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最后的尝试!/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六十九章

“大伯,一旦战事开启,大唐必败无疑啊!”

王冲跪在地上,痛声道:

“我想要阻止这场战争,绝不是要帮助蒙舍诏,而是担心大唐啊。三十余万蒙舍诏精锐,十八万大唐安南军,这场战争一旦开启,将是前所未有的大战,大伯想过,如果大唐输了,会怎么样吗?”

王亘一下子怔住了。

他是文臣,对于军事战略上的事情并不精通。这段时间朝堂上讨论的也是怎么惩罚蒙舍诏帝国和阁罗凤的事情。

关于大唐战败的问题根本没有人想过,也根本没有人会从这个角度思考问题。

大唐是不会败的,这是深植所有人心中的信念。

然而“胜败乃兵家常事”,王亘不得不承认,一旦开战,必然是有胜有败。大唐是完全有可能会失败的。

王亘内心之中决不相信大唐会失败,但他毕竟出身将相之家,这点常识不会不知道。

一时之间,王亘也被王冲问住了。

暗牢之中一片冰冷,幽暗的光芒照出更加冰冷的地砖。王冲跪在上面,只觉一阵阵的凉气不断从膝盖传来,但王冲的心中比地面还要冰凉。

耳边一片寂静,除了呼吸的声音其他什么也没有。但王冲的耳中分明听到了阵阵擂鼓的声音。

那是来自冥冥中命运警告的声音。

一个亿万生民的世界,在绕了一圈之后,又重新踏上了毁灭的深渊。黎明将至,会有第一缕微光,寒秋将至,会有第一片落叶。

西南的战事从来都不是一场简单的战事!

十八万精锐全军覆没,亿万生民化为枯骨,中土神洲,大唐帝国第一次自己的西南门户上对两个异邦帝国完全不设防……

这一场惨败震惊了整个帝国!也震惊了大唐周边茫茫无际的胡虏、豺狼。

十八万边陲精锐阵亡使这个帝国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整个大唐的军力遭受了接近三分之一的巨大损伤。

在大唐的历史上,这样的伤亡前所未有。

这场战争振奋了大唐周边的所有列强,东西突厥汗国、高句丽帝国,以及遥远的大食、条支,包括发起这场战争的蒙舍诏和乌斯藏帝国……

第一次,这些大唐周边的列强发现原来大唐也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强大,原来现在的大唐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个战无不胜,让人恐惧的大唐了。

这一战,让大唐周边所有的胡虏异邦窥见到了大唐虚弱的一面。从此无数的势力蠢蠢欲动,对大唐探出了饥渴的目光。

西北、东北、北方,陇西……,大唐战事不断,从此陷入多事之秋。一个庞大的帝国,中土神洲有史以来最强盛的文明从此由盛转衰,陷入没落之中。

这是所有大唐人心中永远的痛!也是整个中土神洲的痛!

无论如何,王冲都要改变这一切。

“……大伯,我知道这件事情让你为难!但是请大伯想想,侄儿从小到大,可曾骗过大伯一次?我知道大伯为难,侄儿从来没有求过大伯什么事,但是这一次请大伯无论何都要答应侄儿,不管是多少人反对,多少人抵毁,都请大伯一定要阻止这场战斗!这不止是为了王家,也是为了大唐!总有一日,时间会证明侄儿是对的!”

说到最后,王冲握握的紧着拳头,头颅贴到地面,身体因为过于用力而凸出条条青筋。

在这场复仇的旅途中自己注定是孤独的,只有亲历其中,才知道要改变这个帝国,改变这个世界的命运有多么的艰难。

自己心中的东西有太多无法对人倾说,哪怕亲近如自己的大伯也决不容易说服,更逞论其他人。

王亘看着跪在地上头颅贴地的王冲,心中深深为之动容。王冲虽然说的并不是很多,但王亘却能感受到心中那种稳如磐石,不可更改的意志。

“冲儿,你让我好好想一想!”

王亘长叹一声,闭上眼睛,沉默不语。军国无小事,绝不可以感情用事,更不可因公废私,这是王亘在朝廷上多年来秉持的原则。

如果换了是王家其他的子孙,哪怕是自己的儿子王离,王亘也绝对不会考虑一下。但是王冲……

往事的一幕幕掠过脑海,“节度使事件”、“太真妃事件”,王冲已经一次次的证明了自己,包括最近西南的战事,也是王冲最先开始发现的。

一次次的事情最终都证明,王冲是对的!

他似乎有一种先知先觉,总能从千丝万缕中察觉出最正确的那条。

“冲儿,告诉我,绝不会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

王亘突然道。

“大伯绝不会后悔的。”

王冲大喜。

听大伯的话分明是答应。

王亘突然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冲儿,这次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这是我第一次因私废公,改变立场,但也将是最后一场,你明白吗?”

