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警告!抹杀的危险!/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零四章

在巴吞鲁身上搜了一遍,王冲目光一转,很快望向了巴吞鲁骑来时骑的那匹马尸。

如果巴吞鲁的东西没有藏在身上,那么只有可能藏在马尸身上了。

但是片刻后,王冲再次失望。

“不可能,到底是哪里出错了。难道巴吞鲁身上其实并没有什么武功秘册?”

王冲摸着下巴,眼神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他本来以为巴吞鲁会把东西藏在马鞍下面也没有,但是马鞍下面一样没有。看起来巴吞鲁身上的地藏秘法和六臂地藏金刚自己是统统得不到了。

不过,当王冲的目光扫过巴吞鲁的靴子,一道电光猛然划过脑海,陡然之间王冲好像发现了什么。

巴吞鲁的靴子看起来和普通人的不太一样,王冲自己脚上就穿着一双,但是知道这种战靴的厚度是多少。而巴吞鲁的靴低看起来明显更厚一些,难道……

想到这里,王冲心中一动,突然,俯下身来,取出身上的乌兹钢剑,沿着靴子的外围一圈,小心翼翼的切开。

“啪哒!”

靴子切开的刹那,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落在地上。那是一张色彩斑斓,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叠起来的似帛非帛,似布非布的金色图卷。

“果然在这里!”

王冲眼睛一亮,心中大喜。拾起地上的金色厚重图卷,轻轻展开,一尊青黑色的六臂地藏脚踏枯骨、黑云,周身烈焰腾腾,似嗔似怒,跃然卷上,似乎要从里面扑杀出来一般。

“真的是地藏金刚,他居然藏的这么隐秘!”

王冲哈哈大笑,巴吞鲁这种名将身上果然有些价值的东西。只是,这也藏得太隐秘了吧。如果不是自己心细,发现他的靴子厚度有点不对,恐怕根本想不到,他把东西藏的这么隐秘。

“对了,还有一只靴子!”

王冲心中一亮,拿起乌兹钢剑,索性将巴吞鲁另一只左脚上的靴底一起切开。和王冲猜想的一样,巴吞鲁剌激生命潜能的地藏秘法果然就藏在左脚靴底夹层之中。和六臂地藏金刚不同,巴吞鲁的地藏秘法就只有薄薄的一张方形纸,上面密密麻麻,歪歪扭扭写满了乌斯藏的文字。

“还好上辈子我学过乌斯藏的文字,要不然,就算拿到这两门功法也毫无用处了。”

王冲瞥了一眼,也是庆幸不已。

这两门功法上面全部都是用乌斯藏的文字写就,这种文字和中原截然不同。如果不认识上面的乌斯藏文字,显然得到这两张秘册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老鹰!”

将这两卷秘册收起来,王冲站起身来,刚刚叫了一声老鹰,突然之间一声轰鸣从脑海中传来:

“警告,重大事件,安南都护军损失大量军队,狮子城即将城破,倒数计时三天。三天之后,宿主还没有达到狮子城外围五百里内,则视为任务失败,彻底抹杀!”

命运之石的声音冰冷,机械,不带丝毫的感情。

听到这冰冷的声音,王冲浑身一震,脸上血色褪去,一张脸孔变得煞白无比。

“怎么可能?”

王冲一脸失色,这数天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命运之石警告的声音。这种警告声音平时绝不出现,但如果出现了,那就意味着一定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狮子城由张寿之修练,铜墙铁壁,又有八万大军守卫,怎么可能会被破?”

王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座城池花了太大量的黄金,城墙外围都是精铁铸造,而且附加了大量的坚固铭文。墙体光滑、陡峭,根本就不可能攀爬,王冲建立之初,本来就是冲着战争,为了给安南都护军提供一个堡垒去的。

事实上,这座城池也发挥了效果。

这一段时间,王冲之所以能够从容不迫的花费大量时间在实战中训练军队,就是因为王冲深信狮子城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城破。但是眼下,一切都变了。

“南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冲脸上阵阵的失色。

刚刚正面战胜巴吞鲁,以及三千乌斯藏大军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这一刻,一种巨大的危机感从天而降,牢牢的笼罩住了王冲。王冲看着远方,虽然从这里什么也看不到,但王冲却能感觉到,一股浓重的阴云正从南边席卷而来。

西南战役发展远比自己想像的激烈的多。

鲜于仲通战败了,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不管对于这场战争,对于以后的帝国,自己有多大的报负,如果不能在三日之内赶到洱海平原,那么很显然,自己就死定了。

南方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只是王冲怎么也想不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什么,能让狮子城损失这么大。

“公子,怎么了?”

