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惊动碛西都护府【第七更】/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六十四章

而其他的秃鹫见势不妙,很快掉过头来,向着远处仓皇逃窜。

张雀等人见状,又是发出一声长啸,很快将自己的岩鹰召唤回来。“穷寇莫追”,这句话不止适用于两军打仗,同样适用于鹰雀之间的战争。

“传令下去,准备作战!”

王冲看着远处逃逸的秃鹫,慢慢的收起了嘴角的笑容,神色变得严肃无比。十几只秃鹫蜂拥而来,只是第一波的侦查,打跑他们就可以了。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果乌斯藏人侦查的秃鹫出现在这里,那就意味着他们的大军也离的不远了。

“呖!”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也就在那些秃鹫逃跑之后不久,又是一阵尖啸声传来,不过这一次,和之前的那些叫声却截然不同。就在王冲大军的右手边,一个完全截然不同,意想不到的的方向,几只老鹰张开翅膀,突然飞了过来。

这些老鹰飞得并不近,大概在七八百丈外就停了下来,在空中不断的盘旋,似乎侦察着什么。

“有趣!”

仰头看着那些空中盘旋的老鹰,王冲中闪过一丝意外的神色,但很快就笑了起来。

“侯爷,需要消灭那些鹰吗?”

一个年轻、稚嫩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张雀仰着头,望着天空盘旋的那些老鹰,目中迸射出强烈的战意和杀机。侯爷的大计,绝对不能允许任何的差池,也绝不能让任何人肆无忌惮的侦察。

不管那些人是谁,只要是天空中飞的,只要侯爷一声令下,他绝对会将它们消灭的干干净净。

白雄兵攻城的错误有一次就够了,张雀绝不允许自己犯第二次。

“不必了。”

王冲淡淡的摆了摆手,否决了张雀的建议:

“有些鹰雀你可以清除得掉,但是有些鹰雀你是清除不掉的。这些老鹰不必管它,由它们去吧。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的。”

张雀毕竟是少年心性,出于谨慎,想要清除天空的一切耳目也是正常,但是王冲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些老鹰右爪上的金环,正是碛西都护军的标志。很显然,自己在这边修筑工事,不止吸引了乌斯藏人,同样吸引了近在咫尺的碛西都护军的注意。

同属军方体系,王冲当然不可能除掉自己人的老鹰。

“李嗣业,你以前在北庭当过差,知道碛西都护府,除了仆兰赫之外,还有哪些有名的将领吗?”

王冲问道。他的声音刚落,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思忖着从身后传来:

“这个……好像还有悉罗那、贺拔野、屈南敦,其中悉罗那驻守的是碛西和西突厥汗国之间的草原地带,防御的是西突厥汗国的兵马,地位和仆兰赫平起平坐,甚至还要高一些。另外,屈南敦也和他一起协防。没有意外,仆兰赫死后,现在,高原一带现在顶替他,统辖西边碛西都护军的应该是贺拔野。”

李嗣业是在北庭当过差的,虽然还没有做到武将一级,但也做到了校尉一级,而且还是最顶级的校尉,快要提拔都尉的那一种。做为一个纯粹的军人,李嗣业对于军中的一些事情还是有些了解的。

再加上北庭和碛西很近,经常有些事情需要互相协防、联络,所以连带的,对于碛西都护府的军事也有些了解。虽然还称不上了如指掌,但是基本的层面,有哪些出名的将领还是知道的。

“贺拔野……”

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透露回忆的神色。

这个名字他还是有些了解,和仆兰赫比,贺拔野相对更加的积极的一些,并且在他掌权的时候,对乌斯藏发动的进攻行动也比仆兰赫更多一些。不过可惜,他在这方面的缺陷也相当明显。

那就是一旦积极进取的行动在没有取得意想中的成果,或者严重一点,失败之后,贺拔野就会变得异乎寻常的保守,而且是比任何生性保守的武将还要保守,称为“龟缩”也毫不过份。

近乌斯藏一侧的碛西都护军,在早期的时候还能够偶尔有些主动出击的行动,但是当贺拔野掌权的时候,就开始全线收缩,进入一个全面被动挨打的局面。

王冲记得自己当年恰好翻到过他的资料,并且在几位军方的前辈考核自己的时候,还对他进行过一翻点评:

贺拔野却实是那种积极进取的人,即便是他最保守的时候,他也在积极等级着这种进攻的机会,但是他的积极进取一定要是建立在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万全把握的人,必然能胜利的情况,换句话说也就是“保守进取主义”。

要想找到那种必然能够胜利的机会,哪有可能。所以后期,贺拔野就走向另一个极端,变得极其的保守,绝不冒险,任何一丁点的风险都不肯。

“原来是他!”

