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 步鹿狐死!/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六十八章

五千人,七千人,九千人……,远处,乌斯藏山岭军的死伤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惊人地步,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当五千乌斯藏铁骑以锋矢阵形一起冲锋、厮杀,那种收割的效率,绝对是之前的三百人所难以比拟的。

而尽管如此,战斗却还远没有结束。

“准备!”

洪亮的声音响彻天地,在就一座座星罗棋布,仿佛鱼鳞一般的钢铁城墙前,一名陈彬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长剑。骑兵在高速冲锋中是不会停下来的,李嗣业带领的乌伤大军虽然凿穿了对方的阵列,将对方的大军一分为二,但是那分开的两“爿”也已经在高速的冲锋下,冲击到了一堵堵钢铁城墙面前。

现在,在王冲的五千乌伤铁骑出击之后,整个阵营里面,就只留下一千五百多名西南抽调的精锐,以及各大世家抽调的高手。六十丈,五十丈,四十丈,三十丈……,距离越来越近,如果不阻挡这些惯性下冲锋过来的乌斯藏铁骑,后方八千多面钢铁之城中抽调过来的参加高原城池建设的工匠,就会毫无遮掩,全部成为乌斯藏马蹄下亡魂。

二十五丈,二十四丈,二十三丈……

当距离接近到二十丈的时候,队伍的最前列,陈彬终于下达了最终的命令:

“放!”

“嗡!”

一声轰鸣,成千上万锋利的箭矢犹如暴雨一般,铺天盖地,突然从最前端的钢铁城墙中迸发而出。

啊,只听一阵阵凄厉的惨叫,无数的乌斯藏人连人代马全部被长箭穿透,一个个扑倒在地上,死伤惨重。

“蜂箱”,这种王冲布置在钢铁之城中的重型器械,这一战也被他布置到了高原上,在此时面对骑兵发挥出强大的杀伤力。

“放!”

陈彬长剑一挥,又是一拨箭雨瀑射而出,又是数千的乌斯藏铁骑倒在了这些钢铁城墙前。“蜂箱”的操作非常简单,陈彬率领的一千五百铁骑差不多就可以控制三千多个“蜂箱”。

而每一个“蜂箱”之中,至少都有四五十根长箭之多。

一拨齐射,就是足足十五万根长箭,这也是只有王冲才能拿的出来的手笔。哪怕乌斯藏铁骑全副武装,又穿了厚厚的板甲,但是面对这种全方位,无死角,密集如蝗雨一般的攻击,也是死伤惨重。

“小心!”

“躲避箭雨!”

一声声乌斯藏语的喊叫,响彻战场。如此可怕的攻击,令所有的乌斯藏将领都感到了深深地颤栗,谁也没有想到,没有了那五千可怕的大唐铁骑之后,对方剩下的那点人居然还有如此可怕的战斗力。

只不过一个照面,已经有足足七八千的铁骑倒在了那片银白色的钢铁城墙前,密集的马尸和人尸,已经帮助唐人形成了另外一层障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绝对不是碛西都护军,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唐/军?”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深深地震撼到,但更多的还是恐惧。那五千强大到不可思议的骑兵,还有这些恐怖的箭雨,都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整个大军一片混乱。

“吼!”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突然听到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那吼声仿佛雷霆一般,劈裂了整个天空,震撼了整个高原。

就在整个战场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作为五千乌伤铁骑的统帅,李嗣业也终于出招了。一道强烈的剑气仿佛风暴般冲天而起,居高临下,朝着乌斯藏人最密集的地方劈了下去。

啊,只听一声濒死的惨叫,剑气掠过大地,将广袤的高原劈出一道黑漆漆,二十余丈长的笔直裂痕,同时也劈开了身为乌斯藏山岭兵统帅的步鹿狐。

步鹿狐圆睁着眼睛,劈成两半的身体在狂风中重重的仰天倒了下去

虽然也是乌斯藏北境的名将,但步鹿狐终究还是比不过李嗣业这个大唐未来的“神通大将”。

面对李嗣业倾尽全力的一击,终究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

而步鹿狐一死,剩下的乌斯藏大军更是群龙无首,更加的溃不成军。

“逃!”

第一个逃跑的,是步鹿狐身边的亲兵,面对五千可怕的乌伤铁骑,面对周围如山如海的同伴尸体,这些步鹿狐身边最精锐的亲兵也胆怯了,畏惧了。

不管这支大唐铁骑是什么来历,总之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人对抗的了的。

这些亲兵的逃跑就像是某种信号,刹那间,所有的乌斯藏山岭兵都崩溃了,所有的信心荡然无存。

面对这支前所未有的强大军队,这支能征惯战,征伐过许多国家的乌斯藏山岭兵,兵败如山倒,所有的凶悍和骁勇,在这支更强大的军队面前,都化为乌有。

“跑!”

