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大决战!火烧粮仓!/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二十九章

“传令下去,不顾一切代价,全线压进!”

“将行刑队和督战队的士兵也派上去,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绝对不能让那个家伙将大阵再次运转起来!”

……

说到最后,大钦若赞几乎是急的吼叫起来。

大钦若赞一向以文雅、风流、淡定著称,他已经记不清有多久自己没被逼到这种地步了。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面对的又是王冲这种对手,由不得他不焦虑。

面对王冲这种级别的对手,只要有一点点的失误,就容易被他彻底的翻盘。

而大钦若赞绝不想做这样的失败者。

“蹄哒哒!”

战马踹急,浓烟滚滚,在大钦若赞的命令下,所有的蒙乌联军滚滚如潮向着山顶全线压进。山顶上,七成以上的钢铁城墙都已经被蒙乌联军拆掉。

——现在的安南都护军对于蒙乌联军来说,威胁已经远不如之前那么大。

“弓箭手,发射!”

不管是大钦若赞、阁罗凤那边如何不愿意,也不管他们如何的不甘愿,当山顶上的弓箭手部队,拣拾山上的箭支,加上张寿之带领的工匠临时炼制的一波铁箭,这些王冲始终死死守护在核心的弓箭手部队,发挥出了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作用。

“咻咻咻!”

当密密麻麻的箭雨从天空落下,落在东南面一片乌斯藏和蒙舍诏士兵的关键节点处时,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点混乱,变成了大片的混乱,最后变成了局部的混乱,到了最后,完全阻乱了蒙乌联军进攻的节奏。

而安南都护军则迎来了最关键的机会。

“轰隆!”

整个山顶轰然一震,安南都护军缩小很多的“森罗星斗大阵”再次轰隆隆运转起来。虽然规模缩小了许多,但却契合了山顶独特的窄小地点,使得这座后世闻名的杀戮大阵,再次开启了恐怖的威力。

无数的蒙乌联军的士兵纷纷倒下,蒙舍诏和乌斯藏一方死伤数量再次数倍于大唐。王冲脑海中,命运之石不断的警告声渐渐削弱,出现的频率再也没有那么高,只是安南都护军的处境依然远远没有解决。

“公子,我们真的不撤退吗?”

山顶上,老鹰满面的焦急。现在的安南都护军虽然再次展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每死一名安南都护军战士,就有七名到八名蒙乌联军战士陪葬。

按这种情况下去,最好的情况也就是两败俱伤,蒙乌联军固然会受到重创,但安南都护军也会拼尽最后一个战死。

老鹰自己并不怕死,就算陪着这几万安南都护军战死在这里,老鹰也无怨无悔,但是王冲却决不能死在这里。

在王冲身上拥有一种远超所有武将的指挥天赋,这场西南之战就是他最好的初试啼声之所。

王冲已经在大钦若赞、火树归藏这些西南名将面前充分的展现了自己。以十万兵马对抗五十万蒙乌联军,其中还有几十万所有兵种中战斗力最强的骑兵,这一点,就算大钦若赞自己都恐怕做不到。

单单论兵法的造诣,恐怕连大钦若赞都比不上他。

假以时日,以王冲的天赋必然会成为整个大唐的希望和憾世名将,无论如何他都不应该死在这里。

老鹰微低着头,目中光芒闪动,他的一只手藏在袖中,蓄满了力量。王冲现在的心思完全不在他身上,老鹰心中考虑着,只要情况不对,王冲不愿意离开这里,他就可以强行出手击晕王冲,将他拖离这里。

“我们还没有输,我们还没有输……,乌斯藏和蒙舍诏还没有赢,我们还有获胜的希望!”

突然一个声音传入耳中,老鹰低下头,看着盘坐在旗杆下的王冲,满脸的错愕。

“公子你说什么?”

战斗到这一步,就连老鹰都不知道安南都护军还能如何取胜,所有的手段都已经使尽,所有的底牌也全部用尽。所有的东西都摆在明面上,老鹰实在是看不出来安南都护军哪里还有获胜的希望。

但是王冲从不说慌,特别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候。

“我们还有希望,一定还有希望……”

王冲再次说道,慢慢抬起头来,眼睛望向南面,望向大地的另一端,目光明亮无比。大唐还没有输,安南都护军也还没有输,只有王冲知道,整个西南还有最后一丝机会,这也是最后的希望。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现在一切都看你了……”

王冲面向南方,望着远处,说出一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话。

所有的计策,王冲都已经写在锦囊上面,但是对于那一位能不能及时抵达战场,王冲却毫无把握。

“所有人的性命都在你的手中,现在,只能希望你已经到达那里……”

王冲骤然站起身来,发布了自他苏醒以来最重要的一个命令。

“老鹰,发信号!”

