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首战!(二)/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五十二章

“准备!”

随着一声大喝,王冲终于释放出了体内的“乌骓光环”,一阵阵钢铁的轰鸣声中,一道深黑色,边缘锋利无比,隐隐透出一股暗红的战争光环,迅速从王冲脚下释放而出,扩散到了整个乌伤铁骑。

受到乌骓光环的加持,本来气息就很强大的乌伤铁骑,顿时实力再次暴涨,不管是力量、速度、敏捷,都大幅的提升。

然而这一切还远没有结束,嗡,眨眼之间,第二道乌骓光环再次从王冲体内坠下,扩展到全军,然后是第三道!

从西南回来,王冲的乌骓光环也随之大涨,从原来的真武境扩展到了皇武境,光环也从原来的一道变成了三道。

在三道乌骓光环的加持下,所有的乌伤铁骑实力瞬间飙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最可怕的是,五千最优良的突厥战马在乌骓光环的作用下,突然打破了某种屏障,就好像飞起来了一般,风驰电掣,甚至在虚空中留下了道道残影。

如果以普通的战马所能达到的速度极限做比方的话,那么现在的乌伤铁骑已经达到了普通两倍战马的速度。

“啊!”

似乎也感觉到了对面乌伤铁骑的变化,乌斯藏人的大军中隐隐传来一阵阵的惊呼:

“怎么回事?!”

“他们的速度好快!”

“这些唐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马?”

……

乌斯藏青稞马从小在高原上长大,体格健硕,耐力极强,冲锋速度极其可怕。这也是乌斯藏能够和大唐挑战,甚至威慑西域诸国的原因。

对乌斯藏人来说,青稞马绝对是世界上最优良的战马之一。但是对面的唐人明明从来不豢养战马,也没有牧场,但是战马的速度居然比他们还要快的多。

“准备!”

就在乌斯藏人的队伍微微有些混乱的时候,一个威严、冷静、高亢的声音响彻天空。这个时候,唯一保持冷静的,就只有象雄新兵训练营地的主管武将,达延悉勃野。

他的神色冷静,犹如钢铁般坚毅的脸庞上,没有丝毫的波动。自始至终,他的目光都遥遥的锁定在远处的王冲身上。

作为象雄新兵训练营地的主管武将,对于周边诸国,包括大唐的军制,达延悉勃野了如指掌。那个最中央,骑在一匹突厥战马上的少年,一看就是整个唐人部队的主将。

在达延悉勃野的认知中,陇西附近还从来没有一个这么年轻的骑兵武将,倒是在达延悉勃野的记忆中,隐隐有另外一个人,能够和那个年轻人对的上号。不过这个时候,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都已经不重要了。

“梯形阵列,集体冲锋!”

达延悉勃野骑着枣红色的战马,站在万军丛中,他手中的长剑一指,两万七千多名乌斯藏铁骑随之产生变化:

茫茫的大军速度并没有产生明显的变化,但却迅速的分出了一垒一垒,一层一层,并且迅速的靠着中央靠拢。眨眼之间,整个训练营地的铁骑就施展出了整个乌斯藏闻名天下的“梯形阵列”。

八百丈、七百丈、六百丈……

距离越来越近,杀气也越来越浓烈,在一马平川的高原上,不管是乌斯藏人还是乌伤铁骑,每一个人都能看到对方身上一片片的铠甲,也能看到战马身上扬起的鬃毛,甚至于对方喷出的气息都清晰可见。

五百丈、四百丈、三百丈……

气氛越来越紧绷,每一个人体内的血液几乎都要凝固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牢牢盯在对方身上。

两百丈、一百丈,五十丈!

“杀!”

石破天惊,所有的士兵,不管乌斯藏人还是乌伤铁骑,所有人都扬起了手中的刀剑,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嘶吼。

此时此刻,气氛已经浓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而五十丈的距离对于处于巅峰状态的乌斯藏人和乌伤铁骑来说,也不过是数秒的时间而已。

距离不断地缩近,三十丈、二十丈,十丈……

“轰隆!”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石破天惊,五千乌伤人组成的唐人铁骑,和两万七千名乌斯藏人组成的梯形阵列犹如两头巨兽般,在辽阔的高原上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一刹那,战马的悲鸣声、撞击声、刀剑的交击声、还有双方士兵的惨叫声,交织成一片。

出乎预料,向来以凶猛,悍勇著称的乌斯藏大军只坚持了一会儿,就被五千乌伤铁骑瞬间凿穿了第一道梯形阵列。

所有挡在大军前方的乌斯藏铁骑全部倒在脚下,马上的战士一刀两断,血肉横飞。在这片远离中土的高原上,王冲的五千乌伤铁骑,第一次显露出了自己压倒的、碾压性实力。

许多的乌斯藏铁骑甚至都没有靠近,就被锋利无双的乌骓光环切成两段,全部横死。

“不要慌,稳住阵脚!”

