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转折!反守为攻!/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二十七章

“好机会!冲,这些家伙支撑不住了!”

“吼!杀光他们,不要让他们逃了!”

“将军有令,杀一名**,赏牛羊十头!”

“冲垮他们!安南都护军支撑不住了!”

“冲啊!”

……

一阵阵的嗷叫声,嗜血,癫狂,从乌斯藏铁骑中传来。和安南都护军相持了这么久,始终都攻伐不下,安南都护军的防御简直顽强到了极点。

然而越反抗,就越是激起了众人心中杀意。乌斯藏人以凶悍、勇猛著称,越是强悍的对方,越是能激起他们征服的yuwang。更何况,做为这片区域的宿敌和老对手,这一次是摧毁大唐安南都护军最好的机会。

轰隆!

如用任何的指挥,成千上万的乌斯藏铁骑如同泄闸之水般一边追杀,一边往山顶直冲而去。远远望去,山顶就是唐人的帅帐所在,只要斩断帅旗,就能彻底击溃他们。

“杀啊!——”

一阵阵的乌斯藏语的叫嚣声震彻云霄,马蹄飞溅,和暴雨声混在一起。那一柄柄的乌斯藏弯刀密集如林,在虚空中闪烁着阵阵的血光。

“走,走走!”

为首的**将领不停的催促着,眼睛都急出血了。两条腿如何跑得过四条腿?要不是最前面的那一批铁骑在阵地拉据战中已经降低了速度,加上又是上坡,现在只怕所有人都已经丧命于此。

然而即便如此,这种全面的撤退,恐怕牺牲大量的士兵。

“大人,希望你的决定是对的!”

为首的**将领看了一眼山顶,心都在滴血。战争需要牺牲,毫无疑问,自己这些人应该是属于牺牲的对象。但是战争就是如此,就算是真相如何,他也无法责备什么。

只希望一切都是值得的。

“神箭手部队,前方五百步到六百步,散射!”

王冲看着东北方向溃乱的大阵,眼中没有丝毫的表情。

砰砰砰砰!

声音一落,成千上万的箭雨,密集如蝗,抛入虚空,然后猛然射落下来。希聿聿,人仰马翻,一名名乌斯藏铁骑翻落马下,坠落地上。

数百名乌斯藏铁骑分散在各个地方,坠落地上,使得铁骑冲锋的速度陡然一缓。而就是这么一缓,所有撤退中的大唐步骑身上压力一轻,陡然争取到了那一线生机。

所有人全速向着山顶冲去。

“准备!”

王冲脸上一片冷静,目光盯着山下,一动不动。所有的一切,如境中花,水中月,全部倒映在他的心中,没有任何细节能够逃过他的眼眸。

成千上万的乌斯藏大军汹涌如潮,如同过江之鲫般顺着那处缺口冲杀进来,而且距离王冲所在的山顶越来越近。在这个距离,王冲甚至可以透过雨水看到他们头顶暴起的青筋,但王冲始终不为所动。

头顶的大旗在雨中哗哗作响,但王内心却是一片平静。

时间飞梭,似乎只有一刹那的时间,又仿佛过了无数个漫长的时间,山顶上突然响起冷静至极的倒数声:

“三!”

“二!”

“一!”

说到一的时候,王冲裹着黄金臂甲的右手狠狠的的挥下:

“传令郑诰年、张植,冯龙大军待命,转变阵形,向右突击!”

“传令赵谦,黄赫,傅陇大军准备,一字长蛇阵!”

“开始!”

……

战马蹄哒,一名名传令官如飞而去。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轰隆!

下一刻,就在一名名乌斯藏铁骑疯狂的叫嚣,狰狞着脸孔,快要冲到山顶上的时候,异变突起,原来有些混乱,被动的北面大军突然之间活了过来了一样。

成千上万的大军,各个方阵,如同一个个转动的齿动,疯狂的运转起来。

轰隆,最开始的变化发生在防线的末端,没有任何的征兆,一只步卒方向突然斜插而出,盾兵,步兵和斧兵混合方阵,仿佛狂战士一样猛冲进去,如同一把尖刀一般,将乌斯藏人的铁骑洪流一分为二,强行隔断开来。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山峦端顶,成百上千的巨型弩车突然之间从暗出推了出去了。

“不好,有埋伏!”

