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最后的忠告!/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五十六章

现在的张守珪早已今非昔比,而王九龄也早已退出了相位,退出了朝廷,不再是当年那个高高在上,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大唐“明相”了。

论权势地位,张守珪也早已不虚王九龄,至少,不再需要仰他的鼻息。

不过尽管如此,张守珪却丝毫不敢大意。

“哼,张九龄,这可不是我在为难你孙子。而是你们王家恩将仇报,与我为敌。你自己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你这个好孙子趁我不再,带人攻击我的部下。你也是军伍中人,应该知道擅自带人攻击现役军人是什么下场吧?”

张守珪冷冷道。

虽然神色冰冷,但神态里却透着几分忌惮,和对待老管家的态度截然不同。

这不只是因为王九龄退而不休,虽然辞去了相位,但却被当今圣皇请进了“四方馆”,在朝野内外依然拥有极大的影响力,更因为张守珪知道,王九龄还是一位极其强大的文道中人。

王九龄并不以文道称名天下,但是他在文道上的修为,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得文坛的认可。

要不是王九龄志不在此,他或许都已经成为文道的领袖,

王九龄年纪渐长,加上早年在战场上受的创伤,在武道上的修为早已江河日下,不复当初厉害。

但是他在文道上的修为,却绝不会受这种东西的影响。恰恰相反,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精神力只会越发的强大,而且造诣比他在武道上的造诣都要高得多。

早在当年还是“大唐明相”,主持朝政的时候,王九龄的精神力就已经达到了极其可怕的地步。

过了这么多年,就连张守珪都已经不知道他的修为达到了什么地步。

文道中人擅用精神攻击,可以透过罡气,直接攻击灵魂,和武道截然不同。在文道的领袖面前,就算再强大的武者也不敢掉以轻心。

王九龄人在四方馆,但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还能够感应这里发生的事情,并且意识传达,直接在所有人脑海中响起。

这份实力就可想而知。

“虽然我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件事情,我迟早给你一个交待就是!”

那苍老的声音醇和、厚重,再次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响起。

“爷爷!”

另一侧,王冲原本坐在地上,眼神微眯,但这一刻,猛的睁大了眼睛。如果说第一次还是错觉的话,那么这一刻,王冲可以确定,那个声音绝对是自己的爷爷。

“想不到连爷爷也来了。

王冲心中此起彼伏,但很快就平静下来。

自己这一次行动这么大,调动了王家所有在京城里的护卫,还有和王家交好的那些力量,甚至连叶公和赵老他们都来了,爷爷他要是不知道,那才真的是怪了。

“哼,王九龄,那我就等你的解释!”

另一侧,张守珪却没有想这么多。王九龄即然已经出面,再加上宋王,以张守珪的身份,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再出手。

“我们走!”

张守珪冷着脸,大袖一甩,转身就走。

身后,众幽洲劲卒虽然不甘,但这个时候也只能跟着离开。

“等一等!”

就在张守珪快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听到这个声音,不止是张守珪,就连白思菱、赵红缨、徐乾、尹侯、黄芊儿等人都怔住了。

因为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这是王冲的声音。

“他想做什么?”

众人呆呆的。没有人知道王冲在想什么。这次行动从始自终,王冲都没有交待过任何的原因。

王冲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至少和王冲接触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是那种理智型的人。

所以他突然之间的这种冲动,越发的让人迷惑不解。

“张大人,请留步!”

王冲右掌在身下撑了一下,站起身来,在雨水中一步一步的向着张守珪走了过去。

大雨已经慢慢的变小,已经不复之前那种瓢泼之势了。但是依然有珍珠在小。

“小子,你想做什么?”

张守珪回过头来,盯着王冲,眼神深沉,很是不善。

院落里静悄悄的,气氛有些敏锐,谁也不知道,王冲这个时候想做什么。时机太敏感了。

王冲没有说话,只是在距离张守珪还有数丈的地方,定住脚步,躬下腰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有一句话,王冲一直没有机会说。多谢都护大人在节度使事件,王冲身陷囹圄的时候出手相助!”

声音一落,全场一片死寂。

张守珪盯着王冲,目中变幻不定。但最后,变成了一声冷笑。

“哼,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张守珪冷声道,语声满是讥讽。

他当然知道王冲说的是什么,当初夫蒙灵察和高仙芝、哥舒翰等人上诉朝廷要处死王冲的时候,可是他和章仇兼琼带头人提名支持王冲。

张守珪是堂堂安东大都护,不管是辈分和身份,都高了王冲不止一个级别。这种事情,他当然不可能自己主动提起。

如果王冲不提,他一辈子都不会说。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正因为帮过王冲,所以发现攻击自己的人是王冲之后,张守珪的心中才会越发的愤怒。

说王家“恩将仇报”可不是乱说!

