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再见二哥王孛【第三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六十三章

空气中氤氲着浓烈的血腥味,但是两名黑袍人对饮如常,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如果独狼在这里,一定会吃惊不已,因为这些人的着装,还有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和当初在剑阁追杀他们的人一模一样。

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从西南一路追踪到京师中来。

“看来必须得请陆吾出手了。”

不远处,第三名黑袍人踩在一具尸体上,拭了拭自己手中沾血的长剑,突然开口道。

一刹那,整个酒楼里一片死寂,空气中隐隐飘荡着一股恐惧的气味。

“怎么,你们不愿意?别忘了,任务要是失败,我们统统都得死。”

看到两人沉默,第三名黑袍人突然冷冷笑道。

“可是……,陆吾杀性太重,要是闹得太大,惹得皇宫中的那位注意,我们所有人恐怕都是死路一条。”

坐在酒桌边饮酒的一名黑袍人颤声道。

大唐的京师,号称整个天下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因为那座太极殿中坐镇着当今天下最强的存在,大唐的天子陛下。

听到这句话,第三名黑袍人也顿时沉默了,眼神中透出深深忌惮的神色。

“哼,放心,我们只不过是一些小虾米而已,以他那样的存在,又怎么可能看得上我们?而且身为皇帝,日理万机,难不成你们以为他真的会丢下朝事,跑过来对付我们几个小人物?”

这番话看似说给那两名黑袍人的,但更像是第三名黑袍人用来说服自己的。

“反正,这件事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如果不想死,就把陆吾放出去,只要杀掉那小子,我们就是大功一件。到时候尽快离开京城不就行了——你们该不会以为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吧?”

第三名黑袍人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坚定。

“就照你说的办吧。”

两名黑袍人眼中光芒变化,沉默良久之后,终于点了点头。

“陆吾一出,那小子必死无疑,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就得尽快离开这里。”

最后一句,酒楼里渐渐归于平静,一切再无声息。

……

街道上的刺杀,对于王冲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甚至连让他的心情波动一下,都很难做到。

另外找了一辆马车,王冲转了一下方向,直接朝着宫门而去。

“带我去死牢。”

王冲亮出自己的王侯令牌,一路畅通无阻,朝着死牢而去。王冲是天子门生,他的少年侯令牌上,有一条五爪金龙的印记,那是所有王侯中独一份的,也是圣皇给予王冲特别的恩赐。

除了后宫深处,以及某些特定的地方,王冲凭了这块少年侯的令牌,几乎可以在大半个皇宫里畅通无阻。

死牢是关押重罪囚犯的地方,关押进死牢的人很少能够出来,但是相比起只有圣皇赦令才能生还的天牢,死牢就轻上太多了。

王冲的二哥王孛就关在那里。

“侯爷,里面请!”

依然是那几个守卫,但是这次见到王冲,神色中却多了很多的敬畏,说话的时候躬着身,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王冲的名声,就连他们这些皇宫深处,守卫死牢的护卫都是如雷贯耳,敬畏无比。

这已经不是王冲第一次进入死牢了,对着几名守卫死牢的护卫微微点了点头,王冲穿过死牢的大门,熟门熟路的向着大牢的最深处。

暗牢里一片死寂,而且周围充斥着一股强烈的,令人不安的死亡气息,就好像踏入了一处危险的幽冥世界一样。

不过,尽管如此,暗牢里却一点冰冷的感觉都没有,恰恰相反,虚空中充斥着一股炙热的力量,就好像地底下有一座活火山一样。

——和王冲第一次到达这里的时候相比,这一切是截然不同的。

“二哥。”

王冲叫道。看着牢房里那个披头散发,背对着自己的身影,王冲眼中闪过一丝忧郁的神色。

这种不断释放出的热力是不正常的,王冲可以感觉得到,二哥王孛身上的狂血症越来越严重了。

牢房里静悄悄的,除了那种充斥牢房的热力,其他什么也没有。

“去见过许绮琴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孛突然开口道,声音一片淡漠,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是。”

王冲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没有人知道许绮琴被关押在许家的事情,不是其他人说的,而是王冲的二哥王孛给王冲留了一张小小的字条。

西南之战,许绮琴安排的第二波粮食、军械、人马,只不过出京三百里,就被齐王想尽办法扣押、拦截,而替齐王当马前卒,带领众人全力阻止这件事情的,就是周璋。

齐王是大唐的亲王,皇亲贵胄,很多事情他是绝对不能亲自出面去做的,但是周璋不一样,他是齐王义子,拿着齐王的令牌,可以到处借势,阻拦王冲。

但是对于齐王来说却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至少不会受到御史的弹劾,真要出现什么问题,齐王可以撇得干干净净。

