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再见苏正臣(二)/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四十五章

“前辈!”

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王冲走过去,在老人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神态恭敬,认真无比。

如果让京师里的人知道,刚刚在西南大捷,立下天大功劳,被整个大唐视为英雄凯旋的王冲,居然会对一个老人如此恭敬,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

但王冲心知肚明,眼前的老人,不管是任何人的大礼,他都受得起。

因为他就是苏正臣,大唐的军神,太宗时代就已经名闻天下的传奇存在,就算是王忠嗣、张守珪这些名将,在他面前也是暗淡无色。

“来了。”

苏正臣的声音很轻,就像一个普通的老人一样,完全让人无法联想到,他就是那名名动天下的大*神。

“坐吧。”

苏正臣头也没抬,指了指棋盘的对面道。

“嘿嘿嘿,师哥。”

一个可爱的小脑袋从苏正臣的肋下钻了出来,两只眼睛在灯光中亮闪闪的,看起来古灵精怪,正是常伴在苏正臣身边的“小坚坚”。

“小家伙。”

王冲笑了笑,伸出一只手掌,宠溺的摸了摸他头顶薄薄的短发。

“师哥,我跟你说,知道你回来,师父可是等了你很久。”

小坚坚故意压低声音道。

“多嘴!”

苏正臣头也没抬,但却有一根手指敲在小坚坚的头上。

“不好玩,师父生气了。”

小坚坚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很快把头缩了回去。

王冲看了一眼旁边的苏正臣,眼中若有所思,很快在苏正臣的对面坐了下来。

“陪我下一局吧。”

苏正臣终于抬起头来,指了指对面的棋罐。橘红色的灯光照耀在他的脸上,变幻不定。

“是,前辈。”

王冲笑了笑,拿过一旁的棋罐托在手中。不过当王冲看到里面的棋子,顿时微微一怔。以往王冲和苏正臣下棋的时候,都是苏正臣执白子,王冲执黑子,白子先行。

但是这一次,苏正臣给自己的棋罐全部都是白子。

“以前的你,只是有些小聪明,所以我让你执黑子,但是现在的你,已经配得起这些白子了。”

苏正臣的声音从空气中淡淡的传来。

一刹那,王冲仿佛明白了什么,夜色微凉,但王冲胸中却涌起了一股暖流,隐隐有些感动。

苏正臣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毫无疑问,他已经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自己的认可。这是之前的自己,所没有的感受到过的。

“下棋吧。”

没等王冲开口,苏正臣已经抓起了手中的棋子。

“是。”

王冲坦然一笑,首先落下了一颗白子。

这盘棋一直从深夜,下到东方见白,最后就连苏正臣旁边的灯笼都快熄灭了。

“可以了,我输了。”

最后一刻,苏正臣弃子认输,毫无疑问的落败了。不过尽管如此,苏正臣却没有丝毫的沮丧,反而显得异常的开心,就好像赢的是自己一样。

“文成不爱财,武臣不惜死,这才是国家社稷长盛不衰之道。冲儿,这次的西南之战你干的不错,没有为大唐丢脸!”

苏正臣说着,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王冲一脸的欣慰。

“是,前辈。”

王冲低下头来,心中一片感动,苏正臣寥寥数语,但却已经是对他的最大肯定了。苏正臣从来不轻易参与朝政,更不涉及边陲,整个帝国,能得到他这种肯定的人寥寥无几。

为了得到这寥寥几句肯定,不知道多少人愿意争的头破血流,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上次给你的白子还在吗?”

苏正臣突然开口道。

“在的。”

王冲连忙从怀里取出了那枚白子。

“给我。”

苏正臣从王冲手中接过白子,只是轻轻一弹,又还给了王冲。

“你身上的血气过于刚猛,这种血脉的问题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暂时帮你压住,护住你的经脉丹田。其他一切就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就在王冲低头查看手中的白子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还没等王冲反应过来,砰,王冲右肩微麻,一只手掌轻轻拍了一下他,只是一刹,那只手掌便收了回去。但是眨眼间,却有一股磅礴的,强大的难以置信的剑气,如同洪水一般,冲入王冲的体内。

和王冲以往感受到的剑气不同,这股剑气虽然强大绝伦,凌厉无匹,但却蕴含着一股强大的生机。

这股剑气刚一冲入王冲体内,立即分成成千上万,散入王冲的七经八脉,和丹田位置。

“坚儿,天亮了,我们走吧。”

一个声音从耳边传来,王冲抬起头,只见一道身影大袖飘飘,带着那名七八岁的小孩,向着远处行去。

“前辈,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再次相见?”

