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达延芒波杰!【第四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三十三章

“自寻死路!”

王冲连看都没看一眼,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以他现在的实力,连普通的圣武境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方,一旦抓住机会,就能吸干内力,更何况是这些玄武境的白雄兵。

王冲甚至都没有动手,这些白雄兵就已经全部死在了他的周围。

王冲大袖一拂,八名白雄兵的尸骸就已经腾空飞起,翻过城墙,落到城墙下去了。

“轰隆!”

就在王冲转移注意力,开始扫向其他地方的时候,异变突起,没有任何的征兆,一阵山崩地裂般的巨响突然从钢铁之城内传来,接着便是一阵凄厉的惨叫:

“啊!——”

“不好了!有奸细!是乌斯藏人!”

“救命,救命啊!我的腿!”

“快逃,快逃啊!”

……

原本平静的城池内突然一片混乱,凄厉的惨号声、爆炸声、求饶声,撞击声、气浪声响成一片。只一刹那间,这座钢铁之战的气氛陡然一变。

原本已经控制住的局面,突然之间紧张无比,生出了无数的变数。

“这不可能!”

城墙上,无数的大唐战士都是浑身颤栗,满脸震惊的望向城内惨叫发出的地方。而王冲更是猛的转过身来。有那么一刹那,整个城头静悄悄的,死一般的寂静。

就连操纵车弩的黑甲小队都忍不住掉过头来,满脸的错愕。

整个乌伤地区,防御最严密的莫过于钢铁之城,而钢铁之城防御最严的莫过于内城。所有参加城池建造的工匠,全部都是汉人,绝不招收任何的胡人。

而且他们的出身、来历,全部都有户部备案和户引,这是通过京师在户部有官员任职的世家子弟做到的。而且,所有的工匠都有工长管理,而工长上面还有工头,工头上面还有工头长……,一层一层,层层递进,外人想要插足进去根本不可能。

而钢铁之城外,还有数千的骑兵和护卫把守,十里之外就开始警惕。

可以说,在整个西域,王冲的钢铁之城虽然人数众多,但却是最不容易混进去。而且乌斯藏人和汉人长相完全不同,就算是白雄兵这种乌斯藏人中身材比较高大的,相貌上和汉人也有极大的区别,单单是脸上的高原红,就不是那么容易去掉的。

——这并不是身材一般高就可以冒充的!

没有人知道这些乌斯藏人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

“在那里!”

此时此刻,最镇定的莫过于王冲了。在最开始的意外之后,就好像寻找到了所有问题的答案,王冲突然之间明白过来。从开始到现在,王冲始终不明白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些人凭什么有那么大的自信就能一定能够攻破钢铁之城?

难道就凭这些正面硬撼的攻城锥、五爪挠钩吗?

城池攻防那是和野战完全不同的,对方这么做毫无意义。直到听到城池内那阵阵惨叫声,王冲突然之间全部明白过来:

这次的对手远比自己想像的还要难缠得多,也要可怕的多。

虽然不知道对手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毫无疑问,对方绕过了钢铁之城的层层排查体系,并且成功的克服了外貌上的差异,潜伏进了钢铁之城内。

——这些潜伏在城池内部的奸细,才是对方真正的杀手锏。

“真是越来越想知道,这次进攻的到底是什么人了!”

王冲暗暗道,目中骤忽之间闪过一道冷厉的光芒。

他也算是接触过不少乌斯藏的名将,不管是被他杀掉的土弥桑轧、龙钦巴、角斯罗,还是地位更高一层的火树归藏、大钦若赞,这些乌斯藏将领的风格他都了如指掌。

但是这名乌斯藏将领的风格截然不同,不管是包马蹄,佯攻,板甲盾牌、金系武者,五爪挠钩、攻城锥,还是城内的奸细,以及借过夜色躲过鹰雀的监视,对方的风格和王冲以往接触过的任何一个乌斯藏将领都截然不同。

这种风格和直来直去的乌斯藏人截然不同,狡猾之处甚至比一个熟读兵书的中原将领还要厉害。就算是号称战场之狐的“姚广异”,恐怕都远远及不过他。

在王冲的记忆中,还很少有一个乌斯藏将领会像眼前这个那么难缠!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解决城中的祸乱,否则的话,城内这么多的工匠毫无反抗能力,被对方一顿屠杀引起大乱,恐怕到时候,钢铁之城的城门就真的破了。

“嗡!”

来不及细想,王冲身形一动,迅速从城头飞出。不过就在王冲飞掠而出的刹那,突然之间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身后传来,最开始的时候还只是麦芒一般的感觉,但是眨眼之间,那点“麦芒”一般的感觉迅速扩大,最后变得如同风暴一般强烈。

“呵呵呵,抓住你了……”

一声淡淡的冷笑,若有若无地从耳边传来,如同死神的戏谑。眼前什么也看不到,但王冲心中却瞬间升起一股强烈的危险感。

“不好!”

