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最后的布局!营帐之争!/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五十四章

“公子!”

“公子!”

……

山脚下等待的远不止张寿之一个,还有张寿之的弟子、学徒,参与狮子城建设的工匠,督工,还有运送材料的商贩、士兵。等王冲和张寿之见过之后,这些人一个个纷纷上来见礼。

王冲也一个个和他们打招呼。

“大家辛苦了!”

“不辛苦了。哪里有公子苦劳!”

“是啊!大家都说,公子远在京师,但却早就预见到了这场战争。所以才特地派我们过来的,能够为大唐出力,为我们中土出力,我们都觉得很荣幸!”

“是啊,公子!有什么需要我们的,你就尽管差谴!”

……

这还是众人第一次见到王冲,一个个七嘴八舌,显得非常兴奋。

在狮子城,王冲几乎就是一个传说。而且随着战争的进行,一个个不停的印证着王冲当初的预见,这种传言和传说就越发的盛行和剧烈。和其他人一样,对于主导了这一切,修造了狮子城,并且主导了这场战争关键的王冲,众工匠也是相当好奇。

当听说王冲也来到了西南,当时在众工匠中其实是引起了轰动的。

——远在京师坐居幕后,遥控一切,和亲身来到帝国西南,其效果和影响是完全不同的。

“嗯!”

王冲重重的点了点头,看着一双双热切的目光,心中欣慰无比。

“准备好了吗?”

和众人寒暄过后,王冲扭过头来,看着张寿之道。

”嗯,许姑娘都和我说了。”

听到说起正事,张寿之点点头,神色也变得认真起来:

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提前送到了,只不过这些东西我也不太明白,恐怕还需要公子指点才行。

说到后来,张寿之的神情变得微妙起来。他是土木工程方面的大宗师,不过王冲托许椅琴送过来的那些东西,张寿之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若不是亲眼见到,张寿之实在很难相信王冲在土木工程上居然也有这么高的造诣。

“呵呵,这些自然没有问题!”

看张寿之的眼神,王子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这些东西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总算及时送到了!

内心深处,就连张寿之都没有注意到,王冲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许椅琴的东西送到了,王冲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步骤终于完成了一半。

“东西在哪里?带我去看一下!”

王冲开口道。

………

山峰的顶端,一口口巨大的铁箱子,密密麻麻,整齐地排列在一起。这些铁箱子全部都放在山上隐蔽的地方,加上箱子都是黑色的,如果不是走到近处,从远处看都看不出来。

王冲走近了,在箱子上看到了一个个京城铸剑世家,剑楼,剑铺的标记。

而在所有的箱子上面,最醒目的却是京城王家的标记。

的确是京城送过来的!

看着这些箱子上这些自家熟悉的印记,王冲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些还只是许姑娘送过来的一小部分,还有更多的在山峰的背影。”

张寿之在一旁道。

啪!

王冲点了点头,没有多说,抽出随身的长剑,插入箱子的缝隙,啪的一声就撬开了箱子。

“这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后方老鹰,徐世平,许安存等人也赶了过来。看着箱子里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除了老鹰已经有所了解以外,其他人纷纷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就连王冲的父亲王严以及后方赶来的鲜于仲通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这次和火树归藏的战争结束之后,王冲几乎是一路披星戴月,风急火燎的督促众人,千米行军赶往这里。

但是为什么选择这里,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但是不管王总为什么这么做,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绝对和这些山上的大箱子脱不开关系。

“这些…就是我们活下来的救命稻草!”

王冲声音一路,突然把手探入铁箱子,抓起一块钢铁,轰的一声抛了起来。

那钢铁模块飞上高空,翻转几周,重重地插在地上,一动不动。

………

【公众人号独家番外《大*神苏正臣》(一)上、下已经上传,欢迎大家关注。加微信公众号,搜索皇甫奇即可。对于不会用的同学,可以点击微信公众号头像,选择历史记录就可以了。:)】

…………

当暴雨散云,天空渐清,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刹那,乌斯藏众军心中的感受。

“终于过去了!”

龙钦巴望着渐渐散开的天空,心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只是最寻常的气象变化,看在龙钦巴的眼中就好像熬了一万年那么长。

“现在没有了暴雨相助,我看你们还往那里逃!”

