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钢铁之城(二)【第六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一十四章

“明白了。城池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张寿之郑重道。

“嗯。”

王冲点了点头,笑而不语。抬头望向天空,又是几只青色的大鸟舒展着翅膀,从地平线处飞到了钢铁之城上空。

最近这段时间,随着王冲的出现,出现在钢铁之城上侦察的各种鹰雀是越来越多了。

王冲摇了摇头,也不在意,微微笑着,向着其他的地段走去。

“蹄哒哒!”

不过,就算王冲也没有注意到,就在他转头向其他地方走去的时候,“钢铁之城”北部,相距五六里的地方,一名全副武装铁骑深深的看了一眼王冲的方向,然后陡然转过头来,向着西北方向而去。

“该去报告大人了!”

战马啼哒,那名带着明显胡人特征的铁骑,掀起道道烟尘,迅速的消失在远方。沿着通往西域的官道,一路前进,数百里之后,那道铁骑离开官道,拐进了一间恢弘壮丽的暗金色大殿。

“碛西都护府!”

抬起头,可以看到暗金色的大殿门口,一块巨大的黑底牌匾,高悬上方,上方清楚地写着五个大字。

这里就是名闻天下,东拒乌斯藏,西拒西突厥汗国,整个大唐西域之路上最为关键的碛西都护府。

王冲在乌伤建立封邑,打造城池,距离最近的就是碛西都护府了。

“哼,明知道碛西是我的地盘,还敢在这里封邑建城,真是胆子比天还大。才不过一年的时间,他难道真的以为这么快我们就忘掉了那次节度使事件?”

恢弘的大殿里,一道魁伟的黑影,如虎踞龙盘,端坐在一张镂空的金属宝座中,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浩瀚如汪洋般强大的气场。

夫蒙灵察,整个大唐西北最后方,但却最有权力的大都护!

碛西都护府虽然并不是最前沿的,但不管是安西都护府,北庭都护府,还是陇西的大斗军,一旦出了问题,实力不支,最可靠的,最能及时给予他们支援的就是碛西都护府。

而且因为夫蒙灵察的存在,也使得三个方向的都护府避免了多线作战,腹背受敌的局面。

简单地说,夫蒙灵察掌控的就是一处“咽喉”重地。

因为这种特殊性,所以平时不管是高仙芝、哥舒翰,还是安思顺,这些帝国举足轻重的大将,都不敢轻易得罪他。

而且夫蒙灵察年纪极大,资历极老,成名时间还远在高仙芝和哥舒翰、安思顺这些后来的帝国大将之前,在内附的胡人中声望极高,类似于张守珪、王忠嗣在汉人将领中的地位一般。

所以当初夫蒙灵察登高一呼,才会有那么多的胡人将领响应,纷纷在节度使事件中上奏处死王冲。

只是夫蒙灵察没有想到,才不过一年的时间,这个“罪魁祸者”不但没有远遁千里,离他远远的,反而轻撄其锋,跑到他眼皮底下开城建池,这已经不是胆大、放肆那么简单了,而是一种*裸的挑衅和羞辱。

——就连哥舒翰、安思顺他们都不敢这么放肆,但这恰恰就是那个王家幼子正在做的事情。

“大人,那王家幼子刚刚封侯,又得天子赐字,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而且封邑的事情也是得到朝廷和圣皇首肯的,有这两柄‘尚方宝剑’在,我们恐怕很难拿他怎么样了!”

大殿里,夫蒙灵察的左手边,一名虎背熊腰,明显是胡人模样的武将道。

王冲城池建到乌伤,距离碛西也就是几百里的路程,要说最不高兴的恐怕还不是夫蒙灵察这些大都护、大将军,而是他们这些边陲征战的胡人将领。

“节度使事件”,圣皇虽然依然通过了这个决议,但是这道决议的执行时间却大大放缓,而且和原来的内容相比,节度使的权力和地位也大打折扣,根本算不上真正的节度使。

因为这件事,所有的边陲胡人将领几乎咬牙切齿,对王冲恨之入骨。因为王冲伤害的不只是夫蒙灵察这些大都护,还损害了所有胡人的上进通道。

毕竟,夫蒙灵察这些帝国大将,迟早是会退位的,而所有的胡人武将是有机会坐上他们的位置。

王冲出现在碛西,所有的胡人武将都想置他于死地,只是唯一的问题是,朝廷那边始终是他们无法跨过的一道门槛。

“哼,当年我连白衣大食的莫查哈都没有怕过,还会怕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就算他有朝廷的封邑令又如何,就算王九龄做过大唐的宰相又如何,到了碛西就是我的地盘,难道还怕治不了他?!”

