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夫蒙灵察的警告(二)/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夫蒙灵察的警告(二)

这件事情是李嗣业亲口所说,对他们大为褒赏。

王冲考察了一翻也觉得他们不错,所以这次钢铁之城建设,警戒、防御的任务就交给他们处理。到目前为止,两人的危险处理都相当的出色。

“轰隆隆!”

战马隆隆,北面的烟尘越来越近,整个钢铁之城的人都能感觉到那微微颤动,所有的工匠早已躲入了城墙内。而原本繁忙的建造也停了下来。

整个钢铁之城附近,突然一片安静,鸦雀无声,只剩下北面那疾速接近的战马啼哒声。

气氛在这一刹那紧崩无比。

十万多双目光全部紧张的看着那滚滚的烟尘中的一道道沉默、压抑的黑影,只有王冲跨骑在马上,神色怡然,不卑也不亢,默默的等待着。

“嗡!”

到了近处,战马放缓,滚滚的烟尘,一只硕大的战旗,足有一丈多高擎了起来。黑底的龙纹战旗上,是一只西域范围内最常见的金色岩鹰,目光隼利,鹰爪如钩,翎羽如铁,好像要从战旗内破壁而出一样。

王冲抵达西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战旗。

而在王冲观察这只战旗的时候,滚滚的烟尘中,也有一道极其健硕、高大的身影骑着战马,如同魔神一般,从战旗下驰了出来。

那一刹那,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那人满脸的浓密髭须,脸膛青黑,目若铜铃,盼顾间,寒芒四射,令人望而生畏。

当那人出现在的时候,一股潮水般的威压也随之覆压而来,整个钢铁之城,除了王冲之后,包括他身后意志坚定,历经西南战场考验的的程三元和苏世玄在内,全部低下头来,居然没有一个人敢看他的眼眸。

“王冲!——”

也就在众人低头的瞬间,一个仿佛刀剑嘶磨,带着金属颤音,透着野性的声音,瞬息间在所有人耳中响起,声音凌厉,带着一股高高在上,压迫的味道。

听到这个明显透着敌意的声音,王冲顿时笑了起来。

“都护大人!”

叫出这四个字,王冲立即拍马上前,丝毫不怯的迎了上去。整个大唐,整个西域,说话声音如此独特,有如刀剑嘶鸣的,也就只有那么一个人,碛西大都护“夫蒙灵察”。

“……还是按捺不住啊!”

王冲心中哂笑,脸上却没有丝毫表露出来。

乌伤距离碛西都护府如此之近,所有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夫蒙灵察。但是很显然,当钢铁之城一夕之间拔地而起,达到了十五米的高度,并且后续还在不断迅猛增加的时候,夫蒙灵察发现自己失算了,再也坐不住了。

战马啼哒,响彻四方!

就在无数人紧张的目光中,王冲策马上前,卷起一溜烟尘,和夫蒙灵察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而远处,这位名闻天下的大都护也放缓了脚步,那弥漫云霄的滚滚烟尘也渐渐的平息,露出来一列列壁垒森严,黑甲披身,明显久经战场,历经杀伐的精锐甲士来。

酷烈的阳光下,所有这些黑甲骑士步伐一致,整整齐齐,宛如一人般。整个行进的过程中,也没有丝毫的差错。

即便是以王冲的眼光,也很难挑出什么毛病。

“不错,不动如山,侵略如火!夫蒙灵察早年的时侯,镇守安西,在领兵方面绝实有一套!”

王冲心中暗暗道。

即便是和夫蒙灵察互相罅隙,王冲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帝国在碛西的大将军确实也有其过人之处。碛西地理特殊,西边是野心不死,随时可能东侵的乌斯藏高原,西边是西突厥沙钵罗可汗统领的突厥骑兵,能在这种夹缝地带生存下来,并且将两大势力拒之在外,夫蒙灵察本身的实力,还是勿庸置疑。

就凭眼前这些不动如山、侵略如火的碛西铁骑,夫蒙灵察也确实展露了自己身为帝国大将的不凡能力!

“可惜,嫉妒心太强!权力欲太重!”

闪光石火间,一道念头掠过脑海,王冲很快恢复了正常。

夫蒙灵察确实很强悍,摒除掉某些东西,王冲甚至会为大唐有这样的大将而高兴,但是可惜,夫蒙灵察是私心太重。

他自己是胡人,所以军营之中大肆的提拔胡人。军中的重要将领位置,几乎全部都是胡人,汉人不管有没有才能,都处于被压制的状态。

而且,夫蒙灵察在碛西有自成胡人小朝廷的迹像。

要不然,节度使事件自己一封奏折,也不会让他如此暴怒了。

而且碛西防守有余,但进取不足,夫蒙灵察坐镇这么多年,从来都不主动攻击。碛西的处境在他坐镇的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改变过。

只能不断的被动等待乌斯藏和西突厥来进攻。

不论是为了改变即将到来的那场怛罗斯之战,为安西储备兵源,还是为了改变帝国的碛西处境,王冲都必须想办法把夫蒙灵察撤掉,或者调往其他地方!

