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大唐圣皇!/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五十一章

“上辈子其实有个评判,齐王虽然是亲王出身,但是天皇贵胄,所有的功法丹药,一样不缺,修练武功远比一般人要容易的多。所以,虽然足不出户,但齐王的修为已经凛架于绝大多数武者之上,位列当世顶尖之列,甚至比之哥舒翰、夫蒙灵察这样的帝国悍将都要强大一点。”

“高力士居然可以把他震飞,简直是不可思议!”

王冲心中此起彼伏,一刹那间,眼前这位憨态可掬,胖乎乎,跟尊弥勒佛一般的大内总管太监,突然变得高大无比,深不可测,不过,其实最令人吃惊的,还是高公公居然敢对齐王出手。

这才是最让人吃惊的!

“疯了,完全是疯了!”

观礼台上,所有人都傻眼的。

齐王在朝中向来难制,王侯将相,所有公卿,哪个敢随便对他出手。就算是王家这样的将相之家,也对于齐王百般忌般。对齐王出手这种事情,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但是高力士连想都没想的就把他震飞了。

“冯元一,你敢!!”

白玉丹墀底下,齐王的怒吼声,响彻整个天空。他从地上猛的爬起身来,浑身杀气暴涌,一双仿佛野兽般目光,恶狠狠的望向了白玉丹墀顶端的高力士。

死奴才!

只不过是天家的一个奴才罢了,连男人都不算,他居然敢对自己动手,简直罪该万死!

齐王眼中凶光四射,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高力士现在早就死了成千上万次了。

“齐王殿下,观礼仪式还没有结束,你这是准备去哪里呢?”

高公公站在高高的白玉丹墀上面,居高临下道。他的脸色红润,面带笑容,依然是那种憨态可掬的样子,即便齐王叫出他俗世的真名,脸上也看不出丝毫动怒的神色,让人完全无法揣度他的真实想法。

“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我杀了你!——”

齐王心中杀气大炽。

“吟!”

声音一落,突然之间,金光爆射,漫天龙吟,一股磅礴的气息如同风暴一般突然从齐王身上爆发出来,就在无数人的目光中,虚空扭曲,就在齐王的身体上方,一条如同山峰般庞大的金龙,怒啸着,猛然从虚空深处冲天而起,而目标……赫然是遥遥对准了高台上的高力士。

高力士又怎么样?

大内总管太监又怎么样?

惹怒了他,一样杀了他。他就不相信,以他堂堂齐王,皇亲贵胄的身份,他们敢把他怎么样!

“殿下,不可!”

姚广异整个人都失态了。

高力士是谁?他确实是个太监,身份低微,不可能和齐王这种尊贵的皇亲贵胄相提并论。但是那只是普通的太监,在整个大内皇宫,包括京师,除了齐王,谁敢把这位高力士高公公当成普通的太监?

在圣皇身边侍奉了几十年,一起经历了当年的皇子之争,从龙之祸……,以高力士立下的种种功劳,在皇宫中的地位又岂是凡俗的“太监”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嗡!”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众目睽睽,齐王和高公公这两位当世的绝顶强者就要在皇宫中大打出手,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轰隆,大地震动,一股磅礴的气息,威严、尊贵,突然如同洪水一般从皇宫深处迸发出来,瞬息之间笼罩整个大唐皇宫。

嗡,风起云涌,原本还是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滚滚,变得一片阴沉。一股王冲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凌驾于天地万物之上的强大气息,瞬间出现在所有人的感知当中。

在这股威严、尊贵的气息面前,每个人都犹如蝼蚁一般的渺小,哪怕是齐王和高公公,这种当世的强大存在,在这股庞大的气息面前,也变得暗淡无色,犹如萤火之于皓月一般。

“放肆!”

一个声音从太极宫的深处传来,在这股声音面前,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栗,就连刚刚还嚣张跋扈,想要对太极宫前的高力士动手的齐王,这个时候也是满面惊恐,五体投地,跪伏在白玉丹墀前。

“陛下!”

齐王脸孔朝下,浑身发抖,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他虽然平时嚣张跋扈惯了,不管什么事情都是由着性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那也是看对象。

在圣皇面前,还没有人敢那么放肆。

圣皇虽然宽厚,所有朝政,都任由大臣各抒己见,就算是老御史段曹掌掴段谦这种事,只要圣皇没有发话,在朝堂上这些全都没有问题。

放眼天下,历朝历代,对于大臣能这么宽容,放纵的,也就只有当今的圣皇了。齐王之所以在京中能够那么肆无忌惮,也和圣皇的这种宽容的御下之道有关。

但是,一旦圣皇发起怒来,就算齐王这种桀骜不驯之徒,也只能低下头来,大气都不敢出。

“轰隆!”

