掀起阵阵的泥浆,王冲加速往前冲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