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新的计划!/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六十章

“各位,实不相瞒,这次召集大家过来确实是有事相求。”

王冲从桌上拿起一片茯苓云片糕,放进嘴里细细的嚼了两下,一边从容不迫道。

听到王冲这句话,众人眼睛一亮,一副果然不出所料的神色。不过尽管如此,没有任何人有推脱的意思,反而目中颇为期待。

西南之战,所有参战的家族,包括后来的援兵,事后全部都受到了朝廷的大肆封赏,特别是那些派出家族中的高手,在早期跟随王冲深入西南的世家,受到的封赏,尤为丰厚。

这是真正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现在的京师,王冲的影响力已经庞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所有的世家都想要和他合作,因为都知道和他合作一定会有巨大的利益。

只要王冲登高一呼,愿意响应的家族必定不计其数。

这座太白仙楼顶层的众人,因为早期和王冲建立的关系最早,所以俨然已经成为了王冲周围最核心的圈子,成为了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嫉妒的对象。

“王兄,说吧,不管你想要什么,我们池家一定会想尽办法,去找到公子想要的东西。”

王冲话音刚落,池韦思立即霍的站了起来,毫不犹豫道。

别的家族他不知道,但是池家因为在那场战争中,对王冲鼎力支持的缘故,受到了大力封赏。他的两个哥哥甚至直接晋升一级,对池家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要知道他那两个哥哥,原本只是高级都尉,但是这一次,因为王冲的关系,直接晋升到了武将。

高级都尉和武将,这可是天和地,本质的差别。

咻!

王冲也没多说,将事先准备好的几张纸条,从袖中弹了出去,分别落到了众人面前。

“哦?”

看到王冲准备的这些纸条,众人心中大为好奇,就连白思菱和赵红缨也暂时放过了王冲,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小纸片上。

“石灰?”

白思菱看到小纸片上的字,心中大为惊讶。她以为王冲找她们帮忙,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种东西。

“还有粘土。”

同一时间,庄正平也打开了面前的小纸片,神色比白思菱还要惊愕。

这种东西不是用来做陶瓷的吗,在京中应该到处都是啊!

王冲要这么普通的东西干什么?

而且仅仅是粘土,王冲好像也用不着大张旗鼓的让庄家来帮忙吧。

“我知道你们很奇怪,但是这件事情对我确实很重要。另外最重要的是,不管是石灰还是粘土,我需要的量都很大。”

似乎知道众人心中的疑惑,王冲微笑的看着众人,补充道。

“量很大是多少?”

赵红缨在一旁皱着眉头道。

“无限量,有多少要多少。至少单单是京师里的这些是远远满足不了的。”

王冲道。

“嗡。”

听到王冲的话,众人都是神情一震,就连郭封和柴志义都是眼皮连跳。京师里的石灰和粘土有多少,就连郭封和柴志义都不知道。

但是至少有一点,那个数量绝对是庞大得超出想象。

作为大唐的京师,这座京城里聚敛的资源,绝对是冠绝天下,王冲居然说远远不够用,这简直超出众人的想象。

到底是什么样的计划,才需要这么多的石灰和粘土。而且到现在为止,众人都不知道王冲要这么多的材料做什么。

另外,石灰和粘土到底又能作什么?

“呵呵,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王冲微笑道。

西南大捷,王冲获得了三百万两黄金的封赏,另外还有大量的珠宝,这使得王冲终于可以开始自己的另一项计划。

石灰和粘土,就是属于这项计划中,极其重要的两样东西。

不管赵家、白家、池家、庄家……,这些都是京城中的大世家,大家族,他们在京师之中经营几十、数百年,拥有庞大的人脉和资源。

这也是王冲将白思菱、赵红缨、郭封、柴志义他们召集过来的主要原因。

这是一个只和经济有关的项目,没有刀光血影,也没有浓烈的硝烟,但是对于王冲来说,这个项目的意义不亚于西南之战,而对于大唐来说,其重要性甚至还要远胜于此。

只是现在,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没有人知道他做的是什么。

“对了,王冲……”

柴志义迟疑了一下,突然开口道。

“这次开展新的计划的话,如果需要大量的资源和金钱,可不可以让我们柴家也加入进来。”

这番话柴志义说的很是迟疑,但是王冲的反应却出乎他的预料。

“哈哈,当然可以。”