“从两侧冲锋!”

……

一名名乌斯藏将领惶急的大叫声响彻战场,然而没等到他们调整战术,轰隆,五千乌伤铁骑宛如排山倒海般,瞬间凿穿了第二层的梯形阵列,接着是第三层,第四层……

在王冲的乌伤铁骑面前,乌斯藏人的攻击和防御宛若纸片一般,纷纷破裂。所有的乌斯藏铁骑,连阻挡一刻王冲的大军都做不到。

希聿聿,人仰马翻,只是短短时间内,乌斯藏人战损的数量就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三千,四千,五千……

“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

这一刹那连达延悉勃野都变了脸色。

乌斯藏人的战斗力天下闻名,从没有一支军队像眼前的唐人铁骑一样,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梯形阵列一波又一波,犹如潮水一般,以往就算遇到战斗力比乌伤人更强大的对手,梯形阵列也完全可以将对手的冲击阻挡下来,直到速度降低为零。

在这种旷野,如果没有速度,骑兵就是死路一条。但是这支大唐的铁骑接连凿穿了十几层的梯形队列,但是速度却没有明显的减缓。

砰!砰!砰!

“啊!”

沉重的撞击声中,无数的乌斯藏铁骑一个个倒下,人马相踏,队伍一片混乱。从天空俯瞰而下,轰隆隆随着一阵战马的奔腾声,两万七千人的乌斯藏大军瞬间被王冲的兵马彻底凿穿。

“切割阵列!”

就在五千乌伤铁骑凿穿乌斯藏人大军的刹那,王冲长剑一扬,陡然发布了另一个命令。轰,五千兵马在极度高速的情况下,陡的一个急转弯,猛地掉过头来,但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蹄哒哒!

随着一阵急速的马蹄声,五千兵马突然采取了和刚刚截然不同的战略。只一眨眼,大军突然化整为零,拆分成一个个小队,宛如一条条绞索一般,纵横交错,向着两侧的乌斯藏大军绞杀而去。

在三重乌骓光环的加持作用下,五千乌伤铁骑达到了一个极其惊人的速度。只不过倏的呼吸,王冲的五千人马居然就再次追上了乌斯藏大军。

这些乌斯藏人本来是朝着王冲等人冲杀而去的,但是现在在高速冲锋的惯性下,反倒被王冲衔尾追杀,袭击后方,大军顿时一片混乱。

轰隆隆,无数的战马惨嚎着纷纷倒下,王冲等人的速度比他们快上太多了。

“啊!小心他们从后方来了。”

“快走,快走!”

“这到底是什么军队?”

“怎么可能有速度这么快的骑兵?”

……

所有乌斯藏人都被这支唐人军队震撼到了,在众人的印象中,骑兵的速度就算是再快也是有一个极限的,但是这支唐人军队,完全打破了众人的认知。

从来没有一支军队能像他们一样,在高速的冲锋中,凿穿对方的阵列之后,居然还能反过头来迅速追上,就好像完全不受高速冲击的惯性影响一样。

——这完全打翻了他们对于骑兵的认知概念。

逃!

这是那些乌斯藏铁骑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轰隆隆,乌斯藏人的后翼一片混乱,然而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一柄柄的利刃不断地切开血肉,王冲的五千人马分成一百个小队,如同一百条绞索一般,纵横交错,高速冲击。

这种庞大的力量就连板甲也抵挡不住,虽然外面完好无损,但是里面的内脏早已震碎。

骑兵的力量、战马高速冲锋的力量,以及光环的力量,三种力量叠加在一起,那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

在这方面乌伤铁骑完全处于碾压状态。

六千、七千、八千!……

在王冲的五千人马冲击下,乌斯藏人完全溃不成军。从开战到现在,还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两万七千多的乌斯藏兵马就已经损失了八千多人,而且这个数目还在滚雪球般,急速的扩大。

这一刹那,所有乌斯藏人的眼中都透露着深深的惊恐。死伤的数目真的太惊人了,这支唐人军队的强大完全超越了想象。

“混账!”

距离乌斯藏被凿穿的阵列一百余丈开外的地方,达延悉勃野浑身颤抖,眼睛都红了。第一轮交锋,他本来以为凭借庞大的数量,以及梯形阵列的冲击,将对手阻挡下来以后,两边一个包抄,可以瞬间将这五千唐人一波剿灭。

但没想到,对方居然将自己的阵列一举凿穿,而那种可怕的速度,使得自己想要两翼包抄都做不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