王冲摇了摇头,哂然一笑,很快抛诸脑后。

“准备,所有的蜂箱、弩箭、战马,全部再检查一遍……”

王冲一夹马腹,很快向前走去。

而天空,一只老鹰在空中盘旋几圈,很快向着来时的方向疾飞而去。

“什么!乌伤城的人在高原上大筑工事?”

片刻之后,碛西都护军东线的大营里,一名皮肤粗糙如沙砾,但神色看起来非常坚毅的武将猛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一脸的惊容。

“是的,大人。他们准备了大量的钢铁,招蓦了至少五千多的工匠,另外还有六七千的人马!现在应该总共聚集了一万多人。”

侦探的斥侯跪伏在地上道。

“!!!”

贺拔野瞪大了眼睛,话都说不出来了。太意外了,乌伤的那个少年侯,他也多多少少了解一些。他刚刚在乌伤建了一座钢铁之城,这又跑到高原上来做什么?难道他不知道是碛西都护军的地盘吗?

一万多人,他到底想做什么?

“大人,我们来的时候已经发现乌斯藏人的秃鹫往回飞了。估计乌斯藏人知道他们的动静之后,应该很快就会派兵过来。我们需要派兵去相助吗?”

斥侯跪伏在地上道。

守护碛西,保护所有途经这里的大唐百姓和商旅,这是碛西都护军所有人都明白的职责。仅凭乌伤那一万多人,还有五千多的工匠,是无论如何抵挡不住乌斯藏人的大军的。

“不用!”

贺拔野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大军出非同小可,乌伤的那一万人故然重要,但碛西都护军的安危更加重要,他不能拿几万将士的性命冒险。但是很快,贺拔野又犹豫了:

“不行,等一下,兹事体大,赶紧把这里的事情通知大都护府,请求大都护裁决!另外,再加派斥侯和鹰雀,随时给我关注那边的动静,任何风吹草动,我都需要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乌伤的城主是大唐的少年侯,圣皇皇亲自赐字的天子门生,如果出了事情,我们谁都担待不起!”

“是!”

斥侯领命匆匆离去。片刻,哗啦啦,一只信鸽迅速飞起,冲向了近在咫尺的碛西都护府。

……

“这个竖子,他又想做什么!”

都护府中,夫蒙灵察本来正在座椅上喝茶,接到消息,惊的猛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从王冲进入乌伤到现在,这可以说是他收到的,最意外的消息。夫蒙灵察万万没有想到,王冲在乌伤立稳脚根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跑上乌斯藏高原。

“都护大人,实在没有道理啊!这个王家幼子到乌伤来到底想做什么?难道他想要对付乌斯藏人?但是就凭他那一万多人,还有五千多不会武功的工匠,这不是可笑吗?”

一个疑惑的声音从叙刹里传来。对这件事情感到迷惑的不止是夫蒙灵察,同时还保护他身边的那些碛西部将。

“但是如果不是对付乌斯藏人,他跑到高原上做什么?其中的风险他会不清楚吗?”

另一名碛西的部将道。

刹那间,大殿里一片沉默。王冲参与了西南之战,并且立下天大功劳,要说他带了这么多人马到高原,不是为了对付乌斯藏人,谁也不信。但若说他是为了对付乌斯藏人,那更加没有人相信。

高原上苦寒,海拔极高,而且空气稀薄,连夫蒙灵察他们这些胡人都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大军就撤回内陆,并且不断换防,更不用说是汉人了。而且,乌斯藏人打不过就逃跑,那里是他们的领地,一草一木了如指掌,谁还能比他们更熟悉那里?

如果乌斯藏人避战,不论王冲想做什么,都会变得毫无意义。更不用说,高原本来就适合乌斯藏人野战冲锋,王冲那一万人,恐怕到最后会被吃的渣都剩。

那么问题是,王冲这么兴师动众的到底是做什么?

他真的是糊涂了吗?

一时之间,饶是大殿里的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将,戎马征战,见多识广,一个个也全部迷惑了。

“嘿,我本来还在想,怎么对付那小子。没想到,他居然会跑去对付乌斯藏人,这可是他自找的。就算是朝廷追究下来,我们可以撇的干干净净。”

最后,还是夫蒙灵察打破了平静,他眯着眼睛,目中透露出阵阵寒光:

“传令下去,告诉贺拔野按兵不动,没有我的命令,严禁他救援。另外,如果王家那个小子战死,立即通知我。虽然我们不会去帮他,但是尸首还是要抢回的。免得朝廷里那帮老御史又给我找麻烦。”

“是!”

声音一落,传令兵风尘仆仆,很快离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