王冲心中一动,忍不住脱口叫到。

“等到时机到来,会有再见之期的!”

苏正臣的声音从风中飘来,一老一少迅速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王冲望着两人远处的身影,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感觉。他深深知道,这一去之后,两人又会进入那座深深的府邸之中,与外界隔绝。

再想见到他们,不知道又要等多久了。

整了整心神,王冲很快返回了府中,拜见了自己的母亲,王冲很快趟下睡觉。西南之战他几乎没怎么合眼,现在回到京师,也可以好好休息了。

……

当王冲在家中好好休息的时候,整个皇宫中早就已经是闹翻天了。圣皇的旨意已经下来,着礼部和六部,以及朝堂上的公卿一起商讨西南众将的封赏问题。

不管是鲜于仲通,还是王严,王符,又或者西南的其他将领,他们的封赏全部没有问题。唯独王冲的封赏出现了问题。

“这不合礼数!王家幼子王冲,根本没有一官半职在手,如何封赏?”

“不错!他虽是出生于将相之家,但是只是平民庶子而已,连安南都护军的军册上都没有他,怎么封赏?”

……

朝堂上面,几名礼部,还有鸿胪寺的官员,还有朝廷的御史纷纷出言阻止。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就算想要封赏王冲,也要依据朝堂的规矩法度来。无规矩不成方圆,难道要因为一人而乱法吗?”

蟠龙柱旁,段御史神色凛凛,大有一人而独战天下的架势。

他倒不是和王冲有仇,只是朝廷要大加封赏王冲,这样就乱了朝廷的法度。作为御史,就是应该不畏权贵,誓死守护朝廷的法度,不管上至君王,下至臣民百姓,只要违背了朝廷的法度,都必定誓死弹劾,抗争到底。

而且从古至今,由大唐立国之日起,还没有对一个“平民”进行大肆封赏的先例。

不远处,齐王冷眼旁观,心中早就是乐翻了天。

西南之战中,他已经过于显眼,已经不适合再跳出来了。所以他特别联系了鸿胪寺和礼部的人,再找了这些个刻板守旧的御史,为的就是打压王家那个最显眼的麒麟子。

整个王氏一族,不管是王亘,王严,王符,还是其他人,在齐王的眼中,全部都是潜力有限。

如果他们真的那么厉害,早就已经封王封侯了,哪里还轮得到现在。唯有这个王冲,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

一个只有十七岁,就已经能够打败大钦若赞、火树归藏的存在,这已经让齐王嗅到了当年的九公的味道。

当年九公在位时,他们齐王府一脉,几乎被压得死死地。齐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在朝堂中出现一个这么厉害的对手。

而王冲身上没有一官半职,更没有军队的编制,这就是最大的死穴。按照朝廷的规矩,王冲不在军伍的编制之中,就没有办法记录军功。

王冲就算在西南立下再大的功劳,也一样和他无关。

“哼,那按照段御史的意思,王冲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我们是不是还要治他私自豢养军队,锻造武器,干扰战斗指挥的罪啊?”

一个怪怪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没等其他人说话,段御史的对面,另一名朝廷的御史说话了,声音中满是讽刺。

“杨御史!”

看到那名说话的御史,段谦顿时脸色一变。那名出言讽刺他的御史,两鬓斑白,赫然是他以前的上司杨维。

如果反驳他的是其他人也就罢了,但偏偏是同为御史的杨维,而且还就是他的顶头上司。

段谦顿时被说的脸孔通红,但是只一会儿他就恢复了正常。

“有何不可?”

段谦梗着脖子道。朝廷有朝廷的法度,违背了法度,就算是自己的上司又如何?

“哼,所以你的意思,是把王冲收了,关押进监狱,然后你去带领大军,亲赴战场,带领大唐的战场击败大钦若赞,击败火树归藏,击败段葛全,还有周边野心勃勃的那些异邦番主,保护大唐的百姓是吗?”

突然之间,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段谦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枯瘦的手掌突然伸了过来,捏住他的耳朵就是狠狠一掐,然后猛的扭了起来。

哎哟哟,刚刚还刚正不阿的段谦立即痛得叫了起来,不过更让他心惊的,还是身后掐他的那人的身份。

【第二章已更,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