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大决战!大相夜探!/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九十五章

“公子,请受属下一礼,之前是属下唐突了!”

突然之间,陈冠舜深吸了一口气,从队列之中走了出来,在王冲面前躬下腰下,深深的行了一礼。而一言未毕,身后,所有安南都护军最顶层的武将跟着统统行了一礼。

抬起头,重新看着王冲,那一双双眼睛中满是惊讶、钦佩,还有深深的尊重和折服。

在西南的武将对于蒙舍诏的白象军团多多少少是有所耳闻的,这是阁罗凤极为器重的一支军队,也是战斗力极为可怕的一支军队。

之前的战斗所有人都已经亲眼见识过了。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所有人对那种洱海中生活的巨象还是一只半解,只知道个只鳞片爪的时候,王冲居然已经可以想到办法,轻轻松松的打败它们。

这种能力简直神乎其神,已经超越了众人想像。

“公子,能告诉我们,你是怎么知道这种巨兽害怕声音的吗?”

蔺毋须上前,一脸钦佩道。

洱海之战,如果众人知道对付白象军团的这种方法,一切就会完全不同。至少不会被那些巨象冲击,踏死了那么多的人。

王冲虽然久居京城,足不出乎,但其学识之渊博,智慧之涛深却已经达到了令人叹为观止,难望项背的地方。

“呵呵,这个其实也不难猜。这种巨象的身体很大,但眼睛却小的不可思议,也就比我们正常人类大上一点。很显然,眼睛是它的弱点。即然眼睛是如此,那说不定其他的五官也是如此。所以我就想到了他的耳朵。”

王冲背着双手,淡然一笑道。另一个世界的灵魂记忆,无论如何在这个世界是绝对不能说的。

“公子天赋异秉,果然厉害!”

一名名安南都护军的顶级将领都是惊异不已。

虽然王冲三言两语简单带过,但是在众人看来,这完全是他的正常表现。至于王冲的年龄,反倒被彻底的忽略了。

……

“昂!~”

虽然进攻已经停止,但是白象军团的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那些暴走的巨象在人群中横冲直闯,这一战白象军团的损伤几乎完全暴走的巨象造成的。

至少二三千人死于巨象的暴走之中。

而尽管如此,白象军团的人还必须想办法尽量安抚这些暴走的巨象。

——没有巨象的白象军团根本称不上白象军团。

“陛下,接下来怎么办?要派其他的大军上去吗?”

“陛下,让末将去吧!”

“末将愿带大军去消灭唐人!”

……

蒙舍诏人的中军里,几名武将都是异常的激动,纷纷想要出战。

“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阁罗凤长长的叹息一声,一代枭雄眼中难得的露出了疲惫之色。之前白石军团的战败,再到被寄予重望的白象军团战败,接连两次的失败,战死了七八万人,在这位蒙舍诏的皇帝心中也留下了一点深深的阴影。

“众将也不必再言战了,等我见过乌斯藏的大相,有了注意之后再做决断吧。”

“是,陛下!”

众人纷纷躬下身来,低头行礼。

在洱海,阁罗凤的地位如同大唐的圣皇一般,真正的言出法随。任何一个命令,不管是什么都会得到彻实的贯彻。

“另外,段将军的伤势怎么样了?”

阁罗凤道。

“段将军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

一名蒙舍诏的武将道,知道阁罗凤说的是“段无踪”。

“我也去看看他吧。”

阁罗凤说着袖袍一挥,离开了中军。

在他离开的同时,东南方向也响起一声长长的号角的“呜”声。茫茫的乌斯藏大军如同退潮一般,离开唐人所在的山峦,往后退去。

而蒙舍诏也默契的往后退去。

一时之间,唐人所在的山峦周围空出了大片的地带。

“公子,他们退了!”

山顶上,狂风浩浩,老鹰望着山下突然开口道。

“嗯,也该退了。”

王冲抬了一眼头顶渐晚的天色,冷笑道。大军攻城、火球雨攻击、白象军团……,蒙乌联军在一天之内至少使用三四波攻击,但三四波攻击全部被都他挫败了。

“这个时候知道撤退,收敛一下,还不算太晚!”

大钦若赞、火树归藏和阁罗凤,这些都是西南之地举足轻重的人物,和章仇兼琼同一层次的人物,都是需要人仰视的。

任何人要是像王冲一样说出这翻话,都是会被人嗤之以鼻的。但是当王冲说出这翻话来,却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对。

他已经用自己的行动,充分的证明了自己有说这翻话的实力和资格。

就连安南都护军的将领们都没有发现,无形之中,王冲在他们心中的地位都已经超过了和他们生死鏖战一个多月的王严和鲜于仲通。

“传令下去,大军开灶,烧火做饭。”

“可是公子,要是他们趁机进攻该怎么办?”

