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钢铁之城(三)【第七】/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一十五章

王家权势再大,也只是一家。而且身为“北斗大将”,镇守陇西边陲,以哥舒翰的身份恐怕还真不见得怕了王家。至少,如果以哥舒翰的身份,倒向齐王,王家将会非常的头疼。

但是京师八城以上的世家大族……

那是大唐任何的一个人都不敢相信的,一旦被八成的世家大族排斥,也就意味着在大唐没有立锥之地。这种事情,就连哥舒翰都不敢去想。

这也是各个帝国大将感觉棘手的原因。

王冲在乌伤建城,拉上了各个世家大族给他背书,算是给他们出了个大难题!

“大人,大人……”

一个声音从耳边传来,将哥舒翰的心神唤了回来。

“两个月!给他们两个月吧!”

哥舒翰眼睛微闭,但只是一刹那间,就恢复了正常。京师八城的世家大族,这是一个庞大的力量,无缘无故的得罪他们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不过,如果他是那种知难而退的人,也不可能坐镇陇西,坐上这个“北斗大将”的位置了,更加挡得几十上百万的乌斯藏铁骑了。

没事那份铮铮的傲骨,和轻撄其锋的锐气,他也不可能成就自己在强悍、凶猛的乌斯藏人心中那死神般的地位。

“……两个月,就是我给他们的底限了。这是我和王家之间的纷争,两个月之后,那些京师中的世家大族也应该明白这一点,那个时候,就怨不得我了。”

哥舒翰抬起头来,目光眺过打开的窗子,越过城楼,望向对面高耸入云,如乌云压寨的乌斯藏高原,那一刻,他的目光凌厉无比。

……

“希聿聿!”

战马嘶嘶,响彻草原。乌伤钢铁之城的开建,吸引的远不止大*方的胡人大将们,在钢铁城之城西北,距离六七百里开外的地方,野草摇曳,没过马蹄,一阵阵清脆的马铃声,在旷野中传出很远很远。

“鹰飞草长,又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啊!”

一个声音传来,音节古怪的,说的却是西突厥汗语。在这片距离大地领地最近的边缘,两匹健硕的突厥马并肩而立,马背上是两名身上披着狼皮,气质粗犷,充满野性的突厥男子。

从他们脖颈上雪白的狐裘来看,两人在西突厥汗国的地位显然不低。

“是啊!大唐的‘第八大将’,少年侯,大唐天子的门生……,大汗已经发下话来,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把他留在这里。如果能够杀掉他,那真的就是又一个丰收的季节了!”

男子身旁,另一名突厥贵族附和道。

两人都是鹰视狼顾,目光都眺望着西南的方向,在那里,分明有缕缕浓浓的黑烟从地平线下升起,一直透上云霄。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两人却知道,那浓烈的黑烟飘起的地方,就是那座大唐“第八大将”正在新建的城池。

“真是可惜啊,这么年轻有为的新星,这么快就在陨落了。”

右边的突厥贵族啧啧道,不过脸上却没有丝毫惋惜的神色,反而有些残忍的期待:

“要不是他在南边杀了这么多的蒙舍诏人,蒙舍诏的太子也不会为了父亲,偷偷派人送来这么多的黄金给可汗了。要是他只是路过,到这里玩一趟也就罢了。但是他偏偏还要在这里建一座城池,那不是找死吗?就算没有蒙舍诏太子这件事情,就凭他建的那座城池,可汗也饶不了他。”

“呵呵,自己取死,也怪不得别人。看起来,这位似乎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厉害。可汗那里最近已经发话了,北庭都护府那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严密了。”

左边身体高了一截,明显地位更高的突厥男子,手按在马背上道。

“啊?安思顺想做什么?这个背弃自己的祖宗的逆贼难道又有什么图谋?”

右边的突厥贵族道,他的眼皮跳动,似乎对于这个消息有些不安,但更多的还是一种痛恨。

夫蒙灵察和高仙芝也就罢了,但是安思顺却是真正的,纯粹的胡人,而且还是正统的突厥血脉。突厥人对于突厥人最了解,大唐人使用这种方法来防御西突厥汗国,这也是东、西突厥汗国所有突厥人所讨厌的。

在东西突厥汗国,安思顺早已被列为第一欲除的对象,甚至派出胡人剌杀,下毒等各种行动都已经发生了不知道多少次。

“你想多了。”

左侧的突厥首领轻轻的捏了捏左手食指上的一个老鹰戒指,摆了摆手,示意身旁的同伴放松:

“北庭都护府正对着可汗牙帐的前线上,依然是铜墙铁壁,牢固如初。真正的放松的,仅仅只是西南一带而已。和北庭作战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现在牙帐里的人都清清楚楚,安思顺这是在向我们指明一条方向。”

“开始的时候,我和大汗还不明白。不过,等发现大唐的那位新晋的少年侯在那里新建城池,那一切就一目了然了。这个安思顺,这是想借我们的手,去对付他的敌人啊。——以前听说安思顺有个义弟,在大唐京师被人欺压,差点死在了那里。现在看来,果然不差。”

“哈哈哈,大唐人喜欢内斗,连内附的那些逆贼也是如此,这不正是我机会吗?”