“陷阱!这是陷阱!”

“太卑鄙了!杀了他们!”

……

希聿聿的马嘶声不绝于耳,第一波巨型的车弩攻击直接带走了成百上千的乌斯藏铁骑。在阵形之外,乌斯藏的兵力极度分散,弩车的威力远没有那么厉害。

但是王冲特意布下这个口子,在狭小的空间内,乌斯藏人为了追杀“逃兵”,冲破安南都护军的阵形,一窝蜂涌至,队伍与队伍之间密集到了极点。

不止是如上,几乎是同一时间,乌斯藏人的左右两侧,所有的**全部向着中央的乌斯藏人疯狂挤压。

战场上的局面本来是乌斯藏人数量压制住了**,但是此时此刻,在王冲布下的这个口袋里,反而是**占据了绝对的数量,变成了**以多打少。四面八方足足达数万的安南都护军一起围攻着八九千之数的乌斯藏铁骑。

“快,后退!冲开口子,和大军汇合!”

“不要让他们把我们截断了!”

“所有人随我来!”

……

口袋中的乌斯藏人不泛厉害的将领,看到情况不对,开始调头往外,开始冲击那只“封口”的**。只要冲开这个口子,和大军汇会,**的这个陷阱立即不攻自破。

不止如此,只要大军汇合,**这么干反而是自套牢笼,自掘坟墓。

“杀光他们!”

“你们这帮废物,快,不要让他们合拢了!”

“快点!”

……

“口袋”外,其他的乌斯藏人也急了,成千上万的乌斯藏骑兵眼睛都红出血了,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这种战法和之前截然不同。

然而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

轰隆,下一刻,一条“长蛇”嘶叫着,突然之间摆了过去,斜插进了大军之中。关键时刻,相隔略远的赵谦,黄赫,傅陇大军也完成了一字形的变化。

两支大军重叠在一起,排成两道刀锋,一道对内,抵抗口袋里面乌斯藏大军的困兽之斗,而另一道则锋口朝外,抵抗其他乌斯藏人的冲击。

“吼!”

“咚咚咚!”

“呜!——”

东北部的战局,在这一刻突然之间达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一方想要解救那被困的八九千骑兵,而另一方侧拼命阻止。双方都拼尽了全力,刀光与剑影,马嘶与惨叫,在雨水中全部响起了一片。

而东北部引发的变化,还远不止如此,看到东北区域困境,所有的乌斯藏人几乎都往这里驰援过来。

“杀了他们!”

“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

马背上,一名名乌斯藏将领伏着身,眼睛里都冒出了血光。

这只发现**踪迹,并且追过来的,只是一支七万人的前锋。如果被唐人用这种方法歼灭七分之一的军队,对于大军来说绝对是个重创。

大将军和大相那里,还不知道会受到怎么样的责罚。

“走!我们带兵去支援!”

情况紧急,山顶上,陈叔孙眼中也露出焦急的神色。王冲的这种战法,完全不同于常规。别人拼死要守的地方,他却毫不犹豫的舍弃。

别人会舍弃的地方,他却毫不犹豫的坚持。

虽然感觉有些难以接受,但陈叔孙也不得不承认,王冲的策略非常有效。如果能够歼灭的八千多人的乌斯藏军队,绝对对他们是个巨大的打击。

至少可以打压人们的士气,同时提振己方的士气。

“等一等!”

就在陈叔孙准备亲自出发的时候,一只大手一挥,王冲毫不犹豫的叫住了他。

“等一等,现在还不是你出发的时候!”

王冲平静道,目光始终连看都没看陈叔孙的方向一眼。

“可是,现在的情况,必须尽快的歼灭那八千人的乌斯藏军队,否则的话必生祸乱!”