“不管当初都护大人是出于什么理会,也不管都护大人对我有多么的不满,有恩就是有恩。我欠大人一份恩情。这份恩情将来我会还的。不过,这并不是我叫住大人的真正目的。”

王冲道,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直起身来,神态不卑也不亢。即便经历之前的战斗,即便经历这么多的事情,甚至差点死在张守珪的手里,王冲的神情也是一如既往的平和淡定,哪怕在张守珪这位安东大都护面前,也没有丝毫的畏惧。

张守珪眼中光芒流转,上下打量着王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守珪沉声道。

在幽洲的都护府中,他早有一份对于眼前这个少年的调查报告。虽然和王冲发生过冲突,甚至是极其的不愉快,但张守珪对王冲也不会轻视太过。

“我只想说,明皇有洞察之心,京师虽远,但处处明鉴。都护大人身处幽洲,为人臣子,还是多存敬畏之心啊!”

王冲若有深意道。

“嗡!”

听到这句话,张守珪身躯一震,瞬间就变了脸色,连阿史那?崒干被杀的时候,他都不曾有过这种反应。

“另外,希望大人多多小心身边的人!有时候,你真正的敌意未必是站在你的对面,更可能是站在你的身边的人啊!”

王冲道。说这句话的时候,王冲的目光落在人群中的安轧荦山身上,眼中若有深意。

张守珪看着王冲的目光怪怪的,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哼,这句话就不必你说了,换你爷爷还差不多。”

张守珪冷冷笑道。

王冲只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看着张守珪带着一群幽洲劲卒消失在断亘残墙外,王冲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

对于张守珪,不管他听不听得进去,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张守珪并不是什么坏人,这一点哪怕和张守珪发生过冲突,哪怕差点死在张守珪手里,王冲也毫不讳言。

只是他的性格拥有很大的问题。

张守珪太骄傲了!同时也太自负了!

几十年的军伍生涯,又年近六十顺耳之年,又加上内心中自认是帝国未来的“宰相”,使得张守珪目空一切,极度的自负。

自负到了已经听不进一切建言,同时除了圣皇陛下外,无视一切的规则的地步。

不!不止是皇帝,事实上,在幽洲张守珪已经膨胀到了在一些事情上,连圣皇都敢愚弄的地步上。

未来,他被安轧荦山构陷,失去帝国大都护的位置,一方面故然是大意,没有防备。另一方面,却也未偿不是他性格所致。

如果不是他性格中的自大,自负,安轧荦山就算想要构陷他,安轧荦山也未必能够成功得了。

至于未来的过程,安轧荦山为何能够在短短时间内,成功的构陷了张守珪,这一点就连王冲都不甚明了。

当年的事情,存有太多的谜团、疑点。哪怕就算是王冲也甚了了。

——安轧荦山虽然混到了张守珪的义子,但是以王冲看来,这个义子恐怕只是个虚名,他在安东军中的真实地位绝不会太好。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他到底是如何取代张守珪,掌握住幽洲军的,哪怕在当年的许多前辈看来,都是无法理解的。

而且,张守珪是帝国的名宿,军中的泰山北斗。他的实力从今天的事情已经可见一斑。仅仅冰山一角的实力,就已经足够镇压他们这些人了。

但是被圣皇解除兵权之后,不出一年,张守珪就“郁郁而终”。

郁郁而终?

这是个什么意思?这种顶级的强者弹指之间崩天裂地,也会郁郁而终?这简直是个笑话。

至少在王冲看来,这种事情不可接受,完全就是荒谬的无稽之谈。

但是张守珪的死亡却又是确凿无疑的事实。

围绕着当年那一场浩劫,前前后后,事在发生了太多太多令人迷惑不解的事情了。

这些事情有些是人力可以改变的。而有些事情……则是人力无法改变的。

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张守珪,有件事情是所有人都要承认的:

张守珪的死亡对后期的帝国来说,绝对是个巨大的损失!正是由于他的死亡,幽洲叛军缺才彻底的失去了控制。

“哗啦啦!”

一阵阵密集的马蹄溅踏着雨水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听到这阵声音王冲肩膀晃了一下,眼神很快变得清明。

这是禁军的声音!

在京师中生活,对于这种声音所有的世家子弟再熟悉不过了。

毫无疑问,战斗已经结束,姑父那边也已经带人过来了。禁军身负守卫京城之责,有些事情,哪怕是姑父也是无法阻挡的。

“我们也走吧!”

王冲开口道。一群人很快从院落中撤出,赶在禁军出现之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报歉,卡文发晚了。】

【PS:发力客户端,现在是移动的时代,在手机上用客户端看也很方便。大家有时间,方便的话可以试试看,下个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