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天子门生!/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五十二章

“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你不必谦虚。”

大地嗡鸣,圣皇威严的声音响彻在皇宫的每一个角落。

“王冲,你还没有字吧?”

“嗡!”

听到圣皇的话后,观礼台上的文武大臣一片嗡然,许多人纷纷抬起头来,看向上方高高的太极殿,还有太极殿上那神祇一般的身影,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是,微臣今年只有十七岁,并不曾考取功名,因此未得长辈赐字。”

王冲沉声道。

大唐的赐字,并不是自己能取的,必须得是德高望重之辈才能赐字,这些人要么才高八斗,要么身份显赫,所以绝大部分人,其实只有名,而没有字。

圣皇是和王冲的爷爷同时代的人,虽然并没有王冲的爷爷岁数那么大,但也有五十多岁,比王冲的大伯王亘都还要年长。

从这一点来说,确实称得上是王冲的长辈。

嗡,人群越发的骚动,许多人都隐隐猜到了什么,但是依然不敢相信。只是这种怀疑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众人心中的猜测就印证了——

“很好,既然如此,那朕就赐你一个字!”

圣皇这句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呆住了,白玉丹墀下,齐王更是差点咬碎了满口牙齿。

赐字!

圣皇居然要给王冲赐字?

古往今来,皇帝给大臣赐姓的有,但给臣子赐字的,那是一个都没有。

“陛下要收王冲做天子门生?”

观礼台上,姚广异怅然若失。在老爷子身边言传身教几十年,姚广异一直都是心性沉稳,极其耐得住性子的,但是听说圣皇要给王冲赐字,也不禁心态失衡了。

封侯,封爵,赐字……

姚家当年立下那么大的功劳,也从来没有享受到过,如此隆重的天子恩泽。圣皇专门为王冲设立一个“少年候”不说,又要给他赐字,首开皇帝赐字的先河,这等恩宠,何其之重?

这是姚广异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殊荣!

而且——

“圣皇这是要给他免死金牌啊!”

姚广异的脸色苍白无比。

大唐的历史上,能像王冲一样力挽狂澜,以少敌多,反败为胜,拯救了近百万黎明百姓的人虽然不多,但是也绝非没有。

大唐战神王忠嗣,太宗时的名将,军神苏正臣,都曾有过这样的壮举,但是从来没有人像王冲一样,受到过这么隆重的赏赐。

姚广异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圣皇看起来对于王冲居然如此格外的厚待和青睐。

锵!

只听一阵清脆的剑吟,金光一闪,圣皇骤的从腰上抽出一柄金色的天子之剑,高悬于王冲头顶。

轰隆隆,就在圣皇抽出长剑的刹那,天空异象陡生,以太极宫为中心,一道空痕纵横而出,将整个厚厚的云层一分为二,金色阳光从天空铺洒而下,准确的落在下方的圣皇、王冲,还有后方巍然的太极宫上。

而圣皇威严神圣的声音,则在皇宫的各个角落响起:

“西南之战,起于洱海,这是你一切的起点,鲲游于水即为鲲,翱于天即为鹏。朕就给你赐字‘鲲鹏’吧,朕希望你不只游于水,还能翱翔于天。如天地之间的鲲鹏一般,成为我大唐的肱股之臣,忠烈之家!”

这一刹那,谁也不知道,圣皇的声音不只响起在皇宫,而且传遍京师,在所有人的耳中响起。

一向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热热闹闹的京师,这一刻确是安静若死。

“啪!”

城西的一座酒楼里,一名戴着黑色斗篷的男子,一个人坐在酒楼的角落里,默默地饮酒。突然听到这个声音,啪地一声拧断手中的竹筷。

“多谢陛下!”

此时此刻,王冲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听到圣皇给自己赐字“鲲鹏”,王冲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两世为人,王冲和眼前的圣皇只见过两面而已,而且还都是这辈子的事情。不过尽管如此,王冲对于眼前这位中土大唐,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却充满了发自内心深处的敬意。

一个把毕生都献给大唐,积极进取,扫除夷虏,将中土的版图和影响扩展到极限,并且亲手缔造了整个大唐盛世的“千古一帝”,无论如何都值得任何人去尊敬和追随。

锵!

一道恢弘的金光从空中闪过,圣皇手中的金色天子长剑,在空中一晃,又插回了腰上的剑鞘,所有的异象随之消失无踪。

王鲲鹏!

这一刻,王冲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字,而且还是天子赐字!

这是真正的天子门生!

