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出发!西南!/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八十七章

淬练完最后一柄乌兹钢剑,从洞窟里出来,王冲没有理会朝廷的召命,乘上一驾马车,不是奔向王家宅邸,而在朱雀街拐了个弯,直奔兵部尚书府而去。

一块巨大的牌匾红底黑漆,上面写着兵部尚书几个大字。

这里就是章仇兼琼最新办公的地方了。

整个兵部尚书府上上下下,自章仇兼琼上任之后,全部换成了他西南一脉的人。凭借这种方式,章仇兼琼将整个尚书府牢牢控制在手里。

不过王冲到达的时候,整个兵部尚书府里气氛低沉、凝重,任何人经过这里,都能感觉到空气中郁抑令人压抑的气氛。

所在兵部尚书府上上下下,几乎都是低垂着头的。

章仇兼琼本来就是西南的大都护,如今西南战败,十八万将士战死十万,近百万的黎民百姓即将身陷水火,遭到蒙舍诏和乌斯藏的涂炭。

做为西南出来的将士,他们身上的压力就可想而知。

虽然所有人都没有说,但是做为前安南都护府的人,所有的指责毫无疑问全部归结到了他们身上。

现在的兵部尚书府,几乎没有人不认识王冲。

王冲一出现在兵部尚书府的门口,虽然没有人知道他到来是什么目的,但是很快就有人把他迎了进去。

在兵部尚书府的最深处见到,王冲看到头颅低垂,看起来有些颓废、憔瘁,深受折磨的章仇兼琼。

“大人!”

王冲整了整衣衫,走过去,躬身行了一礼。

“你来了……”

看到王冲,章仇兼琼的目光明显亮了一下,但很快就黯淡下来,头颅垂下,看起来很是不郁。

以王家的身份地位,以及王冲和杨钊、章仇兼琼、太真妃一系的交情,章仇兼琼本来应该是热情如火,只是这个时候,章仇兼琼实在是没什么心情。

这也不是一个待客的好时候。

现在的朝野内心,全部集中在西南,看起来章仇兼琼似乎侥幸逃过了一劫。但事实上,只有章仇兼琼才知道,所有的压力、指责全部集中在自己身上。

最近上早朝,甚至连文武大臣的目光也时不时的落向自己身上,看起来很是不善。

章仇兼琼明白众大臣是怎么想的:

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要进入京师,帝国西南绝不会出现这么大的事情。而且,虽然自己现在是兵部尚书,严格意义上西南的事情与自己无关。

但是鲜于仲通是自己推荐的人,西南是自己的地盘,十万大唐精锐战死,李正己带领的部队也被伏击。

是自己所托非人,在这一场灾难中,自己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种无形的精神压力简直是令人崩溃,而更令人崩溃的是,就连章仇兼琼自己也认为这是自己的错。

现在的情况,恐怕不但兵部尚书的位置自己坐不稳,而且连西南的地盘,在朝廷立身的根本也要彻底的失去。

内外交困,章仇兼琼心神俱疲,连应对王冲也没有丝毫的精力了。

“大人在为西南的事情操心?”

王冲走过去,在章仇兼琼的对面坐下,平静道。

“呵呵,除了这件事情,还能有其他的事吗?”

章仇兼琼苦笑道。

王冲的提问在他看来,完全是多余。现在恐怕连白痴都明白他的处境不妙吧。蒙舍诏和乌斯藏居然合兵了,这是以前打死他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但这一切真的发生了。

自己只不过前脚刚走,后脚就被大钦若赞和火树归藏他们抽了釜薪。

这个兵部尚书的位置,他只怕也坐不久了。

“大人即然担心这件事情,为什么不离开兵部,亲自去参加、指挥西南的事情呢?”

王冲道。

“离开?我是兵部尚书,需要主持朝廷中的事务,怎么可能离开这里,去参加前线的战争。大唐立国三百年,你什么时候看到一个兵部尚书亲自上阵打仗?”

章仇兼琼道。

王冲的建议在他看来,简直就是个笑话。

如果他一个兵部尚书去上战场冲锋陷阵,那谁又来主持兵部尚书的事。蛇有蛇道,鼠有鼠道,这二者是截然不同的。

“朝廷的规矩故然不可废,但是如果大人强行离开,满朝文武又有谁敢阻止?现在朝野的目光都集中在西南,如果能够解决西南的问题,到时候谁又可以敢指责大人?”

王冲道。

章仇兼琼的目光恍惚了一下。如果离开京师可以解决西南的问题,他又何尝不想去?但是——

如果在大唐溃败之前他去了还可以,但是现在,……就算他去了又有什么用呢?

“不行!王冲,你不懂的。朝廷的规矩不可以废,身为兵部尚书,我是绝对不可以离开京城的。”

章仇兼琼挣扎了一翻,但只是一会儿就恢复了冷静。

西南的战败已经不可挽回,他好不容易才爬到现在的位置,那么多人看着,无论如何他都绝对不容有失。

安南大都护已经和他无关,但至少,他还可以坐住兵部尚书的位置。

“诶……”

王冲一直在观察章仇兼琼脸上的变化,看到他最后慢慢变得冷酷的脸色,心中禁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章仇兼琼对于西南了如指掌,不管是阁罗凤,还是大钦若赞、火树归藏,他对于这些人都了如指掌,包括他们的行军风格。

西南的事情,如果有这位前任安南大都护帮助,将会事半而功倍,也会有更大阻止的希望。

但是最后的一次试探也失败了!

现在的章仇兼琼已经不是以前的章仇兼琼了,他心中那份对于权利的yuwang已经完全战胜了他身为帝国大将部分。

——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帝国之虎了!

