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阿史那·崒干之死!/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五十四章

“轰隆!”

只是短短时间内,所有人全部动了起来。没有人知道王冲内心中真实的想法,也没有人知道王冲其实是真的存了死志。

但是所有人显然都将王冲的命令误会成了另外一种意思——“围魏救赵”。

“崩!”

一声弓响地裂天崩,第一个出手不是京城张家的长老们,也不是黄家的家主,而是站在远处的神箭手“罗统”。

让他出手对手安东大都护张守珪他或许还没这么大胆子,但是仅仅对付一个突厥人安轧荦山,则完全不是问题。

崩崩崩,天空一刹,无数的箭雨旋转着剌破大雨,向着人群中的安轧荦山扑天盖地而下。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罗统控制的弓箭手们也齐齐发出手中的弓箭,密密麻麻的箭雨撕扯着空气,发出的声音连狂风都震破了。

面对无数的箭雨,安轧荦山瞬间变了脸色。他没有想到,王冲的胆子居然这么大,大都护都已经到了,他居然还敢当着大都护的面出手。

而安轧荦山需要面对的还远不出止如此!

“出手!”

一声怒吼,京城张家的长老,以及黄家的家主虽然差了半步,但也随紧其中全部出手。

这几人的修为远为其他人高得多,一身的气息滚滚荡荡,犹如风暴一般。几人罡气一炸,光环轰鸣,一道道罡气洪流发出阵阵钢铁的轰鸣,扑天盖地,排山倒海,往着人群中的安轧荦山轰去。

密集的人群丝毫不能带给安轧荦山一点安全感。

“听公子的!”

“杀掉安轧荦山!”

……

几乎是同一时间,赵敬典、陈不让、孙知命,尹侯,黄芊儿,赵红缨、白思菱,所有人全部配合着,再次向着幽洲众人发起攻击,牵制他们。

原本已经结束的战斗,这一刻再次进行。众幽洲劲卒明显没有料到这一幕,顿时一面大乱。

“阻止他们!”

“保护轧荦山!”

……

电光石火间,第一个反应过来,还是崔乾佑和田乾真。然而没等到两人出手阻止,斜刹里一道恢宏的刀气劈山裂岳呼啸而来,挡下了两人。

虽然出手慢一点,但是李嗣业受伤情况远不如想像中那么严重,王冲用天外陨铁替他打造的玄铁重甲,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放肆!”

张守珪看到这一幕,顿时勃然大怒。他是安东大都护,在军方跺一跺脚,八方震动,是当之无愧的泰山北斗。

就算是同为帝国大将的夫蒙灵察等人都不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但是这些人明知道他已经亲临,居然还敢攻击安轧荦山,简直是视他若无物。

这已经不是杀不杀安轧荦山的问题了。

而是对他这个帝国大都护的冒犯!

“砰!”

张守珪突然一脚踏下,一道金光突然从地下浮现,化为一道椭圆形的金色护罩将安轧荦山罩在其中。

轰轰轰!

所有的箭雨、攻击,撞击在椭圆形的金色护罩上,全部被挡了下来。不止如此,下一刻一股令人恐怖的气息突然从地底深处爆发出来。

轰隆隆,大地震动,地裂天崩,没有人可以形容这股气息的强大程度。在众人的感知中,整个大地变成起伏的波浪,仿佛活了过来,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排斥力,想要将众人从身上甩了出去。

不!不止是想,而是真的将所有人甩了出去。

止戈院、灵脉、王家,还有各大世家的高手,一圈圈如同雨点般由内而外,被那股庞大的气息震飞出去。

而做为最内圈的存在,京城张家的长老、黄家的家主、赵敬典、黄芊儿、赵红缨、白思菱……,这些人距离安轧荦山和幽洲众人最近,所以受的伤也最重。

“啊!——”

只听一阵阵的惨叫,所有人胸膛塌陷,一个个如同割下的麦草一般,甩飞出去。

口中血瀑如雨!

张守珪心中震怒,所以对这些人下手也最重。要不是多多少少看重一点这些世家子弟的身份,而且自恃身份,对这些晚辈、后辈下手未免有身份,张守珪早就下死手了。

太强了!

集合在场数百人的攻击,只是一刹那就土崩瓦解。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张守珪的恐怖实力。

在张守珪这种帝国名宿面前,众人的实力太渺小太渺小了,双方的实力完全不可以道理计数。

虽然这种差距众人早就是知道的,但是真正体会到的时候,才知道这种差距有多大,那简直是天与地的差别。

任何试图对抗张守珪的存在,都会深深的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只是一道光罩,安轧荦山就稳如泰山,不管多少人,不管什么级别都伤不到安轧荦山。

而仅仅只是一踏,在场的数百人,就不但无功,反而全部受了伤。

而这还并不是张守珪的真正实力。他恐怕连一成的实力都还没用到。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强大”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谁再敢动手,我就将你们家族中人,发配军中,徒到东北,全部送到高句丽去……”