王冲哈哈大笑起来。

西南之战的效果开始显现,连柴家这样固步自封的世家都开始心动,想要加入进来,分一杯羹,得一份功劳。

不过这恰恰是王冲想要的,接下来要展开的那项计划,所需要的财力和物力,绝不是自己一个人可以承担得起的。

柴家或许以为王冲不愿意分他们功劳,但是事实恰恰相反,王冲需要大量的像柴家一样的世家参与进来,参与到自己的计划之中。

“柴兄,郭兄,还有其他各位,不管是谁想要参与进来,我王冲都来者不拒,多多益善。虽然别的事情我无法保证,但是这件事情对于各个家族来说,绝对能得到不少的功劳。”

王冲微笑道。

房间里,众人都是眼中一亮,就是这句话,对于众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

从太白仙楼出来,王冲一路往东而去。

“停!”

大约数千米后,在一处茂密的树荫旁,王冲的马车停了下来。砰,马车门打开,一道身影似乎早就知道王冲会停到这里,从外面钻了进来。

“侯爷。”

那身影在马车厢里对着王冲行了一礼。

“呵呵,张老先生不必客气,还是叫我王冲吧,坐!”

王冲指着对面的座位,一边微笑着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张寿之揖了揖手,也不客气,就在王冲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从狮子城,到西南的最后一场大决战,张寿之一直跟随在王冲身边。

王冲能够成功,张寿之绝对是功不可没,在王冲身边,他也绝对是最核心的成员之一。

“到底是什么事,劳烦你亲自过来?”

王冲微笑着道。

他是收到了张寿之的来信,才特意赶到这里和他见面。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受人所托,在公子面前求个人情。”

张寿之笑嘻嘻道。

“能请得动你,那这个面子可真够大的,说吧,程张黄鲁,四个铸剑世家,到底是哪个世家跑过来,说动你来求情的?”

王冲失笑道。

见惯了张寿之严谨苛刻的样子,突然见到他来替人求情,这还是从未有过,独一份的事。不过对于王冲来说也不难猜。

张寿之这种土木大师,又建造过皇宫,平常能和他产生密切联系的除了那些泥水匠,也就只有像程张黄鲁这样的铸剑大师家了。

“嘿嘿,公子明察,确实是京城的黄家找上我,让我来求情的。”

张寿之道。

“是为了那件事吗?”

王冲的声色突然变得冰冷了许多。

“是!”

张寿之点了点头,声色也变得认真了许多。西南之战,王冲还没有出发,就向程张黄鲁四大世家,以及京城所有的剑楼剑铺,*了大量的战争器械。

但是在战争最关键的时候,却出现了大量战争器械的紧缺,而问题就出现在京城黄家身上。

王冲向他们*的战争器械,根本就没有足额完成。

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王冲根本没有足够的,后备的钢铁城墙来补充。

这件事情王冲知道,张寿之知道,还有所有参加战斗的工匠知道。

如果安南都护军失败了,王冲死在那里了,倒也没什么,但是王冲偏偏活着回来了。而且还大胜一场。

京城黄家明显是怕王冲秋后算账,所以才找了和王冲关系最近的张寿之来求情。

“哼,亏他们还有脸说。”

王冲脸上一片寒霜。

“唉,公子,这件事情其实也怪不得他们,黄家倒也不是故意拖欠。在京城经营多年,数百年的牌子,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如此言而无信。黄家也是有自己的苦衷。”

张寿之道。

“什么苦衷?若是四大世家,个个像他们一样,我们早死在西南的战场上了。”

王冲冷笑道。

钢铁城墙是他的计划中极其重要的一环,如果没有那些极其坚固的钢铁城墙,仅仅凭借山峦的优势,根本抵挡不住蒙乌联军的冲击。

对于黄家来说,那或许只是一些金钱和契约,但是对于安南都护军来说,却是十万将士的性命。

这也是王冲非常生气的原因。

自到达京城以来,他各个世家都去拜访了,唯独黄家他是没去的。

黄家显然也是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有眼前这一幕。

“这件事情我也去了解过,甚至亲自到黄家查看过。黄家倒也不是不愿意履行和公子的契约,而是那个时候已经根本无铁可用了。”

张寿之叹了一口气道。

【啊,最近微博刷得好频繁,大家有时间关注一下吧。^-^,对了不定时会发起催更活动。另外,欢迎关注我的微信,有不少人物美图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