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突如其来的暴雨!/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二十章

许绮琴手中的笔又快又疾,似乎所有的答案早已存在于她的心中,没有丝毫的迟疑。各种琐碎的事情纷沓至来,但许绮琴冷静、睿智,始终保持着一份淡定和从容,似乎这世间没有什么可能难得住她。

“唉,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不知道过了,许绮琴突然幽幽的叹息一声,手腕一抬,投下了笔箸。

止戈院一翻交锋,她再次昔败于王冲手下,还被王冲羞辱了一翻。一惯心高气傲的她,不得不低下头来,答应做王冲的要求。按道理她应该对这家伙恨之入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起西南的现状,以及王冲随时面临的蒙舍诏、乌斯藏联军,许绮琴心中就一片絮乱。

冥冥中,许绮琴又想起了王冲离开的那一天,在自己耳边说的四个字:

我相信你!

这四个字,王冲说的凝重无比。

最后一刹那,许绮琴看到的是王冲毅然而决然的身影,带着无数的世家高手从山上奔下,消失在了西南的方向。那一刹那,他明明已经明白了什么,却还是选择了离开,没有丝毫的犹豫。如同一只飞蛾扑向了火星四射的篝火之中。

那一刻,许绮琴睁着眼睛,心中前所未有的触动。

在许绮琴的心中,王冲一直是个自私自利,得意洋洋,不知好歹,得势不饶人,极度自负,同时又只知道一个劲跟自己做对的家伙。这是许绮琴第一次见到王冲身上的另一面,另一幅被他深埋在骨子里的真正自己。

那一面是如此的吸引人……

“唉,不要死!无论如何,绝对不要死啊!……”

许绮琴扭过头,目光掠过窗子,望向墙上的一张地形图。在那副地图上,用针签、红绳显眼的标志着几个地方。地图是王冲临走之前留下的,除了王冲之外,也只有许绮琴才明白那几个标记的地方代表着什么。

所有的商队、马队、驼队全部都已经出发,整个京城的世家的商队都被她调动起来,更别说还有地方上的那些宗族,豪门。能做到这一切,把一切处理的井井有条,不紊不乱,也只有她许绮琴了。战争器具,粮食,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出发。

数以百计的商队,密密麻麻,有如蝼蚁一般,日日夜夜,不停的往那里涌去。从时间上来算,第一批物资应该也已经到达了王冲指定的地点吧。

“接下来的,只能靠你自己了!”

许绮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过头来,继续处理着桌上的文档。

……

帝国西南,天空一片阴郁。

蹄哒的马蹄声,伴随着飞溅的草叶,尘泥响彻官道。

“警告!倒数计时,还有最后半天,如果宿主不能按时抵达目的地,直接抹杀,试炼任务失败!”

“警告!安南都护军出现大量损伤,扣除宿主二十点命运能量!

“警告!宿主必须尽快提高速度,如果每小时低于二十公里,否则每一个时辰扣除十五命运能量点!”

“警告!……”

一连串的声音仿化佛瀑流一般从脑海中飞流而下,当大军南下,看着一切平静的时候,但只有王锋知道一切远非如此。在短短的几天之内,王冲就被扣除了八十点的命运能量点。击败了击败巴吞鲁,击败了八赤城,打通了南下的关隘,但对于王冲来说,暗流却更加汹涌。

王冲不明白狮子城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有坚固的城池固守,为什么短短时间内还扣除了自己如此多的命运能量点。西南的处境还在不断恶化,脑海中不断扣除的命运能量点在提醒着他,这一切还远不是终于。

命运之石还在不断的收紧对他的压力。

但是此时此刻,王冲担心的还远不是自己,而是狮子城里的安南都护军。

“父亲已经到了那里,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王冲心中暗暗道。

他此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保全自己,而是为了拯救帝国西南的安南都护军。如果安南都护军被剿灭,那一切也就失去意义了。

“大军听令,所有人全速前进!”

王松一挥长剑,率先加速往前冲去。

三十万蒙舍诏大军和二十多万的乌斯藏军队就像一块大山重重的压在王冲心口,越靠近南方,越深入洱海的方向,就意味着距离危险和死亡更近了一步。前期的几场胜仗,并不意味着处境的改善,反而意味着更大的压力。

这场数千里的急行军从来都不是简简单单的救援,如果一个不小心,被蒙舍诏人发现,王冲带领的这一万人马,随时都会像鸡蛋一样随时都会被碾得粉碎。

“呼!”

天空中乌云密布,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股大风从南方吹来,气流中带着浓烈的血腥味道。那是西南战场的气味。

——看起来这里距离洱海已经不是太远了。

王冲停下脚步,坐在马背上,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天空乌云低垂,一bobo如同海浪一般的人,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沉闷的味道,好像有什么随时会席卷下来一般。

那是暴风雨的气味。

“要下雨了!”