大地震动,虽然眼前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众人分明能听到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太极殿内走了出来。

那脚步声,一下又一下,就好像踏在众人的心坎上一样。

嗡,一道巨大的阴影从皇宫内投射出来,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白玉丹墀的顶端,太极宫前,赫然多了一道黑影。

没有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任何动作,当那道身影出现的刹那,瞬间成为了整个天地的中心,天地、日月、山川、河流、乃至于万物都臣服在他的脚下。

他就如同一尊神祗一般屹立在整个皇宫的中心,一刹那,整个皇宫中的气氛变得肃穆无比。

齐王的脸顿时贴到了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阵山呼声中,整个太极殿前,所有的禁军侍卫,观礼台上的文武大臣,连同太极宫前距离最近的王冲在内,所有人纷纷跪伏了下去。

这一刹那,万籁俱静,针落可闻。

姚广义跪伏在观礼台上,一身冷汗都出来了。齐王的性格一贯如此,做事冲动,从来都是不怎么考虑后果的,事实上也没有多少人能够让他考虑后果。

但是这次不同。

西南大捷,圣皇封赏王冲,已经昭告天下,朝廷内外,文武六部,所有大臣都重视无比。齐王在这个时候冲动行事,终于惹怒了圣皇。

“李佑,你这是要现在离开吗?”

圣皇的声音高高在上,听不出任何的喜怒表情。

“微臣不敢。”

齐王脸色苍白,满面惊恐,豆大的汗珠唰唰的掉落在地上,瞬息间湿了一大片。饶是他平常胆大妄为,这个时候也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四周围静悄悄的,当圣皇说话的时候,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整个皇宫只剩下一个人的声音。

而此时此刻,对于这一点感受最深刻的,莫过于王冲了。

上辈子,圣皇是世所公认的真正的第一高手,也是所有人追认的,距离“神”最近的存在。

但是王冲也只是听过,上辈子他连圣皇的面都没有见过。

“节度使事件”王冲同样曾经面圣,但那时候,隔着长长的距离,根本不像现在这么近,而且圣皇也没有显露出自身深不可测的武功。

“太强了!”

王冲低着头,心中喃喃自语。圣皇的实力太强了,强到超出了想象。即便是上辈子,王冲最强大的时候,和眼前的圣皇相比,也是渺小的微不足道。

这一刹那,王冲突然有些深深的体会到,浩劫之后,那些大唐的前辈们谈起圣皇,言语间为什么会充满那么多的遗憾了。

西南之战,王冲也是屠杀了近万蒙乌战士的存在,修为不能说不高,但此时在王冲的感应中,眼前的圣皇就好像体内蕴含着一个世界一样,让人完全感觉不到他的极限在哪里。

即便以王冲当年“兵圣”的修为,也完全无法揣度圣皇的实力到底有多高。

这是真正的深不可测。

“既然如此,那你就跪在那里吧。”

王冲脸孔朝下,耳中依稀传来圣皇的声音,不高不低,蕴含了莫大的天威。

白玉丹墀下,齐王头压的更低,身体也颤抖的更厉害。

“王冲!”

圣皇的目光一转,很快落在了身前的王冲身上。

“西南之战,你主动请缨,统帅大军,打败蒙乌联军,维护了帝国,也维护了西南百姓的安全,朕很高兴你有这样的拳拳报国之心,王氏一族也不愧是我大唐的忠烈一族。朕很高兴九公有你这样的子嗣。”

太极殿前静悄悄的,听到这番话,很多人脸上都露出了嫉妒的神色。圣皇这番话乃是对于整个王氏一族极高的评价,这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只凭这句话,只怕最少都可以护得一个家族几十年的周全,更可以蒙荫后世,即便家族没落,子孙不肖,也能过上一个体面的生活。

“冲儿,你这是替我们整个王家争光啊!”

王亘显然也明白了这句话的分量,整个人激动的脸孔通红。为官几十载,今天可以说是他最开心的一天。

“王冲不敢,这本来就是鲜于将军和西南将士的功劳。王冲只是尽了分内之事而已。”

王冲跪伏在地上恭敬道。

【今天两更,催更的结果。所以,催更欢迎去微博,看番外和人物资料欢迎看微信公众号,大家搜索皇甫奇,关注我就可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