张守珪脸色铁青,神色冰冷无比。

京城有言官,就算是张守珪也不敢乱来。太宗皇帝时代,苏正臣功高盖主,被言官弹劾,再往后,高宗时期,宰相失言,同样被言官弹劾罢官,而到了本朝,德高望重,有从龙之功,被天下景仰如王冲的爷爷,又比如从小被功中收养,被喻为新一代军神王忠嗣,立下那么多功劳,还不是一样被言官弹劾,交出兵权,回了宫廷,做了个清闲的太子少保。

张守珪虽然向来自视甚至,也从来不怎么瞧得起那些言官,但是京师之地,多多少少也得有些顾忌,不可能随便乱来。

不过,谁要是以为他就拿这些世家子弟没办法了,那就大错特错了。

不能杀并不意味着就没有办法。

以他帝国大都护的地位,一纸令下,完全可以把这些出身高贵的世家子弟发配军中,迁徒到东北幽洲地界。

等到了那里,要生要死,还不是由他说了算!

果然,张守珪声音一落,整个院落立即寂静若死,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寒,眼中都透出了畏惧的神色。

在整个帝国,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东北战事最激烈,遇到的抵抗最厉害的,不是奚和契丹,也不是东西突厥汗国,而是来自东边的高句丽渊盖苏文。

高句丽对大唐从来算不上什么威胁,直到那里出了一个什么渊盖苏文。高句丽在他的统治下,迅速崛起,变得国力强盛。

虽然是弹丸之地,但因为汲取中国的力量,包括兵法、战策,武功,同时又利用自身的特色。使得小小的高句丽居然成为了不逊色于乌斯藏、东西突厥汗国的存在,兵员虽然不广,但战斗力还要屈于蒙舍诏帝国之上。

渊盖苏文坚壁清野,修筑了大量防御性质的坚固城池。以张守珪之能,也只能压制高句丽帝国,使他们不敢轻易出来。

而进攻高句丽帝国所需要付出的庞大代价,使得一向乾纲独断,杀伐果决如张守珪,也不得不打消了进攻高句丽帝的念头,可想而知,高句丽帝国的抵抗有多么激战。

那里战斗的死亡率有多高也就可想而知!

如果被送到那里,绝对是死路一条。

不过,没有等到众人多想,下一刻所有人耳中都听到了一声惨叫:

“啊!——”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一柄乌兹钢剑从阿史那?崒干的前胸剌入,后背剌出。阿史那?崒干口吐血沫,嘴唇蠕动,但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睁大着眼睛,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老鹰,似乎到死都不通老鹰为什么没有去对付安轧荦山,而是一个素不相识的自己下杀手。

“不可能,这不可能……”

阿史那?崒干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是来救安轧荦山的。这些人是来对付安轧荦山的,而不是自己。

阿史那?崒干从始自终脑子里都存了这种印象和念头,所以这一场战斗,他站的位置一直都比较靠外。

而大帅出现之外,让他越发的觉得这场战斗已经结束,根本没有考虑到自己。

阿史那?崒干没有想到,到了最后,安轧荦山没死,那个人杀的却是自己了。

“成功了!——”

老鹰不知道王冲为什么让自己杀那个位置靠外的年轻胡人,但是长久和王冲的契默,已经让他对王冲的意思了解的非常透彻。

王冲打的那个手势就是那个胡人,甚至连手中的乌兹钢剑都是他给的。

即然王冲想让他死,那那个胡人必定有非死不可的理由。

“嗤!——”

长剑抽出,一股血花射出,老鹰一击得手,想也不想闪电后退。老鹰的反应已经相当快了,但还是慢了不少。

“你找死!”

一道金色罡气飞出,老鹰连闪避都做不到,便轰的一声,疾若流星般被轰飞出去。

张守珪神色铁青,难看不已。

然而这一切,已经改变不了阿史那?崒干的命运。他虽然武功盖天,但也终究是人不是神,也预料不到老鹰会去攻击一个看起来毫无关联,无足轻重的阿史那?崒干。

他能防住两百个人对安轧荦山的攻击,却防不住一个老鹰对阿史那?崒干的攻击。

思维上的死角,是最难防御的。

“不!——”

当阿史那?崒干的尸体推金山倒玉柱般倒下的那一刻,被金色护罩“困”住的安轧荦山睁大着眼睛,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叫。

他的眼睛血红,如同一头受伤的野兽一般。

从醉雀大酒楼到这里,一路被追杀了这么久,安轧荦山的眼睛都没红过。但是当阿史那?崒干倒下的那一刻,安轧荦山如遭重创,整个人都仿佛失控了。

“恭喜宿主,成功击杀阿史那?崒干,改变重大史实,奖励命运能量点200点!”

几乎是在阿史那?崒干倒下的同一时间,王冲脑海中响起了命运之石的声音。

阿史那?崒干死了!

未来的史思明也就不复存在!

大唐帝国史上的东北幽洲的叛军双擘,在这一刻,只剩下了安轧荦山一个!

这一刹那,王冲如释重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