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 达延芒波杰的反击/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四十章

“都松莽布支是昏了头吗?!没用的东西,白白浪费我给他的机会,他居然才派了二千多人去攻城!”

“还有这个达延芒波杰,枉我还以为他在草原上是个人物,没想到……真是个废物!”

“乌斯藏高原难道除了悉诺逻恭禄和大论钦陵迷之外,就没有其他人的人吗?”

……

都护大殿中,夫蒙灵察端坐在上方,整夜没睡。自从上次见过王冲之后,钢铁之城附近几乎日夜不停,随时都有他的探子。那里发生的一举一动根本瞒不过他。所以,达延芒波杰那里刚刚战败,夫蒙灵察这里马上就收到了消过。

不过此时此刻,夫蒙灵察却是额头上青筋暴起,形如蚯蚓,而脸孔更是气得胀红,一双手掌因为过于的失望和愤怒,更是不停的颤抖起来。“勾结”异邦,引狼入室,如果被捅到朝廷,他冒的风险难以想像。

但是冒这么大的风险,对方居然还是失败了。夫蒙灵察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乌伤近在咫尺,对夫蒙灵察来说,现在就如同一根鱼骨卡在喉头,不吐不快。

“报!”

一波未平,一波未起,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一阵惶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大人,不好了!征乌营地受到攻击,我们的战士死伤五千多人,仆兰将军被人斩杀!"

"什么?"

夫蒙灵察陡的一震,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整个碛西都护府只有一名仆兰将军,那就是被他视为左膀右臂的仆兰赫,和他一样,同是胡人。

仆兰赫的武功很高而且同他在西域征战多年,经验极其丰富,在和乌斯藏的战斗中也多次立下大功,可以说是夫蒙灵察最倚重的人之一。

"不可能!你是不是看错了?!"

夫蒙灵察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报!"

夫蒙灵察的声音刚落,又是一声惶急的声音从殿外传来,伴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征乌军传来急报,征乌军收到攻击,仆兰将军被杀!"

声音未落,一阵疾风从门外卷来,疾风中,一名军中的校尉风尘仆仆,几个箭步冲进大殿跪伏在地上。

在这名校尉的背上,插着一支殷红滴血的令箭,这是军中发生重大事情的时才会出现的令箭。

嗡,看到这只令箭,夫蒙灵察浑身一颤,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天的怒吼:

"都松莽布支!——"

怒吼声如同惊雷声一般冲上天空,响彻整个碛西。

……

钢铁之城中灯火辉煌一片忙碌。

"侯爷!已经查清楚了,就在昨天,我们的一支车队在来乌伤的路上受到攻击,当时我们派出了护卫去查看,不过因为护送商队并没有受到伤害,加上货物完好无损,所以大家就没有在意,也就没有上报上来。"

一栋雕栏画栋,古香古色,刚刚修建好的府邸中,王冲端坐不动,身前是几名军中的将领。

其中一名将领高高瘦瘦,手中正拿着一本日事簿,仔细翻看。

"那几名护送钢铁的人找到了吗?"

王冲抬了抬眼道。

"回侯爷,时间尚短,事情也就是昨天发生的,他们现在都还在城中,本来准备明天一早就离开,我已经把他们叫过来了,现在就在门外。"

陈彬道。

王冲点了点头,很快几名神色微微有些惶恐的商队成员走了进来。仔细询问了一番,一切果然不出意料。

袭击他们的那些人,脸上都蒙着面巾,只有一双眼睛露出来。这些商队的成员以为是附近的山贼、马匪,但是因为没有出现什么人员伤亡,货物也没有出现什么损失,所以就没有怎么在意。

当时,因为怕影响声誉,一行人还曾经主动劝服护卫队把这件事情压下来。

但是现在发生这种事情,一行人显然很是不安。

"果然啊!"

王冲微微闭着眼睛,身体往后仰,靠在紫檀木的椅背上,一根右手食指无意识轻轻叩打着身侧的扶手。

这些人没有经验,所以不知道,但是王冲是参加过剿匪的,深深知道所有的山贼、马匪,都是刀口上舔血,这些人直来直去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打家劫舍,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吃饭、喝水一样,那完全是日常。

所以这些山贼、马匪真正行动的时候,根本不会多此一举,把自己蒙的结结实实,只留两只眼睛在外面。

很明显,这是乌斯藏人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

"达延芒波杰,还真是难缠啊!"

