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大唐战马任务!【第四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六十一章

“呵呵,怎么会!看我不是给你准备好礼物了吗。”

王冲一笑,手掌一张,露出一对泪滴形,做工极其精致的玛瑙镶金耳坠。

这是不久之前,杨洪昌敬献给王冲的一对上上品质的玛瑙,王冲找了西域最好的工匠做成了一对耳坠。此时正好送给黄芊儿。

果然,黄芊儿本来目光冷冷的可以杀人,但是看到这一对精致漂亮的玛瑙镶金耳坠,神色立即好看了很多。

冷哼了一声,目光狠狠的瞥了一眼王冲,但却收下了那对玛瑙镶金耳坠。

“白蹄乌我已经给你带到了,接下来的就交给你了。”

黄芊儿翻身下马,将缰绳交到了王冲手里。

“来人,把芊儿小姐带到里面休息去,找几个婢女好好伺候。”

王冲接过缰绳,对着身后吩咐了一声。

乌伤距离京师路途遥远,一路风餐露宿,颇为艰辛,黄芊儿一个女孩子愿意为自己从京师赶到这里来,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王冲又怎么可能不体谅。

派人把黄芊儿安排妥当,王冲牵着白蹄乌很快离开了。

……

当王冲在钢铁之城迎来黄芊儿和自己的白蹄乌的时候,遥远的京师,异常激烈的争论正在朝堂上上演着。

“一千万两黄金?开玩笑吗?朝廷哪里来那么多的金银挥霍?而且谁知道那些人可不可信。”

“没错,朝廷的银子每一年都是流水一般花销出去,六七十万大军,人吃马嚼,还有各个地方的官吏,哪个地方不需要用钱?要是遇上一个旱灾、涝灾什么的,难道不需要提前准备一些银子吗?”

“银子全部花在军方,其他地方怎么办?”

“而且一千万两黄金不是小数目,难道以后随便谁说话,我们就要拨出一千万两吗?这可是黄金,黄金啊!不是白银,也不是一千万的铜钱!”

……

朝廷里争论及其激烈,御史、侍郎、六部所有的官吏,包括朝廷里的那些王公、王侯全部加入了进来。

所有人吵成一堆。

“混账!什么叫做随便拨出一千万两?这可是战马,朝廷最紧缺的战马啊!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些战马可是用来保家卫国的,如果连家国都保卫不了,谈论其他的一切还有意义吗?事有轻重缓急,如果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舍得花钱,还有什么值得花钱!”

“不错!少年候可是陛下钦点的王侯,而且天子赐字,如果连他说的话都不可信,还有什么可信?你们不会连陛下的眼光都不相信吧!”

“朝廷没有牧场,豢养不来大量的战马,这可是送上来的机会,千载难逢,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以后再想买可就后悔已晚。一千万两黄金再贵重难道还能比大唐的安危更重要吗?”

……

朝廷里明显分成两派,各不相让。三十万匹战马,而且还是突厥人最优良的战马,这是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所有的军方将领几乎都参与了进来,每个人都知道这里面蕴含着多大的机会。

“穷兵黩武,你们这是穷兵黩武!只要我温复古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允许你们这么干。”

大殿下,朱漆的蟠龙柱旁,礼部侍郎温复古神色激动,声音高亢无比:

“谁要想通过这个批案,谁就从我温复古的尸体上踏过去。”

做为朝廷里儒学一脉的人物,温复古一直对于战争极度的厌恶,几千万两黄金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这几天的朝堂争议,温复古也是极端的反对派之一。

“温复古,你混账!”

听到温复古的话,军方的人肺都要气炸了。

“嘿嘿。”

谁也没有看到,另一根蟠龙柱下,齐王一身蟒袍,阵阵冷笑。这场廷争不用他出面,一个温复古,就足够他们忙的了。

“温复古,你想死是吗,我成全你!这是先皇御赐的丹书铁券,你拿过去,吞铁自杀吧!”

突然之间,一个暴怒的声音仿佛雷霆般在大殿里响起。这个声音突如其来,那种极度的愤怒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一刹那,大殿里鸦雀无声,就连温复古都是浑身一颤,猛地扭过头来。

大殿外,只见一道身影龙虎行步,大步的走了过来,而那一双极度愤怒,喷火的眼眸,则让人心神颤栗无比。

“朝廷的将士在边陲浴血奋战,因为无数将士的骨骸,诸位公卿才可以在这里高谈阔论而无所顾忌。旱涝、俸禄,还有什么穷兵黩武,你们到底在讨论什么东西?大唐的天下是空谈得来的吗?塞北、西域是空谈得来的吗?”