王冲望着天空,喃喃自语道。

对于这种气息他并不陌生,没有意外,南方的平原已经迎来了一场暴风雨,那这场暴风雨正在由南往北,急速袭来。

“大人,兄弟们都挺不住了,要不要原地就地休息一会儿?”

当王冲一个人沉思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音传来,哒哒的马蹄声中,徐世平和许安纯两大都尉并骑从后面赶了过来。

“大人,兄弟们已经连续赶了好几天路了。我知道大人心切,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消息,我担心兄弟们就算赶到了洱海平原,也帮不上什么。”

许安纯揖着手,低头恭声道。

“许兄说的是,兄弟们确实需要消息了。”

徐世平看了一眼身后,也附和着道。

军伍中的战士都是典型的武者,比普通人肯定要强大很多。但是再强大,也不是钢浇铁铸的,这么多天,披星戴月,大军早已是人困马乏了。随便回头看一眼,大军统统显露出倦意。这是很危险的。

在这一点上,两位都尉大人显然达成了一致。

“不行!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王冲回头看了一眼,斩钉截铁,不容置疑道。

大军确实很困乏,这一点不用想他都知道。但是现在根本不是休息的时候。人的潜力是无穷的,战场上不可能等人吃饱了,有了力气,休息够了再去打战。战争比拼的就是意味着。中原王朝,一场战争打上几天几夜,没有休息的战斗多的是。

难道打到一半的时候,自己撤退?

王冲现在担心的不是大军休息不休息的事,而是从时间上算,狮子城破就是今天的事了。如果西南都护军全军覆没了,大家就算休息够了,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轰隆!”

王冲话还没说完,突然轰隆隆一道雷霆掠过上空,如银蛇一般在乌云之中翻腾不休,接着啪哒一声,一颗黄豆大的雨珠从空中落下,掉落在了王冲脸上。翻起头,王冲下意识的抹掉了脸上的雨珠,而一旁的徐世平、许安纯二人也闭住了嘴巴,下意识的望向了天空。

自南下以来,这还是两人遇到的第一场雨。

啪哒!啪哒!

开始还只是零星的雨珠,接着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只不过是眨眼的时间,便是扑天盖地的大雨从天空呼啸而下。那雨珠密集如帘,密密麻麻的砸落在众人身上的铠甲上,发出铿铿不断的金属声,如同乐章一般。

下雨了!

一个,两个,三个……,一名名战士抬起头来看着大雨滂沱的天空,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场大雨绝对不在众人的预料之中,谁也不知道这场大雨意味着什么。

王冲,徐世平,许安纯所有人都怔住了。

“大雨,大雨,三天,三天,城破……”

王冲望着天空,喃喃自语。冥冥中一道灵光掠过脑海,王冲浑身一震,骤的仿佛明白了什么。

“徐世平,许安纯,我只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休息。老鹰,赵敬典,你们带上全部的骑兵,立即跟我来!”

“是,大人!”

轰隆隆!

战马隆隆,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王冲,老鹰,赵敬典,就带着剩下的二千多骑兵,如同一道疾电一般,冲入大雨之中,只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吗?原地休息,吃点干粮,随时准备跟进!”

许安纯怔了半晌,突然回过头来厉声道。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王冲的神色变化,有一点许安纯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一定发生了什么。

——虽然他现在还不明白。

……

啪哒哒!

磅礴的大雨中,王冲带领着两千人马拉成一条长线在雨中疾驰。天空中雷霆翻滚,但王冲心中的声音比雷霆还要剧烈。

三天!

三天的时间!

王冲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命运之石非要限定自己在三天之内,赶到狮子城百里之内了,直到王冲看到这一场磅礴的大雨。没有意外,西南战局将在今天发生最剧烈的变化。不是狮子城破,而是安南都护军在今天突围。

大雨磅礴,天地间现在蒙蒙一片,就算是以王冲的目光也看得不是很真切。

十多米外,根本分辨不出到底是山是树,是路是人。

安南都护军如果要突围,今天一定是最好的机会!

“看来他们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王冲低矮着身躯,脑海中闪过一道道念头。

“狮子城城池坚固,但最大的问题就是粮食。如果粮食耗尽,狮子城就是自筑囚笼。所以安南都护军一定要突围。鲜于仲通是一定不会有这种魄力的,他是守成之将,能够安守他绝对不会轻易离开。要下这么大的决心突围,除非是……”

一道电光划过脑海,王冲想起了父亲王严和大哥王符。

如果是只有鲜于仲通一个人,他是绝对不会突围的。但是安南都护军中还有父亲王严,以及大哥王符,有他们在事情就绝然不同。特别是大哥王符,虽然李正己被称为大唐帝国青年一辈后之秀,而且人死为大,谁也不好说什么。

但是论实力,论谋略和兵法造诣,王冲一直深信大哥王符才是心中真正的第一。

比起鲜于仲通,大哥胆大心细,绝对更加富有冒险和进取精神。如果是他,是绝对做得出来的。而且这场大雨是天赐良机,王冲相信,看到这样的大雨,大哥王符不可能无动于赐。

“不是城破,不是城破!而是主动突围!……”

看着四周的雨幕,王冲心中激动无比。

“老鹰,巨鹰引路,另外,分一只巨鹰,随时准备联络徐都尉他们!”

