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各怀鬼胎!/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五十五章

黑衣突厥叶护微微闭上眼睛,刹那间,脑海中瞬间出现一副截然不同的画面。山峦依旧是这座山峦,但却多出了无数的士兵,这些士兵衣甲各不相同,明显属于三个不同的势力。

所有人都在山上疯狂的厮杀。

而在密密麻麻的士兵中间,黑衣突厥叶护赫然看到了四尊庞大的巨人,而在这四尊巨人的前方,另一尊庞大的身影浑身金光,正在朝这里大踏步而来……

如果当日参加西南之战的三方强者在这里,看到黑衣突厥叶护脑海中的画面,必然会吃惊不已。

因为这名黑衣突厥叶护,赫然是将当日战斗的场景,在脑海中重现了一遍。那些地面的沟痕落在他的眼中,完全就是当时实时画面。

整个东西突厥汗国,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就只有*厥的鬼眼叶护了。

“明白了,阁罗凤就是在这里倒下的……”

鬼眼叶护抬头望着前方,突然开口道。

“王严和鲜于仲通,两大强者联手,一个巨灵天神,一个金钢天神,也怪不得阁罗凤会重伤,他太大意了。”

“可是阁罗凤也是一代明主,能够将蒙舍诏强大到这种地步,绝不是什么庸俗之辈。他怎么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这完全不应该啊!”

鬼眼叶护身后,一名*厥的将军皱着眉头,满脸疑惑道。

鬼眼叶护默然,事实上当时听到西南战败,阁罗凤重伤,生死未卜,他也是相当的奇怪。身为君王,坐镇后方,绝不轻易涉险,这是战场上最基本的原则。

阁罗凤坐镇后方,按道理怎么都不应该受伤。

这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

鬼眼叶护的目光疑惑的扫过周围,最后在掠过山顶的时候,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不是他不谨慎,而是有人在那时候引诱他。这个叫王冲的小子,好沉的心思,阁罗凤完全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了。”

鬼眼叶护深深地叹息一声。

虽然战斗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但是这里没有任何秘密能够瞒过他,他仿佛看到阁罗凤怒火中烧的时候,赫然看到一道身影站在山顶嘲笑自己。

正是那个嘲笑,让阁罗凤彻底失去了理智。

王冲,这个名字对于远在塞外,放牧草原的*厥来说,完全是个陌生的名字。在此之前从未听闻,但是今天不管是大唐还是塞外诸国,所有人都是如雷贯耳,想要不知道这个名字都是不可能了。

一个可以击败大钦若赞和火树归藏,斩杀数十万的蒙乌联军,这样的人物是任何一个势力都无法忽视的。

特别是考虑到之前还没有任何他的情报,因此收集他的信息就变得非常重要。

这种事情不是一般的小斥候能够做到的。

所有各方派出重要人物来查探,也就毫不奇怪了。

“……但是阁罗凤也不是傻子,那个王冲怎么就能确定他的策略就一定有用呢?”

身后的突厥武将一脸迷惑道。

“呵!”

鬼眼叶护沉吟片刻,忽然笑了起来。

“西南传来的第一封谍报还在吗?拿来我看看。”

“在的,大人。”

气流涌动,身后的突厥武将很快将一张突厥文的信纸递了过来。

“哈哈,果然如此啊。”

鬼眼叶护低头看了片刻,点了点头,不出所料的笑了起来。

“当时的消息上说,蒙舍诏后方浓烟滚滚,粮仓被袭,所有的粮草毁于一旦。蒙舍诏几十万的大军,人吃马嚼,不是一个小数目。更何况阁罗凤还野心勃勃,他还想以西南为跳板,另有更大的图谋。几百万担的粮食付之一炬,阁罗凤几十载的野心也随之付诸东流,这才是阁罗凤失去理智的原因。”

说到最后,鬼眼叶护深深一叹,眼眸中流露出深深的钦佩和忌惮。

“如果不是战斗到了最激烈的程度,阁罗凤的身边绝对不会没人;如果段葛全没有上场,也一定会劝止住他;如果不是十万安南都护军产生的压力太大,吸引了整个蒙乌联军太多的兵力,粮仓那里也绝对不会只有那么一点兵力。”

“无论是哪一种,只要缺少一环,那个小子就绝对不可能激怒阁罗凤,这场战争或许完全就是另外一个结局。自己在山顶正面吸引阁罗凤,又让王严和鲜于仲通化身的天神从旁伏击,所有的计谋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放眼天下,那么多的名将,那么多的战斗,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心思如此之深,谋虑如此之远的对手。真是个可怕的对手啊,真的很难相信他还只有十七岁。”