老鹰道。

“哼,他们敢!”

王冲冷笑一声,拂了拂衣袖,转身就走。这种战术本身就是要让他们进攻,王冲还巴不得他们在这个时候进攻。

……

“这是*裸的蔑视啊!这个孩子在嘲笑我们啊!”

当山顶的炊烟升起,火树归藏腰挎长刀,突然开口道,目光却是看向一旁的大钦若赞,意思非常明显,与其说是王冲在嘲笑乌斯藏人,不如说他是在挑衅大钦若赞。

“有什么办法,技不如人!”

大钦若赞苦笑道。

“呵!你会认输?”

火树归藏一脸不信。对于身边的这位阿里王系的大相,火树归藏再熟悉不过了。谁要是以为他真的会认输,那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那些以为大钦若赞会轻易示弱认输的人,在过去的时间里,已经尸焚骨化,变成一堆黄泥了。

至少,当章仇兼琼在的时候,如果看到大钦若赞这种表情的时候,绝对会提高警惕。

“不过,这个小子确实不容小觑!就算章仇兼琼在的时候,都不可能把我逼到这种地步。”

最后一句话,大钦若赞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一旁的火树归藏也沉默了,和大钦若赞合作多年,对于大钦若赞他再熟悉不过了。毫无疑问,大钦若赞这翻话是确实是由衷之言。

能得到大钦若赞这种评价,王冲已经值得自傲了。

……

夜色渐暮,天色渐渐深沉。

整个战场都陷入了沉寂之中,只余下一堆堆的火把在夜色中燃烧,燃放出如同星星般的光芒。而在这个时间,唐人、蒙舍诏人、乌斯藏人三方相安无事,陷入了难得的平静。

“嗡!”

在夜色最为深沉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数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山体的西北面。

“就是这里了!”

一道身影背插双刀,陪伴在大钦若赞身畔,正是金系的乌斯藏悍将土弥桑扎,还有龙钦巴,次仁象雄,统统都在这里。

每一个人都是神色严肃。

大相从来都不做无意义的事情,现在就更加不会如此。

“这个小子倒底在做什么?”

次仁象雄看着眼前,缓缓的抬起头,从山脚一路看到了山顶。这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大约十几丈长,不同于山上其他的地方,这里没有一堵钢铁城墙,有的只是成千上万,数也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铁蒺藜。

那些铁蒺藜大的足有四五尺高,而小的不过拇指大小,但是无一例外全部统统长满了利剌。数以十万计,甚至百万计这种铁蒺藜从山顶倾泄下来,形成了一条这样笔直的瀑布般的黑色的“荆棘长河”。

在漫山的城墙之中,这样的荆棘长河显得特别的扎眼。

“难道是因为他们材料不够了,没有足够的钢铁城墙了吗?”

后方,一名乌斯藏部落的将领惊疑道。

“不可能!你看看这里是多少铁荆棘,这么多的材料,铸成钢铁城墙难道还填不满这条通道不成?”

龙钦巴冷声道。

五虎将中基本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其他的统统是次仁象雄和土弥桑扎这样部落中的悍将,不过,尽管如此,哪怕土弥桑扎都不敢太过得罪龙钦巴。

做为五虎将之首,龙钦巴绝对是属于极其强悍的存在。

“即然如此,那么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那个小子恐怕是想要利用这里做什么文章。”

次仁象雄突然开口道。

这么突兀的一条“荆棘长河”,要是里面没有问题才真的怪了。

“土弥桑扎,可以用你的光环,把这些光环全部变成铁人,清理掉吗?”

大钦若赞突然开口道,目中若有深意。

“可以是可以,只是不太容易。”

土弥桑扎眼中露出为难的神色:

“这些荆棘大大小小,几乎都加了坚固铭文。这么多的铁荆棘,以我的能力能够转化的铁人非常有限,而且罡气的消耗也会非常的巨大。而如果用铁人搬运清理的话,铁人没有身体躯壳,不会受到荆棘的影响,但是这样一来,产生的响声也会惊动山上的唐人。”

“而且,这些铁荆棘的数量实在是太大了,我的能力恐怕非常有限。”

土弥桑扎诚实道,神色间依稀显得有些虚弱。

【这几天微信公众号上即放出独家的苏正臣的番外,敬请大家期待。微信搜索皇甫奇即可。^-^】

【公众人号独家番外《大*神苏正臣》(一)上下已经上传,欢迎大家关注。加微信公众号,搜索皇甫奇即可。点击头像,在历史记录里可以查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