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镇定军心!/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二十五章

王冲的没有说话,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大哥王符身上。虽然并非医道中人,但王冲的武道经验还在。

“经脉混乱,内腑受创,天池,曲井,商府三处重穴受伤,至于胸膛方面,反而只是皮外伤,并不是太厉害!关键是火树归藏留在他体内的罡气。”

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眼神中隐隐流露出一抹忧虑。

大哥王符体内有两股异种的罡气,一股是火树归藏的,而另一股自然就是剑齿兽角斯罗的。

角斯罗的罡气霸道汹猛,但是和火树归藏这个大将相比还是差了不少。大哥在这个时候遇上火树归藏,绝不是什么好事,能逃得一条性命就已经是不错了。

“火树归藏,火树归藏……”

王冲喃喃自语,心中五内如焚。

大哥的情况现在很不乐观,他中的绝学都是出自乌斯藏大雪山神庙,和中原流派截然不同。如果不能把其中异种罡气驱除出来,大哥必死无疑。这一点,恐怕就连旁边的陈叔孙都未必明白。

在帝国西南,以往和乌斯藏的战斗中,不知道多少将领就是死在火树归藏的这种霸烈罡气。这一点现在知道的人还不多,但是未来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王冲仰着头,眼眸中瞬息间闪过无数的念头。要想驱除乌斯藏大雪山神庙的异种罡气,就必须知道它们的罡气运行线路。而放眼中土,因为地域相隔,几乎没有人知道。不过王冲却并不在此列。

“对了,三藏,六泉,紫菱……”

突然之间,王冲心中一动,明白过来。

嗖嗖嗖!

没有丝毫的犹豫,王冲摒指如剑,指尖发出一缕缕细小的剑气,闪电般连戳了大哥王符身上三藏、六泉、紫菱三处穴道。因为没有钢针,所以王冲用细小的剑气代替了,三记气针轧下去,王符身上立即崩出了三缕血箭。

“少爷!”

王冲这突然出手让陈叔孙吃了一惊。

“有水没?弄点水过来。”

王冲根本没有理会身后的陈叔孙,头也不回来。

陈叔孙怔了怔,终于慢慢脸色变得柔和。他本来是想要制止王冲的,但不知为什么,听到王冲那坚定的声音,他反而说不出制止的话了。

“拿水来!”

这种大雨天,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雨水了。用器皿接了雨水,王冲从怀里取出两颗锦盒装着的,拇指大小的圆澄澄丹药,和水给王哥王符喂了下去。

“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两颗丹药了。”

王冲看着大哥王符苍白的脸色,心中暗暗道。

武道高手之间的战斗造成的创伤,根本不是什么金创药能够止得了的。也不是什么玉津散,紫府灵之类的疗伤药能够治疗得了的。这两颗丹药都是出自宫廷的大师,等级极高。这两颗丹药平常都是供皇子皇孙,以及宫中娘娘、妃嫔用的。

外面根本别说买,根本见都见不连。连皇室的亲王们都无福享用。

王冲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从那些宫廷丹师买来了这几颗。都是保命的神药,疗效还在当初给师父邪帝老人服食的丹药之上。王冲本来是准备日后自己用的,不过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两颗丹药下去,王符的呼吸明显好了许多,而原本苍白脸色,也渐渐有了一些血色。看到这一幕,陈叔孙原本要说出去的话,立即收了回来。他就算反应再慢也明白过来了,王冲的方法确实发挥了作用。

“派两个人留在这里,好好照顾大哥!”

王冲衣袖一甩,起身从帅帐里走了出去。

大哥那边已经吞下了宫廷里的疗伤圣药,一时半会是不会有事的。当务之急是要尽快解决大军的危机。

“哗啦啦!”

营帐外,大雨倾盆而下,没有一点点削弱的架势。

王冲的目光如鹰隼般不停的逡巡过大地,就连王冲自己都没有发觉,一股无形的慑人的气场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四周围,所有人的传令兵,侍卫浑身一震,下意识的低下头来,心中一阵莫名的敬畏。

“陈叔,我大哥昏迷的事,父亲知道吗?”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王冲头也不回道。

“没有。”

陈叔孙摇了摇头:

“我们步骑混合,根本跑不过乌斯藏人。再加上乌斯藏一只大军在后面紧咬,所以看到这座方圆百里最高的山峰后,老爷和大公子就决定以这座山峦为根据,建立防线,和乌斯藏人展开会战。山峦地势太广,所以老爷负责了东面的防线,大公子负责了这里……”

“那鲜于都护和其他西南众将呢?”

王冲问道。

“这……我们没有看到鲜于仲通大人。这雨水太大了,乌斯藏人走丢了不少人,我们也同样走丢了不少人。我们恐怕和鲜于仲通大人他们暂时失去了联系。”

陈叔孙沉声道。

暴雨突围并不是没有代价的,这么多人一起逃脱,想一切井然有序,不发生任何的混乱根本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果然啊!”

听到鲜于仲通的名字,王冲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把盔甲脱下给我!”

王冲目光扫过不远处那名取代大哥王符的士卒,突然上前道:

“从现在开始,大军由我指挥!”

