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乌伤铁骑归来!/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四十一章

"好了!"

王冲摆了摆手。

他要弹劾夫蒙灵察倒不是因为私仇,而是因为碛西都护军在夫蒙灵察的指挥下,日后却是还会有更大的伤亡。

日后的碛西危机重重,会面对各方的威胁,以夫蒙灵察的能力,堪堪守成,进取不足,根本无力以应对这种威胁,只有换下他才是最好的方法。

不过这些,王冲却是不会像程三元、苏世玄他们明说。

"就让他们误会也好。"

王冲心中暗暗道。

不提夫蒙灵察的事情,这次达延芒波杰的出现,以及他麾下的白雄兵确实给王冲提了一个醒,仅凭钢铁之城的防御和护卫是应对不了一些大事件的。

"……也该是把李嗣业和乌伤军调过来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从时间上来算,李嗣业在乌伤村的训练的也应该差不多了,第一批乌伤士兵也应该出世了。白雄兵纵横天下,稍逊于大食马克留木军团,但悍勇之处有过之而无不及。能够稳稳盖过他们的,整个中原大地,恐怕也就只有当年自己麾下的“乌伤铁骑”了。

“哗啦啦!”

片刻之后,一只信鸽冲天而起,迅速的飞往了乌伤的方向。

……

“都给我听清楚,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再是乌伤的村民,而是一名大唐的职业军人。你们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保护那些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普通人!”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是身为强者的义务!对你们是如此,对我也是如此!”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不动如山,侵略如火。这是每一个职业军人,每一个职业军团最终极的目标!也是你们每个人最终需要达成的目的。军人不是武者,是集体的,集团的大规模作战,而不是武者个人的单打独斗。明白吗?”

……

乌伤村的山谷中,李嗣业背着手,身躯笔挺,二米多的身躯有如山峦般,时时刻刻的散发着一股沉重的压力。乌伤人实力高强,要想压服他们,也就只有李嗣业这种铁血硬汉,以及人格魅力爆棚的“神通大将”了。

事实上,王冲的判断也没有错。短短一个月,李嗣业豪爽,秉直、刚正的性格也赢得了乌伤村人尊敬。

“明白!”

李嗣业声音一落,身前,五千多名乌伤新兵,排成整齐的阵列,一个个英姿飒爽,齐声响应,大喊声有如洪钟大吕,响彻云霄。

接近一个月的时间,这五千人乌伤新兵不管精气神,还是其他的,都和其他的乌伤村人都有天壤之别。这明显的就是,他们更加的神完气足,身躯更加的笔挺,更注重配合,也注重服从命令。

“很好!”

李嗣业目光如电,迅速的扫过全场,神色严肃无比:

“现在,右侧的悬崖上的第一杆令旗,你们只有七秒的时间,只要慢上一点,训练立即失败。在行动的过程中,只要队伍有一点的错乱,立即失败。明白了吗?”

“明白!”

众人再次洪声响应。

“失败了,就有惩罚。看到广场边上的那些杖手吗?你们应该明白会是什么后果!”

李嗣业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远处,厉声道。

哄!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笑声,而原本精气神十足的乌伤新兵这个时候纷纷或者低下头,或者撇过脸,一个神色讪讪,极不自然,再没有了之前的神气。

乌伤人一个个实力高强,随随便便一个小孩子,都是力量惊人,而普通的村民,单手举个一两千斤根本不在话下。对付这样的乌伤人,任何普普通通的惩罚,包括军队中的那些惩罚都是没有用的,所以李嗣业剑走偏锋,根本就没有使用普通的方式。

训练任务没有完成,依然需要杖打,但是负责杖刑的人,不是军中的军士,而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女子、妇人。饶是这些乌伤人刀捅进肚子,流光一半的血都不怎么在乎,眉头都不会动一下,但是看到那些拿着棍杖的女子、妇人,也忍不住变了脸色。

堂堂八尺男儿,却在众目睽睽下被女人殴打,这是一种耻辱。这也是李嗣业要教给他们的第一课:军人的荣誉感!

只有先有身为男人的荣誉感,然后才有身为军人的荣誉感。

“四儿,不要给我丢脸!”

“赵杰,你如果敢让别的女人打,回来我扒了你的皮!”

……

山谷的边缘,一名名乌伤村的女子柳眉倒竖,厉声大喊。她们有的是母亲,有的是青梅竹马的情人。李嗣业军法都是要脱了裤子打的,自己的儿子,男人被其他的女人脱了裤子打,她们哪里受得了。

双重打压下,李嗣业手下的五千新兵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个。让他们众目睽睽被女子脱了裤子杖打,还不如让他们去死。

“现在,开始!”

