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疯狂的王家!/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六十四章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王冲淡淡道,神情却变得严肃了许多:

“现在就搜集我们拥有的所有财富,把他们统统送到京城张家去。另外告诉京城张家的家主,乌兹钢武器和天外陨铁可以开始全部打造了!”

啪啪,王冲说着食中二指在地上一划,手指连弹,便有两道纸片从他周围不远处的地面上飞起,箭一般落入老鹰的手中。

“没有我的手谕,他们是不会开始工作的.”

王冲道。

“可是,公子,天外……天外陨铁的事情当初不是您吩咐要低调行事,千万不要采取任何行动,以免引起别人觊觎,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吗?”

“顾不得了!再不使用天外陨铁,我怕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王冲仰头叹息一声道。

老鹰怔怔的看着王冲,虽然王冲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懂,但这些字联在一起,他一句话都没听懂。

但是有一点老鹰是可以确定的,王冲做出的这些决定,全部都是已经想好了的。决不可因为任何人,也不可能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

“是,公子!”

老鹰微微屈膝,终于低下头来。在疑惑和王冲之间,老鹰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王冲!

——就如同以往一样。

“另外,召集赵敬典他们。把这个东西交给他!”

王冲从手中递出另一张纸条道。

“是,公子!”

老鹰这次没有再质疑什么。

带着王冲的这些纸片和消息,老鹰很快离开这处监狱。

暗牢里静悄悄的,在老鹰离开之后,王冲便又再次低下头来。他的眼睛看着地上,一动不动。

如果仔细看去,在王冲周围的地面上,都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细小划痕。

而如果站起来,从上面看下去,就会发现纵横交错的细小划痕共同构成了一副地图,一副复杂的,同时又详尽到难以想像的大唐帝国西南边陲的地图!

无数的纸片散落在周围的地上,那些纸片上写写划划,几乎全部是西南的。

“不够,……还是不够,凭借这样是远远不行的!到底还差了哪里!”

王冲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西南边境已经是重重危机,三十万的蒙舍诏大军,二十余万的乌斯藏大军……,一旦战事一起,大唐西南边境一直相安无事,但却虎视眈眈的两大强敌将会同时联袂而至。

剑悬于顶,终有一日会落下!

做为一个将军,王冲要做的,就是替大唐,也替那十八万精锐寻找一线生机!

……

“轰隆!”

如同一颗巨石投入水中,当老鹰离开暗牢,带着王冲要拍卖灵脉的消息出来的时候,整个京师的世家大族,门阀勋贵全部都震动了。

“什么?王冲要拍卖灵脉,他疯了吗?”

黄家家主得到消息,眼睛都睁大了。第一反应就是王冲疯了,要不然就是消息错了。

在王氏一族的所有财产中,最有份量的,毫无疑问就是王冲手中的那座灵脉了。王冲怎么想到要把它卖掉。

“哈哈哈,王家居然要甩卖灵脉,买买买!给我疯狂的买!没了灵脉,我看他们王家凭什么嚣张!”

苏国公的府第上,苏柏躺在一张躺椅上,手上拿着一张信纸,开心的哈哈大笑。

上一次在王冲手中,他是丢尽了颜面。只是王冲势大,苏柏也不得不忍气吞气,不过他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关注王冲。

王家居然会愿意放弃京城外的灵脉,这简直是千载难缝的机会。这一次,苏柏绝对有把握可以说服父亲,全力买下王冲手中的灵脉!

“好好好!王家要卖出灵脉,我们为什么不买?传令下去,收集我们程家所有的资金,就算是借高利贷,也得把钱给我弄过来!”

四大铸剑世家之一,京城程家的府邸里,程家家主也是看着手中的信纸,眉飞色舞,喜形于色。

“可是父亲,上次,我们不是还把王冲给得罪了吗?人家会不会……”

一旁,程家家主的独子程公子程小莘忍不生插嘴道。他可是记得王冲青凤楼卖乌兹钢的时候,程家可是没少得罪他!

“啪!”

话刚说完,头上就挨了一个爆粟:

“一码事是一码事,在商言商,你个臭小子知道什么?王家那小子要是不愿意,也不会拿出来卖了!”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其他的地方。

“父亲,怎么办?”

大将军府客厅中,阿不同放下手中的消息,望向一旁自己的父亲大将军阿不思。

虽然不是帝国的实权将军,比不得张守珪、夫蒙灵察、高仙芝那样手下领了十几万,几十万大军,执掌一方拥有生杀大权。

但是阿不思手下数万的同罗精骑号称天下骑兵第一,在帝国中同样拥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听到儿子的话,阿不思此时却是沉默不语。

同罗人投降大唐已有数百年的光景,认真追究起来,已经是太宗皇帝时期的事情。先帝的恩宠此时早已烟消云散,化为乌有,阿不思之所以在百年后的今天还能带领同罗人登上巅峰,力压其他突厥众胡,靠的就是一份对皇室的忠诚和极端的谨慎!