“少爷……”

“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

王冲摆了摆手,直接取出了手中的宋王的那面黄金令牌,高高举在空中,不容置疑道:

“这是宋王的令牌,以宋王的脾气,你不会以为他会随随便便给我一面令牌吧?而且,由北往南,到处都是乌斯藏的铁骑,陈叔难道你也以为是简直的武勇就能办到的吗?我知道你心中有疑惑,但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陈叔孙怔了怔,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确实,“将门虎子”,王冲就算再怎么年幼,也是出身将相之家,多多少少会懂些兵法之道。更何况,有一点王冲说的没错。宋王在军伍之中向来是公私分明,如果他给了王冲一面令牌,并且还让他到南面来,那么他一定是有这么做的理由。

他也一定是觉得王冲适合这么做,而绝不可能是仅仅是因为和王家相熟。

“听到了没有?把盔甲脱下!”

陈叔孙突然指着那名穿着黄金盔甲的年轻士兵道。

“希望少爷是对的吧!”

陈叔孙心中暗暗道。

这个时候也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军伍之中懂得战阵指挥之道的少之又少,能够达到大公子王符那种地步的更是绝无仅有。要不然他也不会干坐在这里,仅仅找了个人装做大公子,却什么也不做了。

王冲什么都没说。他现在根本没有陈叔孙那么多的念头。当务之急,是赶紧接手眼前的这场战争。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我们手上总共有多少人?”

王冲道,一边说着,一边迅速的穿戴盔甲。

“没有估计,因为走散了不少人。不过应该有四五万左右。还有人马在鲜于仲通大人那里。”

陈叔孙道。

“乌斯藏人有多少了,除了乌斯藏人,还有没有蒙舍诏的人?”

王冲再次道。

“估算应该有七八万左右。蒙舍诏人暂时没有看到,蒙舍诏人以步卒为主,在训练方面还比不上我们。要想在这种大雨中赶上我们,以蒙舍诏三十万的兵力还想保持秩序根本不可能。所以大公子也说过,我们暂时要面对的应该仅仅只是乌斯藏人。不过,蒙舍诏的太子凤伽异也带领了一队几千人的骑兵加入了追击我们的队列!”

陈叔孙低着头,不假思索道。就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在不知不觉中,他似乎已经完全接受了王冲的角色,并且把他当成大公子,取代了全军的指挥权。

“凤伽异——”

王冲眼睛微眯,目光顿了顿,突然变得冰寒许多。

蒙舍诏帝国的繁盛程度绝对比不上大唐,不像大唐可以在安西,北庭,安东,陇西,西南同时设立多处都护府,同时应对周边的所有敌人。要是换了蒙舍诏是绝对做不到的。就算到现在为止,蒙舍诏对付的也仅仅只是西南一隅的帝国都护军而已。

以一国对一隅,强弱不辨可知。

而且蒙舍诏的名将也远远比不上大唐。而且和大唐不同,蒙舍诏只有少数几个名将。而凤伽异就是其中之一。

和小国寡民,太子昏庸,不学无术的的印象不同,凤伽异绝对是属于蒙舍诏帝国历史上少有的武勇太子,而且还是有勇有谋的那种。蒙舍诏帝国做为大唐的藩属国,一直都有太子入朝为质的习惯。

只不过,在大唐不叫人质而已。

皇亲贵胄,天皇太子要去扣为人质,一般人都是不愿去的。但是凤伽异不同,他是主动请撄,自愿去大唐。他从小就对大唐充满向往,但是这种向往却并不是许多人想像的那样。

做为异国太子,凤伽异是少有的勤奋,兵书战略,韬略武学,以及皇室的,民间的,对所有的东西,凤伽异都保持着强烈的好奇心。在帝都为人质的那段时间,凤伽异的勤奋才学就连他的老师都为之赞叹不已,并且向圣皇上书,想要为凤伽异推荐一官半职,让他留在大唐,进入朝廷。

以大唐的惯例,能破此例已经是很不错了。

但是凤伽异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而凤伽异的武勇更是当初在京师之中都赫赫有名,完全是京师翘楚的级加。他本来就是蒙舍诏王族,又蒙圣皇赏赐,学过的武学非常之多,而且还有大量普通人接触不到的资源,所在成长速度远非常人可比。

当年在京师之中,就连太子少保王忠嗣都对他赞誉有加,称他文武双全,是大将之才,其天赋之高就可想而知。

不过和很多人想像的不同,凤伽异的目标从始自终都很明确。

他就是要从大唐学来东西,壮大蒙舍诏。

而且和父亲阁罗凤相比,凤伽异要更加的有野心。他年轻,精力充渍,天赋过人,学习过兵书战略,得过王忠嗣的传授,受过大唐皇室的武功典藉,更有无数的资源可用,而凤伽异的目标,就是壮大蒙舍诏之后彻底的摆脱大唐。

而这一次的进攻大唐,蒙、乌联军,凤伽异更是蒙舍诏的先锋统帅,他和蒙舍诏的大将段葛全一起,成为蒙舍诏的两把尖刀狠狠的插入大唐西南的心脏之中。

——大唐当年一手栽培的敌国太子,如今成为今日敲响帝国丧钟的最大敌人!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