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首战!摧枯拉朽!(一)/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九十一章

“看来,这里就是我们最后的归宿了……”

“什么归宿?该死的蒙舍诏人,枉我们帮了他们那么多,还帮助他们统一了六诏,没想到这些家伙居然恩将仇报,不但攻击我们的城池,还和乌斯藏人联合伏击我们。如果不是他们指路,乌斯藏人怎么可能对我们这里掌上观纹,这么熟悉?”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我们已经输了。不过总有一天,蒙舍诏人要为今天的背叛付出代价!”

“不要说这种丧气话!战士的宿命就是战死沙场,无论如何,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拉几个垫背!”

“不错!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他们小瞧了我们大唐的战士!”

……

一座低矮的山丘上,十几步骑混合的大唐战士,衣甲破碎,浑身带伤,聚在一起,身上满是战火的痕迹。

他们身脚下的战靴,身下的战马,都沾了一层层的泥浆,看起来似乎经过了漫长的跋涉。

不过,再怎么跋涉也终于比不过乌斯藏的铁骑。

在他们的对面,一群百余人的乌斯藏人聚集在一起,遥遥对峙,似乎准备随时发起进攻。

乌斯藏人虽然单打独斗不见得是唐人的对手,但是乌斯藏人一旦聚集过百,就能形成初级的堡垒光环。

这队百余人的乌斯藏人骑兵衣甲鲜亮,好整以瑕,明显属于状态极好,追杀的一方。

乌斯藏人的凶悍天下闻名,再加上他们身上的厚甲,往往面对数倍的对手,也一样敢于冲杀。

之所以现在都还没有动手,只是忌惮于山丘顶端,十几名大唐战士架设的大型车弩而已。

乌斯藏人的采用制式的厚重板甲,虽然工艺不高,但凭借纯粹的厚度,却能够阻挡大部分的弓箭。

车弩是大**中少数一些可以直接正面突破,无视乌斯藏人板甲的武器。

一旦乌斯藏人的数量跌过百人,初级堡垒光环立即不攻自破。这也是他们忌惮,虽然车弩的准确其实要差很多。

“呜噜啦姆,咔呜嘟罗……”

山丘周围,几名乌斯藏人的领兵用手指指着山丘顶端的众人,哈哈大笑,目光中满是戏谑,就算看死人一样。

“哈哈,乌斯藏的人说了,你们逃不掉了。连安南都护府的大唐精锐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更别说是你们这些预备的内陆驻军。赶快放下武器,说不定还可以饶你们不死!”

突然,队伍的前列,一道人影跨骑大马,站在几名乌斯藏人的旁边,用稍微有些怪异的大唐语自动翻译起来。

那人穿的盔甲和大唐非常相似,但却又有很大的不同,面貌也和中土人非常相似,只是脸部微微平矮一些。

放眼天下,能和中土人这么相似的,也就是洱海以南的蒙舍诏帝国了。

阁罗凤伏击大唐的援军,派了大量的士官到乌斯藏人里面,帮他们引路、指导、出谋划策。若非如此,以乌斯藏人对中土的陌生,如何伏击得了李正己。

“哈哈哈,放下武器投降,你以为我们是三岁的孩子吗?大唐只有战死的英雄,没有跪下的狗熊。想要取我们的命,那就自己来吧!”

山丘上,一名血染黑甲的大唐什长一根手指指着远处的蒙舍诏人,哈哈大笑。

“他说什么?”

队伍中,一名乌斯藏人眼神一冷,用乌斯藏语问道。后者连忙将那名**什长的话翻译了过来。

“哼,自寻死人!即然他们想死,就成全他们!——把东西抬上来!”

声音一落,轰隆,战甲震动,一股股磅礴的白色光环从这些乌斯藏骑兵的体内迸射而出,眨眼之间,只听得牦牛吼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一道,两道,三道……,隆隆的钢铁震动声中,一百多道牦牛光环出现在这些乌斯藏骑兵的脚下,和青稞马的身体融为一体。

而一百多道牦牛光环互相叠加,震荡,重合,虚空之中光芒变化,片刻之后一座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堡垒虚影顿时出现在虚空中,将一百多名乌斯藏骑兵全部笼罩在里面。

“堡垒”虽然若隐若现,但是只是这一现,一百多名乌斯藏骑兵的气息立即拔高了一截,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出来,立即压制住了对面山丘顶端的溃败**。

“杀!——”

墨绿色的弯刀拔出,五六名乌斯藏领队在前,其他人在后,在片刻的酝酿之后,轰隆隆大地震动,一百余名乌斯藏骑兵铺天盖地,蜂涌而出。

“小心!”

山丘顶端,看到乌斯藏人发起冲锋,众**也是微微变了脸色。虽然内陆驻军很少和异邦势力交手,更多的还是平时的训练以及维持内陆的稳定。

但是这段时间,他们已经大量见识了乌斯藏人的可怕战力。

乌斯藏人的数量本来就已经超过他们了,再加上身上的板甲,以及初级的堡垒光环,这股力量已经足以完全碾压他们了。

“准备!”

一声令下,山丘顶端突然传出咔咔的机括声。三架足有马车大小的车弩突然推了出来,并排一列,对准了山丘下冲锋过来的乌斯藏铁骑。

一根根青黑色,儿臂粗细,足有一丈多长的粗大长箭迅速的安在了机括了。青黑色的箭身上,一条条血红色的纹路如同蟒皮一样,让这些长箭散发出一股股冷酷的,极度危险的气息。

——这些都是铭文,为了增加破开战甲的能力,这些特殊的车弩长箭上附加了大量的铭文。

嗡,同一时间,每架车弩四名战士,把手按在车弩上面,滚滚的罡气不断的涌入车弩之下,刹那之间,一股耀眼的光华从上面散发出来。

三架车弩顿时变得危险无比!

在激烈的战场上,车弩绝对是任何战士的噩懵。对手的阵列越密集,发挥的威力就越是强大。

“希聿聿!”

山丘顶端的变化立即让众乌斯藏铁骑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危胁,但是很快,只听得一阵希聿聿的马鸣,原本形成整齐队列一百余名乌斯藏铁骑瞬间散开。

同一时间,数十名乌斯藏铁骑从后面冲出,这些乌斯藏铁骑每一名手中的长枪都挑着一名大唐铁骑的尸体。

十余名大唐铁骑的尸体排成一排,用他们的尸身上,还有身上的铁甲组成一道防护墙,挡在了一百余名乌斯藏铁骑身上。

嗡,看到这一幕,山丘顶端的众人瞬间变了脸色。

“无耻!”

谁也没有想到,乌斯藏人居然会采用这种手段。这几天的战斗,他们战死了大量的同伴,谁也没有想到乌斯藏人居然会用同伴的尸体做为掩护,来对付他们。

一起浴血奋战,同生共死的兄弟,谁也下得了这个手?

“哈哈哈,杀!——”

一群乌斯藏人哈哈大笑,挑着尸体,蜂涌而去。有了这些尸体阻挡,还有他们身上的战甲削弱,大唐人的车弩已经对他们的威胁大为降低了。

形势急转而下,场面变得对大唐的铁骑极为不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