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接管大军!错愕的撤退!/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二十六章

“凤伽异,哼,现在他应该至少达到了玄武境,甚至更高的境界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

距离当年凤伽异入京为质已经过去很多年了,现在的凤伽异只怕就算达不到帝国大将那个级别,也不会差得太远的。不过,战争从来都不是单纯武力的事情,要不然,当年苏正臣一个人就能统一诸国了。

“凤伽异的事情暂且不用管,听我的号令,把所有的骑兵召集过来!”

王冲摆了摆手,不容置疑道。

“可是所有的骑兵早已打入了前线防御的阵线上,如果全部召回来,这样一来,前线的情况就会吃紧了!”

陈叔孙有些吃惊道。

“管不了那么多,按我说的做!”

王冲斩钉截铁道。

“这……是!”

陈叔孙低下头来。和大公子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驯服,但是和王冲说话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受他身上那种镇定,自信的语气影响,陈叔孙发现自己居然不自觉的按照他的思维去思考了。

“另外,把所有弓箭手抽调过来。一切听我号令行事!”

王冲继续续道。

他的目光熠熠,仿佛看到了时空的深处,连灰蒙蒙的雨幕都无法阻挡住他的视线。兵法之道,一百人的战法和一千人是不同的,一千人的战法和一万人又是不同的,而一万的战法和四万,五万人马的战法又是不同的。

安南都护军是帝国的精锐,能够在这场剧变中生存下来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四五万的兵法,对于王冲来说,已经足够自己一展所长,发挥一身所长的那些兵法了。

“七万的乌斯藏铁骑,哼,现在攻守之势还不一定,到底是谁追杀,还未可知呢!”

王冲望着山下漫山遍野,气势惊人的乌斯藏军队,心中阵阵冷笑。

初级堡垒光环,中级堡垒光环,还有万人级别以上组成的高级堡垒光环,再加上本身的板甲,这样的军团如果是王冲之前的那一万援军遇上,基本上是死路一条。军团战争,本来就是人数越多,威力越大。

不过此时此刻,站在这座山峦顶端,王冲并没有感觉到这只乌斯藏铁骑军团占据了什么样的优势。

无论是初级的,中级的,还是高级的堡垒光环,在安南都护军面前都发挥不出什么作用。王冲目光所及,一道道颜色各异的武将光环充斥军中,这些绚烂的光环不断的散发着一道道涟漪,将这些光环扩展开来,覆加到整个大军。

乌斯藏人的悍将不少,而安南都护军中的武将更多。

在帝国西南争执了几十,上百年,双方的军队早已对于对方的战法,战术,以及战争光环熟悉已极。精锐的帝国军团达到万人级别以上,都能够形成高级的大范围战争光环,乌斯藏的人的高级堡垒光环就是属于这种。

而做为乌斯藏人的大敌和宿敌,安南都护军同样拥有。

只不过,和乌斯藏人选择的堡垒光环不同,安南都护军选择的是纯粹进攻的高级别“粉碎光环”。从初级的进攻光环,到中级的强击光环,再到高级的“粉碎光环”,安南都护军选择的战争之路和乌斯藏人截然不同。

而且不同于乌斯藏人的堡垒光环,安南都护军的“粉碎光环”所需要的人数和要求也要高上很多。但是对于一只数量动不动就数万人,十万人以上的大军团来说,这些完全不是问道。

“堡垒光环”和“粉碎光环”,这是两种性质截然相反的军团战争光环。而正是靠着强大的粉碎光环,安南都护军才震慑住了乌斯藏人,使得乌斯藏人在长久的时间里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自重生以来,建立、掌握一支这样的庞大军团一直是王冲梦魅以求的事情,而现在,这一切都实现了。

强大的统帅和强大的士兵的结合!

对于王冲来说,这次南下之行,他已经达到了他希望达到的地方。

“接下来,就是属于我的战争了……”

迎着对面的风暴,在陈叔孙不解的目光中,王冲闭上眼睛,缓缓的张开手臂,拥抱着这场风暴,也拥抱着这场战争。在他的体内,一种叫做战争的yuwang正在复苏,他感受到了一种体内久远的呼唤……

“轰隆隆!”

