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宫中异动,五皇子!(一)/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八十四章

狂风呼啸,山顶上,王冲和魏安方面面相觑,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

“大食公主?”

王冲回过神来,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

“是齐王那边的命令吗?所以,他们说你不在训练营的时候,其实你是去见了他?”

王冲实在没有想到,赵千秋找到自己居然是为了这种事情。大食帝国在西域以西,距离大唐极其遥远,王冲并不记得上辈子发生过这样的事。

不过仔细回响,倒是记得好像有个大食的公主到访过大唐,但是很快就离开了,前后恐怕不过几天。王冲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

更加没有发生过一个大食公主进入训练营,而且还指明道姓要加入自己止戈院的事情。

“若是齐王那边的倒好了!”

耳边传来赵千秋的声音,透露出深深的无奈:

“三大训练营的建立是陛下的意思,真的是齐王的意思,我拿陛下的命令直接搪塞就是了,就算齐王发怒,也不大了就是烂命一条。但是找我帮忙的是鸿胪寺!而且还是一位曾经在我落魄时帮过我的长辈。”

这个世界上什么最难还,人情!何况还是你最落魄的时候!

而且,鸿胪寺主管和诸番异国外交,负责接待这些外国的使团,大食公主确实是他们负责的范围。对方的要求,鸿胪寺自然是要极力满足。

从这一点来说,鸿胪寺其实也是为了朝廷,为了大唐,这样的理由,对方又找到自己,赵千秋很难拒绝。

“王冲,要是太为难就算了。大不了,我到时候去跟那位前辈解释就是了。”

赵千秋道。

“为难?为什么要觉得为难?”

王冲看了一眼旁边的魏安方,笑了起来:

“难得有一位大食公主要进我们止戈院,为什么要拒绝。而且,安方,大食的公主你应该也没有见过吧!”

“没有!”

魏安方微微一笑,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大食人和我们长相截然不同,鹰鼻深目,不过,他们那里的女子倒是极为漂亮。大食人的公主想来也应该极为漂亮吧。”

魏安方嘴上这么说着,眼中流露出的神情却是截然相反。他现在在王冲身边暂露头角,在家族中也慢慢受到重视。

相比起来,他现在只对一样事情感兴趣,那就是留在王冲身边建立更大的功业。

赵千秋和周煌也没有想到王冲居然答应的这么爽快,两人都是大喜。

准备了一桌好酒菜,宾主尽管,一直到送赵千秋和周煌离开。

“公子,真的要让大食公主进入我们止戈院吗?”

等赵千秋一走,魏安方突然神色严肃道:

“进入昆吾训练营是没有问题,朝廷的安排,我们也没有办法。但为什么那个大食公主一定要求要进入我们止戈院?属下感觉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

“现在说什么还为时尚早,人都还没有见过,到底有什么目的,到时候见一见不就知道了。”

王冲眼中光芒流转,微微笑道。

对于这位大食公主,他心中隐隐有些想法,但是一切还要等到见过之后才能分晓。

“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去休息一会儿。”

转过身来,对魏安方交代了几句,王冲很快沿着楼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吱哑!——”

大门推开,王冲刚刚走进房间,后脚还留在门槛外,房间里,劲风扑面,一道人影已经急匆匆的扑了过来。

“祖宗呀,你怎么现在才来,我等了你好久。”

李静忠双手抓住王冲的衣袖,眼睛里急得冒出火来。

“呵呵,这不是来了吗?而且刚来昆吾训练营,有些事情不交代交代,岂非太过惹人生疑?”

王冲倒是从容不迫,关上门之后,径直走到房间里的紫檀圆桌前,拿起桌上的一把紫砂细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香茶,细细的啜饮。

“我的祖宗呀,你倒是不急,但我和五皇子这边都快火烧眉毛了!现在大皇子和二皇子他们,盯我们盯得特别紧,五皇子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出宫,我这边也是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跟踪。错过这次,我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有机会。”

李静忠说话声音又急又快,恨不得一口气把所有话都说完。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火急火燎的,还得你必须把我约到这里来掩人耳目?”