陈叔孙焦急道。

东北区域因为大公子昏迷,本来是大军防御里面的弱点,但是现在,这个态势在王冲手中瞬间反了过来。弱点反而变成了优点,弄不好,乌斯藏人反而要在这里赔掉八九千的人马。

虽然对于高达二十多万的乌斯藏阿里王系来说,这八九千的人马还不至于伤筋动骨,但是这也绝对是个不小的损伤。至少,就算是火树归藏和大钦若赞两人,也不敢说无视这么大的损失。

“哼,别急,真正的战争还远没有开始!”

王冲淡淡道,难得的笑了一声,但是在这种激烈的战争,让听到的人不但没有丝毫的笑意,反而会觉得有种沉重无比的感觉。至少,陈叔孙听到王冲的话,瞳孔就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

“还远没有开始……”

陈叔孙瞥了一眼山下激烈如火的战争,对比着王冲嘴角淡淡的冷笑,突然之间,脑海中浮现一个不可抵制的念头,心中狂跳不已。八九千的乌斯藏人,这种胜利难道对于王冲来说还不算是胜利吗?

又或者,难道他还有什么其他的算盘吗?

虽然已经跟随过了王家两代主人,对于王家的所有一切都了如指掌,甚至王冲幼时,曾经还抱过他。但是这一刻,陈叔孙的内心还是不可抑制的升起一种陌生的感觉。

关于王冲的传闻,他也听说过许多,在京师里的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在京师节度使事件中的挺身而了,当仁不让,以及京师之中的种种事情……

前后完全是两个人。

但是不管外界怎么传说,对于陈叔孙来说,他始终记得的是那个幼时的王冲。不好也不坏,虽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惊才绝艳,但是也绝不是那种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纨绔之徒。

但是这一刻,看着眼前这个王冲,陈叔孙心中泛起一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

不论是京师中传说的哪一种,都和眼前的王冲完全对不上号。

这种淡然从容,指挥若定的感觉,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有的,不!不止是淡定从容,指挥若定,在王冲的身上,还有一种军中几十年的老将都不可能的运筹帷幄,成竹在胸。

而一句“真正的战争还远没有开始”,则陈叔孙感觉眼前的少年突然之间身上披上了层层的迷雾,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以他在军中几十的经历,参加了这么多场战场,见识过了这么多的名将,包括王严和大公子,居然也完全判断不出王冲的用意。

如果王冲的真正目的并不是那陷入包围圈里的八九千乌斯藏人马,那他的真正目标是什么?难不成还有什么别的目的不成?

“少爷到底想要做什么?”

陈叔孙的目光扫过下方激烈的战场,却完全判断不出王冲的真正目的。

…………

王冲却没有理会身侧的陈叔孙,或许注意到了也不会思考他在想些什么。此时此刻,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激烈的战场上。天空中电闪雷鸣,灰蒙蒙的暴雨连成一片。

如果一个人站在这样的暴雨中,是很容易被淹没的。但是成千上万的骑兵汇集在一起就不是一回事了。这就像白纸上面沾了微尘大小的一个黑点,根本不会有注意到。

但是当成千上万个这样的微尘大小的黑点聚在一起,聚成浓墨重彩的一滴墨汁的时候,那就不是任何人可以无视的了。

“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王冲望着山下,漫漫的乌斯藏铁骑正在呼啸而来。所有人都发了狂一样想要解救那八九千人的骑兵。甚至连其他地方的铁骑也被吸引了过来。

就好像王冲所在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块要命的磁石一样。

看到这一幕,王冲嘴角慢慢上扬,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上党伐谋,下党伐兵,乌斯藏人不通兵法都能够打成这样,算是不错了,但是兵法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

“准备!”

王冲突然开口道。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声音不高不低,但却如同雷霆一般在山顶上空炸开。陈叔孙连同山顶众将都是浑身一震。

“神箭手听令,东南方向,三千五百米,方圆三十丈范围,密集攒射!”

事隔许久之后,这是王冲第二次发布命令。

轰轰轰!

