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最后的决战!前奏!/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五十八章

阁罗凤和段葛全、凤伽异很快离开了,营帐里,大钦若赞和火树归藏也要准备离开。十万左右的安南都护军和其他联军已经离开了狮子城,剪除掉他们,就剪除了西南地界最后的一股障碍。

没有了鲜于仲通他们的牵制,整个西南地界就将完全属于乌斯藏和蒙舍诏。

这场局部的三大帝国之战将会迎来一个结局!

——更何况,双方已经坚定信念如何都不能让那个大唐少年离开这里。

“大相?刚刚为什么要告诉阁罗凤?”

等到阁罗凤等蒙舍诏诸将离开,火树归藏突然扭过头来,望向身侧的大钦若赞道:

“不要告诉我,你会不知道阁罗凤知道这件事情后会不起心思。”

“哈哈哈,笨人有笨人的用法,聪明人有聪明人的用法。你就没有发现吗?自从洱海意外击败鲜于仲通之后,阁罗凤对于我们乌斯藏已经没有那么看重了。”

大钦若赞收了笑容,目光突然变得深邃无比。

“这——”

火树归藏呆了呆,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是武将,是军人,考虑的也是战略战术,以及一场战争的胜与败。大钦若赞说的这些东西,已经精细到了人心方面,他还真是没有考虑。

“阁罗凤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可言。难道他还敢反叛我们吗?”

“呵!谁知道呢?大唐京师的那位天子,名号昭昭,不也一样没有想到阁罗凤会反叛吗?”

大钦若赞摇着扇子道,他的脚下轻轻一踏,也不见如何动作,一股无形的结界从他脚下迸发,迅速笼罩了四方:

“人心最是难测,阁罗凤野心勃勃,一个西南恐怕还满足不了他。他即不愿意臣服唐,未来自然也见得就愿意臣服我们乌斯藏。即然如此,适当的让他明白一点厉害,知道大唐的威胁,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别忘了,我们还需要他的蒙舍诏和三十万大军来帮我们对付大唐。”

“但是那小子呢?”

火树归藏皱了皱眉:

“虽然仅凭昨天晚上的接触,我还并不认为他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但是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中土秘传的兵书战策,以阁罗凤性格,只怕要么强行抢走,要么就将那个小子杀掉。无论哪一种,对我们恐怕都不会有利。”

“哈哈哈,还是你聪明。我说他有兵书战策,也只是说说而已。到底有没有,就是另一回事。而且我们很快就会知道。至于阁罗凤父子……,即然是盟友的话,兵书战策什么之类的落在他们手里和落在我们手里,不会有什么区别。如果落到阁罗凤手里的话,我们向他讨要,只要阁罗凤够明智就不会拒绝。而如果没有所谓的兵书战策,那孩子死不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大钦若赞摇着羽扇,轻轻笑道。

火树归藏看着大钦若赞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和大钦若赞一将一相默契合作了几十年,尽管在统帅能力上被喻为和章仇兼琼同一层级的存在。

但是对于大钦若赞的这种思维模式和风格,火树归藏还是不太习惯。

“走吧!不管怎么样,今天西南都护军和那个叫王冲的孩子都得死!这场战争,也该了解了!”

火树归藏双手一伸,铿铿,两道寒光从营帐边缘的地方自动飞了出去。火树归藏抓住两柄乌斯藏弯刀大步往外走去。

“轰隆!”

当火树归藏走出营帐的那一刻,狂风浩浩,营帐内和营帐外仿佛两个世界。整个营地杀气浩浩,一片大军即将开动,热火朝天的迹象。

“开始!快点!”

“全军出动,把辎重带上。”

“骑兵准备,检查武器、铠甲、口粮!”

……

放眼望去,整个洱海平原密密麻麻,茫茫无尽,三十万蒙舍诏大军加上乌斯藏的军队,整片大地一片肃杀的气氛。

“找到*的踪迹了吗?”

火树归藏看着前方,招了招手,头也不回道。

“回大人,虽然*用了点手段,但我们已经成功找到他们的踪迹。就在西南的一座山峰上!”

火树归藏背后,蹄哒声响,一名斥侯编队的精英骑着马,一脸恭敬道。

“很好!传令下去,大军……即刻出发!!”

“是,大人!”

斥侯精英转过身来,迅速远去。战马蹄哒愈渐愈远。

抬起头来,望了一眼天空的乌云,火树归藏的目光变得冷厉了很多。不管政治上的事情,军人的天职就是打仗,是摧毁、毁灭对手。

其他的事情,与他无关!

“章仇兼琼,你输了!”

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火树归藏翻身上马,迅速的往北而去。

【公众人号独家番外《大*神苏正臣》(一)上下已经上传,欢迎大家关注。加微信公众号,搜索皇甫奇即可。点击头像,在历史记录里可以查看。:)】

“呜!——”

号角声声,直透天际,伴随着阵阵的战鼓,希聿聿战马嘶鸣,蒙乌联军,——整个西南最强大军力,开始往北开拨而去。

战争的阴云在这一刻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没有了狮子城的庇佑,大唐和蒙乌联军将在西南地界迎来最终的决战!

