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王冲的请求!/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是换了以往的王亘,这个时候是毫无疑问会主张的。因为大唐拥有足够的力量应对任何一方,不管是蒙舍诏、乌斯藏、东西突厥汗国,还是高句丽、大食。

如果没有这种力量,大唐也不可能有今日的强盛。

——这一点,是每个大唐人都深信不疑的。

但是这一次王亘却沉默。冥冥中,王亘脑海中响起的全是王冲托老鹰传过来的一翻话:

“无论发生什么,请大伯都不要轻易的发表意见!”

这翻话已经是几天前的事情了,早在那个时候王冲似乎就已经预料到了什么。

“冲儿,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朝堂上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对这次的事情抱有这么大的担忧?”

王亘眼神恍惚,心中此起彼伏。

王冲最近的状态太奇怪,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他疯了。至少,他很早之前就探查到了西南的消息,甚至比朝廷的消息还要快了很多。

很难说自己这个侄儿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了什么。

经过那么多的事情王亘已经越来越不敢轻视自己这个侄儿的意见了。

“王大人?王大人?……”

一阵飘渺的声音传入耳中,大殿上,众人看着王亘都是面面相觑。以往的那个王大人精明睿智,果敢决断,但今天居然两次精神恍惚,迟迟没有回答。

而那些主战派的官员更是感到怪异无比。

王亘和宋王殿下是坚定不移的“主战派”,准确的说,是朝内的主战派的“旗帜人物”。虽然王亘本身是文官,但是王家却是不折不扣的将相之家,在朝内拥有巨大的声望。

遇到这种事情,王亘完全没有道理犹豫的。

“这件事情……”

“退朝!——”

还没等王亘说完,突然一声尖利的嗓音从大殿上方传来。嗡,几乎是同时,一股庞大的威压出现在众人的感知中,众人心中一惊,连忙低下头来。

然而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庞大的威压立即如潮水般从众人的感知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抬起头来,却见大殿上方,珠帘卷动,那道伟岸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是……”

“陛下这是怎么了?”

……

众人一个个怅然若失,圣皇很少不听完大臣辨论就离场。一时之间,众人谁也把握不住陛下的意思,一时间不免手足无措。

“还好,逃过了一劫!”

另一侧,王亘心中却是长出了一口气。陛下的态度令人捉摸不定,但不管怎么样,至少他不用再去表明态度了。

“该去见见冲儿了!”

眼见几位主战派的大臣皱着眉头,又向自己走来的趋势,王亘衣袖一甩,连忙离开了大殿。

这一次的朝会百般的不自在,他必须尽快的搞明白,为什么王冲要让他不要表明任何态度。

……

来自大理寺和鸿胪寺的压力是难以想像的,虽然知道大伯想要进来并不容易,但是王冲真正见到自己大伯的时候,也是好几天之后的事情。

暗牢里,烛火摇曳。

王亘一身黑色便服,举止从容,但是眉宇间的忧虑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大伯!”

看到自己大伯,王冲眼睛一亮,连忙站了起来。这么多天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大伯。

“冲儿。”

王亘点了点头,目光掠过王冲形销骨立的样子,眉宇间掠过一抹心疼的神色。

王氏一脉的子孙,王亘现在最看重的不是自己的儿子,也不是王冲的大哥二哥,而是王冲这个以前自己最看不顺眼的小侄儿。

看着他这副形容憔悴的样子,王亘心中非常不忍。但是咬咬牙,狠着心,王亘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王冲在醉雀大酒楼杀死大批胡人,攻击幽洲劲卒,当着张守珪的面杀死他的部下的事闹得太大了。甚至连北庭副都护安思顺都被牵扯了进来。

安思顺虽然是副都护,但是北庭的大都护从来都是虚职,一惯由朝廷的皇亲贵族遥领。换句话说,安思顺其实已经是北庭的第一实权人物。

王冲以往虽然也捅过篓子,但没有比这还大的。

老爷子那边已经传下话,这件事情谁也不准插手。王冲做错了事情,就必须接受惩罚。

要不是这样,王冲也不可能现在都还关在禁军、鸿胪寺和大理寺的牢里了。

“你放心,等过段时间,过了这阵风头,不管老爷子说什么。我都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的。……我说的话,在你爷爷面前没有用。但是宋王说的话,他老人家不可能听不进去。”

