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战后总结!/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五十六章

藏王的信已经达到了他的手中。没有任何一句话,只是将王冲在象雄新兵训练营地留下的那封信,原原本本的交给了他。“五千唐人战士被杀,将军仆兰战死”,王冲留下的这封信别人不明白,但达延芒波杰又怎么会不理解。

王冲在信里指的那个人不就是他吗?

藏王的信里没有支言片语,却只是将这封信交给他,本身的意思已经表露无疑。这件事情因他而起,最终也该由他去解决。

“王冲,我一定会让你,还有你口中的大唐为些后悔的!”

狂风浩浩,达延芒波杰紧抓着王冲的那封信,咬牙切齿,眼神中透露出疯狂的杀意。象雄训练营地被端,达延悉勃野被杀,七千正在训练中的青海兵被杀……,达延芒波杰心都在流血。

特别是那七千的青海兵,日后完成训练,就是和他的白雄兵一样乌斯藏精锐,居然被王冲全部斩杀,一个都没有放过。这才是让整个乌斯藏震动,以及达延芒波杰疯狂的真正原因。

他只不过堪堪杀了一个仆兰赫,和五千的碛西都护军,但王冲居然端掉了整个象雄训练营地,达延悉勃野和七千青海兵,而且还有两万新兵陪葬……,这个报复简直超出想像。

哪怕达延芒波杰号称战场修罗,经历种种战斗,也感觉难以承受。

因为他只是重伤了碛西都护军,王冲却重创了整个帝国!

“王冲,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达延芒波杰咬牙切齿,只觉得心中有股难以言喻的疯狂和冲动。

“传我命令,大军集结,准备进攻钢铁之城!”

“可是大人,钢铁之城高而坚固,我们是骑兵,没有足够的攻城器械,也不善攻城。而且,……上次进攻,已经激怒了碛西大都护夫蒙灵察,他正在碛西全力防御,以我们的实力恐怕绕不过去。”

“那又如何?如果夫蒙灵察敢拦,那就进攻夫蒙灵察!无论如何,我都要大唐付出代价!!”

最后一句,达延芒波杰几乎是怒吼着出来。

夫蒙灵察是大唐的帝国大将,是和都松莽布支同一级别的存在,单论实力,恐怕还要强上一点。连都松莽布支都不敢轻易和他交手,更不用说是准将级别的达延芒波杰了。但是达延芒波杰根本管不了这些。

就算有夫蒙灵察在又怎么样?他要杀,他就是要杀!!

蹄哒哒,战马隆隆,只是片刻之后,达延芒波杰就骑上战马,向着碛西杀去。

……

与此同时,遥远的陇西北斗城。

“报,都护大人,高原异动,我们的人发现乌斯藏的军队在高原上反常调动!”

一道铁骑滚滚而来,急匆匆的冲入北斗城中,而这名铁骑斥侯带回来的消息,则在北斗城中立即引发了一阵骚动。

“乌斯藏人这是做什么?上一次的战斗才刚刚结束,这么快难道他们又想重新开启战端吗?”

在陇西镇守,征战多年,北斗军和乌斯藏人长年对峙,对于高原上的一举一动都极其的观察。乌斯藏人的异动,在北斗大军的眼中只代表着一种意义:

这又是一场新的战争的开启!

北斗军从不惧怕战争,唯一让他们愤怒的是,上一次战争他们才刚刚被击退不久,这次又卷土重来,乌斯藏人的野心难道永无止境吗?

“大人,让全军戒备,准备迎战吧!”

“乌斯藏人是永远都学不会教,这次一定要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

……

一名名北斗军的将领群情激愤,愤怒不已。

“等一下,没有查清楚之前,先不要妄下结论。”

哥舒翰皱着眉头道。

虽然乌斯藏人的举动本能的让人联想到了一场新的战争,但是做为陇西大将,哥舒翰本能的觉察到了一点不同寻常。乌斯藏人虽然好战,但往往都是有把握才去出动。这一次,大将军悉诺逻恭禄都已经退走,没有绝对的优势,其他的乌斯藏大将又在自己面前占不了便宜,乌斯藏人不应该这么冲动。

“斥侯,再探!”

哥舒翰道。

“是!”

骑兵斥侯得令,很快如飞而去。

大约半个时辰后,一个新的消息飞入城内。第二次带来的消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乌斯藏象雄新兵训练营被端,两万七千人被杀,主管武将达延悉勃野战死,连带七千乌斯藏精锐的青海兵一同战死,尸横遍地。已经确认,踹营的是五千唐人,乌斯藏人正在到处搜寻,想要找到那五千唐人是怎么上来的!