天空的乌云还没有散去,只是变薄了很多,距离天晴,或者说是好天气还差的很远,但是对于龙钦巴以及乌斯藏的众人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只要没有暴雨的遮掩,唐人的埋伏、剌杀根本一点用都没有。还想像昨夜那样埋伏,剌杀,偷袭他们,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龙钦巴从天空收回眼光,目之所及,周围所有的乌斯藏将领几乎都露出了相同的表情。

“嘿嘿,等我率领大军追上你们,我要将你们一个个撕成粉碎!以泄我心头之恨!”

龙钦巴目光阴沉,眉宇之间透露重重的杀机。

昨天晚上的战斗,龙钦巴被王严、鲜于仲通两员大唐西南的最高统帅偷袭,若非大将军驰援及时,只怕就要死在那里。

龙钦巴了身大雪山神庙,一向自视极高。这样的耻辱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轰隆!”

就在龙钦巴出神的时候,突然之间大地震动,一股磅礴的精气有如龙卷一般冲天而起,一个暴怒的声音犹如雷霆一般在整个大军营地上空响起:

“混帐东西!你简直该死!——”

呼,空气犹有潮汐一般的疯狂涌动,那声音中蕴含的伟力,将周围数百丈内的气流搅得一片紊乱。听到大将军火树归藏暴露的声音,就连龙钦巴都忍不住神色一窒,露出一丝畏惧的神色。

“还好,昨天追击王严他们的并不是我!”

龙钦巴心中庆幸不已。

这个时候突然他突然庆幸自己昨晚是跟着大将军,而不是像剑齿兽角斯罗一样,和蒙舍诏太子凤伽异一起追击在王严的身后了。

“角斯罗这个混蛋,一场战斗居然损失了近五万大军,就连我都不敢犯下这么严重的过错。以大将军的脾气,非得扒掉他一层皮不可,亏他今天早上还敢回来!”

龙钦巴心中暗暗道。

轰隆,就像是回应着龙钦巴的声音,远处的军营帅营突然轰的一声破碎,一道粗壮的身影在营帐上破出一个大洞,在周围一阵阵的惊呼声中,足足飞起近百丈之高,啪的一声重重的落在地上。

那声音听得众人心中阵阵发酸,甚至近一点的还能感觉到那人坠下时,撞击地面引发的剧烈颤抖。但是不到片刻的时间,角斯罗就双手双脚并用,有如八脚蜘蛛一般不管不顾,再次冲进了营帐。

——就好像刚刚摔的不是他的一样。

“将军,大相,属下这次实在是遇到了厉害的对手啊……”

角斯罗的哀求声隔了很远都能听得到。

龙钦巴心中颤抖了一下,装作没有听到一样,很快的走开了。

和大唐安南都护军的决战即将展开了,相比角斯罗的遭遇,他现在更在意的是怎么消灭*,一雪前耻。

……

当龙钦巴定下心来,迈开步子离开的时候,远处佑大的营帐之中,一切才刚刚开始。

这处巨大的营帐之中,此刻站满了人,除了火树归藏、大钦若赞两位乌斯藏帝国阿里王系的领袖人物,其他蒙舍诏帝国的国主阁罗凤,大将军段葛全也全部坐在大帐里面。

角斯罗带着大败的消息归来,别说是火树归藏和大钦若赞这两个乌斯藏的领袖人物,就连阁罗凤和段葛全都震惊了。

骑兵的战斗力本来就超过步卒,而乌斯藏人的骑兵纵横天下,更是罕有敌手。可以说,这一次的战争虽然蒙舍诏的军队数量最多,但真正的主力其实是乌斯藏的二十多万骑兵。

自战争开始以来,乌斯藏人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军力损耗,这也直接证明了他们的实力。所以当角斯罗大败归来,所引起的震动就可想而知。

七万多,近八万的铁斯藏铁骑,回来的时候就只有两万多,这绝对是惨败无疑。自战争以来,乌斯藏人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损失。

“大相,将军,这件事情真不是我们的错啊!兄弟们已经尽力了,但是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所有的人根本无法靠近他们有前线,不管从哪个方向都是一样。兄弟们都是参加过几次大战的,安西都护军那么厉害,都被我们打挎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家伙太厉害了……”

营帐里,跪伏在地上的远不止角斯罗一个,还有其他的诸位将领。其中一名将领才刚刚开口说了几句,立即就听到了火树归藏的一声震怒的暴喝:

“给我住口!”