终究是自己的侄子,王亘心中还是有些不忍。

“大伯,我知道你想帮我,但我担心的从来都不是这个。”

王冲摇了摇头,心中涌过一道暖流。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当日决定对付安轧荦山的时候,王冲就已经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代价了。

对于自己的决定,王冲从来都不后悔。王冲现在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大伯,告诉我,朝廷里的情况是不是很糟糕了!……你不用瞒我,我猜得到的。”

王冲道,声音中透露出一丝焦虑。这段时间,他最期待的就是大伯的消息。

上辈子的发生过的悲剧,这辈子正在再次重演。王冲能够闻到风中那股浓浓的风暴的味道。

“唉!”

王亘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现在朝廷里面,主战声一片。来自朝廷和民间的声音太大了,就连许多主和派的老臣都顶不住压力,改变了立场。我不可能坚持太长时间了。冲儿,你必须要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京师城中现在战云密布,在筹措见王冲的短短几天里,求见、拜访王亘,踏破王府大门的文武大臣不知道多少。

每个人都在要求王亘表明态度,只有王亘自己知道,在这段时间内自己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对于这个侄子,王亘一向宠爱、青睐有加,但是这件事情绝非儿戏!

砰!

王亘声音刚落,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传入耳中。就在王亘诧异的目光中,王冲红着眼睛,双膝一屈,突然跪倒在了王亘面前。

“冲儿,你这是在干什么?”

王亘睁大了眼睛,一脸的错愕。毫无疑问,王冲的表现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大伯,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的疑惑,也非常的为难。但是这件事情也只有你能帮到我了!”

王冲红着眼睛,神情郑重,重重的跪在地上。从前世的记忆来看,毫无疑问,这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上辈子王家早已没落,早已无力介入这场战争。但是这一次不同,要避免上一世的悲剧重演,恐怕就决定在眼前了,不能出一丝一毫差错。

“冲儿,你到底想做什么?”

王亘看着跪在地上的侄儿,神色凝重道。几十年在朝中锻练的直觉,王亘已经敏锐的感觉到王冲正在筹谋着什么。

“大伯,如果到了最后决议的时候,请你无论如何,一定要和宋王一起反对这场战争。和蒙舍诏的战争,无论如何都不能在这个时候展开!”

王冲沉声道,头颅深深的伏了下去。

“什么?!”

王亘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冲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剑阁城化为废墟,死伤了大量百姓。这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决议那么简单。如果我们王家在这个时候反对进攻,将会成为千夫所指!”

王亘真的被王冲所说的请求震惊到了。他一直以为王冲迟迟不让自己表明态度,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自己。但是绝不包括这个。

弃权、沉默、不表明态度,这和反对完全是两个概念。

“……而且,我们王家和宋王一直是朝中主战派的旗帜,所有人唯我们马首是瞻。正是因为这一点,我们才能在朝中积累大量的人脉。如果王家可以沉默,可以弃权,但是绝对不能袒护阁罗凤,反对战争。如果我照你说的去做,王家几十年积累的声望就会一朝散空,不行!这件事情我绝对不能答应!”

王亘衣袖一甩,想也不想道。他绝对没有想到王冲想要他做的居然是这个。

如果这么做,王氏一族将会丧失前代积累的声望,倒时候真的就是树倒猢狲散了,再没有人会听从王家的召令,响应王家的决议。

如果这么做,王家没落只怕指日可待了。

那么多坚定的“主和”派坚持不住,改变立场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大伯,如果我们不反对,只怕才真的是大祸临头了!”

王冲伏在地上,痛声道:

“大唐立国三百余年,分崩离析,只怕就在今朝啊!”

茫茫神洲,亿万生民,能够对这场危机先知先觉,有所了解的只有自己和王家了。如果连王家都不能采取正确的措施,中土神洲又还有什么希望?

没有一个强大的大唐,当那场涛天浩劫来临,茫茫天地又有谁能阻挡?

当年的自己已经失败了,这一辈子一切重来,难道还有失败一次吗?

“冲儿,你到底在说什么?”

王亘怔怔的站在那里,完全被王冲的话惊住了。

他几乎是看着王冲长大的,但是这个样子的王冲,他从没有见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