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王九龄!/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五十五章

在未来的叛军中,史思明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做为安轧荦山的左膀右臂,很多事情都是他帮忙解决的。

没有他,安轧荦山绝对无法这么快速的崛起。

安轧荦山是杀不死的,至少暂时是杀不死的。做为未来的叛军之主,安轧荦山有命运的护祐。那层莫名其妙的天地之力的护罩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而张守珪也决不会让自己得逞。

唯有阿史那?崒干,不管是张守珪,还是安轧荦山,包括自己一方的人,如果自己想要下手,没有人可以想到。

只不过,为了避免安轧荦山那种情况,王冲还是假手于人,借老鹰的手来杀死他。

“该死!”

耳中传来张守珪暴怒的声音,不用回头,王冲也能知道,张守珪这个时候的脸色绝对是非常非常难看。

不过王冲已经不在乎了。

总有一天,张守珪会知道,自己绝不是在羞辱他,而是在帮他。

“结束了!”

王冲抬起头,目光掠过重重空间,望向头顶的乌云。大雨依然在下,在乌云和闪电之间,一只巨大的老鹰舒展着翅膀,发出清亮的唳叫,在天空一圈又一圈的划圈。

老鹰的腿上,一圈红色的绸带飘舞着,极其醒目。

“轰隆!”

金光璀璨,一股金色罡气如同海潮一般冲天而起,攫住了众人,庞大的吸力如同一根根无形的丝线同时牵住了众人。

“啊!——”

一阵阵的惊叫,四面八方,赵敬典、白思菱、徐乾、黄芊儿、赵红缨,老鹰,包括王冲、叶公、赵老和李嗣业,一刹那间,二百多个人都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拖得离地飞起,如同断线风筝般向着中央的张守珪飞去。

张守珪怒了!

阿史那?崒干的被杀彻底的激起了这位帝国大都护的杀心。

那一刹那,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怖之心。

这才是张守珪真正的实力,当他发怒的时候,不管是李嗣业、叶公、赵老还是其他人,甚至所有人加起来,在他面前也是微不足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们太放肆了!竟然你们想死,我就成全你们!——”

张守珪的冰冷的声音响彻天地。

什么言官,什么体面,都不重要了。当阿史那?崒干当着他的面被杀的那一刻,张守珪的心中就起了一股无名怒火。

言官的弹劾不能不顾忌,但是相比之下,心中的怒火更需要发泄

这些人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嗡!”

一团金色的光芒如烈焰燃烧,恐怖的光芒直冲天际,将天地都照成一片金色。在这片风暴般暴怒的气息面前,每个人都如尘埃一样渺小。

“都护大人,请住手!——”

就在张守珪准备下死手的时候,异变突起,一道黑影如同箭支一般,突然一头冲入了浩浩的金光最浓处。

砰!砰!

接连两声巨响,那黑影去得快,来得也快,只一刹那便从金光深处倒退出来。但是另一端,满天蕴含着毁灭力量的金光也跟着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啪啪啪,原本被金光吸扯起来,抛入空中,向张守珪飞过去的众人纷纷掉落下来,一个个砸落在雨水之中。

然而全场寂静若死,谁也没有说话。

“是你?”

看清楚那道黑影,张守珪深吸了一口气,一下子安静下来。

“张大人,久违了。”

老管家双手笼在袖子里,胡须抖动,虽然看着气息紊乱,但双脚站在地上,却一动不动。

院落里静悄悄的,针落可闻。

四面八方,众人早就看待了。

张守珪是帝国的大都护,实力之强连李嗣业、叶公、赵老,还有京城张家的长老、黄家的家主全部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老管家撞入他的护体金光中,居然能逼得张守珪停留,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就连王冲都微微呆了一呆。

他是和见过老管家出手的,也是和他打过交道最多的人。不过,王冲也没有料到老管家居然能够正面阻止得了张守珪。

“想不到他的实力居然这么高!”

王冲看着站在不远处,气息高深莫测的老管家,眼光变幻不已。

老管家的实力很强!

这一点王冲从很早就知道了。甚至还是游手好闲,顽固不化的时候,王冲就已经对这位宋王身边的贴身老管家有这种印象了。

不过王冲从来不知道他的根底到底有多深。

他看起来很强大,但却又从来不显山露水。上一次出手,也就是击垮了要逃跑的“小兽林王”而已,而且看起来也没尽全力。

所以完全无法判断他的实力高手。

只是王冲也没有料到,老管家的实力居然已经高到了可以和张守珪较量的地步。这已经不是强大了,而是强的离谱。

“嗡!”

在短暂的出神之后,王冲很快就回过神来。在所有这些人里面,他大概是对老管家的出现最不意外的了。

衣袖一甩,王冲很快扭过头来向另一边走去。

老管家竟然已经出现,那这场战斗就已经打不起来了。这一切已经结束了。

“怎么样?”