“大人,我……”

那名乌斯藏将领狡辨的话还没有出口,轰隆,一股庞大的力量带着灼热的烈火气息瞬间轰在了他的身上。这名争辨的将领话都还没有说完,便被火树归藏一掌从营帐震飞了出去。

“都到了这一步了,输都输了,居然还敢给我狡辨!”

火树归藏神色铁青,怒不可遏。

“大人!”

营帐里,众人心中一寒,纷纷低下头去。乌斯藏的文化和中土完全不同,火树归藏更不是什么怀柔的儒将。

再狡辨下去,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大将军,虽然这是你们乌斯藏的家人,但是恕寡人多言,角斯罗将军我也接触过几次,他的武勇寡人一向警佩,是不是,大唐那边来了什么大量的,我们不知道的援军?”

就在气氛极度压抑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端坐在营帐内一角的蒙舍诏国主阁罗凤终于开口了。

虽然是火树归藏的帅帐,但其实现在已经变成蒙乌联军的营帐。双方挑起对大唐的战争,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

以大唐以往的风格,日后必然会大举的报复。

做为盟友,乌斯藏突然出现这么大数量的伤亡,对于蒙舍诏来说也是息息相关的,不可能不重视。

“不可能!”

没等蒙舍诏主阁罗凤继续往下说,火树归藏就毫不犹豫的打断了:

“距离我们最近的就是陇右,哥舒翰的北斗大军实力极其强悍,是最可能驰援这里的。但是现在的陇右现在有大将军王悉诺逻恭禄和都松莽布支出面,哥舒翰再厉害也抽不出身来。而除了哥舒翰,中原内陆哪里还有可用之兵?”

虽然外貌粗犷,给人一种莽夫的感觉,但是火树归藏之所以能够登上阿里王系大将,和章仇兼琼抗衡这么多年,靠的可绝不只是武力。

“很难说。中原王朝底蕴极富,暗中留了一手,藏了一手我们所不知道的底牌也是可能的。而且当时又是昏暗大雨,视线不佳,说不定,唐人来了大量的援军,角斯罗他们也没有注意到,这也是可能的。”

另一个冷硬的声音突然道。

“不可能的,我们当时就在山顶。最主要的攻击就来自于山顶,我们是绝对不可能看错的。”

角斯罗麾下,一名武将抬头争辨道。

“还敢顶嘴!”

火树归藏勃然大怒。乌斯藏的等级制度要比中土还要森严的多。他即然已经发话,就绝不是容许别人违挡自己。特别是当着阁罗凤等人的面。

“大将军,你错怪他们了。”

凤伽异站在营帐靠墙壁的地方,看着被火树归藏击伤的角斯罗众人,几次三番欲言又止。有父亲在,再加上火树归藏在教训他的部下,本来是没有凤伽异说话的余地的。

但是那一役,凤伽异也是参与者。乌斯藏诸将之中,凤伽异和角斯罗更是关系最好,要不然也不会和他一起在暴雨之中追逐王严他们了。

如今看到角斯罗和部下受到责罚,角斯罗甚至被火树归藏打成重伤,凤伽异终究还是忍不住站出来了。

“大唐确实没有什么援军,真正导致我们战败的,是一个假冒王符,狡猾无比的大唐少年!我当时就在那里,所以这一点我可以向大家保证,角斯罗说的绝对没有错!!”

这一翻话说得斩钉截铁,但随着凤伽异的话,火树归藏,大钦若赞,阁罗凤、段葛存却纷纷变了脸色。

“异儿,你说什么?!——”

阁罗凤一脸失色。

【公众人号独家番外《大*神苏正臣》(一)上、下已经上传,欢迎大家关注。加微信公众号,搜索皇甫奇即可。对于不会用的同学,可以点击微信公众号头像,选择历史记录就可以了。:)】

本章四千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