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掌控全场!王严出现!/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三十三章

王冲,老鹰,黑龙帮精英,还有其他安南都护军……,明明对手只有一人,但是现在,反而是人少的一面占据着绝对的主动。而山脚下,角斯罗以大雪山秘法化身吊晴大白虎也是如洪荒猛兽一般,神挡杀神,佛挡**,一个个凶猛无比。

在他周围的安南都护军全部被扫荡出去。

一个角斯罗,一个凤伽异,这两个人联合在一起,只是短短时间内,大唐一侧至少阵亡了五百名安南都护军。这种战斗力简直惊人。

而在角斯罗的身后,更多的乌斯藏人瞬间顺着角斯罗打开的缺口汹涌而来。这一局战斗,乌斯藏人不但呈现出反败为胜的迹像,而且还隐隐显露出要**“斩首”的迹像。

“来不及了!根本挡不住这两个人。一旦让他们两汇合,东南、东北两个阵线就会全线溃败!”

王冲心中起剧急伏激荡。

山顶上他能够支配的力量已经全部支配出去,但是就算是这样,也仅仅只是勉强抵抗而已。而且还是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西南战役中名声赫赫的两大异邦将领绝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即然打不过他们,那就只能使用那种计策了!”

这些念头从脑海中飞速掠过,很快王冲心中就有了决定。砰,脚下重重一踏,身体突然斜斜飞踏而出,就在凤伽异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王冲迅速扑出,一把揽住了插在远处的战旗。

“不要和铁人纠缠,铁人是杀不死的。凤伽异的庚金光环对乌兹钢剑无效,去对付他!”

王冲一边扛着战旗,一边飞速的跑动起来。

“另外,传我命令,第二十七,二十九方阵截击角斯罗的亲卫军,前面已经突破的,不要管他!”

“第十八方阵左翼十六步,全线突进!”

“传令神箭手方阵,东南方向一千六百步,直径三十丈,抛射!”

“告诉西南张猛将军,斧兵阵营,放弃防御,全力突进!不要给他们机会!”

……

一连窜的命令从王冲嘴中散布出来。安南都护军的效率远不是杂牌军或者后备役军队可以比拟,只是短短时间内,王冲的命令便传达了下去。嗡,如同海潮起伏,原本大唐的阵线在连锁反应下,都快被乌斯藏人凿破了。

但是这么一会儿,在王冲的几个命令下,大军的阵线不但稳固了下来,并且往乌斯藏人的阵营全线反压了过来。

剑齿兽角斯罗和凤伽异两大蒙、乌首领联手创造出来的契机,就只这么一会儿,就被王冲消弥于无形了。

“小子,该死!”

感觉到战场的变化,剑齿兽角斯罗和凤伽异都是目光一寒,心中杀机大盛。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轰轰!

两道铁人舍弃山顶的其他人,连同一道凌厉的剑气直朝王冲扑了过去,而同一时间,虚空锐啸,一把精铁铭文大盾被巨大的白虎甩动,急速的旋转着,切割虚空,向着王冲飞扑而去。

轰轰,只听接连几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山顶被剑气和大盾炸开两处巨大的坑洞,污泥和碎石混杂在一起,四处飞溅,而王冲则险之又险的以毫厘之差避了过去。轰轰!又是几道凌厉的剑气和几件斧、枪、盔甲,甚至尸体向着王冲砸了过来,但是全部被王冲闪了过去。

如果说第一次王冲还有些勉强的话,那么后面就相当从容了。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这一次连剑齿兽角斯罗都相当惊讶了。

王冲闪避他们的动作相当从容,对于一个还处于真武境的武者来说。要知道,就算是同为玄武境的强者都不可能像他那么从容。

“安南都护军什么时候出发来这么一个厉害的角色了?为什么狮子城那么久的时间,却完全没有见过!”

电光石火间,隔着几十丈的距离,巨大的吊晴大白虎和山顶的凤伽异互相瞟了一眼,两人都感觉到了对方心中深深的杀机。安南都护军去了章仇兼琼这个厉害的家伙之后,剩下的鲜于仲通和一众部将根本不足为虑。

但是来了个王家父子王严和王符之后,狮子城突然变得异常难啃。现在又多了个更厉害的,不知道什么来历的家伙,这对于乌斯藏和蒙舍诏的大业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从开始的一路顺风,洱海大捷,到现在的异常难啃,这一刻,就连凤伽异都感觉有些不妙了,有些看不清西南局势的发展了。

“哼,就算今天解决不了安南都护军,也要先杀了这小子。否则的话,以此子展现出发来的军事才华,日后必成蒙舍诏心腹大患!”