王冲走过去,在老鹰身边停了下来。老鹰躺倒在雨水和泥泞之中,一动不动。听到王冲的声音,突然铿的一声揭开了面罩,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孔,嘴角隐隐泛着血沫。

“还好,这种铠甲确实很强,如果不是你之前说过,我又提前躲避,现在早就是死路一条了。”

老鹰道,一只手臂屈起,手肘撑在身后,喘着粗气道。

天外陨铁极其坚固,它的难以铸练也是出了名的。因此王冲目前为止只偷偷铸了少数几副,其中李嗣业一副,老鹰一副,还有王冲一副。

李嗣业是王冲早就构想好的。他的强大对于王冲至关重要。至于老鹰……,他掌握的消息渠道,以及快速交流以及信息传递对王冲非常重要,基本上担当着一个消息枢纽的角色。

老鹰现在绝对不能死。因此第二副天外陨铁铠甲就给了他。

正是因为这一点,王冲才敢让老鹰去执行剌杀阿史那?崒干的任务。有时候差以毫厘,谬以千时在。

哪怕是张守珪也绝不会想到,老鹰的身上穿了天外陨铁铸成的,坚固无比的铠甲。

“没事就好,这枚丹药给你,先吞服了,护住内脏.”

看到老鹰没事,王冲心中最大的石头落地,双手撑着身后,缓缓的坐了下来,一动不动。

另一端,老鹰看着王冲的侧影,眼中掠过一抹担忧的神色,但却什么也没说,目光很快望向场中的老管家。

另一端,老管家和张守珪的对话也进行到了关键的地方。

“哼,老管家,你这是也想要和我做对吗?”

张守珪神色冰冷,脸色很不好看。

“呵,都护大人严重了。老朽什么身份,又怎么能和都护大人相提并论?老朽只是受宋王殿下之托,来邀请都护大人到宋王府坐客一聚而已。”

老管家双手拢在袖子里,微微一笑,不动声色道。

张守珪盯着眼前的老管家,眼中变幻不定。

这个老管家服侍过两代宋王,在老宋王时期,张守珪就已经见过他了。几十年的时间,他的实力显然变得更强了。

“老管家,为了几个小辈,宋王殿下值得吗?”

张守珪盯着面前的老管家道。

说是宋王请客,但是张守珪哪里又不知道,这只是一种说辞而已。说白了,还是为了这些家伙而已。

“呵呵,都护大人也说了,只是几个小辈而已。都护大人可是帝国的定鼎之石,身份何等尊贵,又何必和几个小辈一般见识?”

老管家嘴唇蠕动,淡淡说道。

“而且,说到底也只是死的几个胡人而已。为了这几个胡人,都护大人真的要闹得满城风雨,这样值得吗?”

老管家看了一眼地上的死尸道。

张守珪神色怔了怔,眼中的怒意突然消解了很多。不管老管家抱着什么样的目的,但有一点没有说错。

他手下死的全部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胡人而已。

幽洲地界,什么都不多,就是胡人最多。而他在安东主持,杀过的胡人都是成山成海了。

单单几次大规模的作战,对付的就是胡人。

所以张守珪对胡人最看重,也对胡人最不看重。看重他们各自具备的能力,但不看重他们的生死。

至于阿史那?崒干——

虽然在未来的历史中,“史思明”三个字如雷贯耳,声传天下,占据了极其重要的地位。

但是此时此刻,对于张守珪来说,这三个字显然还毫无意义。

张守珪杀人盈野,自然也不会在意一个胡人。

“哼,如果我说不呢!”

出乎意料,张守珪突然冷笑一声,说出一翻令人意想不到的话来。

宋王是皇室血脉,帝国亲王,更在军伍之中占有极重的地位。张守珪不能不给三分面子,但是如果让他就这么认输,也未免太过示弱了。

张守珪现在的地位,已经超出了所谓的血脉桎梏,虽然还不如宋王,但是也不见得差得太远。

“张元宝还是在为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吗?”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醇和厚重,威严而睿智,在所有人脑海中响起。那声音不高不低,如同耳畔的呓语。

但是张守珪听到这个声音浑身一颤,却突然之间变了脸色。

“元宝”是他的字,在这个人人都称呼他“都护”、“大人”、“大帅”的时代,知道他小字的寥寥无几。

而够资格叫他“张元宝”更是近乎没有。

“字”不是随便能叫的,只有长辈对晚辈才能叫字。但张守珪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而且位高权重,“张元宝”哪里是什么人随便能叫的。

不过张守珪却知道在这京师里,有一个人恰恰是能够这么叫的。

——王九龄!

当今天下人人景仰的大唐前任贤相!

二十年前,正是这位大唐贤相的一句话,毁了他入主中庭的梦想,白白的在大唐东北,幽洲地界,做了二十年的安东大都护,喝了二十年的风,啃了二十年的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