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碛西路上的驼铃!/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五十八章

许家的府邸深处,一名皮肤白皙,青丝如瀑,五官精致秀美的绝色女子正在房间中,坐在一张紫檀的精巧梳妆台前,对着一块青铜镜,微微侧着头,一遍又一遍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袅袅的香烟从紫熏炉中飘出,充斥在恬香淡雅的闺房中,女子的目光直直的看着眼前的青铜镜,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

“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

许绮琴突然幽幽的一叹,目光恍惚不已。

从家族里将她关闭在闺房中禁足到现在,已经有接近有两个月的时间。最开始她还能从侍女那里得到外界的消息,但是后来,被大伯发现之后,连侍女都被调走了。

现在的许绮琴根本收不到外界的任何消息。

大伯许鹤年不只将她禁闭,而且还派了四名家族里的顶级护卫,守卫在房间的四角,严防她逃跑。

许绮琴连续尝试了几次之后,终于不得不打消了念头。

“琴儿,你也不要怪大伯,其实大伯也是为了我们许家考虑,你想想那可是齐王啊,他现在在朝中可是如日中天,我们许家怎么可能和他作对。”

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许绮琴的父亲许仲年站在许绮琴背后不远的地方,一脸苦口婆心道。

许绮琴冷着脸,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梳理着自己的齐腰的,漆黑如墨的如云秀发,对于自己父亲的话,完全是听若未闻。

在禁足的这段时间里,父亲许仲年几乎每天都会过来,在她耳边长篇大论一番。如果是以往的时候,许绮琴多多少少还会听进去一些,但是这一次,她却完全听不进去。

“琴儿,你不要钻牛角尖啊!”

看到许绮琴听不到自己的话,许仲年心中越发的担忧了。

“你想想,那个王冲有什么好的,值得你顶撞大伯,把我们整个许家都牵扯进去,你冒这么大的风险,值得吗?而且,你在家族里关了这么久,你有看到那个王冲,或者他们王家为你做过什么吗?”

“父亲不必多言,女儿知道该怎么做,而且我也相信他一定会来找我的。”

许绮琴终于打断自己的父亲道。

“琴儿,你太傻了。爹爹虽然没什么用,但是在京师里待得时间久了,什么人没有见过。那个王冲只是在利用你罢了。而且爹爹还查过,他有好几个红颜知己,你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说不定他现在早就把你忘了,哪里还会来找你啊。”

“父亲!”

听到这句话,许绮琴俏脸一寒,手中的梳子梳到一半,砰的一声拍在紫色的梳妆台上,房间里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许仲年甚至吓得噔噔噔往后连退了几步,虽然名为父女,但是许仲年的性格一向懦弱,没什么主见,所以立场很不坚定。

这次也是迫于大哥许鹤年的压力,天天跑到许绮琴的房间里,从早到晚说个不停地疏导她。

“咚咚。”

就在许绮琴发怒的时候,突然一阵敲门声从外面响起。

“谁呀!我不是说过没有事情不要来打扰我吗!!”

许绮琴怒道。

“小姐,是王公子……”

门外侍女的话还没有说完,许绮琴闺房的大门嘭的一声,就被人从外面用力的推开,气流涌动,一道大红的身影挺拔俊俏,从外面走了进来。

“许绮琴,我来了!”

王冲跨过门槛,看着房间内的许绮琴,一脸微笑道。

“嗡!”

房间里面一片寂静,许绮琴扭过头,看着房间门口那道意气风发,熟悉又陌生的大红色身影,怔怔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王,王……冲!”

许绮琴喃喃自语,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的王冲,恍然之间觉得自己仿若在幻境之中一般。

“王冲!”

下一刻,还没等王冲反应过来,许绮琴突然一阵风般扑了过去,一把扑进王冲怀里,泪水瞬息中从眼中夺眶而出。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王冲怔了怔,显然没有料到这一幕,但是下一刻,耳中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带着哭腔的呜咽声。

“混蛋,你这个混蛋,我都以为你死了。”

“呵呵,我不是说过吗,我一定会回来的,又怎么可能死在那里呢?”

听到许绮琴的话,王冲迟疑了片刻,笑了笑,轻声的安慰着,双手也反过来,轻轻的抱了抱许绮琴。

许绮琴没有说话,只是抱着王冲不停的哭泣。

西南之战,王冲只带了几千雇佣来的武者,便义无反顾的冲向西南的战场。所有人都认为他死定了,因为没有人可以战胜那么庞大的蒙乌联军,就连许绮琴——

虽然她从来都没有说过,但她也深深明白,王冲这一去西南几乎是九死一生。无数次,西南的消息断绝,许绮琴都以为王冲都已经死在了那里。

但是她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助王冲,将各种粮草军械,源源不断的送往西南。

许绮琴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为了一个人如此的担忧,患得患失,如此的牵肠挂肚。当整个帝国最风雨飘摇的时候,当所有人都只知道惶恐担心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毅然而决绝的,毫无反顾的冲入那个战场之中。

那是许绮琴第一次认识到王冲,也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在那个十七岁,稚嫩挺拔的身躯里,蕴含着一颗炙热、勇敢,充满了无穷力量和担当的心。

西南之战后,虽然侍女曾经告诉过她,王冲还活着,但是许绮琴一直被禁足家中,根本接触不到外界的消息,没有亲眼看到,只凭侍女的一席话,又如何能够相信?

