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震动!/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四十四章

另一侧,忽鲁也格果然被王冲唬住。王家是京师的大世家,是将相之家,能量遍布朝野,而且王冲暗示的也很明白:

不只是西域和突厥大草原有胡人,大唐的京师之中同样有许多的胡人,只是这一点很容易被人忽略而已。

王冲的意思,他结识的京师胡人之中,分明有其他胡人认识自己,药罗格的事情就是对方告诉王冲的。

而且,自己在西域的事情,也是那些胡人告诉他的。

一时间,看着眼前的王冲,忽鲁也格心中有种高深莫测,不可揣度的感觉。王家在京师能量很大就罢了,但是如果连自己身边的一个管家,一个小妾他都能够知道,那王家的能量也太不思议了。

这让忽鲁也格有种讳莫如深,深不可测的感觉。

不过胡人的思维和汉人完全不同,在最开始的讳莫如深之后,忽鲁也格很快高兴起来。

"哈哈哈,有王公子这样的朋友,我还有什么可担忧的。为了表示我对王公子的感谢,这次我特别多赠送公子一千匹突厥大草原上最优良的战马,以示谢意。"

"王公子,我有感觉,以后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忽鲁也格碰了一下王冲的胸膛,哈哈大笑道。

这一下就真的让人意外了,程三元、苏世玄、陈彬、管煜等人都是眼睛一亮,就连王冲都大为意外。

一千匹战马大概相当于十万两黄金,对于现在的王冲来说这倒不算什么,关键是战马本身。

这些最优良的突厥战马,真正的是有价无市,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

而且,这恰恰也是现在的王冲最急需的。

忽鲁也格的豪爽,实在是让人意外。这一刻,王冲突然有些明白,忽鲁也格为什么长袖善舞,能同时吃透东、西突厥汗国,成为大草原上的第一马商了。

"好!忽鲁也格先生,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份大礼我收下了。以后,忽鲁也格先生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开口,只要能办到的,我都会尽量想办法满足。"

王冲道。

这个忽鲁也格,如果按照他原定的命运,恐怕最多活不过三个月就必死。这也是王冲急着和他交易的原因。

但是见识忽鲁也格豪爽,也有恩必报的一面,王冲突然对于这个突厥第一马商好感大生。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是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想办法搏上一搏,尽量改变这位突厥第一马商日后被杀的命运了。

日后的大唐,这个忽鲁也格或许还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一翻寒喧之后,王冲很快直奔主题。王冲让许科仪将九十万两黄金的尾款交给忽鲁也格,同时也让程三元他们查验忽鲁也格这次带来的突厥战马。忽鲁也格这次总共带来了一万一千多头战马,一个全部骨骼粗大,肌肉饱满、肌腱扎实,充满了力量感和爆发性,而且身上的皮毛也是油光水亮,神骏异常,就算是不懂马的人也能感觉出来,这批战马质量很高,忽鲁也格确实是用心了。

“对了,忽鲁也格先生,顺便再送你第二个忠告。”

等到财货两讫,双方准备带人离开的时候,王冲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忽鲁也格,露出一个莫测高深的笑容。这个笑容落入忽鲁也格眼中,顿时咯噔一跳,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

因为这已经不是忽鲁也格第一次看到王冲这种笑容的,上一次看到这种笑容,他手下的药罗格就差点卷款潜逃,而且带走他的大半家产。

“不知道王公子想说什么,忽鲁也格一定洗耳恭听。”

这一次,忽鲁也格毕恭毕敬,按照中原的礼数,躬身揖了一礼。突厥大草原是没有这种礼数的,药罗格事件之后,忽鲁也格对王冲的意见有多尊敬可想而知。

“呵呵,忽鲁也格先生如果相信我的话,七天之内,最好闭门不出,另外,如果实在避免不了,要出去的话,就在衣服里面加一件铁胄,而且,……尽量不要去东部。”

说完这句话,王冲就离开了。留下忽鲁也格站在原地,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驾!”

远处,一声吆喝,一万多匹战马在数百名精锐军士的驱赶下,掀起滚滚的烟尘,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波巴,这个唐人会不会是在唬我们?我们在大草原上,根本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踪迹,他怎么会知道?而且,东部的那些酋长我们早就见过了,至少十天之内,我们忙都忙不过来,根本不会有时间去东部。依我看,这事根本不靠谱。——上次的事情,说不定只是巧合,是他猜的!”