王冲无意识的敲打着自己的手指,心中暗暗道。

能想出这种计策混入城中,就算是身为对手,王冲也不得不暗暗佩服。确实,这是整个钢铁之城唯一的破绽。

乌伤荒凉贫瘠,所有的钢铁都来自于京师和大唐的各个州郡,路途遥远,运输线漫长。这使得整个运输变得充满变数。

达延芒波杰显然就是利用了这一点。

"这次乌斯藏人攻城,能够提前发现这一点,这不但不是坏事,反而是一件好事。传令下去,以后所有进入钢铁之城的货物,全部都要开封查验,另外,事无大小,只要发生,哪怕不在钢铁之城附近,也要全部给我记录在簿!"

王冲道。

"是,侯爷!"

众人躬身道。

"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军中的军士,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刹那间,房间里一片安静,所有人纷纷扭过头看了过去。

"侯爷,前方传来急报,碛西都护军在乌斯藏边界的营地受到攻击,都护军死伤五千多人,将军仆兰赫战死!"

一句话石破天惊,所有人都是满面的惊骇。

"是都松莽布支吗?"

王冲身边的一名将领道。

"不是,是达延芒波杰!"

传令的军士道。

"!!!"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就连王冲都皱起了眉头。

达延芒波杰进攻钢铁之城才失败不久,被王冲斩杀了两三百人,居然一个掉头就去攻击碛西都护军的营地,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

"可以确定吗?"

王冲双手握着扶手,从座位上缓缓站了起来。

"侯爷,千真万确!现在消息应该已经传到碛西和朝廷去了。"

军士跪在地上恭身道。

"居然会这样!"

王冲仰起头,再次闭上眼睛,脸上露出深深的疑惑。

这又是一件王冲记忆中不曾发生的事情,如果自己没有出现在乌伤,达延芒波杰就不会千里奔骑来对付自己。

如果没有攻城失利,在自己这里铩羽而归,达延芒波杰就不会发泄性的跑去攻打碛西都护军,仆兰赫也就不会战死。

这些事情都是一环扣一环。

"侯爷,这可是好机会啊!"

一个声音从耳边传来,一旁,程三元目光雪亮,突然插口道:

"夫蒙灵察私放乌斯藏人进来,所以才会导致今天的事故,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上报朝廷,对付夫蒙灵察。"

程三元声音一落,房间里所有人也跟着反应过来。

"不错,夫蒙灵察上次还带领军队在钢铁之城当面威胁侯爷,这次侯爷也可以反过来对付他了。"

"他这次因私废公,看他怎么向朝廷交代。"

"五六千的死伤,这可不是小事,夫蒙灵察应该想不到他也有今天,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侯爷,这次绝对不能放过他。"

……

众人纷纷道。

犯下这么大的错误,众人已经可以想象得到夫蒙灵察面对的压力了。

"够了!"

王冲举起一只手,喝止道。

王冲一发话,房间里瞬间一片死寂,众人纷纷低下头来,默不作声,神情尊敬无比。

在整个钢铁之城里就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王冲,只要王冲决定了一件事情,就绝对不会有第二个声音。

"这件事情是扳不倒夫蒙灵察的。"

王冲道。

虽然对于夫蒙灵察没有什么好感,甚至不久前还被他当面威胁过,但是此时此刻,王冲心中却兴不起一丝一毫的兴奋和喜悦。

那战死的五千多碛西都护军,虽然是从属于夫蒙灵察,但是他们依然是大唐的战士,从这一点来说,碛西军的损失其实也是大唐的损失。

所以王冲心中更加兴不起一丁点的喜悦。

不过这件事情也越发让王冲坚定了心中的信念,夫蒙灵察已经不适合碛西都护这个位置,如果不是因为他因私废公,放达延芒波杰他们进来,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王冲可以肯定,碛西都护军放达延芒波杰进来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达延芒波杰会反咬一口。

仆兰赫之所以会战死,和这个绝对脱不了关系。

作为一个手握重权的大都护,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可以有的。

这些念头闪电般从脑海中掠过,王冲很快恢复了平静。

"……不过,就这么放过他,那也未免太便宜他了,只要他还在这个位置,以后还不知道要死上多少人。这件事情我会上奏朝廷,无论如何他都已经不在适合碛西大都护的位置了。"

王冲声音一落,整个房间里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夫蒙灵察的名头太大,地位太高,上次兴师动众来威胁王冲的时候,几乎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现在总算可以给他一个教训了。

"侯爷英明,夫蒙灵察确实不太适合碛西都护的位置。"

"达延芒波杰两千多人倾尽全力来攻打我们钢铁之城,又是使计,又是耍诈,还带了攻城锥,和金系的能力者,最后不但铩羽而归,还让侯爷杀了两百多人。夫蒙灵察空有那么多人,却被达延芒波杰杀了五千多人,孰高孰低一眼就知。"

"亏夫蒙灵察还有脸在侯爷面前炫耀、威胁。"

"依我看,侯爷才是最好的都护人选!"

……

众人纷纷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