王冲突然开口道。

他身上已经完全被浸透,雨水从盔甲的缝隙涌进去,然后再从下面的缝隙渗出来,甚至连靴子里面都积了深深的积水。但王冲已经浑然不顾了。

“驾!”

用力一夹马腹,王冲奋力往前冲去。而几乎是在他冲出的同时,唳!两只巨鹰斜飞着振破雨幕,一飞冲天,一只往南,一只往北,迅速的消失在雨幕之中。

……

王冲永远都想不到,狮子城的突围远比他想像的还要早得多!

“蹄哒哒!”

大雨磅礴,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从雨幕中传来。只片刻的时间,一名乌斯藏的斥侯便冲入了火树归藏的眼帘。

“怎么样?”

火树归藏目光如电,端坐马上扫了过来。四周围,雨水密集如帘,但所有的雨水还在他十丈开外,便被一颗颗全部弹射开去。而火树归藏的脚下甚至现在还是一片干躁。

“大人,我们中计了!安南都护军根本没有从西城门冲出去,我们跟了出去,只有十几个**而已!”

斥侯满脸的雨水,滑进眼睛,吹进鼻子根本擦都不敢擦。

“……另外,雨水太大,我们还有不少兄弟在大雨中追丢了!”

“混帐!”

火树归藏大怒。

斥侯神色一窒,低下头,立即不敢说话了。

“大人!大人!”

马蹄踹急,没等火树归藏发怒,转眼间又是一名乌斯藏骑兵飞沓而来。还没等火树归藏开口,就叫了起来:

“东城门没有发现大唐大股部队的踪迹!”

北城门,南城门一个个方向的骑兵斥侯返回来,全部没有发现**的踪迹。乌斯藏的大军兵分四路,从四个城门追击,居然全部都没发现**的踪迹。

“混蛋!”

火树归藏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不用多想,他完全可以肯定,自己被人戏耍了。鲜于仲通是绝对想不出这个计划,接连打开四处城门,然后趁着瀑雨派兵从城门中冲出去,逼得自己不得不兵分四路,而且他也绝对没有这个魄力。火树归藏和章仇兼琼交手这么多年,对于他麾下的部将再清楚不过了。

“大人,有没有可能,**其实还藏在城里?”

一名乌斯藏军试探着小心翼翼道。

火树归藏没有说话,只是瞪了他一眼。这名乌斯藏士兵神色一窒,立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如果安南都护军还在城中,这么大开城门,无异于开门揖盗,自寻死路。

“阁罗阁呢?他的大军还没有出动吗?”

火树归藏强忍着怒气道。

蒙舍诏有三十万军队,如果有他们配合,安南都护军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一定跑不了。

“回大人,蒙舍诏国主传话来说,他的大军现在一片混乱。另外他还传话说,这场瀑雨对他们影响比我们还大,我们铁骑灵活,蒙舍诏的国主希望我们先期率军追击安南都护军,不要让他们逃跑了!”

“……”

火树归藏没有说话,四周围一片死寂,只有大雨啪啪的声音,还有火树归藏咔咔捏紧拳头的声音。

关键时刻,蒙舍诏的三十万大军居然一个都指望不上。

“不用指望他了。阁罗凤这件事情没有说话,现在大雨磅礴,视线受阻。蒙舍诏以步卒为主,加上地面泥泞,他们现在确实自顾不瑕,无力追求。”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宁静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声音中透着一股奇异的伟力,如同秋后水池,能够抚平人心中所有的愤怒。

能够说出这翻话的,这个时候也只有乌斯藏帝国阿里王系的大相大钦若赞了。

“大相这个时候还在为蒙舍诏人说话吗?”

火树归藏冷冷道。

武将不会体会对方的立场,即然蒙舍诏人想要和乌斯藏结盟,想要借助乌斯藏的力量,就需要显示自己相信的力量。

“不是我为他们说话。这场大雨确实完全打破了我们的计划。”

大钦若赞轻轻的收起了白色的羽扇,望着天空茫茫一片的密集雨幕,眼中浮现一丝奇异的神采。和安南都护军这一场,只要再剿灭这些残军,乌斯藏就是大获全胜。从此以后,几十年大唐都无力在西南都乌斯藏相抗衡。

但是这一场大雨,就像一盆泼在棋盘上的水,泼走了棋子,也泼乱了棋盘,更打乱了他的计划。

“鲜于仲通是没有这个能耐的,狮子城中能有如此决断的,恐怕也只有那王严父子了!”

说到最后,大钦若赞眼中掠过一抹冰冷的光芒。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本章五千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