……

轰隆隆!

大地震动,战争的来临远比众人想像的要快得多。

不过,当安南都护军最后驻守的山峰出现在蒙乌联军的视野里的时候,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出现在众人眼中的,并不是一座光秃秃的山峰,而是显露出另外一翻截然不同的场景:

山顶上,浓烟滚滚,一股股的青烟冲霄而起,而沿着高耸云霄的。而围绕着挺拔的山峰,由上往下,隐隐约约,森罗万象,显露出一座壁垒森严的钢铁城堡的样子。

无数的安南都护军驻轧在山顶,远远的显露出一股肃杀的味道。

“这是怎么回事?”

风声呼啸,远远的,别说是其他人,就连火树归藏这种人物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这和众人之前的预料完全不一样。

“那到底是什么,看起来不是城堡!”

凤伽异也一脸吃惊。

“那小子到底做了什么?”

角斯罗也是眼皮狂跳,神情吃惊不已。

所有人一个个就像吃了苍蝇一样。原本以为到了旷野,安南都护军没有了掩护,绝对不是蒙乌联军的对手。但是眼前这一幕,完全不是这样子。

如同神迹一般,这些*居然在短短时间内建立起了一座森严壁垒,而且看起来还非常厉害的样子。至少,从远处看就已经让人感觉非常忌惮了。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狮子城已经城破,大唐各个边陲都是自顾不瑕,这荒山野岭,什么都没有,他到底是怎么弄出这些东西的?看起来,要对付安南都护军必须要先杀了那小子才行!”

龙钦巴一脸恨恨道。

这种风格实在是太熟悉了,简直和洱海的狮子城如出一辙。也只可能是出自那个王家的麒麟子了,对于蒙乌联军来说,这绝不是什么好征兆。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看起来,唐人在我们来之前已经做足了万全准备!”

茫茫的大军之中,一阵马蹄声传来,蒙舍诏国主阁罗凤骑着一匹青黑色的洱海神驹,皱着眉头,分开人群,从后面慢慢策马走了上来。

“这应该又是那少年的杰作吧?”

乌斯藏人在大雪中追击安南都护军,接连二场失利的战斗阁罗凤是一场也没有看到,所以一切只能是揣度。对于乌斯藏人的说辞,阁罗凤本来多多少少是有些怀疑的。

但是这一刻,看到那种森罗万象,一片肃杀的山峰,阁罗凤心中的怀疑瞬间全部消失的干干净净。尽管还没有开战,但是这一刻,就连阁罗凤感觉到了对面山峰上的种种棘手。

那个王家的少年比想像的中的还要难以对付。

“哈哈哈,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即然知道这孩子做过什么事,这一切应该不会让人意外吧?”

大钦若赞摇着羽扇,骑着一匹神骏的青稞大马从斜侧方走了过来。和其他人不同,大钦若赞对这一切的反应要平淡很多。

即然已经见识到过那个大唐的少年在昨天对乌斯藏大军造成的伤害,大钦若赞反倒并不是很吃惊了。

“说实话,我现在是越来越好奇了。这孩子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应该没有这种能力吧?而且,这种奇怪的战术,大唐应该也没有任何一家能够*得出来。”

“中土大唐上千年的历史,隐藏了许多的奇人异士。我现在越来越相信,那少年身上有一本厉害的兵书战策或者是韬略之类的书藉了。”

一翻话说得阁罗凤和段葛全都是纷纷变色,但是谁也没有说话。

“不过,不论有多少计谋,胸中藏了多少战策,都改变不了安南都护军将在今日成为历史的命运。那些山上的东西……,我如果没有猜错,应该只是一些简单的工事。城池的建造没有那么简单,连那座狮子城都花了一年多。没有道理他能在短短时间内,就能凭空拔起一座城池。”

大钦若赞眼中雪亮,看起来一片睿智。

“大相说的是!”

“不管唐人还能使出多少手段,今天都只有全军覆没一途。从此以后,西南之地将不会再有安南都护府了!”

阁罗凤慢慢的恢复冷静道,手臂一挥,吼吼的咆哮声响彻半空,茫茫如海的蒙乌联军如同黑色的钢铁洪流一般,向着远处席卷而去。

“希聿聿!——”

狂风烈烈,战马嘶鸣,当成千上万的铁骑在风中发出嘶鸣,那种气氛肃杀无比。只一刹那,战争的气氛浓烈了数倍不止。

“前进!前进!”

“勿必不能让一个唐人逃走!”

“谁敢后撤格杀勿论!”

“排成队伍,一切听号令行事。谁敢私自乱动,一律斩杀!”

“大军等待命令!今天就是我们蒙舍诏人彻底打败唐人的时候!”

……

一层层,一级级,命令不断的从高层经由一级级的部将向下传达下去。抽打声,喝骂声,所有的头目、将领都忙碌起来。

几十万的蒙乌联军如同一架巨大而精密的仪器一样,扑天盖地,向着安南都护军最后的据点汹涌而去……

【推荐一本好书,观棋的新书《凌霄之上》,大家可以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