随着王冲的声音,没有丝毫的犹豫,一阵阵的机刮声在山顶响起,所有神箭手全部射出了手中的长箭。轰轰轰,伴随着神箭手方阵的射击,东南方向,距离激战区域极远的地方,密集的箭雨攒射下来,一队数千人的骑兵正好从其他地方驰援过来,一头撞入了箭雨之中。

“希聿聿!——”

一阵阵凄厉的马嘶声在泥泞中响起,在密集的箭雨中,一名名铁骑连人带马栽倒在地上,尸体在雨水中滑行,一路撞出很远。这突如其来的箭雨令人始料不及。

后方的铁骑速度快到了极点,一时躲避不及,纷纷缠了上去,在阵阵马嘶声中摔出很远。后方的大军受此影响,顿时一片大乱。

然而变化远不止如此!

王冲选择的地方,不止是这只援军的前锋,而且还是整片区域乌斯藏援军的旋流中心和节点。当一只大军混乱,阻乱的不止是自己,还有其他方向的援军。

“希聿聿!——”

一头头青稞马人立而起,纵声长嘶。一名又一名的乌斯藏铁骑不断的撞击上去,在雨水之中,地面湿滑,连勒缰绳,停止都停止不了。

只一会儿的功夫,几百人的混乱变成了几千人的混乱,并且迅速的扩大。

而后面的骑兵纵队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只有选择早早的停止下来。而没有了高速的冲击,骑兵的威力也就丧失殆尽。更重要的是,五六千人的大范围混乱成为大军的最大弱点。

“这,这怎么可能!”

山顶上,陈叔孙看到这一幕脑海中阵阵轰鸣,眼睛都瞪圆了,心中一片惊涛骇浪。

他从军几十年,参加了不知道多少战争,神箭手方阵这是基本的配备。凡是数万人以上的军团,基本上都配备有一支专门的神箭手军队。

其作用,就是在两军相交前,提前杀伤对方,给对方减员,同时间接减少己方的伤害。

但是见识过了这么多场的战争,陈叔孙也从来没有见过哪个武将能将神箭手方阵运用到这种地步。仅仅是一波箭雨,就造成了对方军队大面积的混乱。

这已经跟神箭手杀伤的数量没有关系了,而是上升到了战略层面。

只是这一步,王冲就至少阻止了数万的大军过来。在战略层面,已经足以左右这场战争全局了。

“传令第十七,第十八方阵,张伟、姜通两大将军,放弃放守,全线进攻!”

果然,下一步,王冲命令东南方向的安南都护军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主动进攻。

“轰隆隆!”

山峦下,数万人的乌斯藏人试图采取措施,主动撤退,但是已经退了。随着东南面的大唐凶猛的冲入那处援军的节点,乌斯藏大军顿时被杀得人仰马翻,一片混乱。

而且不同于口袋里的那些乌斯藏骑兵,节点位置的乌斯藏大军进不得,退不得,所有人挤作一团,根本没法闪避。

没有速度,骑兵就是步卒!

而放眼天下,没有什么步卒能够和大唐相比。

嗤啦!

冰冷的雨水之中,血光四溅,钝物倒地的声音不绝于耳。经过了这么多年战争,安南都护军对于怎么对付厚厚板甲的乌斯藏铁骑早就积累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

一柄柄宣花大斧在空中闪耀,跳着死亡之舞,而凌厉的长枪则如毒蛇吐信,不断的剌入青稞马没有保护的眼眸之中,只一击不止剌破了眼眸,更剌入了脑髓之中。

驰名天下的青稞马连惨叫都来不及,便重重的倒在泥泞之中。

“差不多了,也该我了!”

一阵阵狂风卷着雨水拍打过来,王冲缓缓的抬起头来,望着头顶黑压压的乌云,然后往前踏出了一步。

“轰隆!”

这一步地动山摇,随着这一步,王冲终于放开了体内的“万卒之敌”光环,一圈圈肉眼难见的波纹以王冲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整场战争中最关键的一步,也是足以左右胜败的一枚棋子终于在这个时候落下了……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