“快报告大将军们去!”

所有的乌斯藏铁骑如同鸟兽一般,向着四面八方疯狂逃窜。一支没有了战斗意志的军队,面对五千乌伤铁骑,只是死的更快而已。

噗嗤,噗嗤,噗嗤……

一声声利刃划过血肉的声音响彻战场,五千乌伤铁骑追亡逐北,在后方衔尾追杀,越来越多的乌斯藏山岭兵不停的倒在地上。

半个时辰之后,等到战争结束,整个高原上尸山血海,乌斯藏人足足留下了两万多的尸体。

“不用追了!”

李嗣业长剑一横,在草地上划出一道弧形的剑痕,阻止了众人的追击:

“穷寇莫追,侯爷的意思,击溃他们就可以了。接下来,救治伤员,准备下一场战争!”

“是,大人!”

一阵鸣金声响起,所有乌伤铁骑全部集结,往回赶去。所有的伤员也全部聚拢,抬往后方进行救治。

一场激烈的战斗前后连一个时辰都不到,就已经结束了。而战斗的结果,人数占据优势的一方,却成了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这不可能!乌伤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军队?!”

一声惊呼传来,不是那些碛西都护军的斥候,而是身为碛西都护军统领的贺拔野。自从得到消息他就亲自领兵赶往这里,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看到的居然会是这样一副场景。

“将军,我们要过去吗?”

旁边一名偏将道。

“不用,先去报告都护大人,等待都护大人的意思。”

贺拔野思忖片刻道。

都护大人和乌伤那个王家次子的关系,现在整个碛西就没有不知道的。在都护发话之前,贺拔野根本就不敢贸然决定。

而且王冲和乌斯藏人这场战争碛西都护军根本就没准备出兵,所以这次过来侦查,不管是贺拔野还是他身边的偏将,全部穿的都是普通士兵的甲胄,如果不是碛西都护军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不管见不见王冲都没有什么关系。

“走!”

贺拔野二话不说拨转马头起身就走。

“侯爷,看!碛西都护军的人!”

张雀突然指着远处道。

一行人顺着张雀的手指看去,正好看到贺拔野等人拨转马头离开的背影。

“追电,飞翩,铜爵,真是好马啊!什么时候碛西都护军的斥候都能骑乘这么好的名驹了?”

一旁,程三元突然开口笑道。

“做戏做全套,贺拔野他们看来还是火候不够啊!”

王冲看着远处也笑了起来。

虽然看不到那几个人的相貌,但是就凭那几匹顶级的战马,王冲也差不多能够猜到那几个人的身份。

大唐的规矩,军伍之中要想骑乘这么好的名驹,至少都需要武将级别。碛西都护军中,这个级别,而且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估计也就是贺拔野他们了。

“侯爷,这些家伙还真是见死不救啊!明明近在咫尺也不肯出兵,贺拔野身为统领,居然还伪装前来,要不要我们去会会他们?”

一旁,苏世玄也道,声音中颇有些愤愤不平的味道。

乌斯藏人是大唐最大的敌人,不管是陇西、西南,还是碛西都有他们的存在。现在王冲出兵扫荡乌斯藏,其实还是在帮碛西都护军。

但是碛西都护军明明有这种能力,但却偏偏不出兵,想想还是令人齿冷。

“算了,没必要和他们一般见识,毕竟他们也是看人脸色,受到夫蒙灵察的节制。没有夫蒙灵察的命令,他哪里敢擅自出兵。”

王冲摆了摆手,淡淡笑道。

这一场大战本来就是他的计划,而且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碛西都护军,不管碛西都护军参不参与,对于王冲来说,都并不重要。

“准备一下,加快城池建设,接下来的大战,这座城池将会很快派上用场,另外我有种感觉,达延芒波杰那里,也应该差不多收到消息了。”

说到最后,王冲眼中露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容。

这次进入高原,王冲最大的目标还是达延芒波杰。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整个碛西最大的威胁就是达延芒波杰。

如果不是他疯子一般,不顾代价的进攻碛西都护府,碛西都护府的兵力也不会被他耗到那种地步。

从这一点来说,达延芒波杰的威胁程度,甚至还要远远超过了都松莽布支这位乌斯藏帝国的大将。

这也是王冲将他排到第一优先击杀级别的原因。

“加油!侯爷有令,在两个时辰内建到第三层,每人赏银五十两。”

大军后方,热火朝天,八千多名钢铁之城抽调来的工匠齐心协力,争分夺秒,全力修筑。一座座火炉不断地打开,滚滚的热浪冲天而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