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一切的起点,张虔陀(一)/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三十九章

王冲的根骨本来已经达到了龙骨级别,但只是最初级的蛟骨,但是这一刻,王冲的根骨直接从最初级的蛟骨一路突破到了最顶级的境界。

更重要的是,王冲感觉到除了身体强度和根骨的变化,自己似乎还发生了其他的变化。

“对抗世界的束缚,以及主宰命运的能力,这到底是什么?”

王冲心中暗暗诧异。虽然他早就已经知道这项奖励的内容,但是到现在为止,王冲都不知道这种能力到底是怎么增加的。

“恭喜宿主达到‘命运的掌控者’成就,开启全新奖励内容。”

还没等王冲回过神来,脑海中又出现了新的变化,闪烁的金光中,两项全新的奖励出现在王冲面前,一个代表着“术”,另一个代表的是“势”。

“成功了,招式、术法居然还有运势的奖励!”

王冲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大串全新的兑换内容,心中一片欣喜。

“西南之战结束,宿主击杀42万蒙乌联军,奖励2100命运能量点,安南都护军战死6万名,扣除290命运能量点,恭喜宿主获得1810命运能量点。”

“另,宿主完成‘命运的试炼’任务,获得600命运能量点的额外奖励,总计宿主获得2410命运能量点。”

……

嗡,听到脑海中的声音,王冲浑身剧震,整个人都惊呆了。

“2410?!”

王冲张大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

西南之战,他的整个心神都放在击败蒙舍诏和乌斯藏,根本就没有想过命运之石的奖励问题。

王冲也没有料到,整场战争结束,他居然可以获得如此大的奖励。

“这怎么可能?”

王冲呆呆的,久久回不过神来。

不过仔细想想,西南之战中每击杀一万名蒙乌联军,他就可以获得50点命运能量点奖励。

而整场战争,他一共击杀了42万名蒙乌联军战士。这一点恐怕连命运之石都没有想到,这才会造就如此惊人的奖励。

从重生到现在,这可以说是他获得的最惊人的奖励。但是想一想,西南之战对于大唐的意义,对于整个中土的影响,以及自己在这件事中所冒的风险,王冲又释然了。

“不可思议!”

王冲喃喃自语。这一刹那,他突然有些明白试炼任务的含义了,里面有巨大的风险,但同时也蕴含着巨大的收益。

2410命运能量点,这恐怕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了。

哒!哒!

就在王冲一个人沉思的时候,突然一阵哒哒的脚步声传人耳中。王冲心中一动,睁开眼来,只见老鹰肩膀上停着一只信鸽,手中拿着一张圈起来的信纸,急匆匆走了过来。

“公子,您的信,是那一位的……”

说到后来,老鹰的声音压得很低。

王冲神色微变,从老鹰手中取过信纸,只是看了一眼,立即收入怀中。

“这件事情除了我们之外,不要让任何一个人知道,就算大都护和我父亲那里也是一样。”

王冲一脸凝重道。

“属下明白。”

老鹰点了点头,很快离开。

等到老鹰离开,四周空无一人,王冲终于展开了那张纸条。信是消失了很久的独狼寄来的,整封信只有寥寥几句话。

“独狼拜上,属下一切安好,望公子勿挂念。任务已经完成,随时等待公子召唤。”

下面是一行小字,还有一个独狼的特殊标记。

看完纸条,王冲五指一缩,微微一震,立即将掌心的纸条震成粉末。

站起身来,王冲大步朝着山下走去。

“李嗣业随我来!”

王冲朝远处叫了一声。

“是,公子!”

战马隆隆,李嗣业乘着一匹汗血宝马迅速电射而至。

西南之战,李嗣业率领的一千铁骑立下汗马功劳,而且作为未来的神通大将,李嗣业对于大唐也是忠心耿耿。

现在,王冲也俨然把他视为了自己的心腹。

“老鹰,告诉父亲和大姑父,就说我带兵出去巡逻,稳定人心,另外顺便处理一些私事。如果有事,用信鸽通知我,我会随时回来。”

王冲道。

“属下明白。”

老鹰远远的应了一声,眼中闪过一抹精芒。

王冲不再多说,带着李嗣业还有几名精骑如飞而去。

现在的西南,戒备森严,全民皆兵,在跟蒙舍诏,乌斯藏交界的地方,每天都有大量的信鸽,鹰雀侦查,更有大量的民众参与进来。

现在的蒙乌边界只要有一丁点的动静,安南都护军都能马上知道并且做出应对。

所有的一切已经安排妥当,而且安南都护军也有自己的一套系统,用不着王冲去操心。

……

从山峦出发,沿着东南的方向,一路上王冲看到了许许多多荒废的城池和村落,这些往日里热热闹闹的地方,现在变得空空荡荡。

西南之战虽然持续了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但对于生活在这里的近百万百姓来说,却是史无前例的巨大冲击,恐慌到处蔓延,许多人挈妇将雏,举家迁移。

不过好在战争已经结束,安抚的布告贴的到处都是,许多人慢慢从深山之中返回过来。

“要不了多久,这里就能完全恢复了。”

王冲骑着白蹄乌,停在城池的街道上,望了一眼四周,暗暗道。

“驾!”