忽鲁也格身边,一名跟随他很久的部下终于忍不住道。

对于唐人,所有的突厥人其实都不是很喜欢,就算是做生意也改变不了这点。尤其是王冲的那种万事在握,高高在上的姿态,更加让他有些不喜。而且,老爷对那个汉人也未免太热情了,他跟随老爷这么多年,做过这么多人的生意,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对一个汉人这么热情,甚至还白送了他1000匹最优良的突厥战马。

“不,乌都敕,你错了!”

出乎意料,忽鲁也格和预想中的完全不同,他看着王冲消失方向,眉头皱的比刚才还要深的:

“他说的东部,不是我们西突厥汉国的东部草原,而*厥汗国!”

忽鲁也格声音一落,那名叫做乌丸的突厥人也呆住了。忽鲁也格长袖善舞,不止是在西突厥汗国内人脉很广,在*厥汗国,乌苏米施可汗统治的大草原,忽鲁也格同样和那里各个部落的酋长关系匪浅。

不久前,忽鲁也格就已经约定好了和那里的几个势力很大,和忽鲁也格关系很近的部落酋长见面。但是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忽鲁也格也是不久之前才临时决定的。但是王冲又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他连这么隐秘的事情都知道,那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难道,他是想说,那个时候会有人想对我不利?”

忽鲁也格喃喃自语。

他很想把王冲的警告当成一个玩笑,但是有了药罗格的“珠玉”在前,忽鲁也格又哪里敢将王冲的话等闲视之。转过身,忽鲁也格带着满腹的心思,离开了这里。

……

且不提忽鲁也格和乌斯藏那边的动静,旭日东升,黑暗破晓,当忽鲁也格提供的那一万一千多匹优良的突厥战马,仿佛乌云一般,在一夕之间突然出现在王冲的钢铁之城周围,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了一跳。

王冲一夜建城就已经够惊人了,而现在,更是居然变出这么多的战马,这让所有人都受到了巨大的震撼。特别是那些探子,更是慌了神,一只只信鸽急匆匆向着四面八方飞去。

“什么?一万多头战马?你是疯了吗?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战马?”

接到探子的消息,连身处在仆兰赫被斩,身陷朝廷旋涡中的夫蒙灵察都被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碛西地位西域和内陆之间的交通要道,把守着三处边界。大唐和乌斯藏、大唐和西突厥汗国,以及大唐和西域之间,三个方向到处都是自己的兵马。

这么多的战马,又不是一头两头,这么庞大的数量,不可能瞒得过自己的耳目。如果王冲真的获得了这么多的战马,自己这边怎么可能之前没有一点消息?难道手下那么多训练有素的战马都是吃干饭的吗?

而且一夜建城他还可以理解,但是一夜之间变出那么多的战马,而且边防军还没有丝毫的察觉,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的是神迹,可以无中生有吗?

他是绝不会相信这种荒谬的消息的。

"大人,末将已经派出三批人马前去查看,此事千真万确,末将可以拿性命担保。"

部将跪在地上,急声道。

在碛西和西域,周围所有的敌人都是以骑兵为主,乌斯藏如此,突厥也是如此,西域诸国是如此,就连遥远的大食和条支也是如此。

处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中,所以可想而知,在这里战马有多么重要。王冲只不过在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封地,居然就有一万多匹战马。

而作为镇守整个碛西,地位极其重要的大都护府,也才不过比王冲多上一点点,这种结果怎么能人让接受?

夫蒙灵察站在大殿中,看着面前急得脖子梗红的部下,一时怔住了。

……

此时此刻,受到王冲一万匹优良突厥战马震撼的还远不止夫蒙灵察。

"那小子居然有这种能耐?"

遥远的陇西,北斗城中,哥舒翰眼中闪过一丝雪亮的光芒,双手撑着紫檀木桌子,缓缓地站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那个王家的幼子这次真的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意外。

第一次,他突然意识到有一些事情超出他的预料了。

"碛西那边,夫蒙灵察是什么反应?"

哥舒翰突然问道。

"夫蒙灵察那边还疲于应付朝廷御史的诘问,应该没有太大的精力去关注那边的动静,但是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夫蒙灵察知道之后应该是大发了一通雷霆。"

哥舒翰身旁,一名北斗军将领道。

"这个倒是意料之中,以他和那个王家幼子之间的关系,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高兴的起来。"

哥舒翰右手两根手指无意识的轻敲紫檀桌面,淡淡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