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大决战!被算计的阁罗凤!/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三十章

“蒙舍诏后方大军居然起火了!!”

山顶上,老鹰不敢置信地看着远方突然冒起的熊熊火光。这些对他来说宛如奇迹一般,老鹰怎么都没想到,王冲三天之前和他谈到的信号居然是为了这个。

“哈哈哈,李嗣业,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王冲哈哈大笑,望着远处,眼神雪亮,眉宇间的阴云一扫而空。

整场战争最关键的时刻终于来临了,李嗣业在完成高原散播羊瘟的任务之后,果然按照王冲锦囊上的最后一条命令赶到了西南战场。

从京城出发之前,王冲就已经思虑清楚,整场战争,大唐注定很难取胜,而要想战胜蒙乌联军,这就是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一个机会。

乌斯藏高原上,已经是瘟疫弥漫,牛羊的尸体遍布大地。而现在,蒙舍诏的大军粮仓也被成功烧毁。

蒙乌两大盟军的粮草被烧,顿时再无退路可言。现在就算大钦若赞和火树归藏愿意让乌斯藏人使用蒙舍诏的粮草,也没有用了。

因为,已经无!粮!可!用!了!

“阁罗凤,现在就看你如何抉择了!”

王冲看着山下,马车上那道帝王气息的身影,目光熠熠,雪亮无比。

……

“混蛋!!”

阁罗凤面孔扭曲,这位西南洱海的霸主此刻比王冲想象得还要愤怒。那些后方的粮仓不止承载着几十万大军的军粮,而且还承载着他阁罗凤一辈子的夙愿和梦想。

没有了军粮,无论胜败,这一战之后,阁罗凤都必须退兵。而乌斯藏人只怕比蒙舍诏人退的还要快。

没有了乌斯藏人的策应,蒙舍诏绝对无法抵抗下一波的大唐进攻。

而大唐西南,所有的百姓受到战争的影响,要么躲进了深山老林,要么举家迁离逃难,要不然就将粮食埋藏起来。

就算阁罗凤有心搜刮粮食,也是耗时良久。更重要的是,如果分散兵力,面对大唐未来的攻击,蒙舍诏将不堪一击。

阁罗凤准备了几十年的梦想,几乎要毁于一旦。

“毁掉我的梦想,我就先毁掉安南都护军,再杀掉你!今天你们所有人都得死!”

阁罗凤浑身颤抖,彻底的出离了愤怒。

蒙舍诏死伤那么多的士兵他都没有愤怒过,但是当远处浓烟腾起,粮仓被烧,阁罗凤彻底的愤怒了。

“咔嚓!”

一股力量从阁罗凤体内传下,透过双腿贯彻到脚下的马车,只听一声脆响,这架华丽的镶金青铜马车,瞬间四分五裂。

阁罗凤身躯坠下,从马车上落到地面,那一刹,大地都在颤抖。

嗡!

阁罗凤面孔扭曲,神色狰狞,一股股浓烈的杀气凝如实质,从他身上爆发而出。阁罗凤身周的空气全部扭曲起来。

迈开步子,阁罗凤大步朝着山上走去,大地在他的脚下颤抖,阁罗凤每踏出一步,脚下的大地都剧烈的颤抖一分,就好像无法承受他的重量一样。

这位洱海的君王,此刻再无半点帝王的气息,只余下心中满满的杀念。

“都给我死!”

阁罗凤脚下一踏,砰的一声,忽然冲天而起,当从天上落下的时候,已经是几十丈开外。

嗡!

当阁罗凤向着山上走去的时候,一股金色的烈焰从他体内升腾而起,这股金色的烈焰见风就长,不停的膨胀变大。

当阁罗凤到达半山腰处的时候,那金色的烈焰已经变换成了一尊十几丈高的巨大佛陀,一半赤金明亮,如火如焰,另一半漆黑如墨,如铁如钢,六条金黑两色手臂如扇张开,大踏步朝着山上走去。

轰隆隆,巨大的佛陀过处,大地轰鸣,一块块岩石轰然裂开。

“挡我者死!王冲,你毁朕的粮仓,朕要你拿命来还!”

阁罗凤雷霆般的怒吼响彻战场。

西南战场共有三名大将级别的人物,火树归藏和段葛全各算一名,而阁罗凤则是隐藏的第三人。

从开始到现在,阁罗凤身为洱海的君王,从来都没有出过手,这是他第一次出手。

火树归藏和段葛全两名大将出手,就已经给安南都护军造成了庞大的压力,如今蒙乌联军之中,同时出现了三名顶级的大将,这一刹那如同暴风来袭,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

“公子,不好!快走!”

看着山下走来的,阁罗凤化身的蒙舍诏“辟支佛”,老鹰脸色大变,即便隔了很远的距离,他都能感觉的到,阁罗凤体内那种浩如烟海,充满毁灭性的恐怖力量,还有一股彻底疯狂的杀意。

王冲彻底毁掉了蒙舍诏的粮仓,但也招来了这位洱海君王的疯狂杀意。

王冲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居然能招来阁罗凤这位洱海君王如此的重视和疯狂的杀意,甚至不惜亲自出手来杀他,说出去很难有人相信。

但这个时候,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老鹰,让开!”