夫蒙灵察大马金刀,安坐上方,目中迸射出一阵阵凌厉的寒光,如刀似剑,冰寒彻骨。

“那大人的意思是……”

一旁的武将眼皮一跳,连忙问道。

“哼,城池建设耗时耗力,没有两三年的功夫很难完成。就算他的钢铁之城再快,至少也需要七八个月。他现在风头正劲,我就给他两个月,让他安安心心的建造。两个月之后,就算他再大的风头也已经过了,那个时候也就是我们动手的时候了!”

夫蒙灵察狠狠的剐了一眼旁边的武将道。

“另外,去一封信,通知一下哥舒翰和安思顺,想必他们两个也会对那小子相当有兴趣。”

最后一句话,夫蒙灵察目光变得深邃无比。

“哗啦啦!”

一只飞鸽从空中落下,穿过敞开的窗户,落入了北斗城中。一间雅静的书房里。书房里摆满了一排排的书柜,书柜架上,放满了经、史、子、集,以及收集而来的一些古书。

角落里,一只鹤形的铜炉矗立,鹤嘴里吐出阵阵浓郁的檀香,弥漫整间书房,将这里衬托得如古香古色,安静而雅致。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很难相信,在这种帝国前线,战争频发的地带,还有还有这样的书房。

“来了吗?”

房间里,传出一声温润,却又不失威严的声音。一只手臂伸出,五指纤细、洁白,同时有蕴含着一股无穷的力量。只是轻轻一夹,就从信鸽的腿上抽出了一封信笺。

打开信笺,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王冲已到乌伤”。

“果然如此。”

哥舒翰一副不出所料的神色,指间轻轻一抖,就将这封信笺震得粉碎,洒落书桌。

“都护大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哥舒翰身后传来,在相距三步左右的地方,一个大斗军的武将站在那里,不知道等了多久。

“那王冲现在是朝廷的少年侯,天子赐字的事情更是天下皆知,我们真的要对他动手吗?而且西南之战,某种程度上,那小子其实还为我们解了围,我们真的要去对付他吗?”

“你以为呢?”

哥舒翰头也没回,不动声色道。

身后,满面浓密髭须的大斗军武将神色一怔,显然没有想到哥舒翰会有此一问。

“王家风头正劲,又有宋王的那层关系,现在对付他们,确实不智,而且节度使事件,那小子对都护大人太过不逊,到现在兄弟们对他都颇有微辞。另外,他的封邑可以建在任何地方,但他却偏偏选择乌伤,就在我们眼皮底下,也未免有些太不将大人放在眼里了,若是不给他一点教训,别说大人,兄弟们恐怕都看不过去。”

“还有……,碛西的夫蒙灵察大都护,也给大人来信,希望我们和他连手,一起给那王冲施加一点压力,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隔得这么近,夫蒙灵察那里恐怕也会对我们颇有微辞。”

浓密髭须的大斗军武将道。

“哈哈,看来你也已经明白了。”

哥舒翰放下左手中的《春秋》,从书桌前站了起来,他的身躯笔挺,无形中气浪翻滚,一股山峦大海般的庞大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这一刹那的哥舒翰,高山仰止,就连他身后的武将也微微垂下头来,露出了敬畏的神色。

“乌伤地理位置特殊,他想在那里建造城池,占尽便宜,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而且西南之战是为国,但乌伤城却是为私,一码归一码,又何须顾及。”

“而且,如果他没有那份在乌伤立足的本事,那我们给他一点压力说不定反而是在帮他,让他知难而退,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那样他也就明白,世界上的事情绝没有他想的那么容易。”

哥舒翰淡淡道。

“大人言之有理。”

身后满脸浓密髭须的大斗军武将也驯服的点了点头,但是很快,他的眼皮一跳,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道:

“只是,大人……,乌伤城现在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他还拉了京师上上下下近乎八成以上的世家大族,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出手,恐怕就把京师近乎八成以上的世家大族通通都得罪了。”

声音一落,浓密髭须的大斗军武将眉宇间流露出一股浓浓的忧郁。

而书桌前,原本自信、洒脱的哥舒翰也不经眉头一皱,沉默下来,书房里一片死寂。

王冲的钢铁之城开建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到现在为止,各方都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不是因为顾忌王家的权势和地位,而恰恰是王冲身后,京师那八成以上被他捆绑在自己战车上的世家大族。

大唐发展这么多年,这些世家大族已经不是普通的世家那么简单,他们的势力深入到朝野内外,军方,以及各个地方的洲郡。

他们代表着整个帝国最顶尖的势力。

就连哥舒翰都不敢保证,他的名下就没有世家大族的子弟和势力。

【继续爆,排版中……,大家关注我的微博啊,后续还会有爆更活动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