只是,同罗人的内心也极度的骄傲。

如果没有这份骄傲,同罗精骑也不会成为天下各位公认的最强骑兵了。“节度使事件”,王冲一纸奏折令阿不思这个大将军也是相当难看。

当着满朝文武的面,阿不思也不得不跪下去。如果是王家的老爷子也就罢了,阿不思也自己认了。

但是被王冲一个十几岁的孺子小儿逼成这样,阿不思哪里会痛快,又怎么会不记得?

“传令下去,收集我们罗同人的珍宝,换成黄金,能有多少灵脉,就买多少灵脉吧!”

阿不思沉声道。

“是,父亲!”

阿不同大喜,立即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转过身来,如飞而去。灵脉是无价之宝,王家出售灵脉以后迟早会后悔的。

父亲同意购买,显然也是对王冲有意见,想要给他一个教训!

至于财富,同罗人又什么时候在乎过金银珠宝。

“王冲啊王冲,到时候你就后悔去吧!”

阿不同心中哈哈大笑,迅速如飞而去!

姚家、齐王府两大王家的死敌同样疑惑不解。

“父亲,这个小子到底想做什么?”

姚家府上,姚风皱着眉头,一脸的疑惑。虽然现在在风头上被王冲压过一头,但姚内却并不笨。

王家这翻举动很是可疑。

“要想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就要知道他们这么做,到底想要得到什么。毫无疑问,王家现在想要通过灵脉换取金钱,而且是大量的金钱!”

姚广异低着头,眼中闪烁着一道道思忖的光芒。

“但是王家要这么多的钱做什么?那小子的钱现在已经富可敌国了吧?哪里有那么多用钱的地方?”

姚风道。

财富达到一定程度,就只是一个概念,一个数字。姚风出身大唐的顶级世家,对于这个再清楚不过了。

财富达到一定程度,你是根本用不了这么多的钱的。那个时候钱再增加,也只是一个数字了,对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

“哼,我们肯定是花不了这么多。不过那小子可不一定!”

姚广异闻声抬起头来,冷笑道。

姚广异可不是傻子,王家凭借乌兹钢聚敛了一笔庞大的财富,这些财富有相当一部分都消失无踪,莫名其妙不知道去了哪里。

虽然姚广异一时还没搞清楚,但是凭借姚家的能力,还是大概能捕捉到一点蛛丝蚂迹的。

只是王冲的想法实在是太过高深莫则,难以揣度。有些东西,即便是察觉到了,姚广异也完全不明白他在做什么。

至少,那些行动在姚广异看来,完全没有意义!

“父亲,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绝对不可能让他得逞!”

姚风闻言眼中猛的闪过一丝凌厉的神色,立即毫不犹豫道。

“哼!错了!”

姚广异冷笑一声,放下了手中的“消息”,目光深邃、锐利:

“不管那小子想要这么多钱做什么,我们该做的事情就得去做。就算那小子要这么多钱明天去造反,那座灵脉也是能买多少就去买多少!能让我们姚氏受益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风儿,记住了。不要感情用事!”

姚广异伸出一根指头道。

姚风怔了怔,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齐王,还有京城里其他的世家大族们,统统都做出了同一样决定。

一场京师里暗流汹涌的竞拍就这么展开,而不管是姚家还是齐王,又或者其他的世家,直到很久之后,才明白自己在当时到底做了什么。

……

老鹰的拍卖准备工作远比众人想像的要快得多,消息传开之后,几乎是在当天晚上,老鹰就在当天晚上便展开了拍卖。

“现在拍卖灵脉上的一号地,面积二丈方圆,足够五个人在上面修练。起拍价三万两黄金!”

“六万!”

“七万!”

“十一万!”

“十八万!”

“二十三万!”

……

在京师的一个偏僻的胡同屋子里,人群密密麻麻,所有京师的世家大族几乎全部在此,老鹰拍卖的声音一落,如同一块巨石落下,房间里顿时一片轰然。

所有人仿佛疯了一般,纷纷出价,只是短短时间内,一个几丈方圆的灵脉就从六万突破到了十万,再突破到了二十三万!

这一刻,面对众人的热情,哪怕是早有准备的老鹰,也是始料不及!

【正在鲁迅文学院学习,身体太差,健身去了!谢谢兄弟们支持!努力码字,积极向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