没有丝毫的犹豫,李嗣业神色严肃,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右手边一处近百丈峭壁上的红色小令牌,突然下令道。

“嗡!”

异变突起,刚刚还或者低头,或者撇头的五千乌伤新兵,瞬间昂首挺胸,精气十足,雪亮的眼眸中充满了斗志。轰,几乎是在李嗣业发号施令,手臂挥下的同时,第一排四十名乌伤新兵有如脱兔般电射而出,他们的手臂一勾,身体一纵,顿时轻轻巧巧,全部登上了悬崖,并且整整齐齐,迅速向着崖顶攀去。

所有四十名乌伤人行动步调全部一致,没有一丝一毫的差池,而从悬崖侧面看过去,所有四十名乌伤人甚至连身位都一般高下,没有丝毫的错落。嗡,就在这一批乌伤兵驰横而出的同时,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整整五千人的队伍如同一张活过来的,拥有生命的地毯一般,沿着光滑陡峭的悬崖表面,快速的向着顶端“飘”去。

是的!就是“飘”!

当五千人动作、速度全部一致,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此。不过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这张“地毯”其实是由无数横成行,竖成列,保持着整齐的队列,如同军伍行军般的乌伤人组成的。

悬崖峭壁,危险无比,单单是攀援上去就已经是困难重重,更别说是在悬崖间还保持着整齐的队列了!然而这五千训练有素的乌伤新兵却做到了。

“啊!!”

山谷两岸,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乌伤村人,都不由得发出了阵阵惊呼。

即便是对于在崇山峻岭之中,在悬崖间攀援、飞越,如履平地的乌伤村人来说,要做到这一点,也非常不容易。一个攀援很容易,两个人步调一致,同时攀援那就难多了,三个人一起攀援,那就更是难上加难。

然而现在,五千人一起攀援,却还能保持整齐如一,宛如一人。就算是对乌伤人来说,这都是不可思议的。

这一刹那,所有人对于山谷底端那个两米多的军伍壮汉,也发自内心的感到尊敬。

“呼!”

一股急速的气流沿着悬崖表面直升天空。

一秒,二秒,三秒,四秒,五秒,六秒,七秒!

七秒一到,五千乌伤新兵保持着整齐的队列,奔雷掣电,迅速的登了悬崖。

云消!雨霁!

当最后一排乌伤兵攀上崖顶,一切顿时又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传出。就连那五千乌伤新兵,都仿佛和山峦融为了一体,没有半点的声响传出。

侵掠如火!不动如山!

这五千乌伤新兵已经完全做到了这点。

看到这一幕,山崖下,就连李嗣业也不禁微微点了点头,在乌伤村训练了近一个月,终于有了效果。就像侯爷说的,这些乌伤人确实是天生的,最佳的战士。

“哗啦啦!”

正在思忖的时候,突然耳中传来一阵哗哗的声音,李嗣业心中一动,抬起头来,只见一只信鸽从空中飞掠而下。

“嗯?”

李嗣业眼皮一跳,恍惚之间意识到了什么。伸出一只手臂,任由信鸽落在手上,然后从信鸽腿上拆下了那封信笺,仔细看了起来。

“见字如令,速归!”

信笺上只有简简单单的六个字,看到这几个字,李嗣业心中顿时了然。

“差不多,到时候了……”

抬起头,李嗣业望向了崖顶的五千乌伤新兵。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李嗣业心知肚明,现在该到这支部队初试啼音的时候了。

“归队!”

洪亮的声音如同雷霆炸开,响彻无数的群山。

半个时辰之后,就在一群乌伤人的注视下,一支五千人的大军,浩浩荡荡,离开乌伤村。这一刻,谁也不知道,日后的四海八荒,中土大地,异邦列国,将随着这第一批踏出的乌伤兵而改变。

……

王冲是在数个时辰之后,得到李嗣业回归的消息的。站在高高的钢铁之城上,只见远处一只全副武装的队伍,浩浩荡荡,在滚滚的烟尘中席卷而来。五千人左右的队伍,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有如五万人、十万人的军队般,那般气势山崩地裂,惊人无比。

然而最惊人的,还是这五千人的行进速度,虽然是步行,但是速度却奇快无比,宛若奔马一般。

钢铁之城上,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惊叹无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