王冲心中有些失望,又有些释放。

到了最后,这一切终归还是只能靠自己。

“大人,这趟来,我是向你辞行的!”

王冲揖了一礼,开门见山道。

即然已经确定了指望不上这位大唐的兵部尚书,王冲便不再犹豫。

啊!

章仇兼琼轻啊了一声,身躯微微颤动了一下,抬起头看着王冲,第一次露出震动的神色:

“你要离开京师!”

“是!”

王冲淡然道:

“王冲已经召集了一千名精锐,不日将离开京师,赶往西南!”

这翻话王冲说的平平淡淡,非常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起伏。

房间里静悄悄的,但是气氛却恍然间有了一丝变化。

章仇兼琼看着面前的少年,怔了怔,恍惚间明白了什么,看向王冲的目光和之前顿时截然不同。

这个时候的西南什么情况已经再明白不过了,王冲在这个时候过去只可能是一件事情!

章仇兼琼看着王冲,目光中第一次带上了一丝敬意。

关于王冲的事情他听说过很多,王家麒麟子的名声他也有所耳闻。但是这一次的感觉是完全不同。

章仇兼琼嘴巴张了张,本能的想要阻止他,但最终还是打住了。

西南的情况现在是岌岌可危,就像一个溺水的,不管是什么,只要能有一丝希望,他都不会拒绝。

“需要我做什么?”

章仇兼琼道,目光迅速的变得清明。

他是前任的安南大都护,即然王冲要去西南,那一切就变得很明晰了。

“我需要大人身上的一样东西,如果大人相信我,我需要大人身上的一面令牌,一面可以节制安南都护大军,包括鲜于大人在内的令牌。”

王冲道。

他的神色坚定,即便迎着章仇兼琼的目光也没有丝毫的怯懦。

听到王冲的话,章仇兼琼就像被剌了一下,瞳孔收缩,神情突然变得凝重无比。

都护就是封疆大吏,他虽然是兵部尚书,也不可能完全节制一方都护。所谓将在外,有所不受。

但是王冲猜的没错,他确实有一面令牌,代着自身的身份,可以节制安南都护府上上下下十八万大军。

这也是他离任之前和鲜于仲通约定的方式。

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可能轻易的离开西南,并且将都护大位交给鲜于仲通。

这件事情非常隐秘,除了他身边的一些人,其他几乎没有人知道。

“大人还在考虑什么?!”

王冲察言观色,章仇兼琼还没有开口就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西南的战争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大人难道还以为有其他的办法?”

王冲的声音拔高了几度。

如果章仇兼琼这个时候还在爱惜羽毛,那他就枉为那个帝国之虎了。

“诶!”

章仇兼琼心中天人交战,长长的叹息一声,终究还是做出了决定:

“希望我的决定不会是错的!”

哒!

右手在腰上衣袍下轻轻一扯,章仇兼琼扯下来一块沉甸甸的黑金色的腰牌,拿在手中。不过章仇兼琼并没有立即递过去。

“在这之前回答我一个问题,西南那座狮子城,……你真的早就预料到了吗?”

“是!”

……

章仇兼琼长长的叹息一声,不再说什么,将手中的黑金色令牌递了过去。

“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如果大人愿意的话,就多派几个身边的武将给我吧!”

王冲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兵部尚书府。

从兵部尚书府离开,王冲直接返回了止戈山。“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经过了这么多天的训练,终于到了南下的时候了。

“轰隆隆!”

站在止戈山的顶端,大地震动,一阵阵的狂风席卷而来,赵敬典一马当先,带着一千名全副武装的世家大族的高手,骑着战马,排着阵齐的阵列从远处席卷而来。

烟尘滚滚而起,紧随其后,数以千计的雇佣高手如同呼啸的海潮般呼啸而来。而为首的一名身高八尺,仿佛巨人般的壮汉看起来极其显眼,背后一柄一人多高的大剑更是慑人无比。

放眼整个大唐,能拥有这种惊人体魄的,估计也就只有李嗣业了。

隆隆的声音传达百里,不绝于耳,就连昆吾训练营的学生都被惊动了。但王冲却是视若未见,听若未闻。

他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身前这些招蓦而来的大军身上。

“西南之行,危险重重,如果想要退出,现在还来得及!”

王冲站在山巅,神色严肃,目光没有看向那一千名世家大族的高手,而是望向那群招幕而来的雇佣高手。

风声呼啸,密密麻麻,如山如海的队伍谁也没有说什么,所有人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神色。

雇佣高手本来就是刀口上舔血,如果平平安安,一点风险都没有,那岂不是所有人都来做雇佣高手了?

王冲的话在他们看来完全是多余。

对于雇佣武者只要付银子就行了,危险越大,报酬越大,只要满足这一点,其他的对于他们来说完全不在考虑之列。

“哼!”

王冲冷笑一声,没有什么战前的动员,也没有什么战前的鼓舞,唰的一下抽出身上的佩剑,直指长空。

摧枯拉朽,锋利无匹的乌兹钢剑在阴云下散发出阵阵寒芒。

“出发!”

一声令下,石破天惊,王冲骑着白蹄乌,一马当先,率先跃下了止戈峰,向着西南而去。

而在他身后,轰隆一声,密密麻麻的大军呼啸而下,有如山崩海啸般冲唰而去。

当整个大唐帝国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朝廷,集中在西南的时候,没有多少人知道,王冲带着那几亿两黄金,还有一千柄乌兹钢剑招蓦而来的高手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京城,奔驰向了遥远的西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