“文人误国,温复古,你就是个误国误民的腐儒、酸儒,身死事小,误国事大,你不是想死吗,今天我就成全你。”

宋王怒不可遏,他的右手狠狠一砸,哐啷一声,将一块铁券狠狠的砸在地上,砸在温复古面前。

在朝堂里这么久,众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宋王发这么大的火,他的眼神凛冽,仿佛寒冬一般,那刀剑一般的眼神,仿佛能将人狠狠的刺透。

大殿里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敢直接和他的眼神对视。这个时候,别说其他人,就连躲在蟠龙柱下的齐王都被吓了一跳。

“宋……”

齐王心神一动,刚想走出来,就被宋王瞪了一眼,那眼神如此凶厉,看起来就好像要和他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一样。以齐王的乖戾,也不禁心中一凛,停下脚步,被吓了一跳。

“这个疯子,他想干什么?只不过几千万两黄金而已,又不是自己的,他这么拼干什么?”

齐王一时之间居然被宋王吓住了。

区区几千万两黄金而已,那花的也是朝廷的,跟他又有什么关系。齐王也仅仅是为了反对而去反对,关不是真的关心这件事情。在这件事还必须上,他心中远没有那么大的决心,更没有那么大的坚持。

为了这么件事情就开始鱼死网破,两败俱伤,未免太不值当了。

“这个混蛋,为了一个王家幼子,至于吗?”

齐王咬牙切齿,心中暗恨。但是看到宋王那种凶厉的眼神,一时之间还真下不定决心和他在这件事情上鱼死网破。

“说啊!还有谁?”

宋王道,怒为冲冠。在这件事情已经拖了将近有一个月了,把他的耐心几乎都要全部磨好,好好一件利国利民,千载难逢的事情,硬生生弄成了现在这副局面,把他的火气全部都勾出来了。

“温复古,你这个罪人,行军打仗,军事要领你一概不通。如果边陲有事,战马不够,影响军情,导致边陲生灵涂炭,百姓屠毒,本王唯你是问,就算是你死,本王也要立一块碑,把你的耻辱误国,写在上面,立在你的坟前。”

最后一句,宋王怒不可竭。

饶是温复古满朝公卿毫不畏惧,听到宋王这句话,也禁不住心中一窒,说不出话来。文人不怕生死,只怕节气和名誉,以宋王一惯的声誉,说出这种话显然也是愤怒到了极点。而且,以他的风格,一惯言出必行。

温复古自认对于军事确实不了解,如果真的出了问题,被他在坟前立上这么一块碑,那真的是比死还要难以接受的事情。

温复古瞪着宋王,嘴唇连张了几张,但居然完全说不出话来。

不得不承认,他确实被这个样子的宋王吓住了。

连温复古这个最大的反对者都被宋王镇住,齐王又在那边默不作声,一时之间,朝堂之上,顿时一片死寂。

原本激烈的廷争瞬间安静下来。

激烈争论了将近一个月的购马案,几个时辰之后,终于达成了一致。到天黑时分,哗啦啦,一只黑羽金瞳的信鸽从京师冲天而起,迅速的横贯京师,飞越千山万水,一路飞到了遥远的乌伤之中。

“哗啦啦!”

几日之后,阳光洒下,信鸽穿过窗子,落在了窗棂前。

“呵呵,成功了。”

王冲放下宋王寄来的信,瞟了一眼窗棂上的信鸽,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购马的拨款终于下来了,虽然宋王在信里说得轻描淡写,但王冲心知肚明,有齐王在朝堂之中捣鬼,这件审批又怎么可能轻易拨的下来。

至于宋*里隐隐流露出一丝歉意,表露出早期的款项只有一千万两黄金,王冲反倒不是很在意了。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最关键的是朝廷打开了这道购买的口子。而且,只要朝廷和军方那边见到自己送来的第一批优良的突厥战马,到时候自然会主动提起第二批,第三批购买的事情了。

心中闪过这些念头,王冲脑海中很快听到了一个熟悉声音:

“恭喜宿主,开启任务‘大唐的战马’,奖励400命运能量点。”

“附,该任务无时间限制,宿主购得的战马越多,奖励越多,每一万匹战马,奖励100命运能量点。宿主已获得一万一千匹战马,额外奖励110点。”

……

“嗯?居然还有这种任务?!”

听到这个声音,王冲大发意外,这一类没有时间限制的任务,他还是第一次接到。而且,令人惊异的是,自己接触忽鲁也格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最开始达成交易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这种提示。反倒是在宋王来信,朝廷里通过了这笔购买款的时候,听到了提示,这让王冲颇为意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