“啊?”

老鹰一脸错愕,还没反应过来。

“忘了三天前我跟你说过的信号吗?”

王冲开口道,转过身来看着老鹰,神情凝重无比。

电光石火间,一连串念头掠过脑海,老鹰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三天前,王冲曾经跟他说过一个重要的信号,但是其他什么都没有交代。

老鹰从来没有想过那个信号是用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而且就算到现在,老鹰也不明白那个信号代表着什么。

“唳!——”

下一刻,整个战场突然听到了一声高亢的鹰啸。就在头顶密布的阴云下方,不知什么时候,一直硕大的巨鹰从云层中飞了下来,发出一阵阵有节奏的,谁也不知道意义的啼叫。

高亢的鹰啸声传百里,响彻整个天空。

“他在做什么?”

王冲这突然的举动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山脚下,阁罗凤、大钦若赞纷纷抬起头来看向空中那只硕大的巨鹰。

在激烈的战场上,这只突然啼叫的巨鹰特别的突兀。虽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是出于对王冲的了解,两位蒙舍诏和乌斯藏的统帅本能的保持了浓浓的警惕。

然而鹰啸一落,却什么都没有发生,远处静悄悄的,一片平静。而战场上,惨烈的战争依然在继续,没有任何的改变。

“那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大钦若赞眯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巨鹰。这种突然出现的巨鹰,却又什么都没有改变,让他完全看不懂。

另一侧,阁罗凤的疑惑一点都不比他少。

虽然他很少参与决策,但是对于那个王家的幼子,他的警惕一点都不比大钦若赞少。

“不管你有什么计策,到这个时候统统都没有用了。朕就不相信,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阁罗凤望着头顶,目中迸射出阵阵精芒。

西南的战局已经奠定,他阁罗凤已经向所有人证明大唐并不是不可以打败的。虽然损失惨重,但只要蒙舍诏和乌斯藏的联盟关系还在,蒙舍诏就能够应对大唐接下来的打击。

更重要的是,只要获得大唐西南,蒙舍诏就能够真正走出洱海的困境。而接下来,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阁罗凤也会想办法从其他帝国获得援助。

最终,蒙舍诏帝国所有的损失都会弥补过来,并且获得更大的好处。

这就是阁罗凤对于这场西南之战的定位。

阁罗凤脑海中的念头并没有持续多久,下一刻,他关于西南的所有野望和野心就全部破灭了。

“陛下,快看那里!”

不知是谁开口道。阁罗凤下意识的转过头来,顺着那个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大地尽头一股浓浓的黑烟突然腾空而起。

有第一道,就有第二道、第三道……,最后整个大地尽头都腾起了熊熊的火光和浓烟,远远地,甚至还能听见阵阵嘈杂的叫喊声和打斗声。

一刹那,阁罗凤如遭重击,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变得苍白若纸。这位西南轻易不表露心中情绪的帝王,眼中第一次露出恐慌和不安的情绪。

“粮仓!”

阁罗凤浑身颤抖,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个方向,正是蒙舍诏储存粮食的地方。为了避免被大唐夜晚奇袭,烧毁粮仓,阁罗凤特别把粮仓建在了大军后方,并且派了军队把守。

乌斯藏和蒙舍诏每日消耗极大,特别是后期,阁罗凤还要负责乌斯藏的所有军粮,所以阁罗凤还特别派了大量的民夫和役夫修建了一座座巨大的粮仓。

阁罗凤怎么都想不到,二十多万人马的粮仓,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受到偷袭。看那熊熊的火光和浓烟,这场大火绝对不小。

所有的粮仓只怕,凶多吉少。

“怎么会这样?守护粮仓的军队哪里去了?”

阁罗凤眼睛血红,狠狠地咬着牙,不可置信的看着远处。他分明记得那里还有五千的兵马,为什么居然没有一点消息传递过来。

但是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所有的兵马已经全部投入山上的战场,战斗更是最激烈的时候,阁罗凤居然抽不出任何兵马回去救援。

“王冲!!”

阁罗凤猛然回过头来,狠狠的看着山顶。他就算反应再慢也明白过来,那声鹰啸正是火烧粮仓的信号。

【好消息,皇甫的微博开通啊!如果想知道我在生活中的状态,欢迎关注啊!^-^】

【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啊,搜皇甫奇就可以了。里面的留言我会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