铁骑部队和神箭手部队集结的速度远比王冲想像的还要快,几乎是数息之间,陈叔孙就将王冲需要的两支部队调了过来。

——正统精英部队和地方后备役的差距在这里显现无疑。

“少爷,接下来该怎么做?”

陈叔孙躬着身,请示道。

王冲没有说话,目光飞速的从两支部队身上扫过。安南都护军虽然是步卒,但是大唐的军律,任何一只都护府中都必须调配一定数量的铁骑。虽然洱海之战损失不少的数量,但是在山顶上,还是累积了四五千之数的铁骑。

而且最让王冲满意的是,这些铁骑一个个目光锐利,精气十足,看起极其彪悍,连翻的战争并没有让他们产生一丁点疲惫。而在他们的脚下,一圈圈的大荆棘光环凝如实质,不断的发出钢铁般的轰鸣声,将四周落下的雨水震向四面八方。

王冲数了数,这些铁骑脚下光环圈数基本都达到了五六圈之多。这代表着他们基本都有真武境五六重的圈力,这已经快要接近王冲招蓦的那批世家高手了!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确实是精锐,已经足够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正规的骑兵是不可能有这么高的修为了。但是这场战争已经不能用常规去判断了,能存活下来的,基本都是精锐。而实力不够的,也早已在第一波战争中死亡。而最令王冲满意的,还是这些骑兵身上散发出的浓烈杀气和煞意。

四五千的骑兵聚集在一起,就连他们身边的空气都微微扭曲起来。

——这一队真正经过鲜血与烈火淬练的精兵,也是王冲心目中真正能担挡自己任务的骑兵。

“哀兵必胜!这队铁骑现在恰恰是兵法中所说的哀兵啊!”

王冲心中叹息道。

这一刻,恐怕连这些骑兵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身上能发挥出什么样的战斗力。在战场上,“哀兵”是时势所造,并不是能刻意训练出来的。死伤了近十万的安南都护军,才造就出了这只哀兵。

王冲心中转过这些念头,目光一转,很快转移到了神箭手部队身上。

“……居然有二千人之多!”

王冲心中一片欣喜。

边陲的都护府大军相对内陆的后役备,还有一个更大的优势就是拥有一支成建制的“神箭手”部队。这支部队全部用的神箭弓,需要数千斤的力量才能拉得他,而右手大拇指戴的暗金大扳指就是他们最好的标志。

“听我命令,全军待命,随时听从我的号令!”

王冲心念一转,很快将目光收了回来,投向山下的方向。而随着王冲目光的变化,战场的气氛也渐渐微妙变得紧张起来。

剑齿虎角斯罗确实不是泛泛之辈,对方负责指挥的将领也不是可以小觑的。大哥之前昏迷露出的破绽,正在被对方敏锐的抓住,大量的乌斯藏骑兵正在往这里袭卷过来。即便有王冲之前的指挥,面对这么大的压力,东北区域的这块战线也要坚持不住了。

——事实上,乌斯藏的军队本来就占据着巨大的优势,大唐一直承压的一方。

“不过现在不会了!”

王冲眼中闪过一丝冷厉的光芒,神情迅速的变得冷漠起来,就如同一块坚硬的铁石一样。

“传令北面的郑诰年、张植,冯龙将军,大军待命,一旦听到我的命令,转变突击阵形,从右翼方向全速突进!”

“是,大人!”

“传令西面的赵谦,黄赫,傅陇将军,大军准备,一旦听到的命令,转变一字长蛇阵!”

“啊!”

前面几次还接连应是的陈叔孙这次猛的抬起头来,看着王冲,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以眼前的地形地势,选择一字长蛇阵将兵力分散,简直是自寻自路。且不说眼前了,就算是在正常的战场上,一字长蛇阵在正规军中也是很少使用的。

“听我号令,把这块令牌拿给他,如果赵谦、黄赫,傅陇将军敢反抗,一切按军法处置!”