一个关心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老鹰从后面走了过来,神情有些担心。

他从刚才就注意王冲,王冲从刚刚开始,就脸色苍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种精神状态怎么看都不正常,看着让人担心不已。

“没什么!”

王冲将手中的一对巴吞鲁的黄金拳套塞到老鹰的手里:

“这套拳头给你!”

说罢大步流星往前走去,一个翻腾,跃上马背,猛的举起了手臂:

“全军听令,放下手中的一切,全速前进!”

轰隆!

听到这个命令,所有人一片错愕。这些尸体还没有掩埋,为什么突然行动?不过尽管疑惑,所有人还是立即上马行军。

“发生什么事了?”

李嗣业策马过来问道。他同样感觉到王冲有些不对劲。

“前方出事,立即行动。老鹰,发现那个徐都尉了吗?”

王冲问道。

“嗯。”

老鹰点了点头。

“出发!”

……

山峦挺拔,树林密布。

呼啸的狂风中,一名黑脸髭须,穿着大唐都尉制式铠甲的彪形大汉矗立在山峦顶端。西南地带,特别高的山脉其实很少,而在这一块,这座山峦无疑是最高的一座。站在这里,周围的动静一览无余。

这也是他选择在这里扎营的原因。

“奇怪?”

徐世林站在山顶,左右侍卫竖立,一双眼睛看着远方,迷惑的眯了起来。

“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不是陷阱,巴吞鲁确实撤退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没有继续追查他们去了哪里吗?”

“这……,我们也担心有诈,所以并没有追出很远,只是把周围仔仔细细的搜索了一遍,确定没有埋伏,确实没有问题,才回来的。”

斥侯队长躬着身子,迟疑了一下,恭恭敬敬道。

“知道了,你退下吧!”

徐世林皱了皱眉,很快挥手斥退了这名斥侯队长。

巴吞鲁明明就要发起进攻了,但不知为何却突然失踪,这一切显得诡影重重,但还并不是徐世林最担心的……,目光扫过周围密密麻麻,戒备森严的大军,徐世林的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忧虑。

这些人都是他在这段时间里四处召集而来的,总计人数已经达到了五千之数。但是人数的增加,并没有让徐世林感到丝毫的心安,反而越发的迷茫和不安。

李将军已经阵亡了!

帝国最璀璨的新星就这么阵亡在了南下的路途之中,尽管自己之前已经提醒过他,但这依然改变不了六万大军还未到达,就被乌斯藏摧毁的结果。而更大的危机还在西南。

在军伍中从军二十年,参加过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战争,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危险,但是徐世林依然不敢说碰到过眼前这种巨大的危险!

三十余万蒙舍诏大军和二十万乌斯藏帝国阿里王系铁骑联合起来,十八万安南都护军战败洱海平原畔,这在帝国的历史上都是从未有过的危局,西南的门户已经打开,成千上万的黎民百姓曝露于异邦马蹄之下。

太平数百年的大唐帝国将会迎来他的第一场重创!

而对于他和这里的大唐战士们来说,困局在于无论是往前,还是往后都是死路一条。往前,等待他们的是五十万蒙舍诏和乌斯藏的联军,五千人的军队闯过去也只是螳臂挡车,自取灭亡。

往后,……军令如山!他们本来就是去援军安南都护军的,任务没有完成,目地的没有到达,如何能退?更别说,还有不知道多少乌斯藏铁骑在等着他们。

“报!有敌情!”

突然,设在半山腰上的岗哨传出一声凄厉的声音。

这声音立即惊醒了沉思中的徐世林,而同一时间,山峦上,五千多大唐士兵风声鹤唳,迅速行动起来,轧轧的机括声不绝于耳,所有的长枪刀剑全部对准了山外,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蹄哒哒!

对方来的比想像中的还快,远远望去,大地尽头烟尘滚滚,一道道钢铁洪流如万马齐喑,向着这里滚滚而来,其声势极其骇人。

“大人,乌斯藏人已经来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远处,一群部下纷纷转过头来,望向山顶的徐世林。对方之前不战而退,这次必定是有备而来,大家只怕是凶多吉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