王冲神色大变,对方在这里不知道潜伏了多久,收敛了全身的气息,如同一条毒蛇般蛰伏在那里,直到王冲被远方的骚动吸引,露出破绽,才陡然出手。

而且一出手就是致命的杀招。

从重生到现在,这可以说是王冲遇到过的最阴险,最毒辣,同时也是最致命的对手。

“轰!”

来不及细想,一股庞大的罡气如同狂风骇浪一般,从王冲体内爆发出来,大阴阳天地造化功瞬间被王冲施展到了极限,一阴一阳,一日一月,两道幻影同时出现在王冲的左右肩。

轰,一道凌厉的,蕴含着毁灭性力量的劲气如同利箭般,扫过王冲原本的位置,冲出数百丈之远。磅礴的气劲搅动空气,在城门附近的方圆百丈之内,掀起一片铺天盖地的狂风。

强烈的罡风撞击在城门上,甚至使得钢铁的城门发出嘭嘭的轰鸣,令人心惊胆战不已。

而另一侧,王冲以毫厘之差闪过这一击之后,回头看见这一幕,也是暗暗心惊。

“小子!反应不错!这一击居然让你躲过了。”

就在距离王冲原本位置不远的地方,一道高大健硕,充满野性的黑影,右手抓着一根一丈余长,儿臂粗细的黑红色长枪,如同一尊神祇般伫立在这里。

他的目光凛冽,高高在上,充满了一股睥睨的味道,似乎这天下间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认真一顾,更没有什么东西能和他相提并论。

不过最令人心惊的,还是他身上那种狂野、暴虐,充满杀性的气息,仿佛他的存在就是要毁灭世间万物,所有一切般!

王冲见过的高手也算是不少了,但是这样凶残可怕,疯魔一般,充满强烈杀戮和毁灭yuwang的高手之前还从没遇到过。

“这到底是什么人?”

王冲神色凝重,看着眼前疯魔一般的男子,脑海中此起彼伏。

这个人的狡猾、奸诈,在兵法战略上的多谋,多智,以及隐忍,潜伏,还有身上的那种从尸山血海中炼就出来的浓烈杀气,都完全巅覆了王冲对于乌斯藏武将和强者的传统印象,足以让所有见到他的人都将这种印象深深烙印,永世过目难忘!

强敌!

绝对的强敌!

王冲知道自己这次在西北恐怕遇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对手。然而的强敌,王冲对他却毫无印象。

不对!

目光掠过男子右手掌中,那杆仿佛连天都要捅破的,暗红色怪异长枪,王冲眼皮一跳,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整个西北,地形复杂,乌斯藏、大唐、西突厥、西域诸国,还有大食、条支、身毒……,各方的势力交错在一起,每月激战不断。

想要凭借一个人身上的杀气程度来判定一个人,虽然不会太难,但也绝不是太容易。但是如果再结合上那人手中的一杆在西域很少有人使用的暗红色魔性长枪,再去定位眼前人的身份就绝不是太难了。

至少,王冲的脑海中迅速的想起一个人来。

“是他!!”

王冲眼皮连跳,神色陡然变得凝重无比。杀性重,狡猾难缠、精于兵法,乌斯藏人,暗红长枪……,这些信息结合在一起,王冲的脑海中一个人物的名字迅速跃然而出:

达延芒波杰!

乌斯藏的准将级人物,更是乌斯藏后期声名赫赫的帝国大将,声名一度盖过了都松莽布支和火树归藏这些传统的乌斯藏帝国大将,甚至直追乌斯藏的大将军王悉诺逻恭禄,被称为悉诺逻恭禄的接班人!

这个人物一度是晚唐最大的威胁性人物,因为他疯狂,危险,嗜杀,却又极度的聪明,最重要的是,他的思维跳脱,完全没有办法用正常的道理去揣度。

因为他的嗜杀和疯狂,使得许多平常人不会去做的事情,他会疯狂的,不计成本的去做。而又因为他极度的聪明,所以,每一次他的出手,都会给对手造成极大的麻烦、威胁和伤害。

他打过突厥,打过大食,打过条支,打过身毒,打过大唐……,这个攻击过的名单可以排出很长很长,有时候他甚至会跨过一个国家去攻击另一个国家。

在整个西北后期,如果没有那些异域入侵者出现,这个达延芒波杰绝对是各方最想除掉的家伙。

不过,王冲之所以对他有印象,却并不是只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王冲清楚的记得,当年的碛西都护府之所以无兵可用,达延芒波杰正是其中的两个关键人物之一。

而乌斯藏称名天下的白雄兵,恰恰正是他统领下的数支兵马之一。

甚至于,当年大食人的马克留木军团挺进乌斯藏高原,受到白雄兵迎面重创的时候,达延芒波杰正是当时的乌斯藏人统领。

【微博活动四更爆发完毕,欢迎大家参加下一波的微博爆更活动,预计在本月23号左右,到时活动更大,大家可以多多关注我的微博,参与活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