王冲亮了一下掌心的宋王令牌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为什么用一字长蛇阵,到时候你自然就明白了。”

王冲并没有过多解释,说完这句,便盯着盯着东北区域的战场一动不动。这里是大哥负责的区域,同时也是王冲刚刚进来的区域。

“要想打破局面,就看这一次!”

王冲并没有轻举妄动,也迟迟没有下达新的命令。战场上的时机稍纵即折,要打败乌斯藏,破开眼前的局面,就必须等待合适的时机。

前线的压力越来越大,战阵也越来越不稳定。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被突破。

乌斯藏人大量的聚集,如果说这场战争有一个突破点,那么毫无疑问就是这一块了。

“少爷!”

陈叔孙看着前方一动不动,只有一个背影对着自己的王冲,心中连擦了几把汗。有好几次,他都要摧促王冲,但是最终陈叔孙还是忍下来了。大公子昏迷,其他诸将陷入苦战之中,脱不开身,而其他人则完全不懂兵法和阵法。

放眼全场,如果说有一个懂得这些的话,也就只有王冲了。

现在根本没有其他别的选择。

“希望我的决定不是错的!”

陈叔孙暗暗道,心中忐忑不已。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游戏,也不是几个人之间的匹夫搏杀,更不是武者之间的血气之斗,而是关系数万大军生死以及整个西南格局的战争,不能有丝毫的懈怠。但是现在,箭以上弦,没有什么退路了。

“十,九,八,七……”

王冲目光平静,望着前方一动不动,这一刻他已经完全晋入一种古井不波的状态。但是这绝不是浑然忘我,恰恰相反,前方所有的动静,全部如镜面一般浮现在王冲的脑海里。

“四,三,二,一……”

当王冲数到一的时候,聚集到东北区域的乌斯藏铁骑已经密集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而且远远超过了其他区域。

“传令下去,东北区域放弃抵抗,全速后撤!所有将士退到山顶!”

“公子?!!”

陈叔孙大惊失色。所有的将军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抵挡住乌斯藏人的攻击。王冲现在让大军主动放弃阵地,这岂不是自乱阵脚,前功尽弃!

“快!照我说的做!”

王冲冷声道,声音不容置疑。义不掌财,慈不掌兵,为将者最忌的就是犹疑不定,蛇鼠两端。而且,王冲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向陈叔孙解释,也无需去解释。

“铁骑,神箭手阵列准备,一切听我号令!”

“唉!”

陈叔孙看到王冲冷然的背影,猛的一跺脚,咬了咬牙,终于朝着旁边的传令官挥了挥手。驾!只听一阵蹄哒哒的马蹄,传令官急速离去。

“轰!”

当王冲的命令传达,前方阵线中一片混乱。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要撤退?”

“如果我们撤退,那其他的兄弟不就危险了吗?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混蛋!你们要怀疑大人吗?别忘了,大人可是在狮子城可是和大家同甘共苦过!”

“可是这种时候我们怎么能撤退呢?”

……

这种时候,这种命令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打击性的。之前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死了这么多人,怎么这个时候人突然撤退?那那些兄弟岂不是白死了吗?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那名为首的**将领。

后者神色变化,心中也是天人交战。

“军令如山,将军的为人你们知道!这种时候,谁敢怀疑将军,谁就是与我为敌。虽然不知道将军为什么这么做,但他这么做一定有理由!”

为首的**将领咬了咬牙,终于下达了决定:

“传令下去,按将军的命令,全军撤退!”

轰隆,随着一声巨响,东北区域坚持了半晌的将士突然之间土崩瓦解,所有的将士包括盾兵在内,突然之间全线后撤。

虽然这个命令在军伍之中产生了争执、怀疑,还有震撼和冲击,但是对于王符,所有狮子城的将士都保持了绝对的信任。只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山顶上那个站在旗杆下,发号施令,统帅全军的已经不是王符,而是另有其人了!

……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