右侧的突厥贵族道。

说话这句话,两人相视一眼,都是大笑起来。

“唳!——”

突然之间,一声尖啸从空中传来,两人笑声一敛,抬起头来,都向空中看去。只见高空深处,烈阳之下,一个细小的黑点微若尘埃,正高悬在上方。

这个高度已经是很多鹰雀所望尘莫及的了,就算弓箭也难以射到。

“哼,是夫蒙灵察的岩鹰!还真是够谨慎啊!”

那左侧的突厥首领冷笑一声,突然反手一探,猛然从背后取过一张一人多高的黄金大弓,右手一扣,弯弓搭箭,瞄准高空中的黑点一放。

崩!

大地轰鸣,那长箭有如奔雷掣电一般,瞬息间穿过重重空间,在天地间拖出一道明显的,长长的白色气浪,向着高空而去。

下一刻,只听一声悲啸,那高空深处,那超出寻常弓箭两倍射程的地方,巨大的岩鹰被一箭贯穿,然后连同长箭一起,被炸的四分五裂,片羽不存。

“走!”

左侧的突厥首领望着高空,冷笑一声,迅速的回过头来,招呼了一声身旁的西突厥贵族,两人并驾齐驱,只一会儿就消失了茫茫的草原上。

叮铃铃的马铃声,在草原上飘出很远,很远……

西北的乌伤,王冲远不是唯一的客人。就在他的后面,一波又一波的人手,千里迢迢,不断地抵达这里。

这些人里面有工匠,有护卫,也有各大世家的人。

“王冲!”

当王冲和张寿之在城墙巡逻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名妙龄女子,白衣如雪,英姿飒爽,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正朝着王冲的方向驰来。

在她身旁,另一名豆蔻年华的女子,背着一柄红缨枪,浑身上下鲜红如血,仿佛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一般,和她并驾齐驱,同样驰来。

“白思菱?赵红缨?”

王冲目光一闪,一脸的意外:

“你们怎么来了?”

“哼,别以为躲在这里,我们就找不到你,而且别忘了,这座钢铁之城,我们白家和赵家都有份。城池开建,难道我们过来监督一下也不行吗?”

白思菱微微撇着头,看向王冲的目光满是不善。

“这个……,侯爷,我想起还有一些事,就先走了。”

张寿之感觉不对,支吾两句,连忙离开。

“这走得也太快了吧。”

王冲呆呆的看了两眼张寿之的背影,苦笑一声,很快回过神来,向着白思菱和赵红缨走去。

王冲当然知道她们两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当初自己找白思菱和赵红缨帮忙,她们两个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

白家和赵家两大家族也以为自己有什么大的计划,所以鼎力支持。只不过,他们恐怕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只是为了修路。

所以事情暴露之后,白思菱和赵红缨的出现就可想而知。

“你们家族里面没有为难你们吧?”

王冲跳下城墙,迎了过去。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这个时候总算知道问了,不过既然如此,当初在太白楼上为什么不说清楚?”

白思菱翻身下马,抓着缰绳,牵马上前,狠狠的剐了王冲一眼。不过尽管如此,眼神中娇嗔的味道,远比责怪的味道多了多。

赵红缨在一旁冷眼旁观,心中早就笑翻天了。

“王冲,你这可不仗义,我和思菱这次可被你坑惨了。你自己倒是聪明,提前跑到乌伤来了,我和思菱可没法跑,足足被家里的长老们纠缠了半个多月。”

赵红缨也牵着自己的战马,走了过来。

“这次是我的错,所以这一次我特别准备了两份礼物,给你们作为道歉。沈安,把东西带上来吧!”

王冲对着后面叫了一声,打了个手势。

“是,侯爷!”

远远的传来一个大声的回应。

很快一名军士,提着两个用绸布罩着的笼子,向着这里大步奔来。

【继续爆,排版中……,大家关注我的微博啊,后续还会有爆更活动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