听到这个消息,别说是北斗军中那些戎马半生的武将,就连哥舒翰都一样的目瞪口呆。

做为陇西的驻军,北斗大军对于乌斯藏的了解,远远超越其他的任何一只兵种。所以也因此深深知道,宗喀的象雄新兵训练营地对乌斯藏意味着什么,曾经不止一次,哥舒翰想要带兵突袭,端掉象雄新兵训练营,但因为纵深太远,军队太过庞大,很容易被乌斯藏发现,以及可能被人端掉后路……,等等种种原因而不得不放弃。

带着手下能征惯战的部将仔细研讨,推演,论证了一翻,最后哥舒翰得出的结论是:

象雄新兵训练营地不是不可以推,但是至少需要三万以上的兵力,而且其中至少要有一万人左右骑兵,同时还需要哥舒翰这种帝国大将亲自出动,因为象雄镇守大将达延悉勃野就是圣武境的强者,必须要圣武境的强者才可以对付。

但是达延悉勃野这种人,一旦发现领队的是哥舒翰,立马会远遁千里。而以北斗大军步兵为主的构成,根本就追不上,只能望洋兴叹。而一定达延悉勃野不放弃,各种衔尾拖延。

到那时,进攻象雄训练营付出的代价,恐怕比想像的还要多。

换句话说,进攻象雄训练营地根本现实!

但是现在,象雄训练营地居然已经被人剿灭了,而且对方还是五千大唐铁骑。

对于陇西的北斗军来说,没有比这更错愕的消息了。

正常的情况下,北斗军绝不会有人相信,毕竟象雄相隔那么远,但是消息是从乌斯藏自己人内部传出的,而且是一名北斗军的斥侯俘虏一名乌斯藏的铁骑后得到的,绝对不会有错。

“是碛西的人吗?”

哥舒翰皱着眉头,沉吟片刻后道。

“不是,那个被俘虏的乌斯藏人也不清楚,但据他所说,是乌伤的人!”

跪伏在地上斥侯道。

“嗡!”

听到“乌伤”两个字,犹如一颗巨石坠下,所有人猛的睁大了眼睛。

“乌伤?怎么可能?”

“你是不是听错了?”

……

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众所周知,现在的乌伤就只有一个人,而且是从属于一个人,而且北斗军还和他多有接触。但是一个只不过十七岁的少年,怎么可能做到,突入高原,深入乌斯藏腹地,而且杀掉了这么多的乌斯藏铁骑,并且还有七千乌斯藏最强兵源地精锐的“青海兵”。

最关键的是,他到底是怎么瞒过他们,无声无息,突入进去的?

“绝对不会有错,前方的斥侯都精通乌斯藏语,他可以确定,提到的就是乌伤。”

跪伏在地上的斥侯低着头,连忙道。

声音一落,大殿内顿时一片死寂,包括哥舒翰在内,所有人沉默不语,没有人说话。

乌伤城……王冲……五千铁骑……剿灭象雄新兵训练营地……

所有这些东西带给众人太大的冲击了。

一直以来,对于乌伤的那个小子,众人多多少少有些轻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做出如此惊人的事情!!

这一个消息给众人太多震撼了!

……

“想不到,又是他!”

乌斯藏高原西南,站立在一片突兀的悬崖边,望着下方激荡的气流,火树归藏眼中变幻不定。宗喀那场变故震撼着整个高原,同样消息也传到了他这里,此时此刻,没有比火树归藏心中更为复杂的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一场战争才刚刚过去不久,居然会再次听到“王冲”这个名字。

“看来,终究还是需要我们来终结这一切!”

火树归藏仰起头,一声长叹,突然抓过一旁,那根突起的柱状岩石上的弯刀,大步离开了这里。

……

“希聿聿!”

战马长鸣,此时此刻,陇西境内,不管乌斯藏高原上如何闹腾,也不管宗喀的事情对陇西和碛西的帝国都护和大军们造成什么样的冲击,然而天柱峰附近却是一片闹腾的迹像。战斗结束,王冲并没有急于离开,而是就近在天柱峰附近休整。

天柱峰附近,森林莽莽,遮盖天空,而四五千米高的海拔差,使得即便是站在高原上面,俯瞰而下,也不可能发现得了。

“这次战斗损失怎么样?查点清楚了吗?”

就在天柱峰的脚下,一棵二十多丈的树冠下,王冲召集着身边的将领,商议着。

这是乌伤铁骑第一次出征,虽然王冲看重结果,但更看重过程。

【微博大爆更活动开始了,今天是最后一天,大家快去参加关注我的微博,参加活动啊!爆多少就看大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