只要夫蒙灵察在,自己在西域就绝对施展不开手脚,这一点是必须要改变的。

轰隆隆的声音慢慢停歇,双方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而气氛也紧跟着越来越紧崩。终于,王冲和夫蒙灵察一少一老,相距不过八九丈的距离,气氛也紧崩到了极点。

两人四目相投,谁也没有说话。

“大胆!都护大人面前,还不下马行礼!”

突然,斜刹里一声大喝传来。一名夫蒙灵察的副官,全副武装,披坚执锐,手上缠着一根黑色的勒子,一根手指直指着王冲,声色俱厉。

“这是要给我下马威啊!”

王冲心中失笑,目光只是盯着面前的夫蒙灵察。如果是以前,双方的官阶差距放在那里,王冲又无一官半职,夫蒙灵察还真的可以轻易把他压得死死的。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就算是面对着这位胡人中的大都护,碛西地带一言九鼎的大将军,王冲也是丝毫无惧。

更何况,他毕竟还是天下真正的“兵马大元帅”!

“放肆!我们大人是朝廷新封的少年侯,这个封号还是天子亲封的。是真正的大唐公侯,地位并不比都护大人低,而且,封侯大曲,圣皇亲自赐字,是‘天子门生’,身后代表的圣皇陛下,你敢让侯爷行礼?!”

果然,一声喝斥从身后传来,用不着王冲说话,程三元主动策马上前,指着那名夫蒙灵察的副官厉斥。他们虽然抵挡不住夫蒙灵察身上帝国大将级别的威压和目光,但是仅仅对付他身边的副官,还是绝对不逊的。

王冲端坐马上不动,心中也是微微点头。

程三元和苏世玄的反应确实很快,这种场合,由他们出面确实比自己强得多。这也是王冲看重他们的地方。

“都护大人,有礼了。不知都护大人驾临,有失远迎,失礼了。不知大人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王冲坐在马上,揖了揖手,突然开口道。

一番话顿时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整个钢铁城附近静悄悄的,双方的主将一说话,就连程三元和那名夫蒙灵察都闭紧了嘴巴。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主角就是眼前的二人。

接下来两人的对话,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很可能关系到钢铁之城,以及整个碛西的未来。这种时候,没有人敢插嘴。

夫蒙灵察没有说话,那一双鹰隼般的双目深邃无比,缓缓的转动着,就像猎鹰盯着自己的猎物般上下打量着王冲。

尽管在节度使事件中,双方几乎是死敌。夫蒙灵察还亲自第一个上书,要圣皇斩掉王冲。但是在现实中,这却还是夫蒙灵察第一次见识这个“罪魁祸首”。

尽管对于这个王家幼家敌意满满,夫蒙灵察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子和自己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

年轻!

实在是太年轻了!看起来才不过十六七岁!

这样的年纪,就连夫蒙灵察这样骄傲的人,也还在西域摸爬滚打,而王冲却已经做到了大唐少年侯,获天子赐字,官爵高隆。

如果王冲仅仅是凭借家世的显赫,凭借王家那个“大唐前相”的余荫倒也还好。但是偏偏,不久之前,他还亲自领队击败了火树归藏、大钦若赞和段葛全这样的名字。

——夫蒙灵察到现在还在怀疑,这里面倒底有几分真实。

但是乌斯藏和蒙舍诏的联军,是在王冲加入后才惨败的,而且还损失了几十万的兵马,包括大量的骑兵,损失远远大过大唐,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十六七岁的年纪,却能有这种能耐,在夫蒙灵察的认知中,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算打娘胎里开始练习兵法,也绝不可能。

——兵法可不只是看几本兵书就行的,这是需要在战争打熬,经历无数的实战才能拥有的。所有厉害的大将莫不如是。

然而让夫蒙灵察有拿捏不透,看不准的,还不只是如此。

戎马一生,半生征战,夫蒙灵察在战场上杀戮的对手不知凡几。因为这个原因,他身上拥有很浓烈的煞气,就连身边的亲兵,很多时候也不敢轻易靠近,更加不敢对望他的眼睛。

在西域,曾经流传过一件事情:

一个西域赫赫有名的凶犯,逃了几十年,都没有人能抓到他。结果在碛西的时候,无意中撞到夫蒙灵察的车驾,只是被他瞠了一眼,结果吓得生生肝胆皆裂,大小便失禁,暴毙而亡。

这就是夫蒙灵察身上的煞气。

甚至还流传过,乌斯藏凶悍的铁骑在进攻碛西的时候,被夫蒙灵察在战场上生生瞪死在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