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胜负!(一)/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八十九章

很显然,他也明显是想到了这点,脸色才会那么苍白。

“许夫子?”

圣皇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

“回陛下,微臣几日前确实跟五皇子提到过秘书监。”

许邵许夫子低下头,诚声道。

“太傅?”

“回陛下,秘书监二十四人,确实没有一个叫陈文啸的人。”

太傅陈邕思忖片刻,认真道。

论博学没有人超过太傅,对朝廷官员和官制的了解,也没有人超过太傅。如果连太傅都说秘书监没有一个叫陈文啸的人,那么那就绝对没有。

显然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三皇子李琚的脸色唰得一下变得更加苍白了。

“三弟!”

大殿下方不远处,大皇子李瑛、二皇子李瑶齐齐望向了一旁的李琚,脸色都变得难看无比。

太傅的话对于李琚是绝对致命的。

“父皇,如果一份重要的名单上面,连大臣名字都是假的,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人,又要如何让人取信,这份名单是真的。而且真的是儿臣手书,又怎么可能犯下这种错误?”

李亨挺着身子,目光熠熠,神情越发的从容了。

“所以亨儿,你的意思这些全部都是伪造的?”

大殿上,圣皇的声音顿时温和了许多。

“是!这份书信虽然看着和儿臣很像,伪造这份书信的人也确实是用心了,但是还是和儿臣的字迹有不少的差距。这一点,只要拿出儿臣以往的笔帖,不管是许夫子还是太傅,应该都可以一辨就知。”

李亨正色道。

大殿中静悄悄的,一双双目光纷纷望向了李亨的老师许邵。

“回陛下,微臣那里确实还保留有不少五皇子的字帖,可以让人去我的书房取来,是真是假,自然一辨就知。”

许邵低下头,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大殿里很快就有穿着金甲的侍卫领命而去,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就带着厚厚的一摞字帖返回了大殿。

很快,所有皇子的老师全部受到召集,聚集到了这摞字帖和那份名单前。

“陛下,这些字迹和五皇子确实很像,但是字帖的风格还是有不少的差距。换而言之,关于五皇子的这些书信名单,确实是假的。”

良久,太傅陈邕终于从这摞厚厚的字帖中抬起头来,一锤定音。

“陛下,臣附议!这些确实不是五殿下的字迹。”

太师裴光庭也附声道。

“也就是说,第二封秘书监的书信,包括亨儿的回信,也全部都是假的了?”

圣皇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

“正是!”

太傅陈邕、太师裴光庭同时道。

一刹那,无数双目光纷纷望向了大殿下的三皇子李琚,而当大殿上,那双如同神祗般威严的目光投向李琚,李琚终于面色如土,身子一软,筛糠般颤抖着,跪倒在了地上。

……

“殿下,怎么样了?”

永福宫,五皇子李亨从大殿离开,李静忠立即几个箭步,心急火燎的冲了上去。他在外面已经等了很久了,可惜,就算是陪伴五皇子十几年贴身太监,也是没有资格进入那间大殿的。

所以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李亨就在永福宫中待了那么一会儿,李静忠就已经在殿外转了数百圈,脚底的云履皂鞋都快磨破底了。

“你说呢?”

李亨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洒然一笑,望向了一旁的李静忠。

李静忠怔了怔,随即露出一口黄牙,笑了起来。

五殿下能有这种自信从容,并身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三哥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以为可以构害我,却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这么做只是害了他自己而已。”

李亨撩了撩衣袍,年轻的脸庞上,自有一种和年纪不符的深沉气度。

想起大殿中,当父皇望了过去,李琚面如死灰的情景,李亨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

“……三皇子李琚构陷兄弟,心思叵测,有违孝悌之义,特废除皇子之位,交由宗人府处置。姚宗平管教弟子不力,罚奉禄一年,革除功名,永不可踏入皇宫一步!”

虽然以往的时候,碰到这种事情,他大部分都会刻意回避,低头服个软,认个输就是了,但这次三皇子李琚做得太过。

他居然想要罗织自己的结党营私,勾结大臣的罪名,彻底的废除自己的皇子之位,剥夺自己争压真龙之位的资格,即然如此,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殿下,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

李静忠长舒了一口气。五皇子李亨不但安然无恙,而且,暗中对付李亨的三皇子李琚反倒是进宗人府,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不!这件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出乎预料,听到李静忠的话,五皇子李亨摇了摇头,目中光芒一闪,突然望向了另一个方向。和李琚之间的争斗胜利,也获得了父皇的赏识,相信很长一段时间了,为了避嫌,都暂时不会有人来对付他了。

不过尽管如此,李亨脸上不但看不出丝毫的兴奋,反而眼神突然黯淡了许多。

李静忠怔了怔,随即也反应过来。

不错,和三皇子之间的事情虽然已经解决,但是还有一个“她”,也同样必须得解决。

不过这一次,李静忠再没有任何的劝谏,更加没有多言,而是恭恭敬敬的退到了一旁,给五皇子李亨让出了一条路。

“唉!”

李静忠心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如果可能,他并不想这么干,但是为了以后的真龙伟业,为了和其他的皇宫诸位皇子对抗,这件事情,李亨是必须亲自解决的。

嗡,李亨衣袖一拂,没有前往自己的寝宫,而是转过头来,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他刚刚得到消息,那个“她”,已经就快要成功了。

只可惜,只有李亨一个人知道,她永远都不可能成功。

………

“驾!”

马车轱辘,发出阵阵的轰鸣,从天空俯瞰下去,只见一辆外观并不华丽的马车,在窄而深的金黄色宫巷之中,缓缓前行。马车的速度并不快,慢慢的穿过一座座宫门,却没有引起任何侍卫的注意。

只有每次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些侍卫才会注意到,马车窗外,一名娴静、端庄,看起来气质非常迷人的年轻女子正默默的望着外面出神。

“两座宫门,还有两座宫门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气流涌动,一阵阵微风从车窗外涌过,拂动年轻女子的鬓角,年轻女子的目光跳动了一下,看着马车外重重的侍卫,目光闪烁了一下,隐隐流露出一丝掩藏的极深的焦灼。

她已经计算过了,从开始到现在,她已经穿过了四十八道宫门,还有两道宫门,他就可以彻底的离开了。

【有点卡壳,最近会爆更,有活动会提前告诉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