但是这一刻,当王冲真真切切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感受着他身上传过来的热量和温度,许绮琴才真正相信王冲还活着。

他真的从西南那个九死一生的战场活着回来了。

整个恬静淡雅的闺房里,只剩下许绮琴低低的呜咽声,王冲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抚着,他的嘴角始终带着一丝温馨的笑容。

房间里,许仲年怔怔的看着两人,呆住了。这一刻,他选择安安静静的站到一旁。

此时无声胜有声。

……

当整个大唐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的时候,历史的车轮缓缓推动,在遥远的西域,接近碛西都护府的地方,一阵叮咛咛的铃铛声从空气中传来。

在人烟稀少的碛西沙漠地带,一只白色的骆驼缓缓前行着,在它的脖子位置,两只金、银两色的铃铛震荡着,那响彻沙漠的叮咛咛的声音,就是从铃铛里传出来的。

“阿曼,我们还有多远才能到大唐?”

骆驼背上,突然传来一阵比黄莺还要婉转动听的女子声音。

“公主,再有半个多月我们就该到了。”

名为阿曼的侍女牵着骆驼,望着驼背上一名蒙着白色轻纱,身材妙曼,体态娇柔,但却神色哀怨的美丽少女轻声安慰道。

驼铃清脆,在这东行的路上,只余下主仆二人说话的声音,但不管是驼背上的白衣少女,还是一旁牵着缰绳的女侍,说的全部都不是中土的语言。

事实上,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这两人身上拥有浓浓的异域风情,无论深邃迷人的褐色眼眸,还是波浪般卷曲自然的头发,还是脸色的脸廓、线条,还是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质,都和唐人截然不同。

“……公主,你也不要伤心。中土大唐虽然距离我们的故乡遥远,但是这里也有我们不少的族人。而且,听说大唐极其富庶,是文明的国度,这样至少,我们生活方面不会有什么问题。只要完成了任务,哈里发也就会让我们回去了。”

阿曼软声道。

马背上,神色哀怨的白纱蒙面少女默默的看着前方,一动不动,每前进一步,她心中的哀怨就多上一分。

“阿曼,告诉我,那个叫王冲的唐人少年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阿莉亚幽幽道。

“公主,你知道哈里发对于乌兹钢有多么重视,我们本来就是以铸造技术著称。但是那些海德拉巴矿石到手已经这么久了,陛下召集了那么多厉害的工匠,却没有一个能够锻造出那种神奇的乌兹钢。很多海德拉巴矿石直接就废掉了,就算是乌萨马大师锻造出来的武器,也远远比不上那个大唐少年的乌兹钢,而且又黑又丑,完全没有那种美感。”

“我们大食向来以锻造优良的武器著称,但这么多大师居然锻造不出一枚乌兹钢,对于陛下来说,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所以公主可以想像陛下心中有多么的愤怒。”

阿曼开口劝导道。

阿莉亚只是长长一叹,再没有说话。

虽然贵为大食公主,按道理本该是锦衣玉食,享受成群仆人的侍奉,在富丽堂皇的珠宝宫殿之中享受奢华的生活,而不应该万里奔波,浪荡在这陌生国度中。

但是只有阿莉亚深深知道,大食的公主和其他任何帝国的公主都是不一样的。

虽然父亲贵为大食哈里发,相当于大食的皇帝,但是在他膝下的公主却足足有一百名之多,阿莉亚也仅仅只是其中之一罢了。拥有这么多的兄弟姐妹,可想而知,阿莉亚这个公主有多么的不受重视。

她的命运也就由此注定。

“不知道那个叫做王冲的唐人少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阵阵的驼铃声中,名叫阿莉亚的大食公主望着前方,默默出神。当一切已经注定,无法改变,她突然之间只想知道,那个改变了她的命运的异域少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叮咛咛!

驼铃阵阵,白色骆驼徐徐前行,带着主仆二人,也带着身后一群大食的骑兵,消失在官道之中。

……

【报歉,发晚上了,嘿嘿,为了补偿大家,今天两章,另外,欢迎关注我的微博,要找我在那里!还有微信,将有新的番外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