当时的情况,许绮琴内忧外患,同时受到家族和齐王的压力,没有办法抽身出来,而第二波粮草、军械、人马,对于西南正苦苦支撑,限于鏖战的安南都护军来说,又极其重要。

周璋和齐王就是卡在这个节骨眼上的时候。

然而就连周璋恐怕都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遇到从死牢里离开的王孛,他一辈子的死对头。

那一战的结果,周璋被打成重伤,最后一刹那快要被杀掉的时候,王孛突然清醒了过来,但是周璋身边带的那些人,却被狂血症爆发的王孛杀得尸横遍地。

京师之中,一场针对王冲的阴谋就这么被横空出世的王孛大杀一通,化解无形。王孛是得到圣皇允诺,可以免死的,但是对于许绮琴,王孛就没有办法了。

毕竟是许家内部自己的事情,王孛也不好插手,总不能狂血症爆发一通,把许家的人也杀个精光。

所以那一战之后,王孛留下一张给王冲的字条,又返回了死牢之中。

王孛也因此成功躲过了御史的弹劾,而皇城禁地,又是死牢之中,哪怕齐王听说之后,气得勃然大怒,也丝毫没有办法。

“我只能帮你这么多,既然你一切都已经解决了,就不应该再来这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王孛道,依然背对着王冲,声音中没有丝毫的波澜。

“你是我的二哥,我们是一家人,为什么我不能来?”

王冲平静道。

“不用说这些,我帮你,也只有这一次,我并不见得每次都会帮你。另外,你离开之后,我会告诉守卫,再也不会会见任何人,所以……不必再来了!”

王孛的声音冷漠无比,透出一股浓浓的逐客的味道。

王冲看着那道熟悉的背影,心中一痛,猛地抽搐了一下。这就是他的二哥,从小到大,我行我素,所有的痛全都一个人承担。

他以为一切都可以一个人解决,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二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躲在死牢里面就能解决的。而且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王冲看着死牢里全身绑着锁链,披头散发的二哥,眼中闪过一丝尊敬,又闪过一丝深深的同情和痛苦。

砰!

下一刻,王冲脚下重重一踏,监牢颤动,一股磅礴的血色突然从王冲体内爆发出来,监牢里本来已经炽热的温度,顿时再次拔高了一层。

王冲的气质,原本给人的感觉是温文尔雅,风流俊逸,但是这个时候,突然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整个人的气息狂躁、暴虐,充满了嗜血和杀戮的味道。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现在的王冲和王孛的气息居然有着六七分的相似。

“这不可能!!”

大地嗡鸣,王孛猛地转过头来,他的双眼大睁着,里面布满了血丝,不可置信的看着身后,神情同样狰狞无比的王冲。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一代王家子弟只会有一个人得狂血症,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为什么你也会有狂血症?!!”

哗啦啦,手臂粗的铁索振动,发出阵阵巨响,光芒一闪,王孛瞬间出现在栅栏边,苍白的两只手臂从栅栏的缝隙探了出来,抓向王冲,但是距离王冲还有数尺,便骤然一滞。

——整个监牢本来就是为了防止王孛的狂血症,只要站在过道上,根本就不可能受伤。

但是此刻的王孛却浑然不觉,他的额头上青筋爆起,神情狰狞,看起来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狂血症……,一代之中居然有两个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王孛喃喃自语,说到后来,双手抱头,浑身籁籁颤抖,满头蓬乱的头发更是疯狂的舞动。

“啊!不应该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最后一刹那,王孛猛然仰起头来,圆睁着眼睛,发出一阵痛苦至极的嘶吼,整个监牢都在他的嘶吼声中,簌簌的颤抖。

王冲没有说话,看着二哥王孛痛苦的样子,眼神中也掠过一抹同样的神色。

狂血症是王家背负的诅咒,也是二哥独自扛起的负担,自从第一次发现自己有狂血症开始,二哥就开始刻意的疏远大家。

他甚至为至求到宋王和圣皇,把自己关到暗无天日的死牢深处。

王冲知道他在怕什么,他是怕自己像传说中的那位祖上一般,把自己身边的亲人杀光。如果可能,王冲也不想这样逼迫他。

但是王冲深深知道,自己这么做并不止是在逼迫他,同样是在帮助他。如果一直关在这座暗无天日的死牢里,二哥的一生就真的毁了。

王冲不能看着他这样下去。

【微博回复爆更活动持续进行中,这是回复满200的第三更,大家快关注我的微博啊,搜索皇甫奇即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