王冲微微皱了皱眉头道。

外人都只以为他回到昆吾训练营,是为了自己的止戈院,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是收到了五皇子的信。

“侯爷,你恐怕还不知道,你们在外面看着风平浪静,但宫里面现在早就是闹翻天了。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所有人都在收买人心,拉拢权臣、武将,如果让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他们成功,那五皇子就真的没有什么机会了。”

“但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五皇子那边也没有什么主见,所以特别让我来请教侯爷。现在好不容易五皇子在宫内有了一些影响,也有人愿意投效殿下,此事宜早不宜晚,宜快不宜慢,否则的话,就全部让大皇子他们拉拢过去了。”

李静忠满头的大汗,一边说着,一边从袖中掏出一张信笺递了过去:

“侯爷,名单在此,还请侯爷帮忙把把关,看看哪些人可用,哪些人不可用。侯爷和五皇子关系匪浅,还请侯爷索性一帮到底。”

李静忠说完便是深深一礼。

随着西南大捷,王冲封侯,天子赐字,现在的王冲在宫中拥有非凡的分量,更是五皇子的最大倚仗和主心骨。

特别是上一次,面见圣上的时候,诸皇子弹劾李亨心怀不测,明明会武功却瞒而不报,结果李亨按照王冲的指示,顺利的度过这一劫,使得李亨现在对王冲极度的信任。

这份信任,就连李静忠都嫉妒不已,但偏偏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拉拢朝臣?”

王冲的眉头皱成了川字型,并没有立即接过李静忠手中的名单:

“李静忠,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陛下最讨厌宫中的皇子拉帮结派,这件事情如果让陛下知道,那就是死罪!前朝旧事,你们难道都忘了吗?”

说到最后,王冲声色俱厉。

历朝历代,不管是哪一位皇帝,哪怕是贤明如本朝的高祖、太宗,也一样最痛恨诸宫的皇子拉帮结派,结党营私。

因为这种原因被废立的皇子不在少数,王冲没有想到五皇子找自己过来,居然是为了这种事。

这件事情弄不好,所有牵连进来的人,包括自己,全部都会获罪。

“李静忠,我不是说了让你好好辅佐五皇子吗?说!是不是你撺掇的!”

王冲声色严厉,目光如剑,仿佛要把李静忠剖开一样。

扑通!

看到王冲目露杀机,李静忠浑身颤栗,扑通一声猛地跪在地上:

“侯爷,冤枉啊!这真不关我的事,殿下在宫中现在慢慢受到重视,正是踌躇满志的时候,我哪里能撺掇他。虽然历朝历代都忌讳皇子拉帮结派,结党营私,但是,又有哪一位上位的皇子,包括当今的圣皇能真正做到的?”

王冲闻言,顿时沉默了。

李静忠这个大奸臣,虽然八面玲珑,奸诈狡猾,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就连王冲都无法反驳。

每个朝代都忌讳皇子和朝堂上的群臣,以及边疆的武将勾结,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只不过是看谁隐藏的更深罢了。

当今的圣上是如此,已逝的先皇也是如此,太宗皇帝是如此,历史上的那些雄才大略的皇帝无一不是如此。

而且没有这份魄力,也成不了真龙!

“侯爷,事情紧急,还请侯爷无论如何都要帮帮五殿下。”

见到王冲神色有所松动,李静忠察言观色,立即抬起头来,趁热打铁。

“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如果让我知道是你在背后撺掇,你就是死路一条。就算我杀了你,相信你也应该知道,绝对不会有人帮你说话,包括五皇子。”

王冲冷冷道。

李静忠心中一寒,连忙低下头去,哪里还敢再说什么。

唰!

王冲接过李静忠手中的信笺,抖了一下,展开来,细细看了起来。房间里,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虽然只是一张薄薄的信笺,但是谁都知道,这份信笺要是泄露出去,必然会在京中引起一场腥风血雨,轩然大波,不知道多少人要身家不保,人头落地。

王冲虽然说得轻松,但是一接过信笺,神情顿时变得严肃无比。而一旁的李静忠更是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信笺上,是一串长长的名字,每一个都是朝中的重臣,拥有非凡的份量。王冲一路看过去,也是暗暗心惊,五皇子现在的影响力看起来比他想象的还要大得多。

能获得这么多的认同、投靠,也证明着现在的五皇子在宫中也拥有不小的影响力。不过看着看着,王冲很快就皱起了眉头。

“侯爷,可是出什么事了?”

李静忠察言观色,立即问道:

“这串名单上,可是有大皇子他们的间谍吗?”

“你倒是聪明。”

王冲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这个未来的大奸臣虽然奸诈狡猾,但是在这一方面,倒是敏锐得很,自己只不过是稍稍皱了下眉,他就立即感觉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