天空雷云密布,电光雷鸣,山顶上,谁也没有注意到,一身安南都护军装扮的蒙舍诏太子凤伽异眼中然闪过极其强烈的杀机!

“砰!”

虚空一亮,一股蒙蒙的乳白色磅礴剑气突然从凤伽体内暴射而出,砰,凤伽异强提罡气强行震飞老鹰化身的六臂地藏金刚,一个闪烁,以一种奇妙的步法强行突破老鹰和其他山顶众人的拦截,闪电般向着王冲扑杀过去。

嗡,人未至,强烈的剑气遮天蔽日,无数的金属粉碎甚至大地深处聚集而来,化为作一柄柄飞刃风暴伴随半空中的凤伽异身边,那股气息滔天吞海,就算一座山峰都能够震碎,更别说人的血肉之躯。

王冲毫不怀疑,如果硬接凤伽异这全力一击,自己绝对必死无疑。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你就认命了吧!”

凤伽异的声音孤傲清冷,如同幽魂一般在王冲耳边响起,虚空中剑拔弩张,充斥着浓烈的死亡气息。

“哈哈哈!”

出乎意料,王冲退了两步之后,突然一反常态停了下来,定定的望着空中掩杀而至的凤伽异一点闪避的意思都没有:

“凤伽异,不是我不想认命,不过,要想杀我,你恐怕还没有这个本事!”

“你说什么?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

凤伽异的的目光冰寒无比,玄武境的强者何其之快,更何况,凤伽异还是王忠嗣都公认拥有大将潜力的人物。只不过说过刹那,凤伽异已经掠过重重空间,急速接近王冲。

三丈!

二丈!

一丈!

二尺!

……

在这个距离,王冲甚至能看清楚暴雨在凤伽异剑尖上分出的无数蛛网般的支流,也能够看清楚,凤伽异用来伪装的头盔上,折射的天空雷云和掠过的闪电,那一抹嘴角浮起的冷笑,在王冲的眼中迅速的扩大。

以王冲的实力,面对这样的一击几乎必死无疑。然而下一刻,王冲只是冷笑一声。

“哼,凤伽异,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右脚往后一踏,同时闪身一侧。轰隆,几乎是同时,光芒一闪,凤伽异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道黑影重重撞了出去。

“王严!!”

凤伽异失声大叫,轰隆一声,撞开重重雨幕,重重的撞在地上,炸开大片的泥浆和雨水,在山顶上撞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凤伽异,你不会以为你来个金蝉脱壳,就瞒得我吧?”

一个冰冷、威严,甚至带点刻板的声音突然之间在天地间响起。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砰砰砰,山剑齿兽角斯罗也被狠狠的撞飞出去了。一道又一道的强大气场凭空出现,笼罩在山顶。

“角斯罗,你们用这种方式也未免太卑鄙了吧!”

一名又一名的安南都护军的将领出现在山顶周围,这些安南都护军的领将一个个身体魁梧健硕,气息强悍无比,一个个将角斯罗团团围住。

“该死,你们这些家伙还真是碍事!”

吊晴白虎眼中凶光大冒,四脚一压,砰,脚下大地裂开,带着大把泥泞、雨雾,猛的腾空而起,向着安南都护军众人虎扑而去。砰砰砰!只不过短短时间内,双方再次战斗在一起。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山顶上,蒙舍诏太子凤伽异也和王冲的父亲战成一团。

这是王冲第一次看到自己父亲战斗的样子。

他的招式大开阖合,却又霸烈无比。没有那么多的灵活变化,但是却多了一股沙场征伐,一举一动有种石破天惊,千军劈易的味道,而浑厚的罡气,出手间拍开天空雨幕,卷起地上污泥,有一种滔天吞海的气势。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父亲的一招一式都已经达到了化繁成简,虽简若繁的地步了。除非境界、实力远远超过他,否则的话,在招式根本就别想占他什么便宜。”

王冲心中暗暗道。

父亲是没有什么大将潜质的,不管是爷爷,还是朝内的公卿,都从来没有人说过父亲有什么大将之才。但是做为武将,父亲也绝对是武将里最拔尖的那种。他的武功就为他的统兵御下之道一样,缜密严谨,让人无懈可击。

凤伽异虽然号称拥有大将之材,但这个时候,这个时候经历和年龄上的劣势顿时显露无疑,在王严面前完全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那些大荆棘庚金光环凝聚而来的铁人,包括吸纳铁粉变化而成的剑气风暴,在父亲王严面前被打得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崩解。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