王冲拨开老鹰,他的眼中此时闪烁着一种特别的光芒。

“其他什么时候我都可以走,但是现在绝对不行。”

王冲的眼中闪烁着一种莫名的意义,但就算跟着他这么久的老鹰,也不明白着意味着什么。

“阁罗凤,大钦若赞,哈哈哈…,你们已经输了。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们还不明白吗?这一场战争你们已经彻底的失败了。蒙舍诏和乌斯藏都将为此付出代价!”

王冲哈哈大笑,这是绝粮之计,乌斯藏和蒙舍诏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可言,就算他们胜利也是惨胜。

——虽然王冲绝不这么认为!!

听到王冲的声音,山脚下,大钦若赞脸色骤然一白,被王冲逼到这种地步,他已经无话可说,但是另一端,阁罗凤心中的怒火,就像被点燃一样,越发的炽烈了。

“臭小子,我要你命!”

阁罗凤身形一跃,加速往山上冲去。在山顶的边缘,他已经看到了王冲的身影,他的双脚分立,就那么看着自己,一动不动,没有丝毫的畏惧。

“来吧,阁罗凤!我让你杀!”

狂风号号,王冲望着山下的阁罗凤,衣袍猎猎,眼神雪亮无比。

而这种态度,越发的刺激到了阁罗凤。

西南之战,发展到这种地步,如果说有一个人是阁罗凤必杀的,那一定是王冲。阁罗凤心中对王冲的杀念,现在比大钦若赞还要厉害。

“你想死,朕成全你!”

阁罗凤望着山顶,眼中只剩下王冲这个罪魁祸首一人。他浑然没有注意到,当他的注意力被王冲吸引的时候,冥冥中两道目光早已落到了他身上。

“砰!”

阁罗凤脚下一踏,巨大的“辟支佛”六臂张开,猛地腾空而起,朝着山上冲去。

“不好!”

“陛下,小心!”

突然之间,两声焦急的大喝从左右传来。这一幕突如其来,就连阁罗凤都吃了一惊。更重要的是,阁罗凤分明听出这是火树归藏和段葛全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

仓促之间,阁罗凤脑海中一片混乱。

“陛下,快闪开!”

阁罗凤从未听过段葛全如此惊慌,撕心裂肺的声音。而且,阁罗凤不是在和鲜于仲通战斗吗?

火树归藏不也在和王严战斗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轰!轰!

还没等阁罗凤反应过来,电光石火间,耳中接连传来两声轰鸣。同一时间,两道恐怖的气息同时向着自己急速接近。

“不好!”

阁罗凤反应再慢也知道出了变故,只可惜,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为了这一刻,王严和鲜于仲通已经等待太长时间了。

“阁罗凤,等你好久了!”

“拿命来,终于等到你了!”

大地轰鸣,地动山摇,就在无数人惊恐的目光中,整个战场发生了所有人都预料不到的一幕:

阁罗凤怒火攻心,浑然没有注意到,当王冲出现在山顶的那一刻,他已经被引到了鲜于仲通和王严中间的地带。

最后一场决战,整个过程中,王严与鲜于仲通一直和火树归藏、段葛全激战,两人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就连火树归藏和段葛全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征兆。

但是当阁罗凤走到两人中间的时候,一直陷入激战之中的鲜于仲通和王严居然不约而同的舍弃掉了各自的对手,就好像蓄谋已久一样,不顾一切的扑向阁罗凤。

“巨灵一击!”

“天神一怒!”

嗡,战场一片哗然,就在无数人惊恐的目光中,庞大的“巨灵天神”和“金钢天神”拼劲全身的力气,以最强的招式左右夹击,同时轰落在毫无防备的阁罗凤身上。

单打独斗,阁罗凤根本毫无畏惧,但是当王严和鲜于仲通联手,就算是阁罗凤也不是对手。

“啊!——”

阁罗凤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就在段葛全、火树归藏,还有所有蒙舍诏将士惊恐的目光中,阁罗凤化身的蒙舍诏“辟支佛”猛烈的爆炸开来。

光焰散去,阁罗凤的身体在半空中显现出来,翻滚着,被巨大的震荡波掀往山下。噗,阁罗凤身体还没有落地,就已经双目紧闭,脸色苍白,猛地喷出一口血来。

“陛下!”

“不好!陛下出事了!”

“快去救陛下!”

……

山峦上下,所有看到这一幕的蒙舍诏人,满目惊慌,一片大乱。阁罗凤是整个蒙舍诏的君王,也是整个洱海六诏的统治者,在整个蒙舍诏帝国,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和巨大的号召力。

只要他一句话,甚至无数人愿意为他去死。

谁也没有想到,阁罗凤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事。

“父皇!——”

山体上,凤伽异脸色苍白,全身颤抖,转过身来,想也不想,不顾一切的往阁罗凤坠落的地方扑去。

【哈哈哈,不好意思,发晚了,发晚了!对了,大家多多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啊,搜索皇甫奇就可以了。另外今天两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