王冲的封赏大典,随着圣皇的赐字在一片隆重的欢呼声中结束。而与大唐京师的热闹喜庆截然相反,此时的乌斯藏高原却是另一番景象。

牛羊的尸体成群成堆,散布在这片高原大地上,一只只不久之前还生龙活虎的牛羊,现在早就倒在了地上,圆睁着眼睛,化成了一具具尸体。

无数的苍蝇嗡嗡的飞着,如同乌云一般汇聚在这些尸体的周围。秃鹫不时从云层穿越而下,锋利的爪子刺入牛羊腐烂的尸体。

秃鹫警惕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獒犬,然后旁若无人的啄吃起来,然而这只是食腐生物的盛宴,对于人类来说,这些曾经的食物,已经变得非常的危险。

那种恶臭,即便隔了数里也能闻到,已经不再适合人类食用了。

这是一场从未有过的*,曾经强盛无比的乌斯藏帝国,此刻却深深的陷入严重的粮食危机中。

西南之战已经结束,但这场战争对乌斯藏造成的伤害还远没有开始。王冲派李嗣业在高原上散播的这场瘟疫,还在扩散之中,并且从阿里王系的领地一直蔓延到了王都。

大火没日没夜的烧着,牛羊焚烧的滚滚浓烟直冲云霄,久久不散。这是乌斯藏帝国王都大相,大论钦陵在这场危机中想出的唯一办法。

羊瘟的治疗秘方只有大唐才有,治疗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唯一的办法就是阻止。而大火焚烧,避免瘟疫蔓延,这是乌斯藏帝国四区五相想出来的唯一解决办法。

不过相比起瘟疫,西南之战才是现在整个乌斯藏帝国关注的焦点。毕竟这是一切的源点,二十多万乌斯藏铁骑东下,最后只剩下一万生还,整个阿里王系基本被废。

而不管是二十多万勇士的战死,还是这场波及整个乌斯藏高原的羊瘟,全部都绕不过一个名字——王冲!

“大钦若赞,你太另本王失望了。本王相信你的实力,才将你派到阿里王系,辅助四皇子,西南之战,你说想要和蒙舍诏结盟驱虎吞狼,本王统统都同意了,但是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乌斯藏的王都里,光线昏暗,一座座黄金铸造的巨大转经筒,叮叮的旋转着,距离转经筒不远的地方,一块块龙涎木,扔在一座座古朴、粗糙的青铜香鼎中,腾起一阵阵带着香气的青烟。

青烟弥漫,笼罩整个王都大殿,让一切都变得梦幻而不真实。

通过弥漫的青烟,可以看到一道人影,穿着宽松的白色袖袍,跪伏在地上,脸孔朝下一动不动,仔细看去,这人赫然是西南之战中被王冲击败的阿里王大相——大钦若赞。

西南大败,死伤惨重,瘟疫横行,成千上万乌斯藏牧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藏王震怒,直接一纸命令,将大钦若赞召到了王都质问。

“陛下,微臣,无话可说!”

大钦若赞跪伏在地上,根本没有辩驳。

“混账!!”

听到这句话,大殿中的藏王勃然大怒,葬送了二十多万精锐铁骑,引发了一场巨大的羊瘟,大钦若赞的回答竟然是无话可说。

藏王如何能忍。

“来人!革除他的职位,将他关押下狱,等到本王的处置。”

藏王的愤怒的声音如同雷霆一般,即便隔了数里也能听得到。

殿堂下,大钦若赞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这次进入王都,他早就想到了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置。

作为阿里王系的大相,同时身为整场西南之战的总指挥,这场失败他难辞其咎,任何处罚都丝毫不为过。

“这场战斗我输得心服口服。”

大钦若赞跪伏在地上,脑海中想起了遥远的大唐京师里,某个正在接受封赏的十七岁少年。

那场发生在大唐西南的战斗,旷日持久,他使尽了所有的手段,但最后还是敌不过那个少年,心中还有何话可说。

愿赌服输而已。

“砰!”

殿门打开,袅袅的青色雾气中,几名身披青铜重甲的王都武士,大踏着步子走了进来。这几名王都勇士,身材魁梧,手脚粗壮,在殿内扫了一眼,很快落在了不远处的大钦若赞身上。

王都守卫,只有藏王才能调动的精锐,全部都是千挑万选,实力非常强悍。一般也就在藏王有事的时候才会出动,而且绝大部分时候都不是太好的事情。

“等一等!”

就在几名王都侍卫大步走向大钦若赞的时候,藏王的身边,距离不远的地方,一道身影笼罩在青烟之中突然说话了。

“陛下,可以让我问上几句吗?”

那人说着突然离席,从桌案之后走了过来,青烟散开,只见那人留着八字须,皮肤白皙,整个人流露出来的气质和大钦若赞有着三分相似,但却比大钦若赞更加的沉稳厚重,目光也更加的锐利,睿智。

放眼整个乌斯藏帝国,敢在藏王面前如此胆大,自作主张的,也就只有五相之首的帝国大相,大论钦陵了。

虽然位列五相之首,但是大论钦陵的年纪反而比大钦若赞还要小一些,不过尽管如此,当大论钦陵一说话,不管是藏王,两名王都侍卫,包括殿下的阿里王系大相,大钦若赞,全部都露出了尊敬的神色。

在乌斯藏帝国,能以智慧称雄,说出来的话连藏王都必须尊重,也就只有一个大论钦陵。

大论是尊称,表达的是宰相的意思,这一点是大钦若赞所不及的。

乌斯藏帝国讲究的是实力,没有什么裙带关系,能成为乌斯藏的大相,受到所有人的尊敬,本身就足以说明问题。

【两更奉上,大家继续关注我的微博和微信啊,搜索皇甫奇就可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