……

*厥收到的谍报上,只有王冲用兵如神的消息,但是对于鬼影叶护来说,通过实地勘察,他所收集到的信息,远比谍报上多的多。

鬼眼叶护完全能够想象的到,那位素未谋面的大唐少年,早在行动之初,就已经设想好了所有的环节。

洱海之畔的狮子城,天神之山上的钢铁城墙,乌斯藏高原上的羊瘟,还有蒙舍诏后方熊熊燃烧的粮仓……,所有的计谋,一环接一环,丝丝入扣,完全无懈可击。

鬼眼叶护只要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额头上冷汗涔涔,当大钦若赞和段葛全的目光还局限在眼前的战场的时候,那个十七岁的少年却已经超脱窠臼,将自己的目光放眼到了天下,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止得了他。

这样的心思,谋划,简直令人战栗。

大钦若赞和段葛全输给他一点都不冤,事实上,鬼眼叶护甚至有些庆幸,这场战争发生在东南而不是西北。

面对那个少年的,也是大钦若赞和段葛全,而不是自己以及背后的*厥汗国。

“告诉可汗,加快收集那个王冲的信息,一定要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如果有可能,就尽可能的干掉他,但绝对不能让他联想到我们。”

“是,叶护大人。”

……

西南的这座天神之山,作为蒙乌和大唐之间的战场,对于许多势力来说,注定是一座无法绕过去的坎。

此时此刻,来到这里勘探的也远不止东西突厥和高句丽那么简单。

就在天神之山的另外一处地方,几名目光深邃的胡商正聚集在一起。大唐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接洽四海八方的友邻,所有以前被拒之门外的胡商,都获得了允许,可以进入大唐的京师,甚至内陆活动。

对于大唐人来说,即便是在内陆见到一些胡人,也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只不过这些人深绿色的眸子泄露了他们的真正身份,这其实是一群大食人。

尽管对于胡人来说,大食人和他们其实差别很大,一眼就能辨认出来,但是对于大唐人来说,不管是胡人还是大食人,根本分辨不出,看起来全部都是一样的。

“找到了!”

一名大食人突然用外人根本听不懂的大食语叫道。

就在山脚下,一群大食人终于找到了他们想要找的东西。这是一块盔甲的碎片,安南都护军虽然已经打扫了战场,但是这么大的区域,数十万人的尸体,根本不可能打扫的干净,总会有一些“漏网之鱼”。

“好光滑的断口,好锋利的剑!”

一名大食人拾起地上的两块碎片,高高举起,眯着眼睛抬头观看。这是一块肩甲,而且是板甲做成的肩甲。

拿在手中可以感觉的到,肩甲很厚,而且很沉。

乌斯藏人做的盔甲,其粗糙程度,就连大食人都深深鄙夷,但是乌斯藏人在锻造上面专注,使得他们的盔甲即便粗糙,但却也达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

——虽然沉重,但却极其的坚固耐用。

这样的盔甲,即便以大食人的武器锋利程度,也不由感到深深的头痛。

不过这并不是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此时此刻,所有大食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两块肩甲碎块中央的切口上面。

“好光滑,好锋利,简直就好像镜子一样,这就是那个大唐人独创的乌兹钢剑吗?”

一群大食人看着空中的肩甲碎片,目中闪烁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狂热光芒。

相比起其他和大唐接壤的帝国,大食人相对来说,其实远没有那么热心。对于他们来说,有一样东西比这场战争更重要。

——乌兹钢武器!

在这场战争中,有一样对其他人来说不是太重要的小消息,吸引了整个大食帝国上上下下的注意,那就是有一支千人左右的小规模军队,装备了成建制的乌兹钢武器。在战斗中,正面击溃了十倍于自己的乌斯藏铁骑,而且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在战争末期,对整个蒙乌联军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和打击。

在以武器锻造帝国,锻造技术极其高超,极度追求高质量,高杀伤力武器的大食帝国,这个消息引起了巨大轰动。

要知道,仅仅只是一千把武器而已,而且使用这些武器的还是不太擅长骑战的大唐人。如果大食人拥有这样锋利的武器,哪怕仅仅是一万把,以大食人比乌斯藏人还要强的战斗力,恐怕也已经足以主宰整个战场了。

“不可思议!这么厚的板甲,居然就像纸一样被划开了。”

“是啊,我们的锻造技术虽然比大唐都要强大,但是也没有一柄武器可以做到这一点。”

“海德拉巴的铁矿石居然有这么可怕,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一定不敢相信。”

“可惜帝国的工匠们已经尝试了各种方法,根本就达不到这种地步。真不知道那个叫王冲的大唐人是怎么做到的。”

“乌兹钢武器的实战能力已经被验证了,无论如何,我们都一定要想办法得到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

一群人看着板甲上光滑的断口,目光狂热无比。不管以前的大食人是怎么样,那么从今天以后,所有的大食人,包括大食的工匠,全部知道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大唐少年的名字:

王冲!

这是真正的工匠之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