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天柱山,高原的隐秘通道!/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四十八章

"可是,大人……"

另一名武将还想说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一名北斗军的传令官匆匆忙忙,一阵风般冲进了殿内。

"报!后方七百米外发现两千多匹战马,对方的人说这些战马是送给我们北斗大军的,而且让我们北斗军亲自来接收,斥候来报,问我们该如何处置?"

传令官跪伏在地上,眼神中还透露出深深的疑惑。

北斗大军现在上上下下都知道,军中严重缺乏战马,但是现在战马这么快就来了,而且还是从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向,让人有种非常茫然的感觉。

嗡!

传令官的声音一落,整个大殿里针落可闻。这个消息就像一个耳光,狠狠的扇在了所有北斗军武将的脸上,每个人都神色复杂,一个个目光都瞧向了房中的哥舒翰。

"是我小瞧他了!"

这一刹那,哥舒翰的脸色郑重无比。

“这一轮倒是我远远不如他了,公是公,私是私,这个王家幼子倒是比我气魄得多。”

对于那个王家的幼子,哥舒翰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大部分都是听说的他的事情,但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而且,西南的事情大部分都是以讹传讹,那个王家幼子在里面到底起着多大的作用,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

但是这一刻,哥舒翰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一直都低估他了。

明知道自己和他的关系不佳,但却还能看在大局,陇西,以及大唐的份上,送自己二千铁骑……,这一点,没有过人的胸怀,是绝对做不到的。相比之下,自己之前的举动倒是显得小家子气了。

“清泽,替我去一封信,谢谢少年侯。就说两千匹战马我收下了,北斗军欠他一个人情。”

哥舒翰道,心中感概不已。

“是,将军!”

一个声音应道,很快离去。

……

“轰隆!”

入夜时分,乌云低垂,随着一阵巨响,钢铁之城的城门轰然洞开,一队黑甲骑兵,气势雄浑,犹如山岳一般,从里面缓缓奔驰而出,在他们脚下,一圈圈的黑色光环,犹如钢铁般轰鸣着,一环扣一环,连成一片。

在队伍的最前列,一名十七岁的少年剑鼻星目,双眉如鬓,策马而出。在他身后,一名两米多高,比普通人足足庞大了一倍的壮汉紧紧相随。

“侯爷,我们现在去哪里?”

李嗣业开口道。

在城中训练半个多月,这还是王冲第一次主动将乌伤铁骑拉出钢铁之城。但是王冲从来都不会将心中的计划说的清清楚楚,所以就连李嗣业都不知道现在是要去哪里。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他们的训练已经差不多了,现在该进行下一阶段的计划了。”

王冲淡淡道。

清风吹拂,王冲满头漆黑的长发,随着风絮飘舞。虽然才不过刚刚十七岁,但是王冲身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沉稳厚重,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威严、坚毅。

和那些同时代的人相比,王冲的目光总能洞察入微,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远处。

“走吧!”

王冲一夹马腹,立即向着城外纵跃而出,不过并不是冲向近处的乌斯藏高原,而是折向西南方向的陇西。

一路马不停蹄,王冲不说话,其他人便全都沉默不语。星夜下,数百里的路程一掠而过,王冲购买的五千多匹最优良的突厥战马的作用在此时显露无疑,只不过两三个时辰的时间,五千多乌伤铁骑便已经急行军了七八百里的路程。

两侧的景色也不断变化,从最开始的荒凉贫瘠,到青山莽莽,不知不觉,已经奔驰到了陇西的腹地。

远远的,夜色中,一座巨大的山峦侧影高耸入云,映入众人的眼帘,横亘于天地之间。

“侯爷,我们这是要去北斗城吗?”

李嗣业终于忍不住问道,眼中露出一丝担忧。

陇西是北斗大将哥舒翰的辖地,以王冲和哥舒翰的关系,如果这个时候带领五千铁骑出现在北斗军的辖地,很可能会引发巨大的冲突。

“哈哈,哥舒翰是一定要见的,但却不是现在。”

似乎看穿了李嗣业心中的担忧,王冲哈哈一笑,但目光却是望着远处那一座黑漆漆,高耸入云的山峰。

“天柱山!”

