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西南噩耗!/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七十一章

目光掠过重重大地,掠过西南湍急的洱海和广袤的大片森林,几乎是在鲜于仲通带领十八万精锐**出发后不久——

“出发!——”

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喊划破天空,西南大地上,一名身材魅伟,留着黑髭须,看起来雄才大略的中年男子,戴着平天冠,穿着帝皇袍,猛然扬起了手中金黄色的宝剑,一bobo山峦大海般雄浑的气息从他身上冲天而起。

轰隆隆!

整个大地仿佛突然从漫长的沉睡中苏醒过来,猛然剧烈的震动起来,发出阵阵轰隆隆的剧响。

“杀!”

“杀!”

“杀!——”

……

一阵阵磅礴的杀气凝如实质,冲天而起,犹如海潮般搅动漫天风云。广袤的大地上,只见茫茫无际的蒙舍诏战士披坚执锐,裹挟着成千上万的或黑或白的战争光环,如同最汹涌的钢铁洪流般一bobo不断的向往推进,向着遥远的大唐安南都护府的方向汹涌而去。

隆隆的擂鼓声响彻天地,天空,乌云卷动,平静了十几年的西南大地终于再起战事。

……

铿!

一只巨锤重重的挥下,砸在灼红的烙铁上面,刹那间火星迸射,剌耳的金铁声几乎要撕裂人的耳膜。

铿铿铿,接下来巨大的铁锤不停的挥下,一下,两下,三下,成千上万下,而挥动的巨锤也从一个变成了成千上万个!

巨大的乌斯藏高原上,火焰熊熊,浓烟滚滚,成千上万名短小精悍的乌斯藏铁匠**着胳膊,就在这片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上,不停的挥舞着铁锤,夜以继日的露天锻炼着盔甲、刀剑,U形马蹄铁,箭簇以及各种武器。

汗水如浆而出,而源源不断的武器就从以这种零散的方式,从这些乌斯藏铁匠的手下不断的锻炼出来。

乌斯藏的武器锻造原没有中原那么发达,也没有那么有效率。但是在这片高原上锤炼出来的武器却没有任何一方敢小觑,因为他们使用的是最原始,也是最直接的方式——“千锤百炼”!

乌斯藏的铠甲没有任何艺术美感,更谈不上任何技术含量,但他们的铠甲确实世界上最扎实,最坚固,同时也是最厚重,最为持久的的铠甲!

——一名乌斯藏骑兵身上盔甲重量远超过大唐、东西突厥、高句丽,或者是大食、条支骑兵的重量。

这也使得一般的武器,普通的攻击,很难对乌斯藏的骑兵造成伤害!

乌斯藏盔甲打造费时费力,但却也使得在所有的普通盔甲,乌斯藏的盔甲使用的时间最为持久。

这旷日持久的盔甲锻炼从早以前就已经开始了,如今,广袤无际的高原上,成群成群的兵器、铠甲堆积在一起,早就是如山如海,构成了这片广袤大地上极其壮观的一幕!

哗啦啦!

空旷高远的天空上方,羽翅振动,一只洁白如雪的飞鸽穿过浓烟和火星从上面飞了下来。大地上方,一名白衣及地,儒生模样,看起来很有古风的中年文士抬起头来,任由信鸽落到了手上。

“哈哈哈,火树,终于开始了!”

大论若赞微微笑道,手指一弹,将手中的信笺弹了出去。薄薄的一张信笺到了他的手中,就仿佛利刃一般,疾若闪电般的飞了出去。

铿!

不远处,乌斯藏帝国阿里王系大将军火树归藏正站在一堆小山般的乌斯藏兵器面前,看到信笺飞过来,铿的一声扔掉了手中的兵器,猿臂一舒,轻轻松松的接了过来。

“阁罗凤又来请我们出兵了……”

火树归藏看完手中的信笺,一副不出意外道。

“嘿嘿嘿,这可是第三封啊!”

大论若赞微微笑道,嘴角扯出一丝讥讽的笑容。从蒙舍诏退回去之后开始,阁罗凤就在不停的来信,请求乌斯藏帝国出兵,两大帝国结成联盟,不过都被大论若赞挡了下去。

“要回他吗?”

火树归藏扭过头来,漠无表情道。

“不必了!”

大论若赞摆了摆手,冷笑一声: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蒙舍诏要赢得我们乌斯藏的支持,就自己来纳投名状吧!”

“天下已经太平几十年,现在的大唐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强大……,蒙舍诏就是最好的试金石!如果大唐赢了,轻而易举的推毁了蒙舍诏,那么说明时机还不成熟,我们的计划还需要往后推迟了。”

“但是如果大唐输了呢……”

“那就说明,……现在是我们乌斯藏的时代了!”

说到最后一句,大论若赞缓缓的抬起头来,目光掠过重重高山河流,望向遥远的大唐西南。

从高耸的乌斯藏高原上,隐隐可以看到远处烟尘滚滚,两只钢铁大军正在朝着对方汹涌而去。

“或许,现在就该是我们乌斯藏的时代了!”

大钦若赞脑海中掠过一道念头,目光渐渐变得冰冷。

不管是蒙舍诏帝国,还是大唐,都终究不是乌斯藏的对手。在这一场西南的战争中,乌斯藏帝国必将是最后的赢家!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王冲每一天都在计算着西南的战争情况。当年的战争,王冲虽然不是参加者,但却是亲历者,所有的东西都记得清清楚楚。

“未来已经改变了,大唐和蒙舍诏之间的战争至少提前了半年多。现在只期望,这场战争的发展进程也随之改变了。”

王冲暗暗道,满心的忧忡。

虽然暗牢与世隔绝,听不到外面的消息,但是从暗牢的气氛中王冲都能感觉出来,这一场西南的战争吸引了整个大唐的注意。

空气中充斥着一股焦灼的气味!

而王冲内心比任何人都要焦灼。只是,王冲却迟迟不能出去。来自鸿胪寺和大理寺的压力似乎远比想像中的强大的多。

几天后,就在王冲快要按捺不住的时候,一道人影出现在了暗牢中,不是大伯王冲,却是大唐的宋王殿下。

“殿下!”

王冲一片错愕,一刹那间,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涌上心来。

“王冲,我有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告诉你!”

隔着栅栏,宋王的脸色非常难看:

“大唐输了!鲜于仲通输了……”

“什么?!!”

轰隆,仿佛一道惊雷劈落下来,王冲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呆呆的张着嘴巴,整个人都惊住了。

怎么可能!

那一刹那,王冲思绪凌乱,心中一片惊涛骇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