从这里出发,两天之后,在一处偏僻的小城郭外,王冲停了下来。

“你们停在这里,李嗣业你跟我来。”

王冲留下几名随行的侍卫,带着李嗣业进入到了这一处荒废的城郭中。

黑烟袅袅,城郭中一片战火焚烧过的迹象。许多地方,城墙倒塌,一片焦黑。西南之战,乌斯藏和蒙舍诏的军队,虽然被王冲和安南都护军拖住,没有能够造成太大的破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战争就对西南的百姓没有任何的影响。

不论是战后的那些蒙乌溃兵,还是前期的零星战斗,都使得西南的一些城市和村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这里应该有一小队的乌斯藏骑兵来过。”

李嗣业跟在王冲后面,目光扫过周围的断壁残垣,突然开口道。

王冲说是出来巡逻,但是给李嗣业的感觉,却完全不是如此。他的目的极其明确,但是说实话,李嗣业一直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王冲带着自己要去做什么。

“覆巢之下无完卵,这一战幸好我们赢了。”

王冲感慨道。

这场战争只有他知道,如果没有自己的介入,将会是什么样子。那时候看到的也绝不只是这一两处烧毁的城郭。

“到了!”

正说着,王冲突然停了下来,转身走进一间颓败、残破的房间。房间里一片破旧,墙壁都是乌黑的,所有的桌椅、茶几全部被踢碎在地,锅碗盆瓢的碎片撒得到处都是。

而靠墙壁的地方,整个房间里唯一的灶台也被彻底捣碎。

“你在外面等着,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叫你的。”

王冲开口道。

“是,公子。”

李嗣业点头道。

经历了一场西南之战,李嗣业对于王冲的态度,也从百般的不服气转变成了彻底的心悦诚服。

现在不管王冲说什么,他都不会有任何的异议。

王冲点了点头走进了里间,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王冲扫了一眼,突然伸腿在地面连踏三下。

“是公子吗?”

一个微微的声音从地底传来,若不可闻。

“是我,独狼开门。”

王冲低沉着声音道。

咔嚓嚓,一阵机括的声音从地底传来,也就是片刻的时间,王冲身前一块地板挪开,露出里面黑黝黝的洞口。

洞口处,隐隐有一道台阶延伸到里面。

王冲微微一撩衣袍,没有丝毫的犹豫,沿着洞口处出现的台阶,走了下去。

“嚓!”

黑暗中传来一声火花的声音,慢慢的一点火光在王冲眼中扩散,渐渐变得明亮起来。

“公……子……”

火光里,独狼沙哑着嗓音,披头散发,憔悴的样子把王冲吓了一跳。隔着很远的距离,王冲都能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独狼,你怎么了?”

王冲心中一惊,赶紧上前扶住了独狼。

“咳……咳,公子放心,那些人想要追杀我,不过我命大,还死不了。”

独狼抬起头,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那满口白牙在黑暗中特别显眼。

“别硬撑了。”

王冲看了一眼,突然伸指在独狼的膻中穴,然后扶着身子虚弱的独狼坐到了椅子上面,顺势将一个白色蜡封的药丸塞入他的嘴中。

“这是一颗疗伤药,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火光里,独狼一身的剑伤、刀伤,看得王冲触目惊心。

“咳,谢谢公子。”

吞下王冲从宫中得的疗伤圣药后,独狼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咳嗽也没有那么厉害了,皮肤下也隐隐有血色透出来。

“你们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还有那些追杀你们的人,知道是什么身份吗?”

王冲问道。

独狼苦笑,就将自己逃脱的过程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原来在剑南城中,独狼一直蛰伏了很长的时间,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次机会逃了出来,只不过那些神秘的黑衣人一直在找寻他们的踪迹。

有好几次,独狼都差点死在他们的剑下,不过好在这个时候,张虔陀醒了过来,两人才顺利的逃脱。

“那些黑衣人,你就没有抓住一个活口吗?”

王冲皱了皱眉道。

“没有,那些人都是死士。只要落败被抓,就立即咬破牙齿里的毒药,服毒自杀。我试过撬下他们的装着毒药的牙齿,但是这些人要么开始咬舌,要么开始刎剑,要么自断经脉而亡。我已经跟他们周旋很久了,根本问不出什么东西。”

独狼苦笑道。

“另外,不久之前公子大胜,那些黑衣人也退得干干净净了,就算想抓他们也没有机会了。”

安南都护军的布告贴得到处都是,独狼显然也看到了。

王冲顿时默然。

【昨天这么多人加微博啊,吓我一跳。欢迎吹,吹更,所以三更吃翔的那位……还是轻易不要许下这种可怕的诺言了,好危险的!哈哈,大笑三声!^-^】

【欢迎关注我的微博、微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