望着那座崔嵬的山影,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终于找到了。”

在陇西和乌斯藏之间,有着漫长的边界线。巨大的海拔差使得这里绝大部分地方都猿猴难渡,更别说是人了。

即便是野心勃勃,觊觎中原的乌斯藏人都望而却步,更别说是其他人。

任何强行试图从这些地方穿越的人,到了最后都是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不过王冲却知道这里有一个秘密的小道,可以安全的通往高原腹地,这也是数千里的边界线上,唯一的一处通道。

那里常年掩埋,无人问津,也无人发现,王冲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才发现了那个秘密通道。

而要发现那个秘密通道,就必须找到天柱山。

——这座山其实并没有名字,天柱山,是王冲当年自己给他命名的。

“李嗣业,传令下去,原地休息,准备等待我的命令。”

王冲头也不回道。

“是,侯爷!”

李嗣业一怔,很快应了一声。

“张雀!”

“小的在。”

就在李嗣业离开不久,一身戎装,肩膀上停着一只岩鹰的张雀从后方策马赶了上来。这一次出征,张雀和部分鹰鹫小队的成员也被王冲拉了出来,随军一起。

大军出征,特别是夜晚的行动,最忌讳的就是被对方发现行踪。这也是王冲带上张雀和他的鹰鹫小队的原因。

“现在该是你们上场的时候了,让你的岩鹰和鹰鹫小队去那里查看一下。”

王冲伸出一根手指,缓缓的划过天空,最后停留在右侧高耸入云的乌斯藏高原。

“是,小人这就去做。”

张雀怔了怔,随即意识到了什么,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唳,片刻之后,随着一阵高亢如云的尖啸,一只岩鹰双翅张开,从张雀的肩膀上冲天而起。

王冲坐在马背上,目视着那只岩鹰越飞越高,最后飞越重重高山,一直飞入了高耸入云的乌斯藏高原深处。

“达延芒波杰,现在该到我出手的时候了!”

王冲望着那只岩鹰消失的方向,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

这一次急行军,直到那只岩鹰腾空而起,消失在高原深处的时候,王冲的目的才暴露了出来。

半个多月前的那一次,白雄兵攻城,达延芒波杰被王冲用车轮战术惊走。但是这位乌斯藏未来的大将军王,却杀了个回马枪,在离开钢铁之城后,直奔碛西都护军在边境的营地,斩杀了五千的碛西都护军,还杀掉了碛西的重将仆兰赫。

这些人虽然都是夫蒙灵察麾下的兵马,但更是大唐的战士,他们守护大唐的边界,最后也因此为国殉职。

王冲当时身在乌伤,近在咫尺,但得到消息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再加上麾下没有足以和达延芒波杰一战的兵马,不得不暂时咽下了这口气。

然而大唐的战士绝对不会白死,至少,只要他王冲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让任何的大唐战士白死。

天柱山,这座山峦对面的隐秘通道,直通乌斯藏的腹地。

如果他的记忆没错,从那条隐秘的通道上去,登上乌斯藏高原,最多三百余里的距离,就是整个乌斯藏北境最有名的地方,宗喀。

那里是乌斯藏最有名的新兵训练营地,每一年的秋天,十月到十一月份,大量的乌斯藏新兵被送到那里,接受严格的训练,在完成训练之后,输送到乌斯藏的各个边界,替乌斯藏征战四方。

不过这还不是王冲此行的主要目的,最重要的是,在王冲的记忆中,宗喀将在现在迎来一批最特殊的新兵,青海兵。

这是乌斯藏未来和白雄兵齐名的,另一个最精锐的兵种,不出意外,他们在这里完成训练之后,最多不超过六个月,就会全面的肆虐碛西,疯狂的攻击整个大唐,陇西、碛西、安西,全部是他们的攻击范围。

如果不除掉他们,日后他们对大唐造成的危害会越来越大,将成为乌斯藏帝国另一个和白雄兵一样对大唐造成极大威胁的存在。

这才是王冲此行真正的目标。

“达延芒波杰,现在到了你和整个乌斯藏帝国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王冲脑海中闪过这道念头,心中很快归于平静。

……

唳!

一声尖啸,苍穹高远,漆黑的夜空中,一只岩鹰双翅张开,一动不动,乘着气流,呼啸而过。唰,光芒一闪,眨眼间,不远处,又是另一道黑影在空中呼啸而过。

一只,两只,三只,四只……,远远看去,一只又一只老鹰从空中飞越而过,盘旋于这片区域,岩鹰、海东青、青雕,各种鹰雀应有尽有。

乌斯藏和西域、突厥相交,西域的岩鹰,突厥的青雕,在这里并不罕见,而且有时候,乌斯藏还会买来高句丽的海东青作为军队的斥候。

“嘿!”

“哈!”

……

天空中,鹰雀长啸,尽管是天色渐暗,但是高原上面却还是一片热火朝天的迹象,一阵阵的吆喝声,夹杂着钢铁的打击声响彻云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