王亘睁开眼道。

“侄儿明白。”

王冲沉声道。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大伯的性格,节度使事件的时候,王冲也不会绕过大伯,仅仅只是劝说了宋王了。

“说吧,接下来还需要我做什么?”

王亘道,神情反而轻松了许多。

“嗯!”

王冲点了点头:

“大伯,从这里回去之后,请你告诉宋王,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一定要他亲自出面。另外,我这里有一封手书的信笺,请大伯交给杨钊。要想改变朝堂上的决议,必须要大伯、宋王,加上太真妃三方才行!”

“另外,请大伯转告宋王,我们绝不是要帮助蒙舍诏。阁罗凤野心昭昭,必须给予惩罚,但绝不是在现在。请他一定拖延时间,只有准备充分之后才可以行动。所以从现在开始,请大伯和宋王从兵部调动军队前往西南。”

“仅凭西南的十八万军队想要对付阁罗凤还远远不够,只有达到三十万以上的军力,对有可能对付得了阁罗凤!”

“不可能的!军队调动绝非小事,涉及到十万以上的军力调动,哪怕是宋王也不可能乾纲独断,必须要经过其他大臣的首允才可以。”

王亘摇头道。

宋王是兵部的实权人物,但是也还没有大到一手遮天的地步,至少齐王那边就同样在兵部拥有极高的权力。

而且,大唐对外战争从来都是以少对多。大唐一向走的是精兵路线,各种装备极其精良,士兵武装到牙齿,在装备方面几乎是碾压其他势力。

如果真调动三十多万的兵力,完全可以碾压蒙舍诏了。那直接就是一场灭国战争了。

而且,大唐的兵力就这么多,如果调动三十万的兵力,那么其他方面的防守就会变得薄弱,到时候说不定惹出更大的麻烦。

“那就用后备军,各地的府军!这是最好的兵力来源,而且可以绕过兵部,最大程度的减少阻力!”

王冲目光锐利,毫不犹豫道。做为当年的大唐兵圣,最后一位中土神洲的统帅,王冲对于兵道上的事情远比自己的大伯了解的透彻的多:

“战场是最好的熔炉,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锻炼出一个合格需要几年才能成就的正规军。这些各地的府军就是最好的兵力来源!”

一个完善的军队系统有正规军就必定有预备役,后备军队。蒙舍诏、乌斯藏、高句丽、东西突厥汗国莫不如是。

大唐虽然兵力不多,但是一直有保持庞大的后备役军队。这些后备役军队的人数不多,但也有至少二十万。

而且大唐的训练严密、严格程度远超其他军队,完全是成体系的。经过这种苛刻训练的军队随时都可以上战场。

这也是大唐以一对六,每年战争不断,死伤不少,但却始终能保持在一个稳定的兵力数值的原因。

不过,后备役毕竟是后备役,战场经验严重不足。冒冒然上战场,故然可以迅速的训练出大批合格的经验丰富的战士,但是死伤恐怕不小。

而且这样抽调后备役会导致大唐的军力“金字塔”断层,后备训练严重不足,对于未来产生很大的影响。

王亘看着王冲,眼神怪怪的。

王冲懂得的东西简直比他还要多得多。这些东西,实在不像是王冲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说出来的。

“我尽量去说服宋王吧。朝廷对蒙舍诏的战争是一定会展开的,如果一切无法避免,你说的这个或许是最好的办法。”

王亘叹道。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要麻烦大伯。”

“你说吧。”

这次王冲没有说,而是上前附耳低语了一阵。

“乌斯藏!!”

王亘浑身一震,已经明白了王冲的意思。

“大伯,这翻话请你无论如何都要带到章仇兼琼那里。西南不是我们的地盘,只有章仇兼琼说的话,鲜于仲通才可能听得进去。”

王冲道。

蒙舍诏从来都不是大唐的心腹之患,真正的心腹之患是乌斯藏。无论何时,都一定要随时侦察乌斯藏的动向。

不明白这一点,上辈子的悲剧只会再次重演。

“我明白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

王亘最终还是离开了。

王亘一走,暗牢里便显得寂静无比。

“出来吧!”

等大伯一走,王冲突然头也不抬的开口道。

暗牢里先是一片寂静,片刻之后,几道人影显露出来。郑沉舟带领几名鸿胪寺的高手从后面走了出来。

“王冲,你不管你和你大伯在商量什么国家大是,你是绝对走不了掉的。”

郑沉舟毫不客气道。

“这件事情就不劳你废心了。”

王冲淡淡道。

郑沉舟哼了一声,也没去自讨没趣,招呼了一声手下离开了。

等到所有人离开,王冲再次伸出一根手指,在地上写写划划起来。在他的周围,密密麻麻的方块信笺和大唐地图和比天前相比,详尽了几倍,也厚了几倍。

那上面许许